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四月一日火箭筒

※心血来潮地忽然就想看我恭弥去抢婚(///▽///)

※四月一日是什么节来着?
→嗯~所以若是看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开展还请不要烤了我哦哈哈哈哈









——————ˊ_>ˋ


“恭弥,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云雀不紧不慢地从风纪委员的文件堆中抬起头来,只见自称他家庭教师的某意大利金毛撑住办公桌的一侧两角,正俯低了身子一脸严肃地在看他。

迪诺的脸庞离得也太近了,云雀甚至能感觉到呼吸间那个男人独有的气息带着灼热的温度扑面而来。

“我啊要结婚了……对方是同盟家族的千金。”

云雀眯了眯眼,将手上的工作放下了。迪诺不由得提起一口气,仔仔细细地瞧着少年的表情,生怕漏过分毫变化。

“虽然只见过几次面……听说是位知书达理的小姐,会是个不错的伴侣,联姻的话也能很好地巩固加百罗涅的实力……”

稍微停顿的空档,迪诺看见云雀单手支在桌上撑着腮帮子,和以往无二的高冷神情,只是那对黑曜石般的瞳避开了自己的目光淤在左方。也许是在努力思考什么,也或许什么都没有想——捉摸不透的浮云。迪诺觉得口舌有些干燥,定了定神继续说道:

“我知道这很突然,但如果恭弥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我会……哇啊!!!!”

一丛黑影破开接待室的大门,完美的空中转体360度后准确无误地降落在迪诺头顶。

按头小分队?!迪诺因着惯性作用倾身向前而无限接近云雀浅粉的唇时,这是脑海中最后一个想法。

紧接着身后传来一声孩童的大喊:“去死吧!reborn!”同时某紫色大型‘凶器’横空飞出,不偏不倚正中迪诺后脑勺。

“嘭——”粉红的烟雾四散爆开,二十二岁的加百罗涅十代目凭空消失,相对地另一个身影从朦胧中逐渐显现出来。

“哟,小婴儿。”云雀瞥了一眼在火箭筒砸来以前迅速转移到自己肩头上的阿尔科巴雷诺,终于淡淡地开了口:“刚才那只蠢马啰嗦的事,你知道些什么吗?”

“谁知道呢~”里包恩拉了拉帽檐,意味不明地勾起了嘴角。



——————ˊ_>ˋ


被交换到十年后的迪诺是懵逼的,丈二摸不着头脑。他还没回过神来耳边就是一连串嘈杂的叫唤声,boss、boss的带着节奏反复在脑海里回响。

“看来是十年火箭筒,这下糟糕了!”

“小boss的话,会被发现吗?体形上相差不大,对方也没见过几次面,稍微打理一下发型的话……”

“等等,交换时效只有五分钟,应该还能来得及,没什么关系吧?”

“嘿那可不好说,波维诺家的东西一言不合就撕说明书啊,你看这都过去4分钟了!”

迪诺给这七嘴八舌的讨论搅得晕头转向,满脑子疑问愣是给憋回喉咙里怎么也插不进嘴。所处的这个空间自己并不是很熟悉,似乎不是加百罗涅宅,但重要的部下倒是都在跟前。

尽管岁月不饶人,十年后加百罗涅的大家看上去依旧很有精神,这让年轻的首领甚是欣慰。若是非说有什么不一样之处,嗯……总感觉罗马利欧他们穿得挺喜庆啊?

正当迪诺决定张口问个清楚时,却被部下一把扣住了手腕,扯着他就走:“抱歉小boss,现在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上、上什么车?!”迪诺瑟瑟发抖。

“当然是你的婚车啊!”大伙儿异口同声。

“诶?!!!!!”

迪诺·加百罗涅,男二十二岁,即将要提前十年参加自己的婚礼,见证其人生中最为重要的誓约时刻。



距交换发生已经过去了整整10分钟,波维诺家的火箭筒又一次有力地证明了它迷一般的产品质量。眼下仍未被换回十年前世界的迪诺君,正维持着目瞪口呆的模样任由发型师和化妆师给他前后捯饬。

他身上已是换了一套原作备用的礼服,罗马利欧笑着表示还好自家boss这十年也没怎么拔个子尺寸正合适。迪诺心里苦,不能腿长两米他也很绝望啊,于是分给罗马利欧一个哀怨无比的眼神以示抗议。

讲道理这个展开迪诺是拒绝的,他有小心翼翼地询问过罗马利欧,结婚对象是哪位,结果听见大叔吐出了一串抑扬顿挫的名字。

“呃……谁?”

“班迪尼克家族的千金。”

“完全没见过这个人啊!”

“小boss您不用担心,她是位知书达理的小姐,会是个不错的伴侣的。”

“咦等等,这话……”

“联姻的话也能很好地巩固加百罗涅的实力哟!小boss啊我们知道这很突然,但在被换回来之前就只能拜托你啦,新郎官的工作要好好完成才行哦!”

罗马利欧满面春风地拍了拍自家首领的肩膀,并选择性忽视了迪诺的两眼汪汪无言以对。

“迪诺先生您呀要是再不把嘴合上,我怕把粉底给您塞嘴里了。”

“请务必这样做吧,如果是工伤的话我可以申请取消婚礼仪式吗?”

“当然不可以哦,在说什么胡话呢小boss……”

迪诺·加百罗涅,男二十二岁,十分钟前对自家可爱的徒弟所说的一切于十年后一语成谶,以血与泪的教训亲身验证了所谓「话不能乱说,梦想还是要有的,搞不好一不小心就成真了呢」


固然内心是惆怅又纠结,可想来这大抵也是关乎家族的决定以及作为首领的责任吧。若是如此迪诺也不好拒绝,毕竟也不能给十年后的自己添麻烦。

“那……恭弥他知道吗?”最后一个问题,思来想去迪诺还是问出了口。

“恭弥?”部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交头接耳了好一阵子,最终由罗马利欧代表作了官方解答:“草壁说确切的时间和地点风纪方面已经收到了。不过那个恭弥的话,需要群聚的场合是不肯来的吧。”

“啊,也对呢……”悠悠叹了口气,迪诺认命般地拨了拨给梳向一侧的刘海。

救命,这满手的摩丝!

从前的自己并非没有构想过婚礼的场景,当然那是在遇见恭弥之后。教堂的话,他很中意加百罗涅领岛上那座历史悠久的白墙尖顶。场地兴许是会拥挤些,然迪诺也只打算邀请那批结下深厚羁绊的好友们前来见证,不过一块看热闹的加百罗涅镇民们就不得不在教堂外露天狂欢了。恭弥的话,定是相当烦躁此类大型群聚活动的,所以迪诺打定主意要在仪式礼成、致意结束后拉着他偷跑出去。他们会一路跑到自己小时候最爱去的那片草地,双双躺倒在柔软的绿茵之中,在眼底倒映出蓝天白云,以及对方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笑颜。

很可惜以上所有都只出现在二十二岁迪诺的幻想里,显然三十二岁的自己删除旧档新建了一个psd。教堂是由班迪尼克家族选定的,不大不小灰墙圆顶。宾客倒也请得不多,除了两方家族便是彭格列同盟,据说是新娘的想法,简洁低调就好。迪诺一眼就望见阿纲带着守护者们坐在前排,而云雀的身影自然是找不到的。

说到新娘子,那是一位金发碧眼、端庄得体的女子,确实可谓大家闺秀。原来十年后的自己喜欢的是这般类型吗,迪诺心下震惊可还是得保持微笑。

突然间他便有些想念恭弥,其实迪诺比任何人都清楚恭弥的骄傲与自尊,于是也比任何人更想确认恭弥的真心。明知道面对着的是不过15岁的少年,自己还是忍不住去做些更孩子气的举动。可是呀,只要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迪诺便能拼尽全力排除万难去牵云雀的手。至于联姻抑或其它,他只需努力将加百罗涅经营得更为强大,强大到不必依靠于此即可。有恭弥在身边,他就深信自己没有做不到的事。

“……迪诺先生?迪诺先生!”

“啊?什么?”

“你是否愿意娶她作为你的妻子,无论是顺境逆境,富裕贫穷,健康疾病,快乐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主婚的牧师已经将誓词重复了两遍,没想是又一次对上了加百罗涅先生茫然无措的眼神。

“诶?那个,我……我想……可以麻烦您再说一遍吗,我没听清?”

某牧师生无可恋地表示主啊我想用圣经糊他一脸,但我知晓仁慈如您不愿我这么做,不知道现在辞职还来不来得及。腹诽归腹诽,仪式还是得继续,就当他再要重新宣读之际,忽然自后方响起了满是戏谑的清冷男声:

“所以说你就是只蠢马!”

闻声所有人都回头去瞧,黑发的东方男子轻巧地倚在教堂门边,笔挺的黑西装衬得他极有气势,教人愣是移不开眼。一只小黄鸟倏然从其口袋中飞出,毫无预警就扯着嗓子唱起了极不搭调的並盛校歌,还是跑调的那种。

“恭恭恭恭弥?!”

“喂我说,迪诺加百罗涅是我的猎物,可以请你们不要随便抢走别人的东西吗?”十年后的云雀稳健地踏过地毯而来,稍短的额发掩不住幽蓝眸子中的耀眼光亮,唇角微微上扬分明涵着危险的魅惑。

班迪尼克家族的成员面面相觑,并不明白这算是哪一出,只得试探性地询问道:“您是迪诺先生的弟子云雀恭弥先生吧,您肯出席两大家族的联姻盛事实是荣幸,我们也为您安排了座位,就让司仪……”

“不对哦草食动物!联姻什么的我没兴趣。”云雀轻笑一声,在那对新人跟前站定了脚步,旁若无人般直接对上了迪诺的视线,“我的意思是,这只马我要带……十年前的?”

“啊,这是一个小意外,说来话长……”对方直勾勾的眼神盯得自己有些脸颊发热,迪诺打着哈哈挠了挠后脑勺,“不过恭弥我真的好感……”

“十年前的我不要!”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云雀原本牵起迪诺的手就甩下了,换作双臂抱胸的姿势眯起眼睛看他。

迪诺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恭弥这模样就和之前在接待室里听见自己说要结婚时的神情如出一辙。

“等等,恭弥你听我说……”

“主婚的草食动物你可以继续了,不是那家伙我没兴趣。”说着云雀潇洒地一个回身就要走人。“至于你的话,赶紧结完婚回去被那边的我咬杀好了,当然这边的迪诺换回来后我也不会放过的。”

“诶?!怎么这样,恭弥我才不要结啊!”迪诺眼疾手快,连忙抓住了云雀的手。

“这什么情况?”新娘及其家属们似乎捕捉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

眼看场面开始混乱,彭格列十代目嘴角抽搐地扶了扶额,赶紧过来拨正轨道:“云雀学长,这样不太好吧?我们不是都商量过了吗……”

“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哦,沢田纲吉。”

“十代目我说了吧,就不该让云雀那个混蛋来啊!还有跳马这个大乌龙!”

“哈哈哈哈哈,所以迪诺先生还结婚吗?”

“等一下,难道彭格列和加百罗涅是都不想争取与我们班迪尼克的合作了吗?”

“kufufufu,诚挚地祝福你们早生贵子!”

喧闹的动静越来越大,迪诺呆愣愣地眨巴着眼,看了看不明情况议论纷纷的班迪尼克家族,又看了看一脸头疼的师弟和他家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守护者们,最后目光回到于人群之中黑着张脸、恐怕下一秒就要出拐咬杀的云雀恭弥身上。

那一刻迪诺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身体更先于大脑动作,他紧着云雀的手反客为主便带其向倾洒进午后阳光的门口奔去。

“咦,迪诺师兄?”

“迪诺先生您这是?!”

“迪诺君……”

“哇哦!”所有的声音都被迪诺置于身后,只有这一句听得清清楚楚。他稍稍偏头,便瞄见云雀弯弯凤眼,噙一抹玩味的微笑,迎着阳光煞是好看。

“嘭——”离门外仅剩两步,跑在前头的金发青年嘴唇翕动,却在声音发出之前被卷进了粉色的烟雾之中。

失去了牵引力的云雀于是停了下来,望着那团烟雾中渐渐明晰起来的另一个身影,不禁加深了笑意:

“欢迎回来,我的迪诺。”

“那么,这才要正式开始哦,说好的抢婚。”



——————ˊ_>ˋ


“所以恭弥啊!如果以后真的出现了我要和别人结婚这种意外,请你一定、一定要过来把我抢走啊啊啊!”

“我不要!”云雀极力抵抗着非要黏到他跟前那位自称他家庭教师兼现任男友的某意大利金毛,一脸不能再嫌弃的嫌弃。鬼知道迪诺在那头经历了什么,总觉得交换回来后变得更麻烦了啊。“你自己凭本事结的婚,我为什么要去抢?”

“呜哇不要这么说呀,恭弥你要相信我,除了恭弥以外,我没有任何想结婚的对象啊!”迪诺就差没翻过那张红木办公桌直接往云雀身上扑去了,每一句都唤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感人肺腑。

“刚刚结过一场的意大利人好意思这样说哦?”

“没结成!保证没有,真的没有,完全没有!我决定了,如果恭弥不来带走我,那我就自己逃了婚去找恭弥,绝对要拉上你当共犯!”

云雀挑眉,望见男人一副严肃认真的神情,就和早前来找他说有事相告时一模一样。哦也许并不相同,因为这一次云雀从那双鸢瞳里窥见了异常坚定的光芒,闪闪发亮。

“哼,我饿了,去吃饭。”

“啊咧,和我一起吗?”

“这里还有别人吗?”

“啊啊啊啊啊恭弥我爱你,走走走我知道一家超棒的和食店哦!还有还有商店街新开的甜品店有你最喜欢的宇治金时呢……呀,那今晚要来我这边过夜吗?”

“……才不要!”





.FIN.








——至于22所不知道的3215场合——ˊ_>ˋ


云雀并非是第一次看见十年后的迪诺,未来战时他便有见识过十年光阴可以教人变得有多牛郎多风骚【误

但当三十二岁的迪诺·加百罗涅从烟雾中走出时,云雀不得不承认他小小地吃了一惊——那个男人分明是一身新郎官的打扮,很是帅气也不禁叫人揣测。

“啊呀小恭弥?还有里包恩?”然而还是和十年前一样的吵闹模样。“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唔今天可不是时候啊,要是错过了和班迪尼克的婚礼就不妙了呢……”

“婚礼?”敏锐如云雀,瞬间就抓住了重点,“哇哦!原来你还真的是要和草食动物结婚呀。”风纪委员长皮笑肉不笑,一双浮萍拐妥妥握在了手里。

“啊啊啊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恭弥我要求五分钟无干扰自由陈述时间!”说时迟那时快,在某钢制凶器挥至鼻尖以前,加百罗涅的首领大人赶忙举双手表示投降。

“一分钟。”

“一分钟太短了啦说不完啊,这是个很复杂的……”

“还有50秒……”

“啊啊啊恭弥你啊!这是同盟计划的一部分啦,加百罗涅答应联姻但在婚礼现场由彭格列云守强行抢婚,以此给双方一个借口来中止与班迪尼克粉饰太平的友好关系,然后下一步我们会……啊不要倒计时呀,总之十年后的恭弥你也是参与其中的,而且看起来还兴奋得不得了呢……噫,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啦,计划书是阿纲起草、大家一齐同意的嘛……所以恭弥你要相信我啊,除了你以外我……”

“好了,一分钟到了。”云雀指了指挂钟。但迪诺没愿停口,慌里慌张地紧抓着少年的肩膀还是在拼命解释着。

“废柴徒弟你别吵了。”最后先不耐烦了的倒是不知何时跳至窗沿边上的里包恩,他对着迪诺威胁性地晃了晃列恩牌手枪示意对方闭嘴,“云雀他知道。”

“啊?”

“你倒是挺让着他。”里包恩向着黑发少年歪了歪脑袋。

“因为他太蠢了。”慵懒地打了个哈欠,云雀不予置否。“真的有三十二岁吗?”

“噫!我还是很可靠的,真过分啊恭弥!”迪诺这样争辩着,却是松了口气般地笑开了。本能地想伸手摸摸云雀圆圆的脑袋,不料手到半空又听见对方补充了一句:“比起这个,不如解释一下刚才十年前的你所说的那番话吧?”

“十年前的今天?那个啊,愚人节玩笑而已……等等恭弥你冷静,拐子、拐子的倒刺跑出来了啦!十年前的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是里包恩他逼着我……哇啊里包恩你别跳窗跑掉呀,太狡猾了啦!”迪诺话音未落,只觉脖颈处一凉,泛着银光的浮萍拐就这么贴着颈动脉横了上来。

英俊的新郎官(伪)倒吸了一口冷气:“恭弥……”

而他十年前的恋人挑起危险的笑意:“就算是知道,果然还是会很不爽呢,做好被我咬杀的觉悟了吗?”

“……咳咳,那我们不打脸成吗?”迪诺后退两步拼命赔笑,努力做着最后的挣扎,“你看待会儿我还要继续参加婚礼、还要被你抢走的哦……”

仔细思索了几秒,云雀同学通情达理点了点头,然后露出了三十二岁迪诺再熟悉不过的「恭弥放大招前专用」笑容:“当然是,不成!”


评论(1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