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0425】那一夜,喝醉酒的首领大人遇到了路过的云守先生

→划重点:迪云 · ?纲?


※对不起我的术@五钱苍术 我没管住我的手,这只鱿鱼真的太感动了所以突然就怎么也不想错过作为cp的第一百天了呢~能遇见小术真的是很幸运的事呀ღ我的术有那么好,唯有搞事以相报(///▽///)【噫?!

迪云会一直喜欢下去,小术我也要表白下去,今后也请多指教哟~

→辣个我保证我我我昨晚是有按时按量完成复习计划后才去填的真的是真的qwq

※考试周的鱿鱼

有点精神错乱,还短小,还非常仓促,尽是胡言乱语,就
希望小术憋嫌弃(/ω\)
这事搞的到底是对不起纲吉还是对不起恭弥呢→谁知道辣~嗯好啦好啦我去看书这就去让我们奏响学习的恋歌

ღღღღღღღღღღღღღღღ



原本云雀在瞄见桥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时,他是打算无视的。反正云守大人本就不是会恭恭敬敬向首领打招呼的家伙,管它是在哪里偶遇。

正当他准备就这么擦肩而过,沢田纲吉却一个转身对他甜甜地笑开了。

云雀恭弥没由来地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自国中起云雀就认识这位棕发暖瞳的学弟了,他见过对方出入正式场合时优雅得体的浅笑,面对着自己时带几分敬畏的微笑,当然更多时候所看到的是平日里温和又亲切的笑容。然不论在何种情况下,云雀都从未见过笑得如此花枝乱颤的沢田纲吉。

就,有点不好的预感。

“嘿嘿学长晚上好啊。”纲吉摇晃着凑近了他两步,一股浓重的酒味便扑鼻而来。云雀不高兴地皱了皱眉,敢情这小动物是喝多了。今夜年轻的彭格列首领确实有一场应酬,可纲吉向来在社交场合举止有度,将自己灌醉了而后独自杵在小桥上吹冷风这码子事在他身上还真真少见。

不过云雀可懒得考虑个中原因,非常潦草地回应过对方的招呼后便要抬脚走人,却不想给后方扯住了衣角。

呐学长来陪我聊会儿天呗,扭头一看纲吉还在冲他笑。云雀都没来得及果断说不,人就摇了摇不知何时给捏在手心里一团小黄绒球说,你看你看我还有鸟质。

Hibari,Hibari!鸟质云小豆扯着嗓子叫了起来,叫得特让人心疼,可怜巴巴地用它黑豆豆的小眼睛使劲在瞅它家主人。

“……你是想被我咬杀吗?”

“可是云雀学长啊,”纲吉醉醺醺地眨了眨眼,突然就在另一只手上燃起了大空火焰,“我觉得我点火的速度会比你出手的速度快耶~哎学长你说孜然味的好吃还是椒盐味的好吃?”

沢田纲吉你能耐了啊。云雀泛起一记危险的冷笑,森森杀气转眼就冲出了好几条街。

罪魁祸首却跟没事人似的,把云豆团子捧在面前撅起嘴反驳,学长我其实一直很能耐的,是真的。要不然会被那个人嫌弃的吧……倒是学长你好凶哦嗝。

我一直都很凶。被两双小动物般湿漉漉的眼睛一齐直勾勾盯着,云雀好容易才按耐住了降龙十八拐送你见初代的冲动。但他重申道,沢田纲吉我不想跟你聊天。

“可是我想讲呀嗝……”纲吉兀自坐上石桥边沿,然后拍拍身旁的空位,“学长学长,过来坐嘛。”

“我不要,把云豆还给我。”云雀抱着臂站那儿没动,结果纲吉也不在意自家云守到底有没配合便自顾自打开了话匣子。

青年心上住了人,尘埃里开出了一朵花。悄悄地在乎,默默地关注,小心翼翼地猜想,忐忑不安地期待。因他只言片语而雀跃,为他目视别处而忧愁。一言以蔽之,沢田纲吉喜欢上了一个人,偷偷地在心底。但云雀同学没乐意听后文,摆着一本正经的面孔在开小差,想着要一脚把沢田纲吉踹进河里清醒一下,可他的云豆不会游泳。

啧啧事实证明,多学一门逃生技能该有多重要,不管是人还是鸟。

说云守先生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思考着很凶很暴力的东西呢,年轻的首领忽然特别认真地朝他问了一句,学长你说啊,被喜欢着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云雀闻言眯起了眼,大概连本人都未有察觉,此时自己的神情分外柔和。仿佛是念想起什么幸福的回忆,就连醉眼朦胧的纲吉都看得真切,他家学长嘴边隐约挽起的弧度满满的都是暖意。

“学长我就,想点火……”

“哇哦你敢!”

纲吉把云豆窝进怀里,分明有点羡慕地叹了口气。他说,学长你呀既强大又帅气,要是我也有那么耀眼就会被喜欢了吧。

云雀瞥了一眼低垂着脑袋的彭格列,没有接口。他倒是觉着沢田纲吉你也是强大得让人兴奋的人物,论长相不也挺好看嘛。就,不知道你在纠结什么。

可是哪被爱着这件事,根本与那些都无关呀。在遇到某个金发男人以后,云雀就知晓了,他打心眼里喜欢着你,便将你视作世上独一无二最好的存在。即便是你的桀骜与任性,他都要说是那么可爱。每当迪诺毫不羞臊地搬出他这套歪理的时候,嘴角的笑意有那么甜,投来的目光有那么温柔,害得自己也被传染了呢。所以说,那只蠢马的全部,或强悍或懦弱,或温柔或废柴,他也是喜欢得不得了呀。

当然云雀才不会同纲吉说这些安慰的话,因为现在他很困,只想捞出云豆回家睡觉。所以他决定赶紧找个接盘侠把醉酒的小动物搞定。

学长我好想见他,想问那个人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那你去见,云豆还我。

嗯但我不敢。

那你就敢强占我的云豆哦。云雀表示天地良心他真不知道「大空喝高了切开来就是黑的」是普适定律。再说沢田纲吉伤感了大半天,喜欢的那一位到底是谁连个偏旁部首也没提,云雀倒是想把那货拉出来当接盘侠呢。

嘛虽说禁欲克己的云守先生向来不关心家族八卦,但敏锐如他就算没兴趣也看得出有那么些个人,且不论当事人觉察与否,对着小动物的态度是不一般的。比如某热带水果,比如彭格列史上并列最帅门外顾问,再比如西蒙家族的另一只小动物。而他们之中究竟纲吉心系于谁,云雀没气力费神分析,于是拿出手机给迪诺发了条短信问他沢田纲吉喜欢的人是谁。

信息才送出去,回头却见他那位情思难解的学弟不知怎地就滑坐到地上去了,像个孩子似的抱着膝盖,毛茸茸的棕色脑袋耷拉下来,接着传出了均匀的细鼾。

终于闹腾累了的纲吉拥着云豆豆睡着了。我觉得还是照烧味的最好吃了。嗯还说起了梦话。

云守先生沉默了五秒,就,特想把他一拐子揍醒。

好在云雀终究是克制住了他的麒麟臂,一个电话拨给草壁报了方位让他过来把沢田纲吉给拖回彭格列去。

折腾了这么久,当云雀顶着云豆回到宅邸的时候已是快零点了。回想起之前给跳马去过短信,便掏出手机瞄了一眼。不出所料,那家伙话多活泼,向来是问一回五,收信箱里尽是未读。至于其中有没有云雀所问问题的答案嘛: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绝对不是我!」

「我只喜欢恭弥你一个啊!」

「除了恭弥以外谁都不行的qwq」

「我发誓全世界我最最最最喜欢恭弥了!」

「恭弥恭弥我爱你哦(( つơ ₃ơ)つ♡」


那就不重要了,你说是吧~



.FIN.








-“狱寺君啊,刚才我去感谢云雀学长昨晚送我回家,想请他周末去吃烤肉作为答谢,为啥学长就突然暴走追着我要咬杀啊qwq学长很讨厌吃烧烤吗?”

评论(4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