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Double double

※3225+2215DH,炒鸡短

※为了区分年龄,咱打算这么喊:
10+迪诺→迪诺
10+云雀→云雀
10- 迪诺→跳马
10-云雀→恭弥

※十年火箭筒故障梗真是太方便了233





穿过幽静的走廊,黑发少年睡眼惺忪地拉开古朴的日式隔扇,倦倦地打了个哈欠。

“昨天不是睡得很早么小鬼?”带着些许笑意的清冷男声传来,恭弥不悦地抬起眼。只见那个和他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男人端坐在矮桌前,优雅地抿了口清茶。

十年后的自己模样长开来后显得更为成熟,微翘的黑发和那双高挑的凤眼倒也平添了几分魅惑。不过对着这张脸,恭弥脑内只顾着循环回放昨晚对方面对自己的咬杀宣言,一拐过来硬把自己拦腰捞起丢进被褥里要求早睡的场景。

越想越不爽!不自觉地浮萍拐已经握于手中,方才的困意全化作了浓浓的战意,挑衅般地睨向一身纯黑和服的男人:“来和我打一场,今天一定要咬杀你!”

云雀眯起一只眼,也挑起一抹挑衅的笑容:“按我们的差距来看,会被咬杀的是你。我对弱小的草食动物可没有兴趣,他没有教过你强者不会轻举妄动?”

“又要逃吗?”

“我可不知道十年前的我有这么蠢。”

“我也不知道十年后的我有这么狡猾。”

“呵。”

“咬杀!”动手更快于开口,矮桌前银质的拐子两相招架碰撞出清脆的响声。

堪堪几招,云雀便熟稔地卸去恭弥的攻势,击飞了他手中的武器。恭弥有些不甘地咬了咬下唇,那个男人甚至都没离开座前。

云雀愉悦地欣赏着十年前的自己那气鼓鼓的小脸,斟了杯茶推到那孩子面前示意他输了就坐下别闹。

“恭先生,啊还有委、委员长,迪诺先生他们过来了。”门外草壁刚毕恭毕敬地通报完,就听见长廊里有人喊起了“恭弥!”并伴随着嗵嗵的疾跑声,紧接着“哇——”的一声惨叫某大型金毛不明物脸贴地摔了进来。

“啊……十年前的迪诺先生……”草壁不忍直视地默默退到了一边。

“啊真是的十年前的我怎么这么急冲冲的,罗马利欧都还没跟上呢。”另一只金毛从阴影里现身,“哟,恭弥!还有十年前的小恭弥,真令人怀念呢。”

十年后的迪诺简直完美诠释了意大利男人的性感,侧梳的刘海微拢在耳后,英气逼人的五官配上修身得体的白西装,举手投足间风度翩翩。

不过下一秒他便一脚拌在叠席边儿上和跳马摔成了统一姿势。

“哇哦……”

“……好蠢”

“现在分手还来得及哦,也许十年后也会因此改变呢。”云雀一脸淡定地提议道。

“嗯,我考虑一下。”恭弥盯着跳马金黄的发旋儿,非常认真地回应了十年后的自己。

“恭弥!!!!QAQ”x2






“所以,今天恭弥有什么安排吗?”迪诺爬起身来拍了拍裤腿。一旁十年前的自己正紧张兮兮地想要拥住那纤瘦的黑发少年确认一番这趟诡异的时空旅行有没有造成什么不良后果,不过后者毫不犹豫地用拐子作了三八线。

草壁如实报告了恭先生需要先处理些风纪财团的事务,然后去一趟彭格列日本分部递交之前的任务汇报并询问技术部的情况。

“那么这之后一起用晚餐吧,去有恭弥喜欢的汉堡排的那家餐厅。”身后熟悉的气息让迪诺神经反射般转过身去。云雀已换了一身黑色西装,嘴边噙着的一丝笑意算是对该提议的接受。

迪诺自然而然地接过恋人递来的领带,动作温柔地将其环过笔挺的衬领,熟练地就着鼻尖相贴的距离系起好看的领结。

“那下午五点我们去彭格列分部接你?”

“我要去並中巡查风纪!”恭弥冷不防地出声道。“诶?!可是恭弥这是十年后的並盛……”跳马话没说完就收到了一记眼刀,那双上挑的凤眼里分明写着谁阻止他就咬杀。“那恭弥我要跟着你一起!”

“不要!”

迪诺看着那两个小家伙相互僵持不禁偷笑,正想说点什么却被云雀抢言道:“並盛可是我的地盘,既然是十年前的我,应该知道别惹不必要的麻烦吧。至于你,跟着迪诺去加百罗涅,罗马利欧可只有一个。”

终于跟上来的罗马利欧冲着跳马摊了摊手:“抱歉了小boss十年前的我没有一起过来。”

看见十年前的自己略显沮丧的神情,迪诺补充道:“你昨天穿过来时手上不是还拿着些文件,应该是正在处理的要紧事吧,不打算把它们先完成吗?总之等事情办好后我们先去並中接小恭弥再去彭格列分部,如何?”

“呐那恭弥你可一定要等着我啊!”跳马写满期待和担忧的鸢色眸子在自己眼前蓦然放大,感受到对方急促的热气喷洒在脸上烫得双颊好像都在发热,恭弥不自然地一偏头,哼了一声“来晚了我可不等你!”便径直向和室外走去。

“要在日本呆多久?”

“至少也要呆到把那两个孩子送回去吧。啊恭弥,我好想你!”迪诺抚过恋人柔顺的黑发,把他带进怀里。

“我的话,勉强会想你哦。”云雀瞅着迪诺有些吃瘪的模样不禁低笑一声,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了那双总有着说不完甜蜜话语的薄唇。“姑且算是补个早安吻。”

跳马注视着那缠绵缱绻着的两人不禁出了神,自然亲密地贴合着深吻着,仿佛浑然天成的美好画卷,似乎连瞬间的呼吸都会惊扰这份甜蜜。

像是受了什么触动般,金发青年连忙抢出和室,终于在回廊尽头追上了属于自己的云雀恭弥。

“怎么了?”黑发少年一脸疑惑。跳马笑嘻嘻地环住他,撩开细碎的黑发在他额前轻柔地烙下一吻:“我爱你哦恭弥!”









夏日的傍晚来的总是出奇的迟,已临近黄昏时刻,阳光却依旧明媚地倾洒入窗。云雀不急不缓地端起黑咖啡,倒是办公桌后的彭格列十代目有些局促起来。

虽然云雀恭弥随性至极,但若是他认可的本分工作完成度比任何人都更加无可挑剔。翻阅完报告书,沢田纲吉长吁了一口气,微笑着告知对方辛苦了报告完全没有问题。

“云、云雀前辈,那个……里包恩偷偷用新研制的火箭筒拿你和迪诺桑做试验的事,真、真的很抱歉!”

“既然是小婴儿的话那就算了,反正现在事情也变得有趣了。”云雀勾起嘴角,心情并不坏。纲吉默默吐槽着如果不是里包恩的话分部会被毁掉吧,云雀前辈还真的很纵容里包恩啊,迪诺桑不会吃醋吗,诶不对自己在歪什么楼!

“不过,就算是小婴儿,随便利用我也会让人不爽的。再有下次,不如直接让他对着你和六道骸试验比较方便。”比起满世界找飘忽不定的云守喝茶,门外顾问专门去彭格列总部欺压十代目首领根本就是日常的一部分。

“啊、哈哈我觉得里包恩是真的想对我们用的……”回想起依旧鬼畜的家庭教师,纲吉干笑了两声,“但他说好像十年前骸还在复仇者监狱,忽然变不见了大概会对过去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哼……”云雀不予评论,只是放下咖啡准备起身离去。

“诶云雀前辈不等迪诺桑过来再走吗,他早上有联系说会过……”

云雀不以为意地轻笑一声,忽然就拉开了精雕的檀木大门,一抹耀眼的金黄直接映入了沢田纲吉眼中。

“恭弥我来接你了!”那是迪诺温柔似水却耀目无比的招牌笑容。

太傻了/太闪了!

“抱、抱歉十代目,我还没来得及通报就……”身后跟着的银发青年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

纲吉温和地摇摇头:“没关系的狱寺君。迪诺桑好久不见!那个……十年前的迪诺桑和云雀前辈没有跟你在一块?”

迪诺冲窗外努努嘴,纲吉把视线移过去,那是种在宅子门前的一株洋槐,正值花期茂密的丛叶间缀满一串串纯白花簇。黑发少年双手枕在圆圆的脑袋后慵懒地闭目小憩着,身边坐着的金发青年一脸无奈的宠溺。

“小恭弥他啊,说什么都不要进来群聚,十年前的我就陪着他在外边等了。”

“其实我也一点都不想进来群聚的。”云雀冷冷地补充道。

“喂!云雀你这家伙什么意思!”

“呜哇……云雀前辈……”

没有理会愤懑不平的狱寺和瞬间兔子的纲吉,云雀淡淡丢下一句“没事了那我走了”便头也没回地推门离开。身后紧跟着大喊着“诶恭弥你慢点”的某加百罗涅现任首领。

纲吉从窗外看着四人双双走远,呆愣了小会儿,小声道:“其实,里包恩他说,非要拿云雀前辈和迪诺桑来试验不可的原因好像是,他们两个……从十年前开始就一直、一直在一起呢……”

“啊,十代目你在说什么?”

“所以说,好不好去开发这种情侣十年火箭筒波维诺家族是吃饱了没事干嘛啊啊啊!”








所谓的用餐地点并不是什么高档地方,只不过是家普通的家庭餐厅。据说店铺新开张不久,迪诺说这也便是带着跳马和恭弥提前品尝十年后的风味了。店面不大却带有清静的独立隔间大概是让云雀中意的关键之一,暖橘色灯光在玻璃杯里一层层晕开,温馨的氛围让人不自觉就放松下来。

双黑毛专心致志地对付汉堡排,而叼着披萨的双金毛则不知不觉对着恋人那一脸满足的模样发起了呆。

某些时候,十年前后的两人太过默契并不是什么好事,比方说先一步解决完盘中餐的云雀正面无表情地指出对面两人若再呆看下去,披萨上的红肠就要掉下来了。于是在一阵含糊不清的啊呜声中,迪诺和跳马齐齐低头擦起裤裆。

“这只蠢马没有部下在就会废柴的体质,居然一直持续到了十年后吗……”

“所以说,现在甩了他还来得及。”

“恭弥你到底是有多想让小恭弥甩了我QAQ”迪诺嘴角抽搐

“谁知道呢~”云雀眼底闪过一丝顽皮的狡黠,然后对着恭弥道:“不过你也不必悲观,那个家伙没有部下在却仍旧很能干的场合还是有的。”

“在哪儿?”恭弥停下手中的刀叉。

“床上。”

“噗————”跳马刚喝的一口水全喷在了披萨上,“额……从刚见到开始就在想了,大人恭弥……相当色气呢……”

“都是你的错哦。”

“对不起都是我们的错!”双手合十土下座x2

“喂,我可以把你们全部咬杀吗?”泛起一记冷笑,太阳穴处青筋突突作响,恭弥感觉体内的洪荒之力快要爆开了。

“哇!(小)恭弥冷、冷静啊,快把拐子放下啦!”

“汉堡,如果你不吃完那我就拿去吃了。”而一片混乱中有人轻车熟路地开始趁火打劫。

“谁说不吃的!还给我!”

十年光阴太长足以改变的太多,譬如15岁的恭弥从没想象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离开並盛,离开那个方寸大小的风纪委员办公室,远远地远远地飞向广阔的天空,在世界各地留下足迹。迪诺说正如云雀其名,亦如孤高浮云其号,十年后的自己以独立于任何组织之外的作风,无拘无束地随心而行。

而随着加百罗涅的日益壮大,十年后的迪诺也担起了更重的责任,依旧温柔而包容的笑颜下是更加果敢干练的行事作风。云雀微阖着眼对十年前的迪诺道,你只要按你想做的去做就行了,不必有任何顾虑和负担,因为这样的你会变得更加强大。“是能让我兴奋、让我着迷的强大哦!”说着这话的云雀深黑的眸子里亮起动人的火光,那熊熊燃烧着的情感跳马一时间解读不能。但那真美,他想。

“不过,这样就更难经常见面了吧……”

“想见的时候自然就会见到的哦。擅自就跑去对方身边这种事,我们大概彼此彼此。”

“啊啊,或者在什么异国他乡的街头偶遇相拥,在哪个纸醉金迷的晚宴上擦肩而过……”

大抵两地分离久别重逢仍然是十年后他们的常态,但云雀和迪诺的神情分明只述说着一定会与对方相见的幸福。

“只要没有工作,我果然还是想跟恭弥一直呆在一起啦……”跳马挠挠头,一双亮盈盈的暖色眸子满怀期待地看着恭弥。

恭弥被那热烈的视线扫得耳根子都烫,特别干脆地回了一句:“不要!很烦。”然视线偷瞄过十年后的自己和迪诺,他又别过头补充道:“但这家店还不错……十年后,再一起来吧。”

纵然十年再长,也有无法改变的永恒,比如「我爱你」,又比如「你知道我会一直爱你」。

晴朗的夏夜繁星满天,点点微光缀得夜幕明亮。迪诺自然而然地牵起云雀的手十指相扣,迎着恋人邀约般的笑意轻吻上他的颊。而他们前方几步,跳马好容易追上了快步疾走的恭弥,宠溺地将带着些许别扭的少年拉进了怀里,紧紧拥住。


.FIN.






−“将尼二……”

−“怎么了十代目?”

−“能快点把火箭筒修好吗?眼睛快被那两对闪瞎了……”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