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Gotcha 完结篇

※哦我的天为什么又有敏感词了天地良心我还没学会开车呢摔书!懒得分段一次性把迪云骸纲打包带回家( ̀⌄ ́)

※嗯,其实还是有不正经的番外的毕竟蓄谋已久要搞搞事【诶?!】

 (˶‾᷄ ⁻̫ ‾᷅˵)前文请走:【01-02】 【03-04】 【05-06】 【07】

为什么骸纲场总是被吞的【08】



09.

残垣碎石之上,两道身影如飞云掣电时而缠斗激战时而追逐拉锯,过招之快叫人目不暇接。

罗马利欧悠闲地站在一旁瞅着,估摸着这两人也该是打得差不多了。他这十年来见证过这两人无数场战斗:那个恭弥的战斗方式从当初的简单粗暴蜕变得愈发成熟难缠,压倒性的实力加之对战斗节奏与距离刁钻精准的控制,一般人根本无从招架。当然对于能训练出这样的恭弥的自家Boss,自然是除却在这‘一般人’之外的,这点罗马利欧当是信心满满。

话虽如此,眼下要想教云雀停手恐怕还需迪诺一番功夫。浮萍拐的攻势依旧如疾风骤雨般不知疲倦地试图突破迪诺游刃有余的防守。而灵蛇般舞动着的长鞭也不断尝试着要限制住云雀的动作。

“我说恭弥,也差不多该满足了吧?”迪诺撤步侧身,堪堪让过云雀一记直击。“就算是你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会儿了。”

“不要!”云雀脚下重心微转,调身反手流畅地续上了之前落空的攻击,逼得迪诺不得不正面招架。“我可没尽兴。”

“听话啦恭弥,你看,气息不是很稳了哦你是超负荷工作又连续战斗了吧!”对自家恋人的状况,迪诺向来敏锐到了若指掌。自国中起,这个自称是自己家庭教师的家伙就反复强调必要的休息对于保持最佳状态来战斗的重要性,潜移默化中云雀也早已深受此影响再不一味乱来。就如迪诺所说,虽然咬杀那些杂碎绰绰有余,但紧接着就与跳马这种水平的对手战几个来回,休息不足的后遗症便都全都显露无遗了。明知也该玩够了,却总觉得完全不想停手,这个男人在战斗中总是强大得让自己着迷,砰砰直跳的胸口蓄着满满的兴奋劲疯狂地冲击着自己的每一寸神经,除了想亲自咬杀他大脑里似乎再无其他考虑。嘛无论怎么看都是这匹马的锅!云雀如是想着,仰身避过呼啸而来的长鞭,扬手击出了带着倒刺的浮萍拐。

迪诺就知道一两句话劝不动这匹烈马,连忙先格挡住恭弥那绝不会开玩笑的猛攻。“呜哇,哎恭弥你受伤了啊?”云雀左臂处的西服极不显眼地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尽管如此在迪诺眼中那抹殷红却是相当刺目。

“没什么,之前咬杀那些草食动物时不小心给飞弹擦伤了而已。”云雀不以为意,刚想继续攻势却猛然发现迪诺变了眼神。下一秒长鞭便极其准确迅速地缠上了自己的右臂,刚劲的力道愣是让云雀也没法挣开。“不行啊恭弥,我说过伤口再小也要好好处理的吧?我这就让罗马利欧帮你清理一下。”

“哇哦!”行动被封锁的云雀反倒是勾起了嘴角,而迪诺则严肃起来一反守势开始积极进攻,进一步束缚住云雀的移动范围。“不会让你跑掉的,就是捆着也要带你去治疗伤口。”

云雀笑:“做得到的话。”

看来Boss在发猛力了呢,旁观的罗马利欧眼睛一亮,这两人终于是要完事了。接下来自己要不要去取一下医疗箱呢,正当他摸着下巴如此考虑着,一个硕大的飞机头突然出现在了罗马利欧的视线里:“这、恭先生这是在做什么啊!”

“噢草壁?”看到许久不见的酒友,罗马利欧不免有些吃惊,“这段时间你都到哪儿去了?”要知道加百罗涅也一直在试图联系草壁,期许能从中得到些云雀去向的蛛丝马迹,然而草壁连同整个风纪也如云雀一般消失得无踪无影。

“啊这个因为恭先生交代了,所以就隐匿了行踪,时不时给恭先生提供一些情报数据上的支持罢了。不过你们追查得可真紧,有好几次差点就暴露了。我啊一直以来都对风纪的保密工作很有自信的,没想到迪诺先生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草壁不禁感慨道。

罗马利欧嘿嘿一笑:“那毕竟是我们的Boss啊!”

“所以为什么恭先生和迪诺先生打起来了?三大族事件没解决清楚吗?”

“哦哦不用担心,这两人的日常感情交流而已。 ”罗马利欧拍拍草壁的肩膀,“三大族那边那位彭格列十代首领应该也处理完毕了,伊万刚才还通讯说那三位都是被扛出来的,大抵是真的很愤怒呢。”

“那看来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呼,真是好漫长的一场战斗呢!”草壁长吁一声,精神振作起来,“话说我在这儿有发现不错的酒馆呢,待会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罗马利欧迅速地瞅了一眼僵持不下的两人,迪诺终于是紧紧攥住了云雀持拐的手,不过那只不安分的鸟儿并没有停下挣扎的动作。嘛这种时候该怎么做呢,罗马利欧心下一笑。“不如就现在吧!那两个人就这么放着不管也没关系。”说罢,他立马冲着自家首领吆喝道:“那么Boss,我和草壁去喝一杯了,医疗箱就搁这了,Boss你加油咯!”

“诶???!”迪诺一惊连忙回头去看,罗马利欧还真就不见了踪影。不妙了!如此想着的迪诺在下一秒就被云雀拧过了手腕,一记头锤紧接而上,被撞得满眼小星星的迪诺想要做出反应却莫名变得笨拙起来,最后是给对方脚下一绊便整个人摔坐在了一旁的草皮上。

哎哟好痛,对付恭弥还真是半刻不能大意。迪诺就地坐着揉了揉脑门,正腹诽着云雀那圆圆的脑袋瓜子居然能有这么硬。一片阴影自上方洒下,云雀一脸微妙地俯视了他三秒,当机立断地哐当一声把手里的拐子给放下了。回过神时迪诺只觉得腿上一重,恭弥圆圆的脑袋就那么轻车熟路地就枕了上来。

“没意思了,我要睡一会儿。”兀自说着云雀便阖起了眼,蝶翼般的长睫微微颤动着,看得迪诺不禁笑得温柔。总算是消停了呢这匹烈马。松了口气的迪诺忍不住抚了抚恋人柔软的黑发:“啊好乖好乖!”

云雀含糊地嘁了一声,稍稍往迪诺怀里靠近了些给自己调了个更舒适的位置。

“呐恭弥你这次还真是担心死我了,一声不吭就整出那么多动静,好歹也提前通知我一声嘛。”

“有什么关系,反正就算我不说你也都会知道。”云雀轻笑了一声,他知晓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于了解自己,稍微都让他有点火大了呢。

“虽然我很高兴恭弥这样相信我啦,但假如我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办嘛。果然以后还是不要这么乱来啦,我真的很担心啊。”迪诺摇摇头。

“我不要!”方才还闭目养神的云雀凤眼半睁,跃跃欲试地望进迪诺鸢色的瞳,“那样正好,我会咬杀你。”

“什么啊!真是的,恭弥你就想着跟我战斗啊……”

“而且,假如是建立在不可能发生的前提下的蠢马。”云雀笑道。

迪诺看着那抹认真的幽蓝不自觉地心头一颤,啊啊果然自己一直都知道的,真是爱惨了他的恭弥啊!仿佛是午后的阳光明媚了身心,这半个月来迪诺第一次感到如此的轻松。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撩起恋人的额发,温柔地在对方额头印上一吻:“抓到你了,我的恭弥!”

结束蜻蜓点水般的亲吻,迪诺却被猛然扯住了领带,使他不得不保持着微低着头的姿势。暖色的眸中映出噙着笑意稍稍起身的云雀,下一秒唇间化开一片柔软,熟悉的气息沁凉而甜蜜。

“不对是我哦,抓到你了迪诺。”




.Fin.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