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Gotcha 05-06

※我好像得了一种“不搞点事就要shi”的病,嗯说好要正经严肃乖巧耐cao呢2333

 (˶‾᷄ ⁻̫ ‾᷅˵)前文请走:【01-02】  【03-04】




05.

蕾贝卡·切蕾斯贝尔从仿若没有尽头的噩梦中惊醒时,天边仍旧是浓浓夜色,漆黑一片。她机械般地坐起身来,把毫无知觉的双膝紧紧地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或许没人会料到,新任的切蕾斯贝尔十代当家是个双腿瘫痪的少女。想到刚交到自己手中不久的家族居然就面临着绝顶之灾,蕾贝卡只觉得胸口窒闷得厉害,难过愧疚与不甘一涌而上……好恨好恨好恨!为何他们非要遭此劫难不可呢?自己又该怎么办才好?长夜漫漫,少女无声的呐喊得不到半点回应。

“小姐您……睡不着吗?”破旧的木门被轻声推开,那是服侍蕾贝卡多年的老管家。被重创的切蕾斯贝尔家族如今只剩下寥寥数人,困在这方寸大小的避难地躲避着层层追兵。

蕾贝卡悄然揩去了眼角的泪花,示意他进屋来:“外边有什么消息吗?”

老管家摇摇头:“那云雀恭弥也不知所踪,似乎也没有再与我们接触的意向。只不过外头搜查的人少了许多,听说都往南边去了。”

“别在意,那位云雀先生的确如传言中一般宛若浮云不受任何束缚,是不会听命于任何人或家族的。”少女低着头绞了绞她碎花的裙角,“事情都打点好了?”

“小姐……这话不知当不当说,老仆也是道听途说了些流言,说那位似乎也在全力追击着云雀恭弥,恐怕和那群家伙是一伙的,我们真的可以……?”

蕾贝卡攥着裙角的手紧了紧,足足沉默了半分钟才开口道:“眼下我们也没什么退路了。何况既然是一向独来独往的云雀先生所能毫无保留地推荐的,大概…………”

“老仆知道了。”老管家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便推门离去。大约切蕾斯贝尔是生是灭,就赌在这一次了罢。蕾贝卡愣愣地望着窗外弯弯的月牙,终是长长叹了口气。





——————————

当罗马利欧叩门进入首领办公室时,才发现自家Boss又一次忙得忘了用午饭。

“Boss你这样可不行啊,”老骨干的罗马利欧不满地把迪诺从文件堆里拔出来,“亏你以前还总说教恭弥要好好吃饭,你看看自己也不是半斤八两!”

迪诺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只好应着罗马利欧的要求停下了手上的活。“其实马上就做完了罗马利欧,别这么担心啦。”

“在继续追查恭弥的行踪?”罗马利欧扫了一眼凌乱的桌面,把热过的餐食端到迪诺面前。“不过为什么要让伊万他继续留在墨西拿待命,多利亚总部那边人手似乎不太够啊?”

“嘛,那边还会有需要他的时候。再说了恭弥他们的目标一定不会是多利亚总部的。”迪诺伸了个懒腰,便把注意力转移到眼前的披萨和咖啡上。

“但是Boss啊,刚接到消息恭弥他们凌晨时佯攻了多利亚总部哦。虽然造成混乱后就立马转火了其他地方,因为是三大族全权负责我们还未得到详细报告。恭弥好像专挑着我们和彭格列的援军咬杀了一通,不过倒没什么严重伤亡。六道骸则把多利亚的族徽直接变了个凤梨标志,到现在还等着幻术师赶去处理。”

“噗——”迪诺一口咖啡差点没喷罗马利欧一身。“恭弥这家伙,怎么从来都不按套路出牌!到底是该说他太狡猾还是太记仇啊!他真的是我教出来的学生吗?”

“没错就是Boss您哦,所以才那么难缠啊。”罗马利欧面不改色,迪诺默默扶起了额。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急急敲开,来者半刻没敢耽搁地汇报道:“Boss,分部那边得到了有关切蕾斯贝尔的消息!”

迪诺闻言冲罗马利欧一笑:“抱歉哈罗马利欧,好像我的午休必须得结束了。联系伊万,他有新任务了。”



06.

清晨时分曦露下的西西里便开始苏醒过来,三三两两的行人装点起清冷的街道,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六道骸对黑手党的一切深恶痛绝,可他却依旧讨厌不起来这片天真的宁静。

或许是给那孩子影响了吗,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感性了。不过再美好的表象终究都是要被击碎的这一点,他六道骸再清楚不过了。自嘲地笑了笑,男子吹着口哨闪进了城市的阴影里。

六道骸拎着热饮回到公寓时,云雀仍然十指飞快地敲打着键盘。他知道对方几近彻夜未眠,争分夺秒地解析着最后的目标。

“意式浓缩还是热可可?哦你说不要可可那我帮你喝了~”六道骸一套贫嘴的台词倒背如流,趁云雀还没反应过来便把黑咖啡推到了他面前。云雀正忙着手上的活计,连白眼都懒得翻给对方,接过饮料也面不改色地往嘴边送。

“啧啧真亏你喝得下。”六道骸窝进懒人沙发里,心满意足地喝着他的可可。“如果是你的话,差不多应该破解完成了吧。”

“你太吵了骸,不是说过了随你去睡觉散步买凤梨怎样都好,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吗?”云雀头也没抬就下起逐客令,鬼知道他怎么能和这个家伙在一块呆了整整48小时!

“这不是来给你送慰问品的嘛,”六道骸指了指那杯咖啡,“小麻雀你还真是不近人情,会嫁不出去的。”

“嗖”的一声,银拐随着六道骸刚落的话音飞出,不偏不倚地擦过他额角边深蓝的发丝钉进了身后的白墙。

“好好好你有人要有人要分分钟就嫁出去!云雀恭弥咱们好好说话别丢拐子行不?”六道骸盯着那墙上剥落的白漆足足看了30秒,肉疼地嚎出声来:“这房子给钉坏了是要扣押金的!房租可是我付的啊!”

敲罢最后一个字符,云雀扬起一抹不屑的轻笑:“怎么,沢田纲吉上个月没有按时给你发工资吗?”

“那小麻雀你家财力雄厚的风纪是破产倒闭了么?”反应极快的六道骸当即回敬道。

云雀懒懒地冷哼了一声:“调用风纪的资金需要另外作隐蔽处理,否则会被追踪到,很麻烦。”

“哦呀,之前我一直以为跳马是个气管炎,管钱的是你。”像抓住了什么把柄一般,异瞳的男子笑得别有深意。

“你在说什么,”黑发男子也笑了,冷冽中却带了一丝莫名的暖意,“我们各自的资金和业务从来互不干涉。这只不过是他想深入就一定能查到的事罢了,换作是我,也会做到那种程度的。毕竟,”

云雀把笔记本转了个向,屏幕上赫然是详细的地址信息和内部构造平面图。甚至还作了一份同盟家族方兵力调动与分布的模拟。

“迪诺·加百罗涅可是我的猎物!”

也许是太阳已然升起来的缘故,六道骸仿佛看见云雀那双向来深沉如沼的幽蓝眸子里有烁烁微光。

“kufufufu恕我直言,你们倆真是太变态了!”最后六道骸决定抱臂做个打颤的动作,以表示自己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请不要随便把你自己的专属形容词用到别人头上。”云雀回复对方一个嫌弃脸,并顺带嫌弃了一下对方用该死的幻术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资料都在这里。我先说好,加百罗涅的归我,其他的草食动物你自便。”

“喂喂,我可一点都不想和彭格列交手。小麻雀我们换换?”六道同学举手抗议。

“哇哦,我不要!要咬杀他的只能是我,是绝不会让给任何人的哦!”

嘴边勾起兴奋而危险的弧度,心情颇好的云雀恭弥撂下最后一句便站起身来推门离去。






——————————

“您好,迪诺·加百罗涅。请问是哪位?”

迪诺接起电话时正忙得不可开交,他已是连轴转了整整两天,可是追踪工作却意外地没什么进展。

此时的自己并没有多少耐心,没有马上得到对方的回应,男人有些烦躁地放下手中的钢笔把问句又重复了一遍,然而电话那头依旧是一声不发久久没有作响。

正当疑惑之际,迪诺忽然没由来地觉得电波另一头的那股气息似乎分外熟悉,脑海里开始不自觉地勾勒出一张东方古典式精致冷艳的面庞来:

“……恭弥?”

“迪诺。”

尽管看不见,迪诺此时却十足肯定这一刻电话那方的云雀定是浅浅地勾起了嘴角。

“给你一分钟,”他听见对方那清冷好听的声音说道,“不论你提出什么问题,我都会一五一十地回答。这是奖励。”

加百罗涅首领对这突如其来的开展有些讶异,但迪诺知道云雀向来说到做到。想问的问题自然是有一箩筐啊,关于这场前所未有、疑似叛乱的骚动,抑或是关于云雀和六道骸到底还做着什么计划。想求证的实在太多太多,短短一分钟的限时还真是太过吝啬了。

思及此迪诺倏忽间就释然地笑了,他抬头与罗马利欧交换了个眼神,罗马利欧便了然地退出了办公室。果然啊,这种时候自己最想问的还是:

“恭弥你,最近都有好好休息吗?”

“……”云雀显然没料到迪诺会以这样的问题开场,似乎是愣了半秒才开口道:“没怎么合眼。”

“没怎么休息的话,那你也没有好好吃饭吧?”

“当然没有!”

“……不要回答得那么理直气壮啦恭弥!”

“我可是在如实回答你。”

“恭弥你啊,真是一点都不照顾自己!”

“时间要到了哦,你想问的就只有这种事情?”

“嘛,当然还有很多想问的啊,”迪诺把身子往椅背上一仰,嘿嘿笑着挠了挠头,“但恭弥只给了一分钟太小气了啦,反应过来时就已经脱口而出了。”

“所以说你真是只蠢马!”

迪诺不可置否。他微微阖眼,想象着云雀说出这句话时,满满嫌弃却依旧一脸愉悦的神情。啊啊总觉得,满溢在心口的情感就快要迸发而出了。

“呐恭弥,我很想你。”

“…………”

发现对方忽然沉默了下来,迪诺不禁紧了紧手中的话筒。半晌,他才听见那仿若是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我很期待。”

说罢这一句云雀便直接切断了通话,徒留迪诺呆愣着对那单调的忙音久久回味。

“Boss?”罗马利欧从外敲了敲门,迪诺连忙回过神来示意他进门:“怎么样,追踪到那通电话的来源了吗?”

“Boss您一指示我马上就安排人去监控了,可惜通话时长太短,只来得及进行粗略定位,信号源在东部的特里帕尼。”

“很好这样足够了,”迪诺胸有成竹地点头一笑,“走吧罗马利欧,备机去特里帕尼。”

“我们去见恭弥。是时候该收网了。”



TBC.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