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隔壁邻居貌似是个有故事的人-迪诺ver.

※嘿期末复习累了吗,来来累了吸迪云【喂?】

→提前解放的皮皮鱿来给即将期末考的勤奋术加个大大的buff嘿呀




这是CBD附近性价比最高的一栋公寓。


但编写公寓门牌号的人显然脑子有问题。


从信箱里摸出厚厚一叠蜜汁信件的迪诺再一次确认了这个想法。


迪诺是三个月前搬进12018室的,一个月后他隔壁的12180室也搬入了一位新邻居。


新邻居是个安静的人,大抵也是什么精英人士,事务繁忙早出晚归,迪诺在对方入住了有快一周后才得以和他打了个照面。


那是个有着古典东方人面孔的黑发青年,迎着周末清晨的暖阳推开阳台的玻璃门走了出来。彼时迪诺方洗漱完毕,正想将安翠欧也带到阳台上透透气,转头便看见了一身黑色家居服他的邻居。


“早上好,我是住在你隔壁的迪诺!”热情的意大利男子率先扬起灿烂的笑容打了招呼。


黑发青年则挑了挑眉,依旧一副淡漠的神情,然后迪诺听见了一声“早上好!”,宛若孩童般稚嫩清脆的声音。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汉子脸萌神音?


正当迪诺瞪圆了眼思忖着自己该作出何种表情才更为恰当之时,突然一只毛色嫩黄的小鸟扑棱着翅膀从青年的肩头飞到了他脑袋上,欢快地又叫唤了两声早早早。


“云雀恭弥。”


所以这才是他的新邻居对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清泉般干净的嗓音。


邻里关系冷淡那是都市常态,更何况云雀眼看也就是个清冷的性子。迪诺本以为这之后便很难有机会能同邻居来往了,怎知某日有个意外的包裹寄到了他家里来。


地址确实是迪诺家的,但收寄件人的名字都没署上。直到撕开了大半个口子,从一箱子南国鲜凤梨里扒拉出那张写有“小麻雀”的卡片,迪诺才意识到这东西一定是寄错了地方。


那么到底是寄给谁的快件呢?首先浮现在脑海中的自然是他的新邻居,何况云雀这姓氏与小麻雀也算对的上号,于是迪诺便带上包裹敲开了隔壁家的门。


谁料迪诺这才刚说明过来意,对方瞥了一眼包裹开口处露出的凤梨叶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把大门合上了,给迪诺只留下了一句斩钉截铁的“这东西我不要!”


“哎不是……可这箱凤梨我要怎么处理啊?”被丢在门外的迪诺有些凌乱。


“敲碎丢掉。”云雀好听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


“哦好的,那我就帮你敲碎丢……诶——?!”


那会儿他们不过是点头之交的邻里关系,迪诺当然也不好过问个中缘由。只是云雀这位凤梨朋友似乎颇为“热情”,没过十天半个月又锲而不舍地寄来了新玩意儿。有时是一小盒凤梨酥,有时是一大包干货冬菇,再后来还出现了由某异瞳美男子倾情代言的凤梨味唇膏购买意向单,而今天是两天一晚菠萝园农家乐的宣传手册,通通投递到了迪诺这里。


如果说之前迪诺还会可惜云雀实在是太浪费食物和朋友的心意了,如今他已经十足确信那家伙和他邻居一定是合不来的。迪诺可以连向云雀询问你朋友又一次寄错的新包裹要怎么办这一步都省去了,直接把它们塞进垃圾箱里。


“我在想……恭弥你是不是应该重新和你的朋友们强调一下你家的门牌号?”


某日下班回家的两人恰巧在走道上碰见时,迪诺便忍不住向云雀说出了长久以来的心声。


混淆他们两家房号而导致敲错门找错人的事件,云雀的凤梨朋友可不是个例。


就说前阵子频频来找云雀喝酒的那位,白色的头发修剪得很短犹如草坪一般,鼻梁上贴着个OK绷,一看就是个热血有活力的小伙子。来访时总会提一瓶洋酒,然后用一如拳击手勇往直前的气魄锤开迪诺家的大门。


怎么极限的又不是云雀家啊?在第三次看见迪诺的脸从门后露出来的时候,对方懊恼地如是说。迪诺同学干笑两声,表示大兄弟你总弄错门牌号我也很绝望啊!


说来迪诺隐约记得云雀是不喝洋酒的,这位能持续安利了这么久还真真是个……坚韧不拔的汉子呀。一边在脑内开着小差,迪诺还是客气地又向对方指示了一遍云雀家的真正位置。结果草坪头的青年忽然认真地把迪诺上下打量了一通,慷慨激昂地开口道噢噢你看起来很有男子汉气概,来加入我的拳击俱乐部吧!


迪诺:喵喵喵?!


所以鬼知道那天为什么向来彬彬有礼的加百罗涅先生二话不说就撂了门。


哎还有一回,敲门的是两位年纪相仿的青年,黑发的那位爽朗阳光,说是来给云雀送寿司拼盘的,算是补作乔迁之礼。而旁边另一个长相更为精致的银发却显得有些不耐烦,口中嚷嚷着我们干嘛要特地来看云雀那家伙,转身就想走人。于是乎迪诺还没来得及告知对方你们应该去敲隔壁的门,便看见黑毛很自然地将把银发拉到怀里很自然地安抚起来,狗粮满满目无旁人。


迪诺:汪汪汪?!


所以鬼又知道为什么向来彬彬有礼的加百罗涅先生再一次二话不说就撂了门。


往事不堪回首,迪诺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亲爱的邻居,真情实感言辞恳切,可惜云雀先生依旧不为所动:


“擅自打听别人地址又弄错门牌号的草食动物我才不管。”说罢他迅速掏出钥匙开门进屋关上反锁,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喂喂恭弥你绝对是故意不去纠正他们的吧?”眼看对方要遁,迪诺也赶紧祭出他单身32年的手速飞快地开门进屋,一路疾跑穿过厨房厅堂,他知道云雀回家的第一件事必是到阳台去照料那俩小宠物。果不其然,迪诺在两家相邻的阳台处追上了对方:“登门拜访的也好,给你寄快件的也是,一直都在往我这边跑耶,没关系吗?”


“没关系,我讨厌群聚。”正细心地为团子小鸟梳理羽毛的云雀抬眼看见迪诺气喘吁吁的模样,勾起唇角就笑了。


这一笑,迪诺只感觉他的小心脏被必杀正中,呆站在阳台上于脑内反复画面回放,无法自拔。


迪诺心里头一直清楚,他的邻居云雀其实是个相当温柔的人,不是暖阳也不是春风,更似流云的轻飘淡逸,安静却教人安心。


记得曾有一次迪诺不小心把安翠欧给反锁在阳台上了,直至云雀特地上门来提醒他才记起来。当迪诺火急火燎地拉开玻璃门去找那被他遗忘的小家伙时,发现云雀养的小鸟正停在小乌龟背上陪着它,等到迪诺将安翠欧拿起才悠悠飞离。


那时候站在门外的云雀确认过一切相安无事之后也是浅浅地笑了。迪诺向他道谢,黑发青年歪着头说太笨了哦。也不知说的是安翠欧还是自己,迪诺只记得对方的眉眼全是暖的。


这家伙,迪诺掂着那本劳什子菠萝园的宣传手册叹了口气,根本就拿他没办法啊!


但是这个问题再不处理,迪诺就很困扰了。于是他将手上的垃圾广告以一个完美的三分球姿势投进垃圾桶,然后带上可爱的安翠欧摁响了云雀家的门铃。


“下午好,恭弥。”迪诺向他的邻居展露出他们初次见面时的灿烂笑容,“这里是被寄到恭弥家的迪诺和安翠欧,请查收~今后我们就住在一起吧!”






※哦呀,那么大家对云雀ver.的故事感兴趣吗?【不我只是问问我可什么都还没写】

评论(1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