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Gotcha 番外篇

※纲吉说,做大空嘛,最重要的是守护者全员整整齐齐开开心心的啦!【纲吉:等等并不是我说的啊喂!】

(˶‾᷄ ⁻̫ ‾᷅˵)正篇请走:【Gotcha完结篇】




Ⅰ 那天的切蕾斯贝尔首领好像误会了什么

蕾贝卡·切蕾斯贝尔,切蕾斯贝尔家族十代首领,在本家遭到三大族围剿的危机时刻,作出了相当艰险的抉择——动用家族内最后的关系手段向彼时似乎仍是对立方的加百罗涅求援。这铤而走险的放手一搏到底拯救了于水火之中的他们,意外地,加百罗涅为切蕾斯贝尔提供了庇护,并根据其提供的情报终于挫败了三大族的计划。

事件结束后切蕾斯贝尔家族亲自登门向彭格列与加百罗涅表达了诚挚的感谢,并决定与之正式缔结友好盟约。

尤其对在清剿中第一个向他们伸出援手、更是提供了‘去找加百罗涅’建议的云雀表达了深切的感激之情。当然某云守打着哈欠表示他是无心帮助食草动物的,只不过本来也要咬杀那些目标就顺手罢了。

但这并不阻碍蕾贝卡对云雀恭弥的崇敬与仰慕,少女每每提到这位彭格列最强守护者,颊边总是不自觉的飘起两片红云:

“云雀先生真真是个强大又温柔的人呢,如果不是因为云雀先生他已经有了心有所属的女性,我一定也会去追求他的吧。”

“啊是呢云雀学长的确是个很可靠的存在……哎等等?心有所属的女性?!”纲吉差点没把手里咖啡洒了。

“嗯,我记得在最后一次和云雀先生见面时,有一位陪他一起过来的女子站在了远处的树荫下等着。虽然看不太分明,但我记得那位漂亮的蓝色长发在风中舞得很是飘逸,身段也非常纤细,一定是位很端庄贤淑的佳人吧。沢田先生,就拜托您也代我向她问好了。”

“…………呃、呃好…………”今天的大空也要努力保持微笑呢,吐槽不能憋得一脸内伤沢田纲吉如是想到。

Ⅱ 大空说他啊想干这事很久了

“哎等、等等纲吉,你冷静一下!”

“我很冷静啊骸,毕竟切蕾斯贝尔首领嘱咐我代她好好问候你。”沢田纲吉歪了歪头,带着标准的温暖大空笑。当然,如果忽略他手中那把闪着寒光的剪刀的话。“来吧,作为一个男人头发那么长骸君一定也很困扰吧。”

不我一点都不困扰啊!六道骸心里嚎叫着。“不是纲吉你听我解释啊,那天我就是心血来潮早上洗了个头也没吹干就跟小麻雀去找人了,所以没来得及把头发扎起来……是那小姑娘眼神不好啊喂!”

“不要挣扎了骸,乖乖把脑袋伸过来吧。”纲吉不为之所动,继续微笑着逼近自家雾守。

“没错,这妖颜惑众的头发早就该剪了!阿纲我来帮你摁住他!”

“我说跳马迪诺你也来掺合个什么劲!小麻雀你居然就在那里干看着?过来把你们家跳马拖走啊!…………我的天云雀恭弥你这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几个意思!”

混战三人组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动作,视线齐齐转换到了远离几米开外悠悠喝着咖啡的云雀身上。

“呜哇……有一种微妙的‘我赢了’的感觉……”

“我总觉得云雀学长这是在说‘我总算也能有被认作攻的一天了’,而且还是相对于骸君……”

“Kufufufufu……跳马你不会是精力太旺盛所以小麻雀一直怨念着要反攻吧~”某凤梨眼中又焕发了八卦之光。

“啊我的错……可是可是恭弥真的很可爱啊!”某加百罗涅首领默默捂住了脸。

“云雀学长你辛苦了……”某大空温柔地向亲爱的云守投以关怀的目光。


“话真多啊你们,想全体被我咬杀吗?”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云雀强忍着想要亮拐子的冲动,指着不远处质问着迪诺。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那是那不勒斯的碧水蓝天白岩海岸,层层叠叠的洁白浪花跳跃着舞动着,最后合着晶莹的泡沫扑上柔软的细白沙滩。迪诺曾许诺过的阿尔玛菲那梦幻瑰丽的景致近在咫尺,可惜映于云雀眼中的还有那一双双大长腿,纲吉的六道骸的、山本的狱寺的、了平蓝波库洛姆很好这还全员到齐了?!说好的二人世界这就变成了那不勒斯彭格列旅游团 excuse me?

“对、对不起恭弥,我不小心在里包恩面前说漏嘴了我要带你来这里度假,然、然后他兴致一上来就把阿纲他们也逼过来说是正好也放个假了……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啊恭弥!”迪诺双手合十不停地向讨厌群聚的爱人道着歉。

“是小婴儿啊……”云雀稍稍眯起了眼,“如果是小婴儿的话……”

“哎?”迪诺刚想哀怨一句恭弥心里里包恩居然还是这么重要,却见云雀忽然举起了拐子杀气腾腾:

“就算是小婴儿也不能打扰我的假期,这里全员都要被我咬杀!”

“恭弥你果然还是最在乎我的嘿嘿嘿!”

“首先就从你开始咬杀起吧。”

“哇啊啊啊恭弥冷静啊!”迪诺的得意笑还没能维持3秒就连忙抱住云雀阻止他‘大开杀戒’,“恭弥听我说啦我会带你去一个绝对不会和他们群聚的地方的啦!”

看一眼那不勒斯,然后死去。这大概真的是一生看一次便无憾的地方。小巧精致的五彩房子从海岸顺着悬崖而上,教傍晚的霞光染上了童话般的色调。迪诺牵着云雀一路漫步直到最高处的岩边上。

“怎么样恭弥,是个很棒的地方吧?”夕阳下迪诺的侧颜温柔得过分,让云雀这么看着就不小心失了神。

“勉强还不错吧。”但他别扭地这么回答道。伴随着悠扬的教堂钟声,云雀闭起眼任随海风轻柔地抚过双颊。

迪诺暗笑着恋人的不坦率,眼波流转却是满满的宠溺。他托起对方的手近乎虔诚地烙下一吻。感受到指尖传来的温热随即是一丝冰凉,云雀睁眼便见得一枚精致的戒指被戴在无名指上。

“哇哦这是什么?”云雀笑道。

“不是束缚哦恭弥,这是约定。”迪诺执着他的手贴近自己的胸口,“无论恭弥飞向哪里,我都会追到你身边、不会让你孤单一人的约定。”

“是吗?”云雀收过手来细细端详起那枚指环,“那我就姑且收下了,这个约定。”

“不追上来的话,那我就过去咬杀你。”迪诺听见他轻声补充道。不妙,这下子真的忍不住了啊,那漫溢心口的喜欢之情。情不自禁地,他揽过云雀纤瘦的腰肢,俯身吻了下去。两人瞳中对方的轮廓逐渐放大,就在双唇即将相贴的一瞬……

“轰隆——”

“…………”迪诺动作一顿。

“嗷——”

“…………”云雀把视线一转。

只见海滩边上有一只巨大化的海绵龟正手舞足蹈地玩起水来。

“呜哇糟糕了是安翠欧!”

“来海边你还敢带上那孩子?”

“我看云豆跟着你一起来了,这不是怕它寂寞嘛……得赶紧去处理才行,恭弥我们……诶?唔!”

挑起一抹顽皮而冶魅的笑意,云雀忽然主动圈住迪诺的脖颈,续上了方才被打断的那一吻。

“那孩子放着不管也没关系,随随便便就跟来的那群家伙正好闲着没事做不是吗?”

温情的摩挲轻触,挑逗似的舔吮,以及想要主导的那一丝倔强与强势。主动的恭弥,真是太可爱了完全没法拒绝啊。迪诺如是想着,不由自主地扶住云雀的脑袋热烈回应起这个吻来。仿若时空永远凝滞在这一瞬,在梦境般瑰丽的阿尔玛菲崖岸,夕阳之下,剪影成双。






而此时海滩边欲哭无泪的某彭格列现任首领:迪诺师兄,云雀学长,不带这样的吧你们倒是先把安翠欧带走再调情啊喂!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