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1218贺】记忆错乱

※1218迪云日撒花

※第一个迪云日呢,一如既往地来搞点事情吧2333然而好想尝试一下经典虐向失忆梗→哦呀这样真的可以吗

※时间线大概是指环战后已表白的2215,有点别扭雀出没噗,15岁是可以任性的年龄呀~

※我真的超喜欢听迪诺喊Kyoya呢~其实我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喂】




00.

“恭弥我啊,就算有一天失去了全部的记忆,我也绝不会把恭弥忘记的。”

“哦,是吗。”

“真冷淡啊!当然了,关于恭弥的一切可是铭刻在我心底最美好的记忆嘛!所以如果什么都不记得,那我就只能一声声喊着恭弥的名字了~”

“跳马,你形容的那个不是失忆,是老年痴呆症……”

“……真过分耶恭弥QAQ!”


01.

消息是里包恩逼着纲吉去告诉云雀的,棕发少年在风纪委员接待室前脑内小剧场思想斗争了许久最后才壮着胆子敲开了门。

在纲吉整个叙述过程中云雀都出奇地安静,就这么倚在窗边望着远方仿佛蒙了阴霾的天空一言不发。

“简而言之就是说那匹蠢马在並盛遭到了敌对势力的暗算?”

“啊是、是的………”纲吉拼命点了点头。对方是附近地区和加百罗涅有竞争交易线路的黑道组织,近年因为势头渐颓又寻求合作不成,大抵是心生怨恨,听闻迪诺最近常在並盛活动便谋划着要打击报复。

云雀挑了挑眉:“哦在我的並盛还有能伤到那个男人的家伙?”

“并不是什么厉害的组织,只不过狡猾得很,狙击时瞄准的是迪诺身边的部下。”一身军绿色毛大衣的阿尔科巴雷诺忽然从窗外跳了进来,“真是的那个笨蛋,让敌人抓住了弱点。”

“里包恩!居然cos成了迪诺师兄的样子,根本一点都不像啊——哇!”纲吉话音刚落就被他的家庭教师一脸踹上了脸。

“云雀,阿纲这个慢吞吞的废材还没跟你说到重点吧?”里包恩一边没停歇地欺压着纲吉一边向云雀道,“迪诺他为了救部下撞上了废料箱,脑部受到冲击暂时出现了记忆缺失的症状。”

失忆吗?云雀盯着里包恩那头迪诺式假毛,心里莫名地咯噔一颤。

“别担心,夏马尔说了不过是暂时性损伤,假以时日还是能恢复过来的。”里包恩笑了笑,“当然现在迪诺的确是记不清大部分人和事了,连我这个家庭教师直接拿着枪指着他也叫不出名来。”

“问他还记得些什么,结果能给他喊出名来的就只有列恩安翠欧云豆和斯库迪利亚而已。”

“斯库迪利亚是谁?”

“迪诺小时候养的马……”


02.

在探望迪诺之前,里包恩忽然嘱咐了纲吉一行人不要主动提及云雀的名字或与他有关的事,只需要帮迪诺恢复关于他们自己的记忆就好了。

因为不是迪诺他自己想起来的话那多没意思。里包恩如是说。

午后的病房被阳光渲得格外明亮,躺在病床上的金发男子托着腮望着窗外悠悠飘过的浮云,似乎在努力思考着什么。

正如里包恩所说,迪诺全然不记得纲吉他们是谁,只是一如既往地冲他们笑得亲切。待纲吉等人稍稍重新自我介绍过后,加百罗涅首领才开始慢慢地在脑海中搜索起相关的记忆来。

“嗯……所以你是和我在大海山川竹林里各处修行的那个卡哇伊的弟子吗?”

爽朗笑着的山本挠了挠脑袋:“哈哈哈那个不是我啦!我是跟着老爸修行剑术的……”

“啊,记错了啊?那……我是不是经常陪你在学校天台上看夕阳啊?”

给这发言吓了一跳的纲吉连忙摆摆手:“迪诺师兄我哪里敢在放学后还在並中里逗留啦!”

迪诺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遗憾:“诶又弄错人了吗?”他摸着下巴想了半晌,打定主意看向狱寺道:“这次应该没错了,你很喜欢並盛山间那家和风旅馆吧?啊不过那家店常常客房不足呢,我们总是不得不同住一间刚开始你还总别扭得不行非要赶我出去呢。嘛不过睡着的时候还真是很可爱呢呀……”

“呀狱寺原来你还和迪诺先生……”

“胡说什么啊野球笨蛋!还有我才没有跟你去住过旅馆啊混蛋!你这家伙能不能靠谱点,不要随便把这种回忆乱套到别人身上啊!”狱寺同学满脸爆红下意识就要掏家伙,一旁的山本和纲吉连忙冲上去把他架住,要不这疾风暴雨之狂岚大概真会把病房炸了。

“啊咧,都不是吗?”迪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呢我好像只想起来这些事啊,要不还是你们给我说说吧关于你们和我。”

“里包恩啊……”于是在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混乱不堪的指环战故事会中,纲吉偷偷凑到他家庭教师耳边问道,“迪诺桑他这完全只记得关于云雀学长的事啊,虽然好像根本搞不清楚对象。你该不会是也被他记混了什么,才故意不让我们在师兄面前提云雀学长的吧?”

纲吉发誓那一瞬间他看见了里包恩的眼角飞快地抽搐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冰冷的枪口就对准了纲吉的脑门。

“噫——我不问不问就是啦!里包恩你把枪放下啊!”

超直感这东西,真特么讨厌!世界第一杀手大人头一次这么觉得。


04.

一个人独坐在天台的储水箱上,云雀愣愣地望着天边出着神。残阳如血将那教学楼的剪影越拖越长,傍晚的並中少了喧嚣的人群。连同那个人也不在,安静得过分,如是想着他莫名有些烦躁起来。

“不打算去看看迪诺?”不知何时里包恩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少年身旁。

“没这个必要,现在的他没有咬杀的价值。反正已经确认那匹马还活蹦乱跳着就足够了。”没有移开送向天空的视线,云雀淡淡地拒绝着。

穿西服的小婴儿挑了挑嘴角,哼笑了一声:“真少见,是在害怕他无法叫出你的名字吗?”

“……我不关心那种事。”黑发少年别过了脸,握拳的手却不禁微微颤抖。

没有放过这个细节的里包恩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那你就不要乱来啊云雀……”

“你跑去狩猎那些狙击了迪诺的青组的人吧?手臂上的伤处理得太简单粗暴了,血腥味都散开来了。”

“和他无关小婴儿,”云雀强调着,“我只是在咬杀破坏並盛风纪的家伙而已。”

“云雀,不要做让他担心的事啊。”难得正经的长辈式语气,里包恩知晓他的大弟子会有多心疼眼前这个少年因他受伤。

云雀沉默了半晌,紧握的拳忽而又放弃似地松开,最终极轻极轻地喃喃道:“有什么关系,都不记得了……小婴儿我还有事先走了。”

目送着云雀轻巧地一跃而下,消失在天台的一角,阿尔科巴雷诺笑着压了压帽檐。

“哼,这不是很关心嘛!”


05.


黑夜中少年的身影如鬼魅般在敌人间穿行,所过之处徒留咿咿呀呀的惨叫声。不消片刻,猎物们就已是七零八落倒地不起。

“你到、到底是谁?啊嗷——”

并没有心情回答这些食草动物多余的问题,云雀决定只用毫不留情的一拐叫他们闭嘴。

太弱了。除了人海战术还会耍点上不得台面的小花样外根本毫无威胁力可言。

骗子。

云雀低垂着头任所有的情绪隐进额发的阴影中。

明明一直对他啰嗦着要好好保护自己爱惜性命,拼了命地想塞给他各种无谓的生存手段。结果这个男人自己却擅自受伤,叫这样不入流的伎俩弄进医院,让人火大!

你只能被我咬杀啊迪诺!

骗子。

根本什么都不记得!

“最后一只。”云雀双拐并出,交叉的银光将那已吓得脸色苍白的青组头头送出几米开外,直撞上胡乱堆垛着的废弃钢材给生生埋在了其中。

嗯会被撞到失忆吗?不知为何竟生出了如此想法,云雀长吁了一口气轻巧地跃上废墟最高点。今晚的月光格外皎洁,他回想起小婴儿的话,脑海中不自觉地勾勒出迪诺温暖灿烂的笑颜,恍惚间有些动摇。

不,不对!云雀恭弥才不会有所畏惧,他一遍遍地对自己说道,只不过无法被记起还要被对方一脸疑惑地问着:“你是哪位?”实在太草食动物了他很讨厌罢了。

好了,那么接下来……

是要继续等待着跳马还是直接过去把他咬杀清醒呢?黑发少年仰头望着月色如霜,相当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这是迪诺失忆的第三个夜晚。


06.

笔尖轻叩着桌面,云雀百无聊赖地翻过文件的最后一页。总觉得,外面有些吵闹啊。风纪委员长站起身来向窗外看去,不偏不倚正好对上了某个意大利男人茫然的视线。

“委、委员长!”接待室的门被猛然推开,在云雀的怒视下副委员长草壁连忙鞠了一躬,“抱歉失礼了,罗马先生刚才来电话询问委员长有没有见到迪诺先生?听说迪诺先生在翻看着日历时不知为何忽然冲出了门,到现在还找不着人影。”

云雀又瞟了一眼校门口那个被尖叫连连的女生们团团围住的金发男子,默默地扶了扶额。看到了啊,你们要找的蠢马正在试图突破着粉红泡泡包围圈,居然还在拼命维持着绅士般的微笑,嗯笑得那么温柔稍微有点碍眼呢。

被围困在少女中心的迪诺内心是拒绝的。其实他想不起来到底要来並盛中学找谁,但日历上那个被圈起的日期像是唤起了身体的本能般,一路把他引导到了此处。

他知道有人在这儿等着他,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那么,是谁呢?唯一确定的是,并不是眼前这群女孩子们。

“你们都在群聚什么?”少年清冷的声线忽然响起,瞬间安静了叽叽喳喳的讨论声。

“云、云雀学长来了!”

“呜好可怕、我们还是快回家吧!”

仅一句话便驱散了里外三层的人群,黑发少年不过远远站在那里,干净好看的眉眼与冷冽的气势却教迪诺有些着迷。啊,仿佛记忆深处苏醒了火种,所有他尚且记得的一切由此点燃,此时此刻迪诺无比确信这便是他所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了。

跌跌撞撞地想跟过去,却被云雀一拐子划了分界线:“这里外人是禁止进入的。”

“诶是吗?我啊记得有和一个人作了约定,今天是交往第100天的日子所以我一定要来找他。他很喜欢並中,很喜欢天台的夕阳,很喜欢和食还有小动物……所以我想我是来找你的。”迪诺眉毛弯弯,那是他从未改变的暖阳般的笑容。

云雀不得不说他感到心跳漏了一拍,原来距离自己答应这男人那通乱七八糟的表白已经是第100天了吗。什么嘛,光是记得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啊,云雀慢慢地卸去战斗的阵势,抬眸认真直视着迪诺道:“你说你来找我,那么我是谁呢?”

“诶?这个……”

“…………”

果然根本没想起名字来吗?明知不能苛责但怎么想都有些不爽的云雀突然就笑了,是好战者那嗜血的微笑:“哇哦,所以还是咬杀掉吧,外来人员!”

“等、等一下!”迪诺瞳孔中少年的脸蓦然放大,浮萍拐毫不客气地就招呼了上来。“住、住手啦罗马利欧不在这儿啊Kyo——ya!”

再熟悉不过的发音让云雀动作一顿,虽然因为惯性迪诺已经给他扑倒在地了。

“啊咧……”呈大字型倒地的迪诺不可置信地掩着嘴,方才他几乎是不加思索地脱口而出的。从见到少年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名字便早已在唇边蠢蠢欲动,每一次发音都好似牵动起最深刻的回忆。所以说了不会忘记的啊,看着跪坐在自己身上睁大了凤眼的云雀,迪诺忍不住伸出手把他抱入怀中,轻声向他确认着不会忘却之名:

“恭弥——恭弥——”

“别喊了跳马,吵死了……”这种意外的情感是什么,云雀并不太明白,就宛如多日积累起来的小小不安终于宣泄开了一般。只是随着自己心意把脑袋埋进了男人胸膛里,任他一下一下摩挲着自己细碎的黑发,“我听得见……我听见了……”

“真慢啊迪诺……”

“啊啊抱歉,让你久等了恭弥!”



.Fin.




06.50

-“Boss啊看起来你恢复得差不多了呢,那么积压了快一个周的工作终于可以处理了吧……”

-“……啊请问你是哪位?我不记得我有当过什么黑手党的老大……”

-“这个时候就不要装了Boss,恭弥和里包恩都在看着哟!”

-“可是罗马利欧我想和恭弥再多呆一会嘛!!”

-

-“啊啊好了我知道了,恭弥稍微等我一会儿哦!等我处理好工作我们就启程意大利订婚吧~”

-“这种事我可没答应过……”

-“诶我记得你答应了哦,恭弥不要欺负我失忆……”

-“我没有。”

-“不要害羞啦恭弥,我会一直陪着你哦~”

-“……小婴儿,我可以把这个自说自话的家伙再揍失忆一次吧?”

-“随你喜欢,云雀。”

-“噫——!我真的记得有啦!啊啊等等恭弥别举拐子啊,喂罗马利欧你别走啊!呜哇#%€£¥$&——”


(( つơ ₃ơ)つ♡┞٩(Ծ‸Ծ)۶┦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