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春节快乐】所以说我也想要一个红包呀~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在大年初一那天,沢田纲吉试着这么跟大家说了,带着他温雅和暖的大空笑容。

然后他收到了八个红包,整整齐齐摊满了一办公桌。

稍微有点吃惊,毕竟这可是风先生那边的习俗,大家却真真拿出大红封做了回应。总之,先拆开看看好了。

能得到多少压岁钱呢?想想沢田纲吉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大哥的红包是空的。纲吉并不知道他这是忘记放钱了还是压根儿没搞清楚红包是啥玩意儿。

山本的红包里放了两张竹寿司招待券——虽然不是钞票,但是这也不错,改天去光顾一番吧。

狱寺君似乎装了一封信,纲吉瞥了一眼目测字数八千以上毕业论文标准。嗯,等春晚重播的时候再拿出来读吧。他这么想着把狱寺的红包压进了文件堆儿里。

呜哇下一个红包那是云雀学长给的。纲吉怀着忐忑的心情撕开封口,然后抽出了一张飙车罚单——所以云雀学长你这是求报销的意思嘛?!说好的给压岁钱呢摔。

嗯左上角的大红包裹据说是瓦利安全体的心意,不过纲吉决定直接把它丢出窗外。开玩笑,那个形状怎么看都是手雷一颗吧喂!

迪诺师兄封进了一张签名照。帅气阳光的金发男子对着镜头笑得如沐春风,流畅飘逸的花体字签出大大的「DINO」。默默把照片塞回红包封好,纲吉喊来秘书部的人让他将红包转交到云守部。师兄一定是给错了红包,物归原主的我实在是太机智了,面无表情的纲吉如是想道。

六道骸的红包样式最是风骚,纠结了很久的纲吉最终还是拆开了它。不过在摸出某银色包装的不可描述之物后,纲吉立马拨通了警卫部的电话:“从现在开始禁止雾守入内,各方面单位如有在本基地发现雾守请立即拉响警报。”去它腿腿的还激情超薄装!

真是生无可恋,果然不应该期待大家能搞清楚状况。就没有一个人知道应该放点压岁钱吗?!彭格列十代首领的内心里有一万只小黄鸡在奔腾。正在这时,他从最后一个红包中摸出了崭新的5万日元——这是里包恩的红包。

那一刻,纲吉蓦然回想起了曾与那位家庭教师共同经历的种种:日常的死气弹一言不合就让自己爆衣play,却也正是那发子弹引领了「废柴纲」的蜕变;黑曜战中从里包恩那里得到了人生中第一件专属武器,与伙伴们逐渐结下羁绊;指环战中在里包恩的特训下他奋力完成了死气零地点突破,成功地保护了大家;而突如其来未来战里也正是有着里包恩的激励,他才能坚定地与白兰对抗到底,守护住他们的希望与未来;继承战时在那最为迷茫的一刻,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也是这个小婴儿。至于最后的彩虹代理战,自己真心实意想拯救他的老师、为他而战的那场战斗,直到如今纲吉都无比庆幸14岁那年的自己能够这般拼尽全力。啊仔细想来从当初恐怖的小婴儿到如今解除诅咒后的少年形态,整整十年光阴,若是没有里包恩的陪伴与教导大概也不会有今日的自己吧。沢田纲吉明白的啊,那个训练起来毫不手软、明面爱好是花样欺压自己的魔鬼家教,却也正是最关心他的成长的人。

糟糕!这一回忆起来眼眶就不自觉地有些湿润呢。

然后啊在泪眼模糊中,纲吉看见那叠钞票开始扭曲变形,最后恢复成变色龙列恩的模样静静地、静静地站在他的手心里,冲他无辜地眨巴起bling bling的大眼睛。



.FIN.




“收不到压岁钱我能怎么办,作为首领我也很绝望啊!”

评论(1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