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惊曝!风纪财团总裁携其私生子出席会谈现场

※来来来可爱的卡莉斯@卡莉斯失踪人口重连失败 ,趁着夏天还没到给你搞搞事~原脑洞属于卡莉斯,看这里这里
以及表白幕后一起搞事我的术

※这条鱿鱼并不算特别熟悉云雀与蓝波的相处方式,混杂了不少自己的脑补和妄想,还请不要打死我哈哈哈
→总之在我这里波维诺家的十年火箭筒永远是会故障的【喂喂

※是豪门悲剧还是伦理惨案,黑曜日报独家报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距离会谈开始仅剩不到15分钟,安妮卡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这是她在转正后接手的第一件工作,若是迟到那可就太失礼了。秘书长哈里森先生千叮万嘱,今日与风纪财团的会议事关重大,作为会议记录的自己自然也不能松懈。

风纪财团的赫赫名声,圈子里没有不知道的,不论是其在短短三年内从无到有成倍速扩张的惊人实绩,还是有关总裁大人不过二十出头却俊逸超群年轻有为的传闻。集团为何会与这么个惹不起的主儿起了纠葛,安妮卡也是道听途说,许是和各自背后的黑手党家族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到底不是自己这种新人可以打听的事,还是做好本份更为重要。安妮卡摇了摇头把思绪清空,一面快步疾走,一面检查起怀里的文件是否齐全。不料她只是片刻的低头下一秒就迎面撞上了什么,巨大的反作用力叫她结结实实地摔坐在了地上。

“呀嘞呀嘞,小姐您没事吧?”

安妮卡给摔得有点迷糊,抬头便见得一位风度翩翩的美少年正俯着身子询问。安妮卡连连说着无碍,正欲起身却发现自己这身直筒裙高跟实在不便动作。尴尬之际,眼前的少年微笑着朝她伸出了手。

“抱歉小姐,我刚刚没注意到面前有人。”他将安妮卡拉起后,又主动帮忙收拾那散落一地的文件。安妮卡感到脸颊发烫,这还真是个英俊的少年——慵懒地半闭着一只眼举止却是绅士风范,敞至胸口的奶牛纹衬衫黑外套还带着几分性感,啊似乎脚上配了一双拖鞋,假装没看见好了。

“是、是我该说抱歉才对,没注意看路……而且刚才实在是非常感谢!”秘书小姐平复了一下加速的心跳,连忙向对方道谢,“好像没有在公司见过您,请问你是……?”

“我吗?只是被差遣来这儿办点事的,似乎不小心迷路了……这位小姐你知不知道大门口该往哪儿走,可以麻烦带个路吗?”少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嘴角轻扬的模样教安妮卡整颗心都化了,鬼使神差地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真是太谢谢你了!啊呀啊呀,那这些重物还请让我来帮小姐代劳吧。”安妮卡看少年一副雀跃的模样,执意把那一大摞文件都搂在了怀里,于是拒绝的话没能出口,只好羞涩又受用地接受了这份体贴。

天啊,看上去明明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怎么可以如此苏暖到犯规!

两人一路有说有笑,在差不多接近集团正门口时,少年宝石绿的眸子唰得放起了光。

“这一路非常愉快,我看到了认识的人,所以接下来就不麻烦小姐你了。之后有缘再见,那么就先失陪了。”对方这样说着,一股脑把文件又塞回了安妮卡怀里。

秘书小姐脑海里还在循环播放着少年最后那记电眼,微张着嘴没来及作出半句告别,就眼睁睁看着他大喊着“云雀哥!云雀哥啊终于找到你们了!”撒丫子往门外奔去了。

云雀?很耳熟的姓氏。呆愣了整整60秒,安妮卡终于找回了下线已久的思考能力。呀,那不是部门里同事们日常花痴的对象之一,风纪财团高冷霸气男神范的总裁先生云雀恭弥的名讳吗?难不成那少年所说认识的人,就是那风纪财团的一把手?联想至此,安妮卡急忙伸头去瞧,看见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前立着一名东方面孔的男子,而方才的美少年像找着救星似的蹭了过去。

应该说不愧是掌管着偌大个财团的云雀先生吗?隔着百米远安妮卡都能感觉到对方非比寻常的清冷气质。并不清楚他们在交谈什么,少年正儿八经地在念一张小纸条,显得特别乖巧,哦还带点迷路孩子终于找着了家的委屈样……呃等等总裁大人刚刚是不是一脸嫌弃地悄悄后退了一步。

但安妮卡觉着吧,两人一同站在阳光下的模样,真是养眼!不知觉就看出了神,直到被秘书长哈里森先生从身后一拍,她才发现离会谈开始就只有5分钟了。秘书长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倒也没时间呵斥,只是让安妮卡赶紧先到会议厅就位。

会议厅里坐满了集团的骨干高层,个个都如临大敌。秘书小姐到底是知道些许的,为了能在这场交涉中占据有利地位,董事长先生吩咐只要哈里森先生一人出面迎接宾客即可,务必要好好营造出集团强硬高傲的姿态。

可惜董事会的各位费尽心思摆出的大佬表情在风纪一行人进门的瞬间全部崩成了目瞪口呆脸——风纪财团的总裁云雀先生,右手拎着一只五岁的小奶牛,哦不一只穿着奶牛装的小孩子就这么一脸淡定地踏了进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全场鸦雀无声。

“嗞啦——”一声打破了沉寂,云雀先生兀自拉开了唯一空着的椅子入座,蹙眉想了想后将那孩子直接放在了桌上。

哈里森先生同董事长耳语了一阵,安妮卡因离得较远,隐约只能听见诸如“可能是他亲儿子吧”、“照面时那孩子就被他拎在手里了”、“似乎不愿意让我们的人代为照顾……”这几句。董事长点了点头,决定忽略这个意外事件,如原计划般故作镇定地开场道:“咳咳,风纪的三位远道而来,我们招待不周还请见谅。想必云雀先生也是事务繁忙,不如就直入主题吧。要合作的话……”

“蓝波大人想吃棒棒糖!”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有几个条件……”

“蓝波大人不要听,要吃棒棒糖棒棒糖啦!”奶牛装的孩子突然提高了嗓门,在桌面上闹腾起来。安妮卡很清楚地看到董事长的脸色变得十二分尴尬,一时间还真讲不下去了。

云雀先生倒是不紧不慢,扭头迎上了那孩子的视线,两人就这样静静对视了好一会儿,小奶牛的声音便低了下来:“蓝波……想吃棒棒糖。”还带了点委屈的哭腔。安妮卡莫名觉得云雀先生的神色柔和了几分,然后他将目光转向了董事长,分明有种不容拒绝的意味。

可怜的董事长先生,不过一根棒棒糖的事儿咋看起来好像是只被老鹰盯上的小土鸡,安妮卡见他抹了抹脑门上细密的汗珠,赶忙吩咐哈里森好生照顾那孩子的需求。

“那我们继续吧云雀先生?”

“我只说一句,你们的要求我并不感兴趣。如果不想同意风纪提出的并购案,我不介意继续之前的较量,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作为进门以来的第一句话,云雀先生从容地勾起危险的笑意。扑面而来的迫人气势竟让那群趾高气昂惯了的高层们都噤若寒蝉,一个个大气不敢出齐齐望向了他们的董事长。

“云雀恭弥先生,我们已经答应不再资助埃里克家族,难道就不能……”

“不行!蓝波大人不要菠萝味!”

“……考虑一下结盟合作共谋利益?何况风纪给的报价实在也太离谱,就算是……”

“我不管我不管!蓝波大人要吃葡萄味、葡萄味的棒棒糖!”

“……好吧,云雀先生咱们都是明白人,敞开明说我方的要求至少是这个数。按这个价码计算风纪的收益也很可观了不是吗……”安妮卡觉着她敬爱的董事长先生大概快要爆炸了。

“蓝波大人要两倍!两倍的葡萄棒棒糖哈哈哈哈哈!”很好,安妮卡表示她听见了董事长先生脑内炸裂的声音。

云雀先生瞥了一眼抱着满怀糖果乐不可支的小牛,淡淡地说了句:“安静一会儿。”结果那孩子还真是听话地点了点头,把糖果塞进了嘴里。

“不好意思,我可没有和草食动物讨价还价的耐心,哲。”总裁先生凤眼微眯,示意身后的飞机头男子摆上了一份资料。安妮卡伸长了脖子也没能窥见其中内容,但她发现董事长才翻了两页就变了脸色。“风纪认为你们只值这个价就一分钱也不会多给。如果不想接受,改日将这些信息披露出去,待你们这股价虚涨的泡沫破裂,我也很乐意以更低的价格吃下它。”

“吃掉吃掉,蓝波大人要把糖果全吃掉!哈哈哈哈!”奶牛装的孩子大口大口咬着糖板,含糊不清地嘟囔着。这被咬碎的到底是糖果,还是他们呢?安妮卡没由来地如是想道。至此董事会已经溃不成军,最后自然是按着对方的要求敲定了合约。

云雀先生起身离场的神情就同会谈开始前一样淡定,仿佛早就预料到了结果。安妮卡有些恍惚地盯着那只嚼着糖果的小牛,她还没从这场谈判桌上的单方面咬杀中回过神来,嘎嘣嘎嘣的声音回荡在脑海里久久没能消散。

结果这孩子的糖才吃了一半不到一切就结束了啊……

结束了啊,孤高冷傲的总裁先生只留给他们一个胜利者的背影……

诶说起来这娃儿怎么还在桌上坐着吃糖……

“云雀先生!”嘴比脑子动得快,安妮卡下意识便脱口喊出了声,“您把儿子忘桌上了!”

秘书小姐发誓,那一刻她看见云雀先生的脚步一个踉跄好容易稳住了身形,而那位飞机头下属拼了命地捂住了嘴似乎很辛苦地憋着什么。

“哲。”沉默了足足三秒,云雀先生才开了口。飞机头的男人了然地点点头,连忙去把小奶牛抱了过来,跟上了他家总裁大人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




“所以我说呀,咱们并入风纪财团旗下也没什么不好的嘛。”

“是呀是呀,总裁大人那么帅气又能干,就是可惜连孩子都有了……”

“哎呀别这么早放弃呀,安妮卡不是说对方照顾孩子的模样挺不上手的,又没有对象曝出来,搞不好真是单亲爸爸哟~”

“那还是有机会的嘛!云雀先生一定很需要一位像我这样的贤妻良母帮忙打点一切呀……”

“哇!玛丽安娜你还真敢说耶!要说是贤妻良母,像我这样的还差不多~”

“什么嘛,安妮卡你来评评理啊,说我们倆谁更有可能会被云雀大人看上?……安妮卡?安妮卡你在发什么呆呢?”

秘书部的姑娘们围着最新的黑曜日报七嘴八舌,而咬着吸管出神的安妮卡直至被拍了肩膀才反应过来:“诶,刚刚是在喊我吗?抱歉抱歉我没注意!……噫?我才没有在对云雀先生犯花痴!只是在想些事情而已……”

云雀先生的确是很帅气没错啦,自家集团被风纪并购的话,安妮卡心想,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那位穿奶牛纹衬衫配拖鞋的美少年呢?


.FIN.





—卡莉斯我跟你港其实这才是正文—ˊ_>ˋ

“天啊云雀学长,这可真是……”年轻的彭格列首领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中的报告书,一时间竟组织不出语言来,“太惊人了!”

“原本我只是想拜托学长给对方在商场上施压,迫使其切断给予埃里克家族的资金援助,便利彭格列眼下与埃里克的斗争。没想到云雀学长你居然就把他们给吞并了,而且还是以这样低的价格……”

“我报的是实价。”倚靠在窗边的云守先生慵懒地打了个哈欠,“还有别会错意了,想要收购是风纪财团的意思,和彭格列无关。”

“哈、哈哈云雀学长你总是这样说……”倒也深知自家学长性子的纲吉干笑了两声,放下了手中的文件。而一旁的草壁恭敬地表示蓝波先生套来的有关对方底线价位的情报也帮了大忙,让风纪进一步掌握了主动权。

“看来蓝波也很努力呀……”十代目倍感欣慰,却惊觉一股杀气从旁而起:“沢田纲吉我告诉你,下次再安排我和那只草食动物出任务,我是绝对不会把他捡回来的!”

“kufufufufu,小麻雀你怎么能弃你的私生子于不顾,这可不利于建设财团形象哟~”躲在报纸后偷笑的某热带水果话音未落,其中的头版头条就被眼疾手快的云雀利落抽出,啪得一声给拍在了桌上:

“骸,把这个报道处理掉,要不等天热了我就让黑曜日报破产。”

“小麻雀你从来不涉足传媒产业的,收购还上瘾了啊?”

“不瞒您说,其实恭先生最近对财阀的扩张企划有着狂热的兴趣……”草壁在桌上摊开了一沓厚厚的资料,“无论什么行业,只要有发展潜质,风纪财团都会将其划入考虑范围。”

“万恶的资本主义!”

“等等云雀学长,这份、这份还有这份资料……那都是彭格列的产业吧!”眼尖如纲吉,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学长你你你你想做什么啊QAQ这里是友军啊友军!云雀学长你不要装作在逗云豆,看着我的眼睛……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哼,不会!”

“我亲爱的纲吉,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云雀恭弥,他的得意技之一难道不就是一言不合连友军一块轰吗?好了好了联盟确定,和黑曜联手搞垮风纪怎么样?”

“骸你就别跟着煽风点火了啦,我才不要啊!”

“那只蠢马说过,这种事只需目光独到,定位精准,做出正确的战略规划,那么该出手时就出手。”云守大人一本正经。

“那请容我问一句,眼下师兄他人在哪儿?”十代首领生无可恋。

空气突然安静,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作出了陷入沉思的表情,最后的最后是草壁哲矢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大概……是张罗紧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去了吧,为了澄清恭先生他绝对不是单亲爸爸……”

评论(1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