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巨龙,勇士与异界之森的守门人

※六一儿童节咱们来讲个故事~


※我流勇者斗巨龙,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bizui





传闻在大陆的最北端,连通异界的森林被一条巨龙占领,吟游诗人唱着它是世上最可怕的生物,任何文字都无法描述它的强大与邪恶。前代的英雄们摩拳擦掌,有的曾斩杀海怪,有的与群狮搏斗,还有的驰骋沙场。他们前仆后继发起挑战,挥舞着巨剑长矛想要征服它,然而谁也没有归来。


王国修筑起长长的警戒线,竖立石碑,设置哨岗,唯一生还的前代最强自告奋勇成为无畏的守门人,为了不教过路商旅误入险境,为了等待并引导下一代勇士再踏征途。


“每隔几年,小店就会有幸招待像你们这样自皇都王城远道而来的冒险者,同其他佣兵们不一样,我一眼就能看出来。”酒馆老板亲自端上招牌佳酿,散落的靛蓝刘海堪堪遮挡住右颊。


“我们接下了国王的征召,前来讨伐异界之森的恶龙。”为首的棕发勇者有一双真诚又明亮的眼睛,还有他的两位伙伴——来自东方的剑道少年及专精火焰爆破的天才银发魔法师,同他一样坚毅勇敢。


“哦呀哦呀,你们都是真正的勇士,请容许我敬你们一杯,为你们即将获得的至上荣耀!当然,也可能是……尸骨无存。”年轻的酒馆主发出类似库夫夫的笑声,昏暗的灯光逐渐朦胧他的模样。


棕发少年迟疑地瞧了眼扎啤杯里醇厚的泡沫,不甚确定地收缩起小指——他不喝酒,却拗不过店主把酒杯往他面前又推了几分:“我亲爱的勇士先生,您应该尝一尝,方圆百里你都再也找不到如此美妙的滋味!”风味浓郁的冰凉液体穿喉而过,混杂些许南国水果的清香。异常热情的店主为勇士们指了路,并送给他们一根猫头鹰的羽毛,作为引见守门人的信物。


“如果想找到巨龙,你们一定会需要他来领路。”酒馆主将三位勇者送到门口,或许并没有人注意,晚风吹起他深蓝的发,露出一只漂亮的红瞳,“祝你们好运!”


勇士们十分幸运地在天黑之前汇合了守门人,异界之森不乏魔物,夜幕降临鬼怪横行。守门人先生是一位金发的精灵族,却是擅长藤鞭而非长弓,三人找到他时,男人正踩住一只双头蛇怪的脑袋,吃惊地朝勇士们眨了眨眼。


“距上一次见到新面孔,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守门人收起长鞭,亲切朝勇者们伸出手,“既然你们手持信物,在到达龙窟之前,我会为你们领路。异界之森危险重重,你们是王国里最英勇的少年,我相信不会因此而畏惧退缩,但请务必紧跟我的步伐。”


勇士们应邀在守门人的小木屋里休整了一夜,前往龙窟的旅途将会异常艰险,他们需要充足的睡眠。可守门人先生却一点儿也睡不着,银发魔法师的宠物小猫在锲而不舍地挠墙,也许自己该抚摸它的脑袋教其安静下来,就像当年那孩子做的那样,一个动作便平息下迷途小炎狼的不安。


“它不亲近你,大概是因为你就是个笨蛋吧?”呃好吧,或许这种细节对话不必要记得那么清楚,“笨蛋”守门人先生翻了个身,决定无视墙角的声响,乘这回忆做个好梦。


隔天清早日出以前,精灵先生叫醒了所有人,包括那只闹腾了整宿的小猫。银发少年大喊着“瓜,你在哪里?”从被窝里跳起,吓得睡他旁侧的棕发小伙伴差点把战斗手套给塞他嘴里去。


守门人先生烤了喷香的松饼作早餐,就着热气淋一圈枫糖,又把五个汉堡排煨在烤炉上:“我们该出发了,以最快的速度明早就能到达目的地,希望你们不介意今晚在森林里露宿一夜。”


前半程走的水路,摇橹小船取道红木沼泽,剑道少年长刀出鞘,时雨金时蓝光微颤,劈开企图纠缠的鬼藤蔓。


“太久未有生人到访,它们兴奋得很。”守门人摇着船桨漾开一道道波浪,语气却犹如提议晚餐的菜单一般不紧不慢。“小心了各位,可不知有多少王国士兵曾在这片湿地交代了性命。那位魔法师先生……狱寺君对吧?请用你的法杖点燃火光,相信我,对付鬼藤十分好用。”


银发少年抽出法杖,腐生魔怪怕热怕光,果然迅速散开了去。四人顺利在北林登岸,棕发那位勇者回头又望了眼暗绿的湖沼,仿佛瞧见了沉于湖底那森森白骨。守门人拍拍他的肩膀,开口说道:“异界之森有龙出世约在千年以前,长久以来相安无事,直至百年前英雄集结兴起巨龙讨伐,国王发表演说并广布征召令。这场斗争,无人知晓其初衷,也永远找不到尽头。你们应召而来,舍身犯险,那么可曾有想过为何王国容这巨龙不得?”


三位勇者面面相觑,并不明白守门人这是作何深意,毕竟有谁会特地思考这种问题?巨龙多么穷凶极恶,孩童都能唱出歌谣中的词句。


“……带来厄运”


“掠夺财宝……”


“伤人性命。”


“哦谢天谢地还好没有掳走公主这一条!”守门人先生连忙松了口气。


“呃迪诺先生,陛下膝下五位王子,倒是还没有小公主……”


金发的精灵勾唇一笑,自觉走到领头的位置为大家开路:“这世上许多故事耳听为虚,总是亲眼所见才最精彩。来吧,这段路若是拖到天黑之后可就不安全了。”


守门人自不是在危言耸听,才走出几百米开外,林木渐疏一群骷髅兵士便围了上来。龙类并非亡灵派系,按理来说并不能控制这群魔物为自己所用,但它们固执地徘徊于此地,宛若积攒了一腔哀怨无法纾解,机械地挥舞起刀剑以作宣泄。


“都说巨龙伤人性命,然而他们大多数人连片龙鳞都未曾见到。”长鞭如灵蛇般甩出,守门人手法娴熟直截了当地从骷髅包围圈中撕开个口子,“……不是殒命于半途,就是葬送在所谓‘自己人’手里。”


主动担起断后任务的棕发勇士爆发出纯澈的火炎,紧咬不放的几副白骨架子转瞬灰飞烟灭,铛啷一声掉落下一枚锃亮的荣誉勋章。


越过骷髅谷,他们在小溪边发现了龙爪的脚印,淤泥干了又湿已经有些模糊。守门人停下观察了一番龙窟方向,估摸着余下路程的距离,决定先就地扎营。


银发魔法师的技能简直不要太好用,熊熊篝火很快升起,四人围着光热之源席地而坐,分食水与干粮。营地周遭施加了防护法阵,少年勇士们说了会话却没有困意,转而将一旁望着柴火发呆的守门人先生也拉入话题。


跃动的暖橙色火苗格外衬出金发精灵的英俊样貌,仔细去瞧便能注意到有白色绷带自他脖颈处起缠满整条左臂。有人说那是与巨龙搏斗之后留下的伤痕,亦有人云是他曾重伤恶龙而被施下的诅咒。他是长寿的精灵,也是目前唯一可考、直面过巨龙的英雄,哦老实说每一任勇士都问过他这个问题——这位异界之森的霸主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按龙类的年龄而言,它也就是和你们差不多大的少年。”守门人先生叉着树枝拨拉了一下火堆,“一条孤高冷傲的黑龙,初见时超凶,非常凶……是个十足的战斗狂。”


说到这里,他竟忍不住轻声笑了笑。


“它的眼睛很漂亮,纯黑的眸子,晶亮亮的。一见到强者或烤汉堡排,就像夜幕之上洒一把星光。”


“非常讨厌群聚,其实很招小动物们喜欢,却总爱独来独往。看见三五成群的挑战者会生气,任性起来会把人一个个打趴了全堆到森林口那家酒馆大门去,完全不听人说话,拿那家伙没办法!”


“招式和能力?唔……它确实掌握了一定的魔法,能控制紫色火炎。不过最擅长的还是近战体术,嘿勇士们这可没在开玩笑,顺带一提我本人也更喜欢肉搏战一些。”


“别看它一副比同类都纤瘦的模样,揍起人来可实打实带劲,还带打脸的你们知道么。诶,我左臂的绷带?咳咳……时间不早了,诸位该睡了该睡了哈……”一看这话头突然转回到自己身上,精灵先生赶忙假装起打哈欠。大家哄笑了一阵,于是各自扯了块毯子休息去了。


夜半林间更显静谧,偶尔有飒飒风声,几只猫头鹰扑翅而起。棕发少年转醒过来,那守门人先生正坐在树桩上为他们守夜。也不知是否是没睡清醒的错觉,金发精灵望着手心里一片龙鳞神色温柔,似是喃喃自语:


「等把他们安全带到那里,你也该睡醒了吧恭弥?」


第二日的路程明显好走许多,实在难以置信,原来越靠近龙窟,景致越是秀美。各色生物遍布林里悠然自在,魔物地精和兽族,出奇地和谐共处。即便瞧见勇士一行,也不过歪歪脑袋,仿佛早就司空见惯。甚而有胆大的小家伙,还要蹦跳着来蹭蹭守门人的长靴,讨一两块抹了果酱的面包。成群的黄色小鸟自空中掠过,咿咿呀呀唱着什么「绿茵葱郁的並盛,不大不小中庸正好」


“並盛是这森林边上一座小镇,别的不提,他们那儿的宇治金时真是棒极了!”最终四人停在一片迷雾缭绕的樱树林前,守门人向勇者们欠了欠身:“作为领路人,我就只能将你们带到这里了。穿过这片樱花林,就是你们的终点。放心,巨龙不大喜欢樱花,这段路程虽然多雾却是十分安全的。那么,祝各位武运昌隆!”


少年英雄们感激地也向守门人先生回了礼,一往无前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迷雾里。守门人在林外静静站了许久,他想起去年花开的时候自己特地移栽了一株到山顶的龙窟外头。那孩子原本最爱赏春日的落樱,若不是被老对头的某位南国黑巫师捉弄过,也不至于赌气要拔这片林子。当然最后拔是没拔成,倒让黑巫师和守门人把这处改造作异界之森的隐藏出口。


“哦呀哦呀,当勇士们穿过樱树林,迷雾散去,就会发现等待着他们的不是巨龙,而是负责巡逻並盛小镇的飞机头。他们将忘却所有关于龙与征召令的记忆,或留在镇上安居乐业,或重整旗鼓踏上新的旅途。”


樱树林里的巨型法阵闪烁着靛蓝光芒,异瞳的黑巫师坐着他的小扫帚,不知何时进入的森林低飞在守门人身旁。


“他们刚好赶上黑龙休眠结束的日子,睡了大半年,恭弥起床气太重,怕是咬杀起来不分轻重。”守门人无奈地抓了抓脑袋,他可是花费好大心思来仔细教育过那孩子点到为止的。“况且,领头那位棕发少年的真实身份,你也注意到了吧阿骸?”


“kufufufu,当然,前代国君遗落民间的小皇子,直至被胞弟篡位也未暴露于人前的亲生血脉。可惜他什么都不知道,天真得不可思议。”


“不论怎么说,他现在成长得十分出色,勇敢又温柔。”守门人先生露出邻家大哥哥般的笑容,伸手解开缠在左臂的绷带,这玩意儿他裹了两三天,实在闷热得很。


黑巫师踩着扫帚在他头顶又晃了两圈,确认记忆修改的法阵已经平息,忽然开口问道:“嘿跳马,你知道吗,这种勇者斗恶龙的故事啊,最后的结局都要是王子与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


守门人大惊失色地瞟了他一眼:“所以阿骸你不会是打算追上那位勇士先生去给他当公主吧?”


“哦呀哦呀,我说的可是你呀!”巫师先生挥点着法杖,起一阵风将守门人解下的绷带吹飞老远去,太阳、水和生命——象征精灵皇室加百罗涅一族的刺青赫然现于他的臂膀:“加百罗涅的王子殿下。”


不远处的龙窟传来一声长吟,守门人先生背对着顽皮的巫师耸了耸肩不置可否,眼神却定格在彼处宠溺地轻勾起嘴角:“是呢,恭弥睡醒了,该去接我可爱的睡美人了。”




.FIN.

评论(1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