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仰望大空,脚踏凤梨 003

※留学党迪云骸纲新晋社畜之沙雕日常,所谓人生只要不放弃总是能挖出乐子来的【噫?!


※前篇请走(⊙ω⊙)→<001-002>


※赶一个短小过月底,诶嘿我发誓下个月一定会开始还术术的债,真哒!真哒……吧?



『003』


迪诺挑了个晴空万里的周末搬入新家,计程车才驶进小区路口,就远远见着云雀恭弥在大门保卫处等他。


“六道骸陪沢田纲吉图书馆一日游去了,搬完东西我先带你去物业办门卡,然后可以在小区周边转转。”黑发青年整了整衬衣袖口,伸手就要帮迪诺拿那大个儿的行李箱,不料对方灵巧地一拐滚轮,眯眯笑着将另一只手上的宠物盒子递到他面前。


“哎哟安翠鸥它怎么这么重,哎哟好重好重,恭弥还是帮我拿这个吧?”


“嗯?是哦?”虽知对方是好意,可演得那一个卖力着实把云雀给逗乐了,于是他悬空的手就这么转了个向最终拍在了迪诺肩膀上,“那,都自己拿着吧。”


“是嘛,箱子让我来就……噫?!”


总归男生的东西算不上太多,一趟上楼没有问题。奶奶灰的大箱子往客厅一搁,迪诺麻利地开始整理,皮一下很开心但终究是回头帮迪诺拎了宠物盒子顺带一只双肩包的云雀同学便坐在沙发上等着。待领迪诺办完各项事宜,已是天色渐暗。


迪诺思忖着方才云雀带自己走过街对面的商场,也许可以找家小店请对方吃顿晚饭。谁知心里头打了好几次腹稿的邀请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云雀便接到六道骸嚷嚷着快来快来大伙一起聚个餐的电话。


“咱们这顿一来欢送了平,二来欢迎跳马,瞧瞧,我俩可是专门腾出了宝贵的学习时间,多么的重情重义啊有没有!”六道骸做主挑了家烤鸭店,才入座话匣子就没停过,活像是给憋了一整天似的。当然,黑川花和云雀恭弥不约而同地瞟过坐他身旁疯狂捂脸的沢田纲吉,随即交换了个了然的眼神,说什么腾出宝贵的学习时间,谁不知道八成是泡图书馆的某位已经掏空大脑肝不动了呢!


烤鸭上得挺快,六道骸端起杯凉茶就跟喝假酒似的一个个轮流碰杯敬了过去。他数着一二三四五六,然后大腿一拍惊喜地嚎道热烈祝贺云雀恭弥群聚人数容忍度又破新高!


“六人同桌,可喜可贺!”兴头上来骸君那叫一个眉飞色舞,顺势就拉着坐他旁侧的迪诺可劲八卦:“说真的跳马,我跟你打赌,有生之年你可能再看不到这个纪录被打破了。我们小麻雀对群聚可抵制的哟,人多了他还会过敏长荨麻疹呢!”


“荨麻疹?!”迪诺听罢不由得整个人都紧张起来,“真的吗恭弥,待会要不要陪你去趟诊所?”


原本云雀正专心致志卷他的烤鸭片呢,见迪诺竟把六道骸的胡话当了真,不禁好笑道:“当然是假的,唬他们的。”然转而一看,对方那眼神太认真,真心实意大写的担心,教他一时半会倒有些不知所措,以至于最后是前所未有地给迪诺夹了两块鸭腿肉。


黑发青年动作极快,桌上大快朵颐的各位几乎都没有觉察,除却正好抬头的纲吉,不小心瞥见这一幕,惊讶得目瞪口呆,那刚叼嘴上的鸭下巴骨碌碌就滚地上去了。


“kufufufu,我可爱的小纲吉你嘴豁啦?”


哦,居然还收到了自家男朋友没心没肺的嘲笑一句,成功替云雀学长掩护翻篇?而他的师兄看起来也心情大好,津津有味地啃着鸭腿完全屏蔽了自己的委屈电波。所以说,为什么我刚刚要抬头啊?如是想着,沢田纲吉决定化悲痛为力量,趁六道骸不备夹走了他碗里的鸭脖。


大伙热热闹闹聊了一阵,从市场谈到课业又扯到毕设,直到一桌子菜也被清空得七七八八才结账散去。住在学校附近的黑川了平和纲吉,在地铁站口同另外三人分道扬镳。目送着昔日室友的身影消失在站台后,六道骸突然靠着他的竹马就开始哽咽:“唉小麻雀,我忽然内心伤悲,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兄弟情深离愁别绪吧!”


“得了吧,都在一座城市里,又不是见不到了。”云雀无情戳穿某人的加戏,却是朝着站在他另一侧的金发青年微微侧了侧头:


“不用在意,日后见多了你就习惯了。迪诺,欢迎入住!”



正如云雀所言,迪诺那真是适应飞快,和他的新室友处得不要太融洽。现今每日近距离观摩皮皮骸剧场,完了迪诺也开始放飞自我,不过用云雀的话说,迪诺这顶多是人造革,就你六道骸是真的皮。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而随迪诺同来的小乌龟安翠鸥,也荣幸晋升家中团宠。起初迪诺怕烦扰到室友,本打算就养在自己房间里寸步不出。搬来之后才发现安翠鸥分分钟就讨得全家欢心,地位骤升。它也竟不怕生,尤其喜欢粘着恭弥,倒是对着六道骸却一副死守龟壳不出来的模样,气的骸君隔三差五就戳着网页疯狂搜索「柴胡白术甲鱼煲」的菜谱。


目前让迪诺唯一头疼的问题只有他们家大门的密码锁。说这小区的统一配置,每户人家自带的密码锁,输错三次就会自动锁定十分钟,除非里头有人给你开门,要么就只能干等。偏生云雀他们当年整了个7位数的密码,叫新入住的迪诺总是记不清楚,也不知被关在外头鬼哭狼嚎多少回了。


“所以说这密码到底谁设置的,这怎么可能背的下来啊?”这不,又一次隔门飞信求室友开门的迪诺发出绝望的声音。


“哦呀,咱们家很民主的!每人挑两三个喜欢的数字,整合在一起就是密码啦!”


“这种事儿上不用这么民主也没关系的呀!”


“既然跳马你现在也是一份子了,我就大发慈悲允许你也挑几个喜欢的加在后头,怎么样?是不是感动得快哭了?”六道骸叉着腰做出一副好兄弟我多体贴的架势,然后打开冰箱拎出一瓶牛奶状似豪迈地仰头就灌。


可惜迪诺是没get到这六道牌兄弟情,反而露出了惊恐的眼神:“开玩笑吧,你们已经是个7位数的密码了,难不成还要加到十位以上吗?”


“不瞒你说,这密码最长可以设定11位数。”


“额……那恭弥我选择放弃,我觉得我还是对你们分别喜欢的数字到底是密码中的哪几位更感兴趣一点……”迪诺摇摇头,去厨房取了杯子也给自己倒了些牛奶。“诶,我昨天才买的这瓶奶,怎么突然变那么轻?”


云雀看了看骸,而骸又看了看迪诺,突然哭天喊地:“啊啊啊啊啊——这是我刚喝过的,我刚喝了这瓶啊!你居然喝了我喝过的奶,我不爱你啊!”


“不是我也不爱你好吗?1公升的瓶装奶,为什么会有人是直接对嘴灌的啊?!”


云雀:“……”


“嘤嘤嘤跳马你说,为什么跟我买一个牌子的牛奶!哦我的清白,我怎么和我的小纲吉交代?”


“等等阿骸,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吧?”迪诺这下终于有了所谓「快哭了」的感觉,虽然并不是被感动的,“就这牌子平价又好喝,恭弥买的也是这个牌子,这冰箱里一排三瓶都是同个牌子的啊!”


莫名被点名的云雀同学再忍不住两位室友的演技大爆发,不耐烦地抱起笔电进屋去了。好一会儿才拿着一沓便签贴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铛之速往两人脑门上一人给拍了一张,最后撕下写有自己名字那份贴在最里头那瓶牛奶上。


“自个儿把名字都贴好。要是喝错我的,就咬杀你们!”


六道骸鼓着腮帮子揪下鹅黄色小便签,这还没来得及再骚一句什么,他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视频请求。不料才刚瞥过来电显示,某凤梨同学瞬间花容失色,扯着自己一身背心大裤衩连喊三声:“要完要完,小麻雀快帮我接着接着,拖住!务必拖住!”然后迎着迪诺万脸懵逼的目光风一样穿过走廊消失在他的房门之后……


Tbc.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