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0520】Hey man!

※这是一场齐聚了迪云骸纲白正的严肃会谈【并不


※因为是520非常仓促还是搞了点事~

自从深陷迪云认识小术以后哦,这条鱿鱼在空闲时的日常就变成了:

赞美迪云

表白小术

搞事搞事可劲儿搞事

搞事搞事和小术搞事

对着手机一个劲儿傻笑








迪诺点完单回到包间里来的时候,白兰和六道骸还在狂笑不止。六道骸捶着沙发,白兰揉着肚子,偌大个包间就充斥着他倆自带急转弯音调的哈哈哈。


“都笑了整整五分钟了,”单手打开一罐啤酒,迪诺拉了张沙发圆凳坐在两人对面,“你们还有没有爱了?”


“我爱的是小正!”白兰反应迅速。


“我爱的是纲吉!”六道骸紧接其后。


“告诉你俩我们友谊的小船沉了哈!”迪诺内心生无可恋甚至想把啤酒浇在安翠欧身上然后甩他们一脸以示抗议。


“你想多了啊迪诺君~”白兰哥俩好般地搂住骸的肩膀。六道骸立马心领神会地同他左右手交错,朝着迪诺比了个大叉:“我们友谊的船帆压根就没支起来过!”


“至于吗喂!”迪诺委屈巴巴地嘟着嘴,“还不是你们说闲着无聊,要轮流来讲为对方做过的疯狂窘事。居然笑成这样……”


“没办法可我控制不住我记几啊,”六道骸抖着他的凤梨叶子,向迪诺龇牙咧嘴地演示他真有在努力憋笑,却是三秒不到就破了功,“所以跳马你就真的倒挂在小麻雀办公室窗台外找了半个小时的窗插捎?”


“后来云雀酱回来了真的就那么看你折腾十来分钟,还笑得一脸玩味地评论说,以后要是带着蛋糕就走正门进来,压坏了不好吃?”白兰倒是展现了他比某水果更胜一筹的表情管理能力,但迪诺忽然发现白兰那种搞事的微笑比没节制的大笑更欠扁。


“我不要跟你们讲话了,”英俊的金发男人抓起一旁的抱枕照两人门面砸了过去,“明明我想说的是恭弥他啊,居然能一眼看出我精心准备的惊喜,还真是……越来越撩不到他反而被撩一脸的说!”


“哦呀哦呀,这才是重点?哈哈哈跳马你有什么好纠结的,有生之年云雀恭弥还能这么直白热烈地对你袒露他的情意哦,”六道骸照着云雀那双丹凤眼的模样用手指挑起自己的眼角凑到迪诺跟前来回晃悠,“我以为你会高兴得在加百罗涅吊放十米红鞭炮呢!”


“嗯,大概是觉得折辱了他身为意大利老流氓的尊严吧~”白兰把方才接下的抱枕塞往六道骸怀里,转身又拆开了一包棉花糖。


“喂喂谁是意大利老流氓啊?!”这话让迪诺猛呛了一大口啤酒差点没背过气去,“坦率的恭弥是让我很开心啦,我只不过有点感慨同十五岁的他相比,真是成长了好多好多呢。从前分明就对这些感情一窍不通的,那种会口是心非会红着耳根躲闪目光的样子也很可爱嘛……”


“啊不不不,无论哪一个恭弥我都最喜欢了,我只是在懊恼好像自己显得更废柴了而已……”


“那我跟你讲,这我就感同身受了!”六道骸拍了拍埋头捂脸的迪诺,兴致勃勃地接住了话题,“就说纲吉他吧,十年前也是软萌得不要不要的,随便撩拨几句就害羞得不行哦。如今虽然还是一副天真的样子,却越发不容易捉弄了,且不论什么时候都温温柔柔地笑和一副「你别闹」的表情,有时候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给我打直球,我强烈怀疑他是跟小麻雀学坏了!”


“那是师弟自学成才融会贯通,才不关恭弥的事呢!”一听见扯上了云雀,迪诺赶紧护妻狂魔上线。而白兰则托着腮若有所思地表示,哎这听起来也不坏呀,要是他家小正能有打直球的属性似乎也会很有趣。


“嘿,你跟我持反对意见!白兰杰索我还是不是你最可爱的宝宝啦?”


“当然从来就没有是过呀,骸君~”


迪诺瞅着这两人眼神交锋电光火石,正欲伸手去摸包花生米来下酒看戏,结果六道骸突然扭头对他来了一句:“诶跳马我告诉你哦,你别以为十年前的小麻雀就是天然迟钝傻白甜,后来的他可清楚着呢!”


“清、清楚啥?”迪诺刚捏住花生米的手就那么一抖。


“记得你倆谁先告白的吗?”


“我啊!”迪诺答得飞快,一看六道骸那神情不住又犹豫了半会儿,“啊如果非要说,代理战的一切都结束后,我要飞回意大利之前,恭弥的确有说过‘不如和我交往吧’这种话……不过那是里包恩哄骗他来说的啦,说什么这样就能一直跟我战斗来着。”


迪诺可记忆犹新呢,当时的自己哦一口水给喷得老远,难以置信地瞪圆着眼连问了三遍恭弥你说什么。自己那一向清冷桀骜的弟子倒是神色淡定,似乎是用着最后的耐性依着迪诺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于是加百罗涅首领忍不住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真是疼得都要飙泪了。他不是在做梦呐,暗暗喜欢了那么久的孩子不仅超坦率地喊了他名字还说要跟他交往啊!一定是哪里不对吧?今天打开接待室门的方式不对吗?


迪诺思来想去,最后小心翼翼地问道,恭弥啊里包恩是不是有跟你说过什么?然后见云雀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天知道迪诺那一刻是有多么地心情复杂。


“这么说你没答应云雀酱呀?”


迪诺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那怎么可以答应啦,在恭弥还不了解他内心情感的情况下,我不想用这么狡猾的手段得到他。如果不是自己真正的心意,我很害怕他有朝一日会受伤啊……”


话音刚落,对面六道骸就库夫夫夫地笑出声来:“其实那天是阿尔科巴雷诺逼纲吉和小麻雀打了个赌,赌小麻雀跟你告白的话你会不会答应……”


“你看我说了吧,都是因为里包恩……”


“但小麻雀那句话是真心的,同时他赌你不会答应。”


见迪诺维持着极其惊讶的神情呆愣了好半天都说不上话来,六道骸见缝插针将他手上的花生米光明正大就顺了过来。“啧啧,可怜我的纲吉明明超直感加持,却还是输给了云雀恭弥5万日元。”


“嗯哼,看来云雀酱很了解迪诺君你啊。纲吉君不过是察觉到你对云雀酱有意思,而云雀酱就连你心里在胡思乱想着什么都猜了个七七八八。”


“啊啊啊啊啊早知道当时就答应恭弥了啊!”终于回过神来的迪诺抱着脑袋仰天长啸起来,恨不得立马去找彭格列雷守给他打一发十年火箭筒,“结果那之后整整一年都没能跟恭弥见上面啊!我们两情相悦居然浪费了整整365天,是365天啊!”


“我也是几年后才听纲吉说起这件事,你说小麻雀这做的不地道吧?所以咯,我就跟纲吉讲你等着我帮你把他坑你的五万日元讨回来!”


“骸君,那可是云雀酱哦?”白兰蓦然觉得这六道骸也是真勇士,“你居然想要从云雀酱那里要钱?”


“是吧那家伙都不讲理的,根本一毛不肯给啊,所以我就直接去抢他钱包。”彭格列的雾守同学手舞足蹈地比划着,“然后他就在彭格列基地里追着我要咬杀,嗯我那天还挺克制的,就和他毁了半栋楼而已吧~最后纲吉把账单的一半寄过去了,你看这就讨回来了吧?”


“恕我直言,阿骸你用的方法不太对吧?”迪诺在心里默念了三声阿纲你辛苦了,忽觉一丝回忆的火花划过脑海,加百罗涅先生猛然一巴掌拍在了大腿上:“等等,这事儿我有点印象,那账单师弟好像是寄到加百罗涅的喂,敢情你最后是从我身上讨回去的?!”


“有什么关系,你和小麻雀不分你我呀~”


“讲道理维修账单报了哪止5万日元,那可是500万啊!”


“为我家纲吉分劳解忧积极创收嘛~”


“我相信师弟情愿你别去招惹恭弥,这才是给他分劳解忧呢……”


“哦呀我不听我不听,那么我的份的故事也讲完啦~”


听到此处白兰也忍不住要公道几句了:“骸君你这就糊弄人了,这事既不疯狂也不窘啊?”


“我为了纲吉,连云雀恭弥的钱包都去抢了好吧?”六道骸振振有词。


“你抢的那是加百罗涅的钱包。”白兰不为所动。


“没错没错!还拖我和恭弥下水,不算不算,重讲重讲!”迪诺也赶忙帮腔附和。


“嘿跳马我可是告诉了你一个惊天大秘密耶,你就不该感激感激我吗?”


“骸君你不要敷衍了事,在你面前的可是两大家族的首领哦~”


“讲道理你们两个做首领的怎么这么闲的就知道听故事,看看同是首领,纲吉他忙到这会儿都还没法脱身呢,哎哟心疼坏了。”


“我工作效率高。”迪诺叉着腰理直气壮。


“我偷懒本事强。”白兰支着下巴也理直气壮。


六道骸说他为密鲁菲欧雷痛心疾首。而迪诺一针见血地指出,骸你别忙着数落我倆,就因为骸你总是无故旷工所以师弟才会那么忙吧喂。


“那是我家纲吉认真负责,凡事都要亲力亲为,为夫不过是谨遵其愿好吗?”六道骸义正严辞,“诶不过你说咱们都扯淡了老半天了,他们怎么还没到啊?”


“骸君他睁眼说瞎话的时候,良心都不会痛痛的呢~”白兰不以为然,“小正说今天技术部要加班。”


“最近恭弥在风纪的事务也挺繁忙的。”


于是迪诺与白兰相望一眼,双双向某凤梨投去「就你最闲」的谴责目光。那六道骸可不乐意了,他撕心裂肺地大喊着你们竟然如此误会我,扭头就抓过怀里的抱枕摆起攻击架势。


眼看抱枕花生米与棉花糖的大混战一触即发,包间大门被人推开,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哇哦,你们群聚得很愉快嘛?”


“恭弥你来啦?”花生米阵营率先弃战,迪诺三步并作两步就往云雀身边蹭,彷佛一只摇着尾巴的大金毛。


云雀好笑地扯了扯男人的领带道:“走吧。”


“诶要走吗?不是说好的今天大家一起……”


“那种事我才不知道哦,我不过是要来带走某只蠢马而已。怎么,你要我和他们群聚?”


“哎哟跳马你就麻利点跟着小麻雀走吧,他摆明了是想单独跟你过520的意思嘛~”六道骸挤眉弄眼,冲那两人做了个再见不送的手势。


云雀轻哼了一声,也不反驳六道骸,大约算作默认。迪诺高兴得抱住恋人亲了一口,连忙表示好好好咱们过二人世界去,教白兰和骸捂着双目直呼闪瞎了眼。


云雀任迪诺抱了一阵,抬手刮了刮他鼻尖,便转身要推门离去。这时白兰似是想起了什么,叫住他道:


“等一下,云雀酱。小正说他和纲吉君是同你一辆车来的,你知道他们在哪儿吗?”


只见云雀恭弥回头朝白兰和六道骸眨了眨眼,思量了片刻淡淡答曰:


“门外。晕车了,在吐着。”




.FIN.








“我亲爱的纲吉哟,你们也太有胆量了,居然敢坐小麻雀的车。你又不是没见过他飙车那模样?”六道骸蹲在恋人身旁,仿若一脸心疼地揉着他柔软的棕色头发。


“那个……骸啊其实我也不想的,”面如菜色的纲吉连阻止六道骸趁机蹂躏他脑袋的气力都使不出来,“可草壁前辈临时得了任务外出了,而我们三人之中目前只有云雀学长有驾照啊!”


白兰倒是挺体贴地扶住了入江正一,只不过好像在认真思考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好一会儿才见他绽开了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道:“嗯~看来驾照真的很重要呢!决定了,小正今晚我们就来通宵学~开~车~吧~”


“白兰大人你在胡说什么啊,哪有大半夜学车的,你到底是想在哪儿教啊?!”

评论(1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