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艾尔弗与菲利浦

※每月例行短小君以证明这条鱿鱼还是一条能蹦跶的生鲜→哦其实它在吐魂

※      也请给我一只妖精吧,能帮我敲代码那种qwq  









这无疑是位品貌非凡的男子,方踏入会场便聚焦了众人的目光。

 

一头漂亮的金发三七侧分,半掩过那深邃却明亮的眼眸,他文雅地朝引路的管家点了点头以示感谢,然后信步走过红毯。璀璨的灯光倾洒在男人英俊的面庞上勾勒出俊朗的五官,瞬间成了各家千金们交头耳语的话题中心。

 

紧随在首领身后的罗马利欧不由得偷笑,思量着待会要收尾的工作怕是又得增加了。他知道平日里自家boss倒是更钟意休闲舒适的毛领大衣,但不得不说这套酒红衬衫白西装太是合身,将迪诺成熟性感的男人魅力展露无遗。此刻的加百罗涅先生风度翩翩,对不时驻足于他身上少女们的目光也未有不耐烦,只在视线意外交汇之处绅士地回以微笑,反倒让对方更是面泛绯红。

 

迪诺朝主人家走去,得体地与对方握手致意,谈笑风生。年轻有为加百罗涅十代首领,不仅是万千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更是出色的交际者与谈判家。他向来温润有礼,谈吐优雅,在里世界各大家族间广享赞誉。

 

手中酒杯交碰了一次又一次,迪诺自信大方地周旋着迎面而来的各方人士。古老的吉尔维诺家族在同盟中一向颇有威望,与加百罗涅也一直保持着良好关系,寒暄和酬酢自然是不能少的;布雷迪虽然是新生的黑手党家族,不过发展势头迅猛,又刚与之签下了几笔交易,多往来走动百利而无一害;老埃里克还惦记着日前没商成的港口协议,看来是需要再安抚两句。至于他身边那位暗送秋波的埃里克小姐嘛,唔但愿她是比较矜持的类型……面对不同的场合应是带上几分弧度的微笑,表现何种姿态说什么样的话,迪诺总是游刃有余。那是他打磨过十几年的面具,承载着家族与责任的重量,从来完美得不遗一丝破绽。

 

好容易从人群的中心脱身,迪诺最后才得空与自家师弟、同样备受瞩目的彭格列家族第十代打上招呼。沢田纲吉正好也刚结束一波应酬,五年的成长已让他由青涩稚气的少年蜕变成沉稳大气的家族首领,对交际场合也愈发得心应手。但还是不比迪诺桑这般自如呢,大约是因为对着熟悉的面孔,纲吉难得腼腆地笑了笑。他家师兄就像人群中的明星,想当初刚接触各类社交酒会时自己也受了迪诺不少照拂,跟着对方好好学习了一番所谓首领的待人接物。

 

“也许这算不上令人愉快的事情,但是阿纲你要记得这是作为家族的代表在动作,在这么个混杂着酒精香水的纸醉金迷之地,不仅仅有无聊的客套和虚与委蛇,更是情报收集、人际管理甚至出其不意的大好时机。”犹记得金发男人曾这样告诉他,明明是如大哥哥般的温柔劝导,话语间却自然散发出领袖风范。

 

“所以关于‘那个’家族,已经确认完毕了吗?”

 

“啊已经做好准备了,多亏了这段日子迪诺桑帮忙拖住了对方,才能调查得这么顺利。”

 

“举手之劳罢了,何况这也与加百罗涅的利益一致,不必这么客气的阿纲。”

 

年轻的彭格列还是觉着有些过意不去,他知道迪诺为此平白多出了好几场应酬,日程紧凑得不像话。不过迪诺师兄啊,果然是相当厉害又可靠的存在呢,纲吉由衷地感慨道。

 

成为可靠的首领吗……

 

嘛,确实并非轻松的活计呢。迪诺倚上身后的围栏,眼望着厅内灯火辉煌兀自摇了摇头。维持公式化精密的笑容,比任何表情都更教人疲惫。于是迪诺趁着空闲想到城堡露台上透透气时,罗马利欧了然地给他留出了独处的空间。

 

西西里的晚风凉爽宜人,带着些许海水的微咸——无边无际的大海,也许那才是自由的味道。迪诺想起自己还是孩子的时候,父亲有曾携他出席过家族的晚会。年幼的自己为那晚的奢华亮丽动心不已,一度幻想着若是进入彼方的世界,也许就像童话书中住在城堡里的王子一样了。而当迪诺真正踏进了这座城堡,才明白大家都夸赞王子殿下的光鲜夺目却不曾有人知晓皇冠的重量。那么王子是否也会有想要逃离城堡的时候呢,这迪诺就不得而知了。他所知道的只是,以「跳马」的身份再次参加家族晚会的那一日,在完美地酬酢了所有宾客之后的自己啊一定是……

 

“一副快要蔫掉的样子。”

 

“啊啊,因为应酬真的是很累人的事情嘛恭弥……诶等等恭、恭弥?!”

 

迪诺猛然朝着声源处转去,映入眼帘中的是他从未见过的奇异光景:

 

黑色,纯粹的黑色。

 

墨发凤眸,纯黑西装,轻盈地立于雕栏之上。一轮圆月恰在他身后初升,月辉银白晕开纤细的身影,泛起熠熠光彩——分明是一只来自异世界的黑色妖精,正挑着一抹调皮的笑意欣赏着自己吃惊的模样。

 

「然后黑色的妖精救走了被困在城堡中的金发王子。」

 

不自觉地,迪诺脑海中便浮现出幼时读过的童话故事。哦不,也许并没有这种童话故事,因为下一秒云·妖精·雀就变出拐子照着门面攻了上来。

 

“恭弥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阿纲只带了狱寺和山本出席的吧?”还好罗马利欧就在可视范围之内,露台的位置也足够偏僻尚未有人注意到这里,堪堪制住云雀动作的迪诺连忙圈着对方往阴影处挪了几分。

 

“哼,还蛮有精神的嘛。”云雀似乎也没有要就地干架的打算,更像是在作个确认罢了,然后就这么收了武器打量着他。

 

“所以恭弥是有彭格列的任务?”

 

“我的任务。”

 

“诶是什么?”

 

“找你私奔。”

 

“噗咳、咳咳——”迪诺感觉自己是呛了一口,一脸不可思议地望向云雀,“恭弥你……我记得你应该不是爱讲笑话的类型吧?”

 

“所以我是认真的,迪诺。”

 

妖精在笑,没有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不过是浅浅勾着嘴角,乌黑的眼眸里都透出暖意。

 

迪诺显然又惊又喜,突然像个孩子似的熊抱住了眼前的人。这表情看起来更蠢了呢,默许了对方动作的云雀如是想着,伸出手来揉了揉迪诺蹭在自己脖颈间那头耀眼的金毛。

 

守在露台门廊边上的罗马利欧很上道地对着两人打了个「我这儿一切正常你们随意」的手势,暗笑着要是boss这幅模样给方才的埃里克小姐瞧见了,真不知道会不会掉粉呢。不过也就只有在恭弥面前才得以见到boss这样丰富的神态就是了。这还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罗马利欧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超感动啊恭弥长大了呢!”迪诺就差没抹出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可他还是指着厅内方向摇了摇头:“但是恭弥要接我的话要等结束了才行。”

 

身为举足轻重的家族首领,一声不响地提前离场是非常失礼的,这个男人对于本分所在总是很认真,云雀倒是不讨厌这一点。不过他讨厌等待,于是他摸着下巴提议道:“那就让它早点结束吧,比如让我进去咬杀几只……”

 

“啊啊啊不可以的啦恭弥,那些都是同盟家族!同盟家族啦!”

 

“所谓同盟,不就是草食动物在群聚吗?”云雀挑着眉似笑非笑,搞不好真有在思考「群聚者一律咬杀」。

 

“就算是最勇猛的狼也有集体行动的伙伴,同盟可是非常重要的,我应该有好好教过你吧。”迪诺无奈地纠正道。

 

“那种事我不知道,”云雀慵懒地眯起一只眼,倚坐在栏杆上歪起脑袋来,“但你确定‘都是’吗?那里混进了一只老鼠,别说你没注意到。”

 

迪诺立刻就明白了,云雀所指便是‘那个’与敌对方暗中勾结已久、企图内部分裂彭格列势力的某‘同盟家族’。虽然知道师弟对这件事已有了自己的主意,但他没想到竟是要准备在盟友家族主办的晚宴上当场肃清——出其不意,阿纲他倒是越来越有首领的魄力了呢。

 

说话间会场里似乎起了骚动,想来是开始办正事了,迪诺盘算着前去帮忙,一向是战斗狂的云守大人却是不为所动。迪诺投去询问的眼神,对方表示他已是光顾过那个猎物的家族总部了。“实在是太弱了,我没兴趣再见识他们软弱的獠牙,还不如和你打一场。何况沢田纲吉早就不是从前那只小动物了,你在担心什么。他会处理干净的,这种囊中之鼠。”

 

“噢噢噢恭弥对首领的评价还真是意外地很高呢,阿纲若是听到了一定会很受鼓舞吧~”

 

“事实如此而已。”云雀瞥了迪诺一眼,不禁好笑道,“哇哦,你这表情是想让我也夸你?”

 

“不胜荣幸?”

 

“加百罗涅嘛,的确强大得让我兴奋呢……”迪诺总觉得这只黑色妖精是故意拖长了尾音,独特清冷的声线比平日里更有磁性一些,瘙得他心头作痒。“不过迪诺的话,就是只蠢马罢了。”

 

“诶诶诶诶诶?!恭弥是这么看我的吗?!”

 

“那你以为呢?”

 

“噫!恭弥QAQ!”正当金发王子可怜兮兮地撅起了嘴,云雀忽然凑近过去在其耳畔低语出最后一句:“但是我很喜欢哦,迪诺·加百罗涅。”

 

你所有的样子,你的真心。

 

云雀的眼睛很漂亮,单纯干净的漆黑之中总是闪烁着吸引人去追寻的光亮。迪诺只是看着就愣了神,维持着方才摆出的委屈模样都忘了缓过来。啊啊对呢,自己一直都是知道的,在恭弥跟前不论露出什么样的笑容都无所谓。不用计算也不必思量,反正那个恭弥总会用百分之五十的气力来嫌弃自己,然后再用剩下的百分之五十把自己的模样好好看在眼底。

 

不知是那月光太温柔还是夜色太迷人,迪诺感觉心口涌上一股莫名的冲动。于是他牵起了云雀的手,十指相扣。

 

“那我们就私奔吧恭弥~”

 

“哇哦要去哪儿?”

 

“去有你在的地方。”

 

然后发自内心地展开欢欣的笑颜。

 

 

 

 

 

.FIN.

 

 

 

 

 

 

 

「从此以后,金发王子和黑色妖精一起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哈?那公主呢?”

 

-“不要在意细节了啦~”

 

-“哈哈哈哈也许和皇后开心地生活在一起了?”

 

-“迪诺桑就算了,山本君不要也开始篡改童话故事啊!”

 

-“我说,你们还要在我这里群聚到什么时候?真正的结局是所有人都要被我咬杀掉哦。”


评论(2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