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诺0204生贺·迪云】失眠症

※亲爱的Boss生日快乐!感谢你的温柔与包容,一直支持着十代家族走过风风雨雨。感谢你走到恭弥身边,携起他的手一起去看未来的每一个秋冬春夏。迪云是世界的宝物,不论是哪个时期的他们都能够彼此交心相伴而行的吧(///▽///)

※嗯大半夜的睡不着啊睡不着,谁来个给我个爱的抱抱辣qwq

※《加百罗涅式失眠治疗法》火爆热销中,尝鲜抢购价只需十二块一毛八!十二块一毛八,迪云特供带回家!






02:04 AM

 

没有一丝困意,大脑清醒得可怕。

 

自己或许是失眠了。目无焦距地盯了好久天花板后,云雀眨了眨他那双好看的丹凤眼。失眠的时候该怎么办,没有人教过他。顺手摸出床边的手机,屏幕的亮光在黑暗中过于刺目。漫无目的地切换着各种窗口界面,最后停在了通讯录上,仿佛是无意识般灵巧的手指划过某个号码,电话就拨了出去。

 

等自己反应过来到底是做了什么时,那头已经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对方接通得太快,云雀甚至没来得及取消呼叫。于是他思考了半晌,将手机送至耳边,对着话筒淡淡地只说了一句:

 

“我睡不着。”

 

 

 

 

-

 

当迪诺跌跌撞撞地摔进云雀家的时候,正好和他那位不可爱的弟子对上了视线。不同于往常规整的校服装扮,一身黑色家居服的云雀相比起白日里的凌厉傲气,反倒显得沉静柔和了许多。意外的好看,迪诺心想。

 

两人静静对视了三秒钟,然后云雀举起了手中的浮萍拐。

 

“等、等等恭弥!我可是一个人过来的呀!”

 

“适量运动有助于睡眠。”对方一本正经的棒读口气让迪诺都不知道该从哪儿吐槽好。

 

“所以说我是一个人来的啊,会变成无趣的战斗也没关系吗?而且恭弥你打起来只会更兴奋吧!‘适量’这个词根本就不存在于你的字典里啊,听话先把武器放下好不好?”

 

云雀歪头想了想,收起拐子便转身往厅内走去。“办法不管用的话就咬杀你!”他对着好容易松了口气的迪诺如此说道。

 

「方法一:睡前一杯温牛奶安神助眠」 

 

“我不想喝牛奶。”看着迪诺在厨房里手忙脚乱地热着牛奶,坐在餐桌旁的云雀无聊地撑起腮帮子,直截了当地发出了抗议。

 

“想不到恭弥你也会说这么小孩子气的话呐,”微波60秒后再隔水降温,确认过温度正好,迪诺这才端起杯子向云雀走去,“除了促进睡眠,多喝牛奶还能让你长高哟……哇啊!”

 

无论多少次,云雀都很惊异这个战斗时强大成那般的男人,在没有部下的情况下居然可以废柴得判若两人。不过他现在不想讲话。作为加百罗涅十代首领(无部下加成)的独门秘技,这该死的平地摔总是使得恰到时机——飞来横祸,防不胜防。于是啊当匍匐在地的迪诺边鬼叫着啊啊啊对不起恭弥没烫到你吧边抬起头时,映入他眼帘的光景差点没叫他心跳骤停:

 

黑发少年被洒了一身的牛奶,乳白的液体星星点点地淋在发间、双颊、然后脖颈,濡湿了单薄的上衣隐约勾勒出他精瘦的身体线条来。

 

蹙着眉头的云雀已经本能地捏了拐却没有动作,大抵仍在考虑面对现下毫无能力加成、菜如弱鸡的某废柴首领到底是该打下去还是不打下去呢。残留的白色液滴自发梢紧贴脸庞滑落,似乎是给弄痒了,云雀无自知地偏过脑袋,伸出灵巧的粉舌舔去了唇边的牛奶,哦末了还咂了咂嘴——这画面太美犹如有人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炸得迪诺大脑当机重启无能。

 

“我说,平地摔到流鼻血也太逊了吧跳马?”对方的表情实在太蠢,最终云雀决定蹲下来给迪诺头顶金黄的发旋儿一敲。

 

迪诺低头瞅瞅地板是几滴红,又抬眼瞧了瞧放大在眼前云雀那稍显色气的面容,一阵酥麻自小腹起吓得他连忙爬起身来:“……恭恭恭恭恭弥你靠得太近了啊啊啊!”

 

手足无措地褪下大衣披在少年肩头,二话不说就把人往浴室里送。

“恭弥你、你现在千万千万不要出来,不不不我是说你直接洗就好,换洗衣物什么的我再去帮你拿。总、总之,冲澡也是治疗失眠的办法之一嘛!”

 

云雀并不知道这个意大利人在慌张什么,本来他也就打算换洗一番的,黏黏腻腻的感觉换谁都不会好受。

 

“恭弥你不懂,太危险了啦!”他听见门外那个金发男人如此强调着,意义不明。

 

「方法二:洗个热水澡能让身心更放松」

 

“呜哇,差点就要去坐牢了啊。”二十二岁的迪诺闷头窝进沙发里打起滚来。对15岁的孩子起反应,自己也真够糟糕的。啊啊为什么会被这个暴力又孤傲的小鬼深深吸引住呢,明明一开始只是觉得好难对付,可越相处却越想多靠近他一些——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鸟儿,自由不羁而又无比美丽。

 

“你在自言自语什么?”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把迪诺的思绪拉了回来。不过当他转头看到某15岁小鬼水气满满、眼眸湿漉的出浴模样后,加百罗涅先生又一次把脸埋进了沙发里:“这样下去我真的会去坐牢的恭弥。”

 

“脑袋被安翠欧啃了吗?”云雀表示不明所以,努力按对方脑回路去思考了一下后又补充了一句,“能咬杀你的是我哦。”

 

天啊恭弥你知道你这是说了多可爱的话嘛。迪诺张开双臂想要以一个大大的拥抱来证明他有多感动,然后被云雀用毛巾糊了一脸。扒下脸上的毛巾,迪诺依旧是盈着笑意把人带到身前,开始细细地给他揩干发丝上的水珠。

 

“恭弥总是不好好把头发擦干,会感冒的。”那个人的声音太温柔,总在耳边呢喃细语。不轻不重的动作又教人觉得相当惬意。于是云雀浅浅地打了个哈欠。

 

“哦哦哦好像还是很有效的嘛。”方法起了作用让迪诺很是高兴,兴冲冲地继续建议道,“那么接下来试试看数羊怎么样?”

 

“我不想听你数草食动物。”云雀嘟囔着,像一只慵懒的猫咪般别过了脑袋。

 

“唔那我们数恭弥?一只恭弥,两只恭弥,三只……嗷!”

 

“你想要我群聚吗,揍你哦。”

 

你已经揍了啦恭弥。吃了一记肘击的迪诺泪流满面地捂住了肚子,到底是没能把这句吐槽挤出来。

 

「方法三:谈谈心的话也许你就能好好睡着了」

 

“我说恭弥你呀,不会是因为明天轮到你和哥拉莫斯卡的对战,所以才睡不着吧?”

 

“哥什么?”

 

“哥拉莫斯卡。”

 

“哥拉什么卡?”

 

“哥拉莫斯卡。”

 

“什么莫斯卡?”

 

“恭弥你是突击复习的考试狗吗?”迪诺无奈地叹了口气,“不过看起来你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嘛,云之指环战。”好吧自己原本也很难想象这个恭弥会因为焦虑不安而失眠,只是隐约感觉到翱翔于蓝空中的漂亮鸟儿有在疑惑着什么、想要去探求什么,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中。

 

“指环战还是其他什么的我都无所谓。我只想咬杀你,只为了这个而战斗。”鸟儿坐在沙发边上一下又一下地晃动着白皙的小腿,转头却看见迪诺浅浅地在笑。

 

真实的心情,如果说出来就好了,我会听着。那个自称他老师的男人脸上分明这样写着。从没见过这样的家伙,像阳光一样和暖明亮,总会伸出双手来拥抱自己,而云雀发现自己从来没法拒绝。

 

“我只会做想做的事。”他这么开口道。

 

“所以我搞不懂。”目光在单调的天花板上游离,云雀说得很慢很慢,“那些草食动物,还有你。总是一群人聚在一起,明明是弱者才有的行动,却又一副拼命想要抓住什么的样子会去跟可能比自己强大的人战斗。会激动、会暴走、莫名其妙地一脸担心,还喜欢单方面做些奇怪的约定。虽然变强了很有趣,但总是擅自把我也当成他们的同类又让人很不爽。”

 

“因为恭弥你啊只知道单枪匹马,稍微也多依靠一下身边的同伴嘛。”嘴边的笑意加深,迪诺伸手揉了揉云雀刚擦干的蓬松黑发,“说过了的吧,我会教你的,为了保护想守护的东西而生的强大。”

 

“哼果然我不能理解呢,而且同伴那种东西我也不需要。”

 

“还真是恭弥的作风。嘛不过也没关系,现在的恭弥还是一匹独狼的话,那我来陪着你。”云雀听见迪诺在他耳畔低语,再然后就被纳入了男人温暖的怀抱里。“全部都会教给你,不论何时都会去到你身边。恭弥需要的时候,我就会在这里。所以说恭弥睡不着会打电话给我,我真的很开心。”

 

“我想掐断的,是你接得太快。”夜半两点也会迅速回应自己电话的人,迪诺是他见到的第一个。

 

“因为是恭弥的电话,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想错过。稍微多依靠我一点也没关系,如果不喜欢群聚,至少让我留在你身边。”

 

云雀没有再说什么,他只是去看迪诺鸢色的眼睛,涵着深深暖意倒映出自己的身影的眼睛。然后啊男人唱起了古老的摇篮曲,那是云雀还听不大懂的意大利语,但出乎意料地叫人安心。舒缓悠扬的曲调里尽是迪诺化不开的温情,婉转地在反复歌颂。

 

跳马你很吵,云雀这样评价着,却是自然地在那人怀里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慢慢阖上了眼。不一会儿,便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结束最后一个音节,迪诺看看少年的睡颜不禁宠溺地笑开了,于是低头在他光洁的额间烙下一吻。

 

“晚安,我亲爱的恭弥。”

 

 

 

 

 

 

「方法四:温暖的怀抱和一支安眠曲」






.FIN.





※《加百罗涅式失眠治疗法》第一页:首先你要有一个愿用他整颗心来温暖你的迪诺·加百罗涅

评论(1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