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迪诺加百罗涅的消失?

※我的术说呀除了母亲节外,今天还是玫瑰情人节,所谓Yellow and Rose Day呢→唔……玫瑰情人节有后半部分就好了吧,所以为什么非要有Yellow这词儿呢,嗯为什么呢~
嘛嘛这不重要,重点是好不容易和小术同更一次情人节呀嘿

※依旧很短小w啊,假期结束了啊










迪诺不见了。

谁也没有看见他,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儿。

咚——

那是水满逐鹿、竹筒敲在撞石上的清脆声响。

云雀翻过手中文件的最后一页,猛然抬起眼来疑惑地歪了歪头。

周遭真是安静极了,偌大的和室里没有迪诺的身影。

他想那个活泼的意大利人应该是有出现过在自己面前的,也许就在三分钟之前,又或者是五分钟以前。迪诺进门时满面春风,边喊着恭弥恭弥今天跟我去约会吧边扑了过来。彼时自己正忙着工作,眼疾手快便一掌推上了对方的俊脸。

很吵啊你,给我在边上安静地等着。云雀记得自己下了这样的指令,某大型金毛就乖乖地挪到一旁坐下了,托着腮盯着自家恋人嘿嘿傻笑,目光从墨黑的发梢流连至上挑的凤眼,薄削的粉唇再到精致的锁骨,最后来到宽松的和服之下若隐若现的大片白皙肌肤。许是自己太过习惯对方的注视,云雀索性也由着他瞅,很快又沉进工作里头。

座敷団尚有余温,那支与云雀同型号的行动电话也规规矩矩地挨団垫搁着。男人炽热的视线却消失了,悄无声息。

午后的骄阳逐渐走西,蒸人的暑气慢慢散去,云豆自庭中飞来落在云雀手心,见主人朝它勾了勾嘴角,走吧我们去找那只马。

去找马,去找马!

云雀带着云豆穿过走廊,有微风拂过耳畔,摇曳檐下风铃叮零作响。他们在玄关发现了迪诺胡乱丢着的皮鞋,这个人真是说不听,总是那么着急。云雀合上眼就能勾勒出迪诺风风火火地跑过长廊,迫不及待要与自己见面的模样。

门外罗马利欧坐在神社的阶梯上同草壁饮酒。boss不是跟恭弥在一起吗,一旦让boss他进了恭弥你的门不使上吃奶的劲去拽绝对是拖不出来的呢。大叔眼迷离,草壁鸡啄米。云雀沉默地看着喝得微醺的两人双双竖起了大拇指,再瞧一眼他俩手边上堆叠成小山的空酒瓶,转身又折回了宅邸。

风纪在並盛的这处基地新建成不久,即便是迪诺也只到访过寥寥数次,每回都必须由草壁领路,否则其中的曲苑游廊男人自己压根是认不清的。

恭弥家里到处是忍者之国的陷阱!迪诺会挂在云雀腰上大惊小怪地嚷嚷。

云雀则挑着眉去捏他鼻子,说迪诺你才是行走着的毁灭性兵器。一不留神就能从门廊边上拐着弯旋转跳跃再转个圈最后摔进鱼池里去,哦还是带着安翠欧一起。

说那场面真真有够惊险,若不是云雀捞得快,他家庭院大约就毁干净了。

然而眼下整座云雀宅也太过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居然是什么都没有呢。云雀在会客厅前顿住了脚步思索起来,从前在並中的时候男人也总是到处去寻找他,自接待室出发跑过每一层楼每一间教室。

我并没有躲起来,不过是你不知道我在哪儿而已。十五岁的少年坐在天台上打哈欠,横着拐子阻止他委屈巴巴的老师黏过来。

所以说,云雀也只是不知道迪诺在哪儿而已。原来这种感觉还真是不好。

绕过偏厅,安翠欧出现在矮桌桌脚边,一见着云雀便拼命挥舞起小短腿要爬过去。云雀蹲下身来朝小家伙温柔地伸出手,你也在找迪诺吗。安翠欧发出呜呜的声音,用小脑袋蹭了蹭云雀的掌心,于是被青年放在了肩头。

他们沿着幽静的过道一路走去,四下空无他人,而尽头处那是云雀的卧房。尽管他只带迪诺参观过主卧一次,却没由来地相信那个男人定能记得住这间房的位置。

我还睡不惯榻榻米呢恭弥。那会儿迪诺将毛茸茸的脑袋蹭在云雀肩窝这样说,而他家恋人投来不解的目光,你睡不惯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打算留宿任何人。然后抿一口茶欣赏迪诺一副吃瘪的可怜模样。

迪诺或许还不知晓,云雀嘴上作弄他,却是悄悄地把卧房对面的和室重新规划了,做成另一间主人房购置了张双人床进去。云雀抚着绘于门纸上的水墨峰峦,这扇门自翻修完成后一直紧闭,原本今日要让迪诺亲手打开看看的,他很期待对方吃惊的神情。

当然,首先要把能做出这种蠢表情的那只马找出来才行。回身走进对面自己的卧室,云雀心下想着若迪诺再不出现,他要叫草壁把双人床给卖了。

问为什么?哼,不为什么。

房间里隐约有云雀熟悉的气息,混杂着一股浓郁的香甜。左右环顾了一阵,他将安翠欧和云豆放下来,径直走到壁橱跟前,唰得一声拉开了纸推门。

一抹金色蹿进眼帘。

暖和的金色,他一直在找寻的金色!

“哇哦,你在这里干什么?”

那是迪诺猫着腰缩在壁橱里,调皮地冲云雀眨眼睛:“发觉我不见了,恭弥有在担心吗?”

这家伙,还敢说呢。云雀下意识避开对方的目光,莫名觉得颊边温度升了几分,正打定主意要张口否认却见迪诺弯着眉眼得意地笑开了。自己只不过瞬间的表情变化,那个男人就已经从中得出了答案。

稍微有点不爽啊,要反击。于是云雀指了指橱柜里头:“要说担心,你再不出来要把藏身后的东西压烂了。”

“哇,被恭弥看出来了?”迪诺惊讶地叫了一声,连忙扭头去摸索,将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捧到了云雀面前,“嘿嘿,玫瑰情人节快乐!我订好了恭弥喜欢的餐厅哦,我们去约会吧~”

云雀半眯着眼接过鲜花,勾勾手指示意迪诺赶紧从他的壁橱里死出来。迪诺回答着好好好我知道了,仍挂着那蠢兮兮的笑容。他弓腰探身正欲站起,却见云雀的面容忽地于眼前放大了,唇上化开一片柔软,噙着清茶的芳香。

当即迪诺鸢色的眼眸睁得老圆,这反应让云雀很满意,温情的摩挲之后轻咬了对方的唇瓣,他偏头凑近迪诺耳畔轻笑道:“以后不准随便在我面前消失不见。”

我会担心,因为是你。

金发男人整整三秒都没缓过神来,带着又惊又喜的表情熊抱住可爱的恋人,怎么也不肯撒手了。

玫瑰花束散落了一地,红色的花瓣被轻风扬起,云豆落到安翠欧背上,格外轻快地叫了起来:

找到了,找到了!

马被云雀找到了。




.FIN.





-"Buon San Valentino!"

评论(1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