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提高与加百罗涅交易成交率的正确姿势

※2017的第一发迪云,专注短小三十年

※给即将考试的小术小川啊战战爱的力量哟么么哒





明晃晃的玻璃幕墙映照出精致华美的会客厅,坐在谈判桌前的金发男人显然有些兴致缺缺。耳听着对方首领口沫飞溅地述说着诸多好处,他却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用笔尖点过提案书,波澜不惊的神情始终没有任何松动,甚至隐约透着一丝困乏的倦意。

所需争取的这位商谈对象似乎对自己的完美构想了无兴趣,这着实让本方陷入被动。到底是还不满足于哪一点?诚意、筹码、报酬抑或是控制权?这一切明明已是如此完美。眼前这男人怕是交涉谈判的个中好手,那双平静如水的眼眸竟是如此深不可测,无法从中窥见他的半点情绪。平抑着内心的焦躁,巴尔莫斯的首领大人故作镇静地抹去额上细密的汗珠,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加百罗涅先生,这买卖您……意下如何?”

仿佛是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迪诺“啊”了一声冲着巴尔莫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得体而客套的礼节却让对方更是局促。

“这个啊,真是一单大生意呢。”迪诺一脸闲适地将身子倒靠在椅背上,悠悠开口道,“看上去这对于加百罗涅来说的确是块肥肉,可是啊……”

故意在转折词上作出停顿,将巴尔莫斯家族在场成员那一颗颗忐忑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欣赏完毕众人形色各异的表情,迪诺才不紧不慢地继续道:“要抗衡的对象是彭格列,巴尔莫斯先生这酬金恐怕不太够吧?”

“你、你……这已经是一笔大数目了,能提供这分成的家族,试问加百罗涅还能找到哪个?!”最先沉不住气的是立在巴尔莫斯身侧的二把手。一眼就能被看穿的毛头小子,还欠火候,迪诺心下打量着。

到底还是首领人物更为沉稳一些,巴尔莫斯拦住了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副官,压低嗓子问道:“那加百罗涅先生认为该是多少才合适?”

“唔……”迪诺摸着下巴假装是仔细思考了一番,然后向对方伸出三根手指,“至少也该是现在这个价位的三倍吧。”

此话一出那位二把手实在忍无可忍,狠狠一掌拍得桌面作响:“你不要狮子大开口!就算加百罗涅家族的确在这岛上小有势力,我们巴尔莫斯也不是吃素的!”

“哎呀哎呀,这可不是我漫天要价。”会客厅间紧张的气氛一触即发,然迪诺嘴角的笑意依旧从容自若,“巴尔莫斯先生想要联合我们加百罗涅强吃下彭格列所掌握的各大港口通路,如果事成嘛确实是收益丰厚,我们两大家族都能借此飞速扩张。”

“但这对抗西西里第一大黑手党家族的风险,我想也许这才刚从北美进军到欧洲来开拓势力的巴尔莫斯先生可能还不太了解。”十指架呈塔状支于两侧扶手,修长的双腿自然交叠,加百罗涅首领眉眼弯弯,温度却未达眼底。“彭格列啊可是这一带的领头家族。若没有足够的好处与之相称,稍微有点提不起干劲呢。”

“可真有加百罗涅先生所言这般严重吗?”巴尔莫斯听罢反而仰头大笑出声,“您可知道,我们近一周来截击了不少您口中‘强大的彭格列’的港口物资。不得不说,虽然势力网络的分布首屈一指但是这硬实力好像不太够看呢。所以只要您和我们联手,把交易渠道也掌握在手中,不日西西里必将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

“呀,既然说到这个……”迪诺状似无意地瞟过玻璃之外,然后向长桌对面的各位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彭格列的武装实力到底如何,果然还是由您亲眼确认一下比较好。这样也许您会重新考虑我的报价。”

“这是什么意……”满脸疑惑的巴尔莫斯首领话音未落,便听得身后一声巨响,厅前的护卫竟连人带门被一块儿轰进了室内。“怎、怎么回事?警报呢?人呢?”

“你就是巴尔莫斯家族的当家?”黑色死神纤细颀长的身形于四处弥散的烟尘中影影绰绰。随从干部们慌忙端枪射击,却在转瞬间被无法捕捉的动作击飞了武器。

瞧见如此行云流水的一套攻击,迪诺不禁吹了声口哨。来者挑眉,闻声望去恰好看进那对笑意盈盈的鸢瞳里。

“哇哦,你在这里做什么?”

“如你所见,谈生意哦。”完全没有遭袭的紧张感,迪诺保持着一幅悠然模样端坐在桌前,“顺便跟您介绍一下吧巴尔莫斯先生,这位是云雀恭弥先生,他来访一向不喜欢敲门还请不要介意。”

“云、云雀恭弥?彭格列的云之守护者?!”众人大骇,着实没料想彭格列方只一人便杀得他们溃不成军。

云雀听着这称谓有些不高兴地蹙了蹙眉,话却是朝着迪诺说的:“那么你要来打吗?”

“啊怎么说呢……”迪诺装作苦恼地挠了挠头,“嘛其实还在交涉中……”

“加百罗涅先生!我答应!我答应!请、请您马上派人手来支援我们!什么都好说、三倍就三倍!拜托您了加百罗涅先生!”

“啊咧?”迪诺看了看惊惶失色的巴尔莫斯首领,又看了看那一头无聊地打了个哈欠的云雀。

“看起来你们是还没谈妥。”似乎有些不耐烦,云雀一步步走近谈判桌,“不如我也来加入竞标吧,迪诺先生。”像是故意一般,云雀最后这四个字拖得又长又腻,喊得迪诺一阵酥麻自脚跟直冲头皮。暗暗骂了句该死,他分明有看到那家伙眼里尽是促狭的意味。

“筹码是从现在算起的72个小时,我假期的自由支配权,如何?”

好吧,加百罗涅先生清晰地听见自己倒吸了一口气:“这可真是……好大手笔!这么诱人的开价还真没有拒绝的理由啊。”在巴尔莫斯首领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迪诺优雅地起身:

“那么相对的,恭弥先生希望我做些什么呢?”

“找个角落哪儿凉快哪呆去。”

“……诶?!”

“这里的猎物,由我一个人来咬杀!不要来妨碍我哦迪诺。”凛着寒光的浮萍拐倒映出敌方惶恐的神色,以及云雀恭弥嘴角那抹危险的弧度。







战斗结束得异常迅速,前前后后不过三十分钟。联系罢草壁把彭格列被截击的物资带回后,云雀这才走向那个对他伸出大大怀抱的金毛。

然后先给他腹部一拐:“说吧,你到底在这儿做什么?”

“呜哇恭弥你……”吃了一击的迪诺两行面条,“不是都看到了嘛来谈生意的啊。”

威胁性地把迪诺推至玻璃幕墙,银闪闪的拐子抵在那人身前:“你当我是那群草食动物吗,被你兜了个把小时圈子还傻乎乎地以为你真的有意和他们合作?”

“好吧好吧我招!”迪诺笑眯眯地举双手投降,“我啊,在等恭弥哦。”

“你在说什么?原本完事了我就打算去加百罗涅找你的。”

“想早一点见到你,恭弥!”说话间迪诺抬起的双手自然而然地环上了云雀的腰肢,“已经有三个月没见到了吧?我很想你!”

巴尔莫斯家族作出如此自大鲁莽的挑衅行为,彭格列自然是要还以颜色的。原本自己并无意理睬对方愚蠢的合作邀约,但在猜想到要来处理此事的大概是云雀,迪诺便坐不住了。

即使只早上分秒也好,想见你的心情,完全瘫痪了自己所有的思考能力。

这个人的眼神真是温柔得过分,云雀笑着收起了拐子:“我的话,姑且想了几分钟吧。”话音刚落只见迪诺忽然带起自己一个转身,将两人对调了姿态。这回是自己被压在玻璃之前:“哇哦想做什么?”

“啊啊恭弥份不足。我可以收货吗,恭弥的72个小时?”他抬起云雀的脸,而云雀也主动勾过他的脖颈:“现在只剩71了。”

热烈交缠的唇舌反复碾转摩挲,互不相让。灼热的情欲教口齿间的气息不断升温,想要触碰更多索取更多。迪诺情不自已地更加拥紧了云雀,伸手托住他的后脑勺继续加深了亲吻,最后于分离处牵起一道暧昧的银丝。

“糟糕了恭弥,好想直接抱着你回家去!”眼看结束深吻的恋人凤眼迷离地伏在自己胸前微喘着,迪诺总觉得有些把持不住。

“揍你哦!”云雀这么说着,却是噙着笑把毛茸茸的脑袋埋进了迪诺颈窝里。



.FIN.









-“对了,我可不是沢田纲吉派来的。咬杀巴尔莫斯仅代表个人。”

-“哎?”

-“他们下手的那几条通路是风纪财团联合彭格列的产业,敢在我的地盘扰乱风纪的都要被咬杀!”

-“……可是阿纲说他今晚有派守护者过来处理巴尔莫斯的,那到底是谁呢?”

-“哼,谁管这个!”

.


—《巴尔莫斯家族清剿任务报告书》节选—
「我方到达时巴尔莫斯家族已经被第三方抢先攻破,对方的弹药库和后勤仓库都均已被爆破,没有遭遇可继续抵抗战斗的敌方家族成员。巴尔莫斯首领及系列高干被发现击倒在顶层会客厅,顺便同时被发现的还有一对目无旁人的混蛋情侣!」

「彭格列十代首领批注:辛苦了以及抱歉隼人,下次我会注意让山本君跟你一起出任务,这样你们可以在迪诺师兄面前秀回来。」



=====================
※明明跟小术说啊啊好想让迪云一起去看烟花,到最后却整成迪云把别人家族炸成了烟花【误】

评论(29)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