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苍术术与鱿鱼鱼的魔法世界三十题】第十题:姐姐,你变了!妹妹,你好狠的心!

※所谓相爱相杀大概就是和这个破游戏的核心吧哈哈哈(来自我的术)


※和术术 @半寸束骨 联手搞事出品,唯一认证cp:迪云


※幻影移行,buibuibui——第九题,比赛可以输,人皇必须死





金色的焰火于蓝空之中绽开作蒲公英的形状,转瞬即逝的光彩点亮教授先生眼底的惊讶,散落星星点点的火花。

 

黑发的少年饶有兴趣地勾起嘴角看他,似乎很期待自己即将对此作出的反应。可意外地,虽说也并非不担心自家队员的情况,此时此刻迪诺却未有感觉半分懊恼或慌张,甚至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温柔的笑容:“不得不说,作为学生而言,我再找不出还有谁能比恭弥更出色的了!”

 

很显然这是个超乎云雀预料的回答,但这并不影响他终于能毫无顾虑去咬杀迪诺的好心情:“我的话,对作为老师的你可不感兴趣哦。”

 

“啊啊我就知道……”迪诺后撤几步主动转向更空旷的地方,“既然有幸成为恭弥的重点关照目标,我自然也得拿出全力才行了。”

 

“正合我意!不过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云雀紧跟上前,紫杉木的魔杖在指尖转了两圈,猝不及防一道缴械咒就此揭开战斗的序幕,“胜利以外,你是我在这场比赛中的唯一目标!”

 

 

纲吉觉得有点头大,先前都是自己才连累了炎真君被抓。

 

纲吉现在十分头大,因为紧接着他们队的宝物组燃放了求援的烟花。

 

赛场局势更迭太快,原本午饭前依靠迪诺院长的战略所挣到手的那点优势,都还没捂热乎呢这可真是说消失就消失。

 

其实要论队伍中五年级生的数量,在对抗中迪诺教授带领的宝物组该是四个分队中最占优的,但这也仅仅是建立在α队猎人组头铁单干的前提下。可眼下这大混战就不一样了,虽说Xanxus教授带了支散队,自进场伊始四纷五落,而今却是在云雀另类的召集手法下,从四面八方的小店街口冒出,不约而同地开始了对β队宝物组的围剿。纲吉甚至在混乱的人群中瞧见了京子,女孩笑着同他招招手喊了声纲君,哦然后就是一发障碍咒——就,还好自己躲得快!

 

也许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云雀学长并不在这里,但与之相对的绝望现实则是,令人安心的迪诺教授也不在!等等,纲吉觉得他好像明白了什么……支援本队宝物组是第一要务,随着两队各组成员的逐渐集结,团战规模进一步升级,如此天时地利的混战局面,重情重义小纲吉,当机立断要先救炎真。

 

毕竟我可不是战斗人员啊!纲吉心里自我说服,在漫天飞舞的魔法中艰难穿梭,可绕了一整圈都没见着炎真君。水晶球分明显示就在附近,纲吉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听见斜后方一位小巫师的惨叫,是一只红色的竹鼠突然蹿出,咬住了他举着魔杖意欲攻击纲吉的那只手。

 

“炎真君?!”

 

“嘤嘤嘤!”

 

“这这这……是被学长施了变形咒吗?”

 

“嘤嘤嘤——”

 

“可、可是这个程度的变形术我不会解呀,为什么云雀学长总是那么熟练啊?!!”

 

“嘤嘤嘤……”

 

“对不起炎真君,我暂时只能先这么带着你了。别担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给你变回来……emm其实你这毛色还是很漂亮的……”

 

“是呀,多漂亮呀,不如我们……”

 

“诶,不如我们???”

 

“拿去河边烤来吃吧kufufufu~”

 

“啊啊啊骸君你怎么在这里——”终于反应过来的纲吉,才发现某只反水凤梨的胳膊已经搭上自己肩头,俨然一副哥俩好啊来烧烤啊的架势,吓得他赶忙抱紧了他鲜嫩多汁的炎真。

 

“小麻雀可是把看守人质的艰巨任务交给我了,你说是红焖好吃还是干锅好吃?”

 

“所以说学长只是让你看守而已,才没有让你吃啊!”纲吉同学欲哭无泪,面对实力不俗的六道骸,他们只能步步后退。就在对方经过深思熟虑终于决定要做叫花的千钧一发之际,一道“Stupefy”的红光自其身后擦着耳鬓飞过,紧随着的是白兰一声:“纲吉君,你们先撤,这里我来!”

 

白兰同学这百年一遇的可靠哟,简直把纲吉感动得一塌糊涂。尽管骸君机敏堪堪躲过了这记偷袭,但白兰的持续火力也让他无暇再顾及光速撤离的沢田纲吉。白发少年难得地收起了以往的嬉皮笑脸,每一发咒语都精准刁钻,两人来回走了十来招,六道骸竟惊觉自己虎口发麻,差点没让魔杖脱了手。

 

“哦呀舍友,没想到你居然是动真格的!”

 

白兰听罢微眯着眼勾起一丝冷笑,并优雅地拂了拂长袍上其实并不存在的尘土。“我亲爱的骸君啊,”他突然这般幽幽开口,眼底似有暗流汹涌:

 

“刚入赛场的白兰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钮祜禄·白兰。”

 

醒醒兄弟,你姓杰索!

 

嘛,六道骸发誓他本来是想这么说的。可不知怎地,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歇斯底里的一句:“你这个毒妇,朕要杀了你!”

 

哦,都怪上个假期在库洛姆家看了太多宫斗剧!不过想想自己在遥控器争夺战中那般英勇,同要看动物世界的小麻雀,以及要看青春偶像剧的库洛姆大战三百回合并苟到了最后,还是有点小自豪的呢!

 

或许是骸君这一嗓子嚎得太有感情太入戏,一瞬间竟教白兰格外动容!啊就是他这位亲舍友啊,那个孤单寂寞的情人节,是他为自己送上了巧克力;差点错过的这届争霸赛,是他向自己伸出了邀约的手。随时随地能搭上对方的脑电波,一起皮过那么多春夏秋冬,噢!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呢?我们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这一刻白兰百感交集,万千思绪无从言语,而六道骸也有如心领神会,饱含深情地对上了自己的视线:

 

“啊!骸君!”

 

“啊!白兰!”

 

“Expelliarmus!” x2

 

“嘭——”交缠的魔法碰撞出激烈的火花,直播现场观众席上爆发出阵阵加油喝彩。

 

“但老实说,我觉得有点儿中二……”同院的某学姐举起魔杖稍稍挪了挪正播放着白骸特写的那块屏幕。

 

“哦那哪止是一点儿?”来自对家学院的另一位学姐也对转播着狮院内斗的那一块做了相应调整,“这简直就是……”她想了想决定不往下说,倒是偷偷把迪诺院长和云雀学弟的英姿又高清放大了几分。

 

一边是前所未有的团队大混战,一边是迪云二人精彩绝伦的1vs1对决,大赛组委特地分出两块光幕,方便大家一饱眼福。两队数据此起彼伏,徽章的易手逐渐加快,使得观战的师生们都情绪高涨起来。

 

“嘿,要不要来赌赌,这一波过后咱们哪个学院的学生掉线最少?”赫奇帕奇的副院长加藤朱里大力拍着可乐尼洛的肩膀,后者作为拉文克劳的院长,其参赛学生已经有三人丢了宝物徽章,一人失去狩猎资格。可乐尼洛郁闷非常,表示哎哟你别得意,看看你们院那个竹鼠,啊不对!是那个古里炎真,他这样和徽章被抢有区别吗,有区别吗?

 

獾院正院长铃木·爱迪海德尔真实头疼,这俩跟小孩子吵架似的让她想要一刀肃清的麒麟臂蠢蠢欲动。好在这时鹰院副院长拉尔·米尔其起身提出想去看看已经被淘汰的选手有没有安全传送回来,铃木当即决定同她前去。

 

“嘿,拉尔,那我也和你一起!”

 

“好狡猾啊可乐尼洛君,我也要和我的爱迪尔酱一块去!”

 

“……”果然还是直接肃清掉算了!

 

 

就当大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大屏幕上的两处战场之时,在某个没有被镜头顾及的角落,兢兢业业的八卦战地记者弗兰同学扛着相机爬上了中心广场Xanxus教授所占领的钟塔。

 

“me只是想过来取材,为下一期周刊的争霸赛特别篇做点准备而已。”弗兰面无表情地用着棒读语气再次重申了一遍来意,依旧无法阻止贝尔兴奋地掏出小刀扎向自己的青蛙帽子。

 

“xixixixi小青蛙,想在这里取材就献上你的徽章吧!”

 

弗兰努力把相机举了举,似乎是在认真权衡着这个提议。这座塔楼是整个赛场的制高点,站得高看得远,就连方才α组的猎人山本是如何在避免正面交锋的前提下巧妙夺取了笹川了平的宝物徽章这种细节,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秉承着新闻人的热忱与追求,弗兰表示徽章什么的他倒是不介意,但希望能先把素材搜集完毕,毕竟猎人徽章一旦被摘下就不能再使用魔法了。

 

“你的麻瓜相机呢,王子要看你用那个!”

 

“怎么可能会把那么多相机一并带进赛场啊,白痴前辈……啊品位糟糕的刀子!”

 

“你在说谁啊,混蛋青蛙!”

 

“开玩笑的是玩笑,请差不多点儿别再扎我了贝尔前辈,我要开始拍照了。”弗兰连忙摆摆手,却趁机把头套上的小刀全拔下来折断给丢到身后去了,“啊,如果能顺便采访一下前辈你和一脸怒气的斯莱特林院长那就更好了。”

 

当然皮椅上的Xanxus教授正打着盹儿,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话说前辈为什么不去参加团战呢?”

 

“xixixixi,因为我是王子呀!”

 

“哎——明明是因为个性太恶劣而被队友讨厌了才偷偷躲在这里的吧。”

 

“才不是那样,想被宰掉吗小青蛙?”贝尔一肘子勒住这个不可爱的后辈,不得不说那顶硕大的青蛙帽子还真是有点阻碍视线,“还是现在就把你淘汰掉吧xixixixi!”

 

弗兰试图挣扎了两下,无奈贝尔力气更大,但他一点也不慌忙,突然在右手戴上了一只贝尔形状的布偶:“啊虽然很可惜,但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是一枚闪闪发亮的宝物徽章,正被弗兰操纵的小布偶拿在手上。

 

“什么?!”贝尔惊诧万分,到底是什么时候,胸前的徽章竟被摸了去!

 

“哈哈哈哈哈,垃圾!居然被干掉了!”自家院长毫不留情地发出一声嘲笑,然后翻了个面又继续打盹儿去了。

 

淡蓝色的传送荧光很快笼罩在贝尔周身,虽然被过长的刘海遮挡着看不清表情,但在听见弗兰的“友好”告别之后——

 

“再见了,王子括号伪。”

 

斯莱特林的天才先生发出了咬牙切齿的声音:

 

“把括号伪给我去掉啊,你这混蛋!”

 

 

而与此同时,远在赛场几百公里之外的预定回传地点,拉文克劳的院长可乐尼洛揪着舍管史卡鲁的领子,也正爆发着别无二致的咆哮:

 

“你说什么?从比赛开始到现在,就没有一个学生被传送回来?!”

 

Tbc.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