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一发迪云味儿的新年快乐哟嘿~

※大家新年快乐!十八岁零一天快乐!作为2018也会继续深爱着迪云的见证,来一发短小的贺~


※非常短小十分短小,又名『彭格列跨年灾难性事件之云雀学长,请您休年假时也绝对绝对不要关闭电话』【泥垢


※鱼懒没有年末总结,未曾想到在迪云这儿划水划过了一整年,尝试过乱七八糟的各种东西,当然也还继续有想尝试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十分感谢没有嫌弃这样的我的你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十分感谢!!!


※最后给可爱的术期末考加buff!满满的buff!





-“是嘛,预定的返程航班是在两天后呀?看来今年是没办法抱着恭弥零点倒计时了呜……好寂寞哦,跨年的话,果然还是最想和恭弥一起……但是恭弥也不必着急啦,既然有机会不如好好享受一下当地的跨年活动嘛,难得的年假要尽兴才好……阿纲他们也有邀请我31号到彭格列小聚跨年,所以不用担心,我等你回来……好的好的,挂吧恭弥,我爱你哦!”


-“嘟嘟嘟嘟————”




十二月的布拉格天空依旧湛蓝,昨夜才下过小雪,今早又意外地放晴。沿河岸铺开的红顶房子装饰上点点雪白,映衬在阳光之下格外童话。


有着一副典型东方人面孔的黑发青年闲闲倚靠在查理大桥边沿,侧头欣赏着城堡区的风光,被一位现场作画的艺术家纳入了画框。


“送给您,先生。新的一年即将到来,祝您有个愉快的周日。”热情的画师送出完成的速写,云雀向他点头致谢,然后起身朝着大桥另一头漫步而去。


单人旅行之于云雀而言是极为少有的,自己为数不多以休闲娱乐为目的的旅程,无一不是源于某位金发男人的怂恿。那个意大利人天性浪漫,总有数不清的理由要拉着恋人一道去把世界各地走遍。


这次的计划也不过是任务结束后途经此地的临时起意,因为那家伙有这么说过呀,瑞士和布拉格,是合适一个人旅行的地方。


自大桥西侧出发的云雀还没走出多远,就见那人群愈发密集起来。这里立有全桥最古老的圣约翰雕像,传闻虔诚地摸一摸他脚下精光锃亮的浮雕,便可托付一个愿望。云雀自然没兴趣参与此类群聚,只远远站着瞧了几眼。正是这时,他的兜里手机铃音欢快地响起。


来电显示为沢田纲吉,接通的瞬间听筒传出一片嘈杂的背景音以及对方一句“大事不好了学长!”然后云雀当机立断掐掉了通话。


很好,世界清静。


云雀继续步行下桥,站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静静观望。红绿信号灯闪烁交换,有轨电车穿梭在老城的大街小巷。他刚打定主意要往古城门那儿去,又接到了狱寺隼人打来的电话。


云雀你个混蛋居然敢挂十代目电话!银发岚守愤愤不平,照着话筒就是一通怒骂,你知道现在的情形有多危急吗?!


当然,很快也被云守先生挂了电话。


相比之下,紧接着来电的山本武倒是冷静得多,他爽朗地哈哈笑了两声,说云雀你还是回来一趟吧,这边真挺需要你的。


但云雀显然不为所动,淡定地咬了一口手里刚出炉的烤面包圈后摁下了结束通话。众所周知,彭格列的云之守护者鲜少拿年假,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假期就可以被肆意打扰。再者,尽管嘴上不提,那群人的能力是被自己所认可的,云雀可不觉得眼下能有什么紧急事态是他们联合在一起都解决不来的。


工作的事情就让爱群聚的家伙们操心去吧,你们呼叫的用户才不在服务区呢。可惜事与愿违,仅是从克莱门汀到老城广场的短短距离,自己那只手机就不带停地响了一路。


比方说守护者里唯一的未成年蓝波:“云雀哥救命啊!”


笹川了平:“极限地忘了我要说什么来着……”


还有库洛姆·髑髅:“云、云之人,那个拜托你……”然后被六道骸从旁抢了电话:“小麻雀虽然我们素来互不相让,但我不得不承认这次必须由你来。其实像你这种程度的男人,应该也很清楚的吧……”


嘟嘟嘟嘟————


云雀一气呵成地挂机屏蔽,通通拉进黑名单。唧唧歪歪的很吵啊!


自己可是烦恼着呢,航班改签的申请未被答复,也还没有决定好捎带给蠢马的礼物。啊啊昨晚通电话时那家伙耷拉着脑袋委屈巴巴的大型犬表情,自己隔着听筒都能想象出来。


曾经非要以家庭教师自居而如今身为自己恋人的这匹马,到底是让谁给惯的,年纪越大越孩子气。想到这茬云雀反倒噗嗤一声就笑了,说来还真是有点想念了呢,迪诺他那活泼过头的模样。


广场上的天文钟敲响,报时机关开始整点表演,叮叮咚咚乐声清脆,逐渐将人群都吸引过去。云雀再次拿起手机,给草壁哲矢发了一封短消息。冬季时节提早了日落,跨年气氛热烈浓厚。一片欢声笑语之中,黑发男子弯弯眉梢,逆着人潮集聚的方向转身离去。



当草壁驾驶着私人客机降落在西西里彭格列总部的停机坪上时是傍晚六点。离城堡还有五十米,就听见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哇哦,真有够激烈的。云雀勾起嘴角,步伐依旧从容。


一阵黑烟自偏厅冒出,烟雾弥漫咳嗽声四起。在云雀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在场诸位宛若看到了救星,一双双放光的眼睛就这么注视着他毫无畏惧地向端出整桌料理的迪诺走去。


“恭——恭弥!你提前回来了?”加百罗涅首领喜出望外,激动得朝云雀就是一个飞扑过去。虽然十分嫌弃对方满身的油污,但因看见某金毛而心情转好的云守先生还是接受了恋人的拥抱,嗯熟悉的温度感觉正好。


“你在做什么?”云雀指了指长桌上的菜品:烤得略焦的青花鱼,烧得略糊的炖牛肉,还有其他一些东西。


迪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解释说是六道骸的提议,一起做个跨年大餐来操练操练厨艺,不过不知为何阿骸半途中就跑出厨房去了。


“先不说这个,来尝一尝嘛恭弥~”迪诺殷勤地递上那盘炖牛肉,并向大伙儿也招招手,“大家也来尝尝看呀!”


菜肴乍看上去还算正常,可一联想到方才迪诺那末日灾难级别的烹饪现场……就,众人有如鸡啄米般不停点头但死活杵在原地一动不动,然后看见他们勇敢的云之守护者拿起叉子尝了一口。


真不愧是他们家「不被任何事物所束缚,坚决贯彻己道的浮云」啊!大家无不紧张地咽了口唾沫,纷纷投去钦佩的目光。


“难吃。”云雀挑眉,却是往嘴里又送了一块。


“诶还是不够火候吗,我本以为已经比上次好多……唔?”仿佛垂下了小狗尾巴的迪诺还话音未落,嘴里就被云雀也喂了一口什么——甜味!松软绵润,沁着一股蜂蜜香。


“好吃!”迪诺惊讶地眨眨眼,身旁云雀笑道:“给你的伴手礼。”拍了拍他刚刚开封的蜂蜜蛋糕礼盒。


“糟糕,我实在是太喜欢恭弥了!”再一次地,加百罗涅先生情不自禁把爱人紧扣进怀里,轻蹭在他的颈边怎么也不撒手。云雀亦伸手回拥住对方,顺带揉了揉迪诺蓬松的金发。他说,蠢马,我一直都知道。


“好了迪诺,你还想我在这里群聚到什么时候?”最后还是云雀轻轻拍了拍男人的后背,示意他先收功。“不是说想一起跨年吗,走吧!记得把桌上那些也全都打包带走。”


“噫?”


“晚饭,我还没有吃。”


“可刚刚恭弥不是说难c……”


“比起上次,确实是好了那么一丁点儿。”云雀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再没去看某金毛夸张的感动表情,率先抬脚朝门外走去,然不出几米又忽地顿住脚步。


“呐,迪诺。”黑发男子轻声开口,回过头来浅扬起嘴角,“布拉格,下次一块去吧。”



.FIN.





目送着云雀带着厨房杀器连同杀器的料理迪云两人带着迪诺的料理甜甜蜜蜜地离去,在座的大家终于可以舒一口气?


并不!


“kufufufu,既然现在咱们的餐桌和厨房都空了,接下来就是我大显身手的时间了!”


“等、等等骸君你冷静!放下那个锅铲!……山本君狱寺君麻烦你们帮我摁住他!使幻术是没用的,我方还有库洛姆……大哥蓝波快堵住厨房入口……死气的零地点突破·初代版!”

评论(8)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