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听说今天情人节·迪云】零点过十分


※嗯情人节啊必须前排表白一下我家可爱的小术!超级超级喜欢你呀!⁄(⁄ ⁄ ⁄ω⁄ ⁄ ⁄)⁄

※最近舍友一直在给我单曲循环《还想听你的故事》,于是就在想会不会有这样子开始的迪云→不其实跟歌的意境没啥关系噗但这首歌还真不错










夜深人静处,最是寂寞时。一个人的黑夜破碎你白日里完美的面具,所有的伪装都毫无意义。深藏于心底的情感可以不再被压抑和束缚,思恋、伤感、悸动抑或是怀念。有没有一个人,抑或是一段情,此时此刻浮现在了你的脑海里?那么何不满上一杯,来讲讲那些故事——

嗯一切本来该是这样的开头。



「並盛浓情夜」,作为KHR广播电台调频FM101.8深夜主打栏目之一,起初是由电台当家花旦、信奉爱乃人世之真义的御姐碧洋琪主持。恰巧两个月前她刚请休了个长假,考虑到这栏目空缺不得,便只好找人先临时代播着。

替换的人选据说原是台里今日风纪兼动物世界的栏目编辑,纯属KHR人手不足被硬拉来填坑救急的。刚开始负责导播的将尼二对此颇为担忧,但台长里包恩一再坚持绝对没有问题,于是也硬着头皮开了机。

不想主播更换后的第一期节目非但没有掉粉反而人气大涨,进一步拉高了电台的深夜收听率。

不同于情感互动栏目的传统套路,这位新主播并非温柔软糯的绵言细语,也没有深沉动人的抒情念词。就说他每回栏目的开场吧,舒缓柔美的情歌BGM可以放上半分钟,而开场白却从来只有一句话。前半句意思意思把栏目名字给念了,后半句则是清清冷冷六个字:

“我是主播云雀。”

干净的嗓音像冷冽的泉水从心尖上淌过,语调总是无波无澜,沉静又清淡。这仿若高岭之花的冰冷声线与其用来灌温情的心灵鸡汤,倒更像是在说「大半夜的听什么广播你们为什么都不去睡觉」。可别说却也有不少音控小迷妹给苏得不要不要的,两期节目后微博上就出现了云雀大大的粉丝后援团,扩张趋势与隔壁某知名热带水果科普栏目主播的粉丝团有得一拼。

啊不不不这并不是重点,要说真正打开听众新世界大门的那大概是热线接听环节。什么温言软语娓娓相劝什么循循善诱治愈开导,云雀表示太麻烦了他比较喜欢简单粗暴、直接咬杀的答题方式,屡试不爽。于是乎互动现场常常会出现这样的展开:


“Voi!我和那家伙一个部队的,是个厉害角色,一直让我很佩服,然后他告的白。但是都在一起有四五年了,那个混蛋还是动不动就爱扯老子头发,随手乱摔东西,拿个茶壶也能往我头上浇,除了喊垃圾就是大垃圾!无论老子说啥都没用,到底怎么才能让那混账听得进话啊?”

“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揍回去,能打就不要吵。以后家暴问题打隔壁风纪专线,两年起判罚金另算。”

-

“那个我在一家大型私企做技术工作,白……啊不我的伴侣他公司在几个月前并入了我们公司,新办公室正好就在我隔壁。从那以后他总是上班时间来我这儿,不是要亲亲抱抱就是吃着棉花糖看我一整天。虽然我也习惯了他这样子,而且我的上司很温和只是很无奈地笑笑什么都没说。但是一想到那可是在工作时间我就胃疼,我是不希望给大家造成麻烦的,可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商量比较好……”

“找你那位温和的上司,让他颁布一条「禁止办公室恋情,违者开除罚款五千」的条例。然后你们就可以商量一下谁走还是分手了。”

-

“向日葵主播先生,me这学期换了个新同桌王子括号伪。刚认识的时候就嫌弃me原来的苹果头套老土非要换成某种两栖动物。脾气也恶劣得要命,me只是说两句大实话就要被他用小刀戳来戳去。所以me一直在想是不是和这个堕王子八字不合诶,结果昨天被他用奇怪的话告白了。稍微有点意外,你说me应该答应吗?”

“不应该,中小学生早恋是违反风纪的。下个周开学,寒假作业都做完了吗。”

-

“kufufufufu,我……”

“好了你可以不用说了。没戏别想了不可能。草食动物怎么还没掐死你。你们倆自己床上去谈别问我。下一个。”


嗯以下省略剩余n条,感兴趣者详见KHR电台官网收录的並盛浓情夜节目音频。

「论云雀大大到底是单身狗的怨念还是先天性冷淡」「我们是不是找到了並盛町传说中的FFF团扛把子」

一时间诸如此类的问题搜索热度居高不下,甚至还在微博上开了相关话题。据小道消息,话题主页的主持人貌似就是那位知名热带水果科普栏目主播。他还同时在自己的微博里发表了一条「关爱单身麻雀,从我做起~」的置顶,配图为他本人与某温顺纯良的棕发青年的亲密合影,小两口笑得那叫一个幸福甜蜜。

不过嘛饶是网上讨论得火热,我们两耳不闻微博事的云雀大大依旧走着他恣意飞扬的路子,每晚的答题姿势还是那般酷炫狂霸拽。而「並盛浓情夜」也由此稳坐了午夜收听率的榜首,一直持续至情人节前夜那期节目。

说导播将尼二至今为止最后悔的事,就是在当时节目一开头就接进了那通电话。

“唔我有一个喜欢了很久的人,五年前刚认识那匹烈马就被他吸引住了,任性骄傲得要命却又意外地有他独有的温柔一面。一直没敢说出口我的心情,没想到毕业后连道别都来不及就各奔东西,一分开就是一整年。最近终于能回到並盛,也好不容易得到了他的消息,不知道现在的我还有机会吗……”

“没机会。连喜欢都不敢说出来的家伙没有可能被列在考虑范围内。”

“诶?!那么如果我现在去告诉他,是不是就有了被考虑的可能呢?”

“谁知道。”

“啊说的也是呢……那么麻烦借用一下你们的平台可以吗?我想这句话早就该说出来了——”

“不可……”

“——我喜欢你!”

主播大人难得地陷入了长久的停顿,对方没有再补充任何主语人名,那这话无疑是对着他说的了。在节目现场给主持人表白,倒可就新鲜了。这会儿,守在收音机前的大家就和打进电话的那位一样都紧张得小心脏都悬到了嗓子眼,眼巴巴地要把那其实除了调频频道啥都显示不出来的屏幕盯穿,生怕漏过了半句。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般哟,大伙儿这才听见云雀一字一句地开了口:“在並盛这里,医院急救要拨119。”

“噫——好过分!我没有在说胡话啦,我是很认真地在说啊,我喜欢你恭弥!一直一直都很喜欢恭弥啊!”

“我知道。我说的是,”嘴边勾起似有若无的弧度,直播间里云雀抬手切入音乐中断了通话直播,“一声不吭地消失了那么久,现在才出现说这种话。做好被我咬杀的觉悟了吗蠢马?”

于是那一晚的后来啊燃着八卦之魂守在收音机前的吃瓜群众们听了整整两小时情歌串烧,也没等到云雀回来继续节目。

再然后「並盛浓情夜」停播了,直到几个月后碧洋琪休假结束才再次开机,那位云雀大大的播音却是再也没出现过了。

至于现场告白的后续如何,还是那位知名热带水果科普栏目主播,在几天后发布了这么一条博文:「想当初年少无知我就不该撺掇小麻雀处对象治性冷淡,如今每天都被那两家伙恩爱秀瞎眼到底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而他原本的置顶也被换下,愣是改成了「火烧虐狗麻雀,人人有责( ・᷄ὢ・᷅ )」——嘛压根是忘记了当初先秀起恩爱虐狗的是谁。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如若有幸能相遇。今夜,是谁牵起了谁的手,而谁又与谁擦肩而过?他们的爱情才刚刚开始。你的故事又会如何?明日零点十分,让我们继续相约在这「並盛浓情夜」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