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Finale

※因为是特别的日子,蓄谋已久地来一发~亲爱的小术@五钱苍术 生日快乐!三月的末尾是春天的味道呢,非常高兴能认识你并一起喜欢着迪云,他们倆啊有那__________________么好~所以我要拖着你赖在迪云坑底了哟噗噗

※嗯生贺嘛小术说想要迪云的俄罗斯轮盘赌,而且不论生死甜虐都随我造作→那么我坦白撒这条鱿鱼哦小术敢点它就敢乱来的哟,所以接下来就是放飞自我的产物啦(///▽///)

※设定上应该算保留了原著大部分走向,但没有未来篇情节,代理人战争部分也作了一定的变化,啊啦果然还是把这个故事当做某个不知名AU下的故事就好啦~

※需要事先科普一下吗?俄罗斯轮盘赌,一把左轮六个弹巢单发子弹,随机旋转弹盘后参与者按顺序开枪,直至子弹射出一方死亡→总之稍微预警一下吧,毕竟原本就是个残酷的游戏嘛(/ω\)

※以上ok?那我就先战略转移了~

***************







-“你是云雀恭弥吧?”
-“……”
-“我是迪诺,是阿纲的大哥,也是里包恩的故人,想跟你谈谈那只刻有云……”
-“来打吧,迪诺。小婴儿已经来打过招呼了,我知道你很强。我对戒指的事没兴趣,只要能够咬杀你……”
-“诶?……原来如此,果然是个问题儿童呢!那一切就好谈了。我会让你变强的,恭弥!”

不知为何突然回想起了,第一次遇见恭弥的事情,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中放过。

当意识勉强恢复之时,出现在迪诺模糊的视线中的,是满目疮痍的並盛町,浑身浴血的黑发少年以及站在少年面前纹丝不动的漆黑死神——黑色礼帽长风衣,绷带下支离破碎的面孔,以及宛如死水般没有丝毫情感波动的那只眼。

单膝支地的云雀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分明处于下风的姿态却要固执地仰着头,一味握紧了手中的拐,那双狭长好看的凤眼里是迪诺从未见过的沉重杀意。

恭弥!

干涩的嗓子喊不出声,迪诺挣扎着试图起身,却是一阵钻心的疼痛感袭来,教他怎么也没法控制好身体的动作。

真是的,明明都叫你快离开这里的。快走吧恭弥,走啊……

脑袋依旧混沌得很,意识又要被湮没了。隐约之中他似乎听见了是什么倒地的巨响,踉跄的脚步声,兴许还有人在轻声喊他的名字。奈何眼皮实在太过沉重,无论怎么努力也张不开。

恭弥……

再次睁眼的时候,云雀已是靠到了他身旁,安安静静地贴着自己坐着,大片殷红的血花开在少年一向整洁清爽的白衬衫上显得格外刺目。断作两截的长鞭和拗弯的拐都被晾在一边,再远一些是永远躺倒在碎石残垣之中形如枯槁的异形复仇者,终于是连行尸走肉都算不上了。

迪诺试着喊了一声恭弥,但对方没有回应,只是出神地盯着掌心里的一枚子弹。弹身上绘着奇特的纹样,迪诺想要再看清楚些,云雀却是猛然将其紧攥在了手里。略感尴尬的金发男子吐了吐舌,假装不在意地把视线挪向了另一个方向:自西边破碎的天幕边缘而来,最后的复仇者以扭曲的姿态正无情地吞噬着一切,肆意爆发的夜之炎将並盛傍晚的残阳漂染成了绝望的浑浊颜色。早前还围绕在那只异形周遭不时闪现、一橙一靛的亮光愈发的微弱,其中的一抹似乎已是完全黯淡了下去。

没有人知道事态何以会发展成这般,原以为是解咒的转机实则为盛大的阴谋,当秩序的维护者反转为失控暴走的破坏者,无差别地对火焰拥有者痛下杀手,作为彩虹之子最后形态的复仇者无疑是他们至今为止所面对过的最为棘手的敌人。不分昼夜的奋战,不断失去的同伴。迪诺明白,所有为了守护一切而倾尽全力的战斗,终是要迎来尾声的,即便那并非是他们希冀中的结局。

“迪诺,加百罗涅的领岛是个怎样的地方?”空气沉默了许久后,云雀突然这样开口问道。

迪诺有些惊异地望向身旁的少年,表情倒是很高兴,这还是恭弥第一次主动问起他的加百罗涅,虽然大约也是最后一次了。“加百罗涅的领地啊,是个很棒的地方……”情不自禁地,他就想起了夏夜里的满天繁星、崖壁下的碧浪白沙、淳朴热情的镇民还有啊那总是明媚如初的暖阳。“一直想着有机会要带恭弥去看看,啊就应该早点这么做的……”

“是吗?如果真是这么好的地方……”云雀依然沉着视线,所有的情绪全隐进了额发的阴影之中,“迪诺,以后就永远留在你的加百罗涅吧,不要再过来並盛了。”

“诶?恭弥你在说什么?”

“我说再也不要到並盛来了……”云雀如此低喃着,忽然便翻身跨坐到迪诺腿上。“你快要死了,迪诺。”

还未反应过来迪诺就见到少年斑驳着血迹的清秀面容在眼前放大,胸口被冰冷的枪口抵住,是一把柯尔特左轮。“你快要死了,”少年重复道,一如既往清冷而淡漠的陈述语气,“为我挡住的那一下,那家伙的攻击贯穿了你的身体;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医疗或后援作保障,火焰也消耗殆尽了;就算能勉强支撑下去,不久也会被最后那个大猎物吞噬掉。小动物他们没能成功,而现在的我们都没有再阻止它的余力。你撑不了多久了,迪诺。”

“所以,把你的命交给我吧。就现在,我想这么做。”食指搭上扳机,云雀无比冷静地直视着迪诺暖色的眼眸,像是等待着对方的回应。然后他看见男人愣神了两秒钟后又一次勾起了嘴角:“可以啊,如果是恭弥的请求……”迪诺温柔地扶上云雀握枪的手,仿佛云雀询问的只不过是再打一场的邀约而不是他的性命。一脸宠溺的笑意,令云雀莫名觉得耳后根发热。

这个男人!

“咔啦——”就在云雀走神的瞬间,弹盘冷不防地被迪诺拨动,扰乱了唯一一颗子弹所在的位置。

“你……!”

“……虽然我是真有这样想,但抱歉恭弥,唯独这一次我不能就这么答应呢。”那个始作俑者好似顽皮的孩子般眨了眨眼,“所以用这个来决定怎么样……俄罗斯轮盘赌,恭弥听说过的吧?”

云雀点点头,眼神有些复杂:“你……是知道了吗?”

“因为我一直都在看着恭弥嘛。”所以再清楚不过了,有关恭弥的点点滴滴以及你独有的温柔。

“所以你想用这种拼运气的方式阻止我?”

“并不是想阻止什么,只是我的愿望正好和恭弥的相似而已。”迪诺缓缓松开了云雀的手,努力地露出大大的笑容,“至于拼运气嘛,我一直觉得我是个挺幸运的人呢!”

“来吧恭弥,你一直都很遵守游戏规则的不是吗?”

云雀薄削的唇给抿得发白,像是赌气般狠狠地对准迪诺扣下了扳机。击锤与撞针擦出清脆的鸣响提示着一发空枪。不甘心地交过手枪,金发男人那一脸「我说了吧我可是很幸运的」表情叫他没由来地好想抽人。不过这个得意的神情并没维持多久,迪诺也打出一发空枪,只好把左轮的掌控权又交还云雀。

“虽然我是教过恭弥枪械,但你从来也不会听只知道挥拐子,这还是我头一次看到你用枪呢。”迪诺任云雀将枪口又对准了自己,目光则一直流连在对方标准娴熟的姿势上。“那个……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恭弥?”

“第三次。”云雀手指的动作不自觉地一顿。

“对不起恭弥……”迪诺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作出了一个许是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对不起,一直没有保护好你……”

“你在说什么……”几乎是用尽气力挤出的字句,连尾音都隐约在颤抖,少年握枪的手蓦然就低垂了下去。

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为什么就算到了最后一刻连自己的性命都危在旦夕了,还总是在考虑这种事?

每一次、每一次都是如此。

这个男人,已经是第三次在自己眼前命悬一线了。云雀恭弥从来认为自己足够坚强冷静,可为何再次眼看着迪诺拼命将自己推开而被复仇者击中的瞬间,他却感觉那是自己被生生撕裂了?偌大的血口并不是开在他身上,彻骨的痛楚却是如此真实,冰凉了四肢百骸,刺激着每一寸神经,不知从何而起亦不知如何而终。

有很多不得不守护的东西,不能因个人感情就任意行动,都做出一副老师样子这么说了。明明一直把所谓的家族与责任挂在嘴边,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这样奋不顾身地拦在我身前!你以为我是谁,云雀恭弥他明明告诉过你了,死都不要跟你们群聚的啊!

既然已经把门敲开,带着你的色彩走了进来,谁允许你又擅自先离开。说什么保护?

“谁要你的保护了,迪诺加百罗涅。”云雀再次抬枪,他没有歇斯底里也不会泪流满面,握枪的手甚至麻木到不会颤动——可心脏这里,好难过。

一次又一次,很不愉快啊迪诺!这所有的所有都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觉。总是要眼睁睁看着你在我面前死去,看你灿烂的笑容永远冰冷在嘴角,再也不会伸出双手向我张开怀抱。

在第一次得到能够改写这一切的机会时,分明已经下定了决心,云雀只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从不怀疑自己的信念。叠加的回忆越沉痛他的步伐就越坚决,而意志越是坚决在再一次遭遇别离时也越是折磨——却是他在之后才知晓的了。头一回开始思考,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你会死亡的事实时,该怎么做?

金发男人的气息因重伤而愈发的不平稳,然而他还是坚持对云雀绽开最温暖安心的笑颜,仿佛便是看着整个世界了——就是因为你这个样子,所以这颗心才会深陷的啊!

“咔。”依旧是空枪。

“恭弥……”迪诺心疼地去抚少年细软的黑发,“我知道我都知道的……只是一看到你有危险,身体就不由自主地行动了。”

因为恭弥你,也是我视若珍宝的存在呢……纵使比任何人都更了解你的强大与高傲,也不愿意见你受到半分伤害。如此强烈的心情,连同「我爱你」的事实一并烙印在骨子里,成为融于血肉的本能。

云雀咬着唇拂开迪诺摸着他脑袋的手,对方顺势把枪接了过去。“我啊也是一样的心情,想让恭弥活下去。只要恭弥能好好的,怎样都无所谓。大概那个时候就只有这么想着了。”

然而没能保护好你的心,抱歉恭弥。如果可以,这一次请你……

第四枪响,依然未打出子弹。两人都沉寂了一阵,直至迪诺可惜地叹了口气,持枪权调转。

“呐呐恭弥啊,白兰他不是总在说,能梦到各种各样的平行世界吗?”

“那家伙说的话你也信?”云雀摩挲着递到自己手中的柯尔特,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他还跟入江正一说见过对方在平行世界里所有内裤的样式。”

“哈哈、哈咳咳咳……内裤的样式吗那我比较想知道恭弥的啦。早知道我就再多问一些了,关于平行世界的事!”迪诺咳了两声后收到云雀一记不满的眼刀,倒是不知道是因为他没克制地大笑牵动了伤口的举动,还是因为这番话。“恭弥最后有见过入江?”

“……有联络过,在他们启动研究所的自爆系统之前。”云雀不再说下去,只是终于端起了左轮。

在这条时间线上,希望的火苗已经完全熄灭了,没有人比云雀更清楚这一点。但是若能把迪诺送回过去、远离並盛的过去,至少的至少,这个男人可以得救。

“不不不我是想说啦恭弥,”迪诺偏过头瞟了一眼已经被夜之炎湮没了大半的並盛町,“也许呢在某个平行世界里,我只是普通的英文教师而恭弥只是普通的风纪委员,没有黑手党没有复仇者没有指环和火焰也没有纷争与杀戮。我们啊就那么普通地相遇然后相爱,相伴相守着直到人生尽头……”

从云雀答应他的告白并默许了同居提议的那一日起,迪诺就在脑海里勾勒过无数次这般「假如」,光是幻想着每一处细节都不禁会扬起嘴角。在並中所待的时日不过是短短几个月,原本是被里包恩威胁着帮忙训练恭弥,居然还特地给自己安插了个教职身份方便行动。不曾料想自己却打心眼里爱上了这夹杂在紧张战斗的间隙中的生活日常,无论是在天台的切磋然后共进午餐还是于接待室里各自处理手头的工作然后一同回家。

还有很多想要一起去做的事,很多尚未来得及并肩去看的风景,真是太可惜了!如果是另一个世界的他们,一定会有时间和机会去完成的吧,迪诺心想。

“一定……会是很幸福的吧恭弥……”

“哇哦……听上去好蠢,果然是你喜欢的世界。”

啊啊这家伙,迪诺正欲回头反驳两句恭弥你那语气分明是觉得也不错吧,却一眼撞进了云雀澄澈的目光里。那对蓝黑眸中的决意没有半点动摇,即使会在这条路上撞得遍体鳞伤也绝不要退缩分毫的决意。不知为何教人心疼,迪诺想开口说些什么,少年却突然压近身躯先吻上了他的唇,冰凉得过分的触碰,却莫名叫人暖和得想落泪。

“可那又怎样,”云雀说,“另一个世界里的迪诺加百罗涅和云雀恭弥会如何我不管。在我眼前的人是你,属于我的迪诺只存在于这个世界里。”

会笑着唤他恭弥的人,会想方设法去靠近他温暖他的人,会在无数次轮回中都毫不犹豫地将他护在怀中的人,只是这一个迪诺。所以我不需要苍白无力的祈祷和寄托,我只想救你,迪诺。用自己的双手,让你活下去。

枪口正好抵住男人的胸膛,云雀果断地扣下了扳机——决定一切的一枪。

“咔。”

“嗵!”

宣告空枪的撞击声和拳头捶地的重响先后响起。云雀捏着拳没有做声,迪诺也默契地没有马上开口。吃力地支起身来,他捧起云雀狠砸出血的拳头轻轻包覆住。

“迪诺……”云雀将子弹终于复位的左轮放在了地上,默默地阖起了眼。下一秒便被迪诺拼命拥进了怀里,身体贴合的温度已不再温热,不知是谁的鲜血濡湿了两人的衣衫。

“看来我真的是个运气很好的人呢!”

我很幸运,恭弥。在这样的世界里,遇见了你、爱上了你,生命的最后一刻能把你拥在怀里,然后啊能看着你活下去。

我是真的真的很走运呀!

“听我说恭弥,已经够了。这就是最后一次了……虽然记不清是如何得知的,听说这枚特殊弹能将人送回过去,重新开始从而改变未来,而跳跃的时间点是恭弥可以自主选择的吧?”

“那么恭弥,回到与我相识之前吧。然后不要再和我、和黑手党、和彭格列戒指扯上任何关系了。避开这一切,只作为一匹独狼活下去也没关系。只要恭弥想,战斗的对象和变强的手段总是会有的。所以恭弥,答应我好吗?”

“能够被恭弥如此深爱着,这个世界的我已经足够幸运了。接下来请远远地离开吧……然后活下去……好好地、自由地活下去……”

迪诺在少年耳畔不断轻语,用尽全身的力气只想将他最爱的人再抱紧一分,深深印刻进生命里。他的怀中云雀静静地依偎在自己胸前,似乎是动了动唇含糊地说了一句什么,零碎的音节被悉数吹散在风里。迪诺浅浅笑着,最后亲吻了少年的发顶。

放在地上的手枪终被拿起,指向了云雀。

“砰——”

枪声响过,烟雾四起缭绕,少年化作虚无,定格在男人湿润的眼底。

-"Ti amo,Kyoya."

-"Addio."*





FIN?



















从黑暗中转醒的刹那云雀下意识抬手遮在了眼前。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刺痛了眼睛的,不再是血色残阳,而是清晨的曦光。

虽然身体还残留有酸痛感,不过大小伤口都已经消失,自己一袭白衬衣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仿若所曾经历的种种只不过幻梦一场,不留下半点痕迹,除却那铭刻在脑海里的回忆。

——恭弥,回到与我相识之前吧。

——不要再和我扯上联系了

——请远远地离开吧……

揉了揉眉心,云雀起身去摸床头的日历。床身微微作响,身旁被窝悉索而后露出一抹灿金。

“蠢马……”黑发少年兀自低语,指腹擦过记号笔圈起的日期。他准确无误地回到了,一个月前的这一天。“怎么可能答应,我要做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决定了……这样我们就扯平了,你也没答应我的事。”

兴许是摸索的动静大了些,被窝里的另一人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伸出手臂环过了云雀:“唔……恭弥你已经醒了?”这个男人的睡相一直很孩子气,蓬乱的金发四处翘起,英俊的面庞全给埋进了枕头里。于是云雀撑着脑袋看他,看得仔仔细细。

“不再睡会儿吗恭弥?今天是周末,不用到学校去也没关系的吧。”感觉到了对方久久停留的视线,迪诺柔声询问。

“睡不着了,我想看着你。”而云雀并不打算移开眼。

“嗯?恭弥你,真少见呢……”想了想迪诺没有说出后半句的‘是在撒娇吗’,只是抬手轻抚着云雀的颊,似乎脸色有些苍白呢。“是做噩梦了?”

“噩梦吗……也许吧,梦里你告诉我说不要再相遇了,请远远地离开吧。”

“噫?!”男人大概是给这番描述吓清醒了,看起来吃惊得要命,也不知慌张什么就语无伦次地胡乱解释起来,“恭弥你你你确定梦见的那个人是我吗?!是我说出的话吗?!啊不对恭弥要是梦到的是别人我会更伤心的说……可是我我我我我绝不会对恭弥说这种话的吧!”

“要我来说的话,能与恭弥相遇相知然后相爱,这就是最幸运的事了啊!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想和你在一起,应该是这样才对嘛……诶恭弥?”

迪诺见方才还好笑地瞅他的少年此刻竟是怔住了,那一双凤眼像是失了焦,眼底又变幻着太多光影——兴许都是他的身影,重叠着又破碎着。不知为何少年的眼角似乎有些发红,迪诺下意识地想要揽住对方,云雀却突然淡淡地笑开了,说着我也这么觉得。

是了,我还不想否认你所拥有的好运。或是荆棘,或是泥沼,全部由自己来咬杀即可。已经不需要再思考其他了,在终曲奏响之前,只要看着这个人就好。

“呐迪诺,想做的事我不会放弃,也不要远离,不论多少次我都会战斗下去。”

“嗯?”又在说战斗的事了吗,这才刚刚结束先前的修炼吧?恭弥这家伙还真是个战斗狂呢拿他没办法。迪诺如是想着,宠溺地揉了揉云雀的脑袋:“好好好,我会陪着恭弥到尽兴为止的。”

那对阳光般耀眼的鸢瞳温度正暖,盛满了自己的模样,于是云雀贴近男人送上了一个早安吻。

-"Ti amo,Dino."

-"Ancora una Volta."*





TBC.






*注:Addio - 在意大利语中作为告别的方式,有着永别不再相见之意。Ancora una Volta - 意大利语,意为once again










※啊啦啦(/ω\)总感觉有点良心不安,以防万一还是放个应急血包好了→小术你要相信我在一开始了解过什么是俄罗斯轮盘后,脑内其实是这样子打开的
——————ˊ_>ˋ

评论(6)

热度(23)

  1. 半寸束骨什锦酱鱿鱼 转载了此文字
    我也非常荣幸能遇到鱿鱼酱啊,三月对我来说只有雨水的味道【喂喂喂】一起赖在迪云的坑里也不错呢,我超级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