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骸纲·迪云】圣诞夜前的恋爱顾问

※啊啊月底日常犯病让我来短小一发吧233

※未来篇后10+的纲吉如果和云雀坐在同一间办公室里心平气和地讨论情感话题会是怎么样的呢【喂喂真的可以吗?!】

※不好好正经的骸纲迪云出没圣诞快乐哟!




——————ˊ_>ˋ

“所以说,一时间对于骸跟我现在到底算个什么关系还真是有点困扰呢。”年轻的棕发首领手捧着加了双倍牛奶的咖啡窝进宽大的真皮沙发里,悠悠地叹了口气。

 

而端坐在他对面的云守先生罕见地没有显露出任何烦躁态度,依旧气定神闲地啜着他的那一杯黑咖啡。眼神不经意地瞟过窗外,午后的阳光正暖,似乎这个圣诞节不会下雪了呢。

 

“虽然说之前也时常在危机时出手援助或是梦境里相见,关系应该也不坏。但本人就这么在现实中长期出现,还理所当然地处得那么亲密果然还是有点不适应啊……”沢田纲吉苦恼地摇着头,一脸「求建议急在线等」的神情直勾勾地盯住了不知道到底有没在听的云雀。

 

“有时候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好,比如说好不好就在身边突然冒出来什么的……”

 

“敲晕。”

 

“动不动就强拉着我翘班还一本正经说是要约会……”

 

“装死。”

 

“最近居然还超直接地天天出现在我房间里,搬出各种理由非要留宿。”

 

“换锁。”

 

“可是云雀学长,我想……换锁对骸是没用的吧?”

 

“我也这么觉得。”

 

“哎?那为什么……”

 

“但是这样他就不能对着别人嘚瑟自己是有首领房间钥匙的人了。”

 

“……什么时候还有过这事?!”

 

“昨天路过狱寺隼人那边时,偶然看到的。”云雀终于是抬起了眼皮子,那会儿六道骸和狱寺隼人大概是在斗嘴,凤梨头男子这一句反击让某岚守炸毛得不行战况瞬间升级。嘛最后自己给吵烦了就顺手去把他们咬杀了一通这种小细节就不必跟沢田纲吉提了吧。

 

“……那我还是把锁换了吧……啊不这都不是重点啦,说到底我们倆这不是什么都没确认过嘛!结果今天也一直借着节日在约我……”

 

“你不讨厌不是吗?”

 

“那个……确实是不反感……”纲吉仔细地想了想。

 

“沢田纲吉,你喜欢他。”放下咖啡杯,云雀用了很确定的陈述语气。

 

“啊啊啊云、云雀学长你说得太直白了啦!”一向镇定有度的教父大人没忍住惊叫了一声,可疑的红晕一路爬到了耳后根。刚说罢对面那双凤眼锐利的眼神就扫了过来,给瞪得有点心虚的纲吉不得不承认道:“……啊不,其实说的也没错啦……”

 

云雀回给他一个「那不就行了」的白眼,便把视线又挪至窗外:“想做的事去做即可,想说的话去问就好,如果是我的话就会如此。”

 

“啊……是吗?”那一刹那纲吉忽然有点羡慕迪诺师兄。云雀学长还真是个,一旦认定了就相当坦率直白的人呢。“呼,还真是谢谢学长听我牢骚了呢。”

 

大概是有人在呼叫,云雀缓缓摸出手机瞄了一眼,迅速回复完毕就把它叩在了桌上。“我没想听这些无聊的事,是你一直在说而已沢田纲吉,而且为什么找我说。”

 

闻此纲吉眨了眨眼,立马换上了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这个啊……如果说给里包恩听大概会被踹的;狱寺君和山本君会担心;蓝波还小;大哥大概只会回答我极限;然后云雀学长比较有经验吧,你又正好过来了所以就……”

 

“而且对于学长来说,搞不好多听我说两句能在这里遇到许久没能约战一场的骸啊。不过如果打架请务必要到在外面去,我是认真的。”大空笑得如沐春风,眉眼弯得好看,却分明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气势。

 

“哇哦!你果然,逐渐变得和小婴儿一样能让人兴奋了呢。”云雀危险地眯起了眼,对方见状连忙抢先给他再续满一杯咖啡道:“啊啊不云雀学长,我就是只小动物而已。”开玩笑吧,总感觉自己真的完全进入了云雀恭弥想要交手的猎物名单了耶。

 

“不过来告诉你一件事吧。”黑发男子拒绝了再一杯的邀请,起身踱到了窗前。明亮的玻璃映照出了他含着笑意的柔和轮廓,“在我能遇到骸之前,那个人会先出现。”

 

“诶?”

 

正当年轻的彭格列疑惑之际,办公室大门被突然推开,跌进了某加百罗涅十代目:“啊啊啊终于找到你了恭弥!”

 

“迪、迪诺师兄?”

 

“哦阿纲好呀!”迪诺笑着和师弟打过招呼后就直奔主题而去,“啊恭弥你呀忽然一下子就消失了真是担心死我了啊!”

 

不是吧难道云雀学长是闹脾气出走过来的么?!纲吉额角黑线直冒。

 

“十年火箭筒,那边的我被打中了。”云雀淡淡解释道,“等调换回来时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彭格列总部的大门口了,正好也有要递交给沢田纲吉的东西就过来了。”

 

听罢迪诺状似松了一口气:“啊这样啊,我还以为是因为恭弥不喜欢我说去主题公园过圣诞的提议就赌气跑掉了呢……”

 

“那提议的确很蠢。”然而云雀一针见血。

 

“噫……可是有特别推出的圣诞活动耶!我一直好想和恭弥一起去看烟火呢!”

 

“只有这一次。”没等迪诺那可怜兮兮的表情缓过来,云雀就已经率先往外走去。擦身而过的一瞬相当自然地轻扯了一把对方的领带,仿若是最为甜蜜的邀请,“走吧迪诺!”

 

“呜哇恭弥……最喜欢你了!”

 

“我知道哦。”

 

 

听着两人的脚步声越发远去,电灯泡了好一会儿的纲吉才回过神来吁了一口气。

 

稍微感觉被闪到了啊。

 

然而刚要坐下,再熟悉不过的气息便猝不及防地缠绕了上来:“……好了骸,我知道你进来了。”

 

“kufufufu,还是这么敏锐呢沢田纲吉。”虽然某些方面倒是迟钝得可爱。

 

纲吉看着对方的身形逐渐从雾气中具现化出来,颇为认真地思考了五秒要不要给骸倒杯咖啡。

 

“说起来你刚刚和云雀恭弥说的那些,我都听到了哟。”

 

果然还是别倒了,现在翻窗出去来得及吗?

 

“居然宁可找小麻雀也不来问问我嘛,有点伤心呢纲吉。”如此说着的六道骸猛然逼近,把纲吉以极其暧昧的姿势抵在了实木办公桌前。

 

“……骸你偷听啊?”异瞳男子微热的吐息扑面而来,感觉双颊都快烧起来了的纲吉只好支支吾吾地转着话题。

 

六道骸笑而不语,只是表示云雀恭弥偶尔也会做点正常人干的事的。

 

“哈?”说得好像云雀学长不正常一样……呃、好吧的确稍微有点……不对你能认可的事才是不正常的吧?纲吉暗暗开启着腹诽模式。不过如果骸真的在偷听自己也应该会察觉,再不济云雀学长对骸的气息也是很敏感的啊。完全搞不懂到底这个家伙怎么知道的谈话内容啊。

 

“比起这个,我好像记得你今天已经没有工作了。不如把后面的时间交给我吧?”极其优雅地执起棕发青年的右手,六道骸细细吻过他的指尖然后手背。

 

“看起来稍微有点迟,不过来和我签个契约吧——关于我爱你这个事实。”

 

那句话合着六道骸特有的声线魅惑般地在耳畔反复回响,纲吉有些呆愣地微张着嘴,确实地望见了那双异色眸里认真异常的烁烁盈光。

 

后来啊提及圣诞那日的傍晚,纲吉并不太记得他们之后到了哪儿做了什么。但他大概是笑着对六道骸说了一声好啊。然后那个深蓝长发的男人便动作温柔地环住了自己,未尽的言语悉数化进了甘甜而醉人的亲吻里。

 

 

 

.FIN.


评论(9)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