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Gotcha 07

 (˶‾᷄ ⁻̫ ‾᷅˵)前文请走:【01-02】  【03-04】 【05-06】



07.

七月的巴勒莫向来艳阳高照,今日却少见地阴雨连绵。厚重的乌云翻滚着压城而来,仿佛要把一切都吞噬殆尽。

不作美的天气让狱寺隼人的心情更是低沉了几分。在听闻有关云雀和六道骸的一系列事件后,自己就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外出的任务,夜以继日地一路奔波,想要尽快回到十代目身边为其分劳解忧。然而不想还是稍微迟了一步,当他好容易踏进彭格列总部时,沢田纲吉已经登上了前往特里帕尼的飞机。

“十代目,真的不需要我赶过去吗?作为左右手,果然还是……”

“狱寺君就不必这么奔波劳顿了,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去就行。况且,总部那边也有需要拜托你的事,能赶回来真是帮了大忙了。”温柔的棕发首领安抚他道。

“可对方是……”

“所以我更必须要亲自去。骸他,在等着我。”

沢田这一字一句说的分明,狱寺听得出那是多认真多严肃的语气。十代目心意已决,他要独自去结束这件事。既然如此狱寺也不再多作坚持,只是紧攥着手中沢田交代的任务书,铿锵有力地向他的首领回复了明白二字。

然彭格列本部留守的家族成员们则在通话结束后,听见了某「被抛弃」的岚守发自内心的阵阵咆哮:“真受不了!云雀和六道骸那两个混蛋家伙到底在搞什么啊!”

而远在特里帕尼这头,挂断通讯的沢田纲吉神色凝重地捏紧了手中加百罗涅才传来的一份文件,微微颤抖着的双手几乎要把它撕碎了去。但最终年轻的彭格列还是阻止了自己这么去做,那一向暖色的眸子蒙上了一层冰霜,一步一步地向研究所深处走去。

纲吉在到达现场后便迅速将人手安排到了四周负责拦截和清剿,而自己却是只身一人深入阵地,毕竟六道骸的实力他再了解不过。

幽暗狭长的甬道静得渗人,只有纲吉的脚步声在一遍遍交叠回响着。这一路走得畅通无阻,视线可见处都是倒地不起三大族的守军,这倒也是自己意料之中。

“迪诺师兄,”纲吉边小心翼翼地检查着周遭状况,边接通了加百罗涅,“我已经进入他们的A3级研究区了,你那边情况如何?”

“阿纲吗,我们这边也到位了。加百罗涅已经把西区全部封锁了。嘛,要说情况的话……”就在迪诺略微停顿的空档,纲吉很确定他听见了一声爆炸的巨响,“……啊惨不忍睹!”

云雀学长果然很可怕啊,纲吉下意识地觉得后背一寒。“……啊啊不过别担心,恭弥这边交给我就好了!”纲吉了然,他自是很相信迪诺,也完全不担心这两个人。

“倒是阿纲你就一个人过去不要紧吗?”

“没关系师兄,我会尽快和……”话未说罢,眼前豁然呈现的景象让沢田纲吉身形一顿,暖棕的双瞳猛然睁大,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阿纲?”

“抱歉迪诺桑,我们待会再联系吧!”突然低沉下来的嗓音仿佛在拼命压抑着什么一般,他甚至没等迪诺回话便一把摘下了通讯耳麦。

纲吉早已不记得他第一次真正接触里世界的鲜血与黑暗是在何时何地,但那自内心深处翻腾而起的恶心感和出离愤怒他依旧记忆犹新,正如同现在他之切身感受。

眼前的一切简直是人间炼狱,支离破碎的、形如枯槁的,奄奄一息的试验品们在铁栏之中呻吟着挣扎着不得脱解。冰冷的器械残忍地在身体发肤上开出一道道口子,整个试验场充斥着无尽的绝望。人体试验,如此惨无人道的实验方式,不论能产生多么伟大的成果纲吉都完全不能这种接受以伤害别人为前提的事情。

棕发青年不能自抑地想要作呕,又想要怒吼出声。紧握成拳的双手若不是手套护着,大概手心早被抠出道道血痕来。死气之炎也不自觉地被自己点燃,熊熊燃烧着的怒意冲击着每一根神经。

就在纲吉冷静的平衡线即将崩断之际,只觉忽然眼前一黑,整个人从身后被揽进了熟悉的怀抱,一只冰凉的手掌浅浅掩住了他的视线。

“已经够了我亲爱的纲吉君,不要再看下去了。”

这本不该是如此善良包容的你应看到的世界。

这样可是,会心疼的。






——————————

“阿纲?喂?阿纲?”自家师弟毫无征兆地就断了通讯,迪诺难免有些担心。

然而略一思索他也大概猜到了几分,不由得轻声叹了口气。纵然于心不忍,终归是该由作为彭格列十代首领的师弟亲自面对的。

相比之下,自己这边也该尽快了事才是。罗马利欧已经按照迪诺的指令将整个区域封锁了起来,而后加百罗涅全员都在警戒线外待命着,仿佛对主宅内的激烈交火充耳不闻。按兵不动的加百罗涅成员们都晓得,与其说是激战不如说是云雀恭弥在单方面咬杀对方而已。

迪诺就这么静静等候着,他知道三大族这种程度对于恭弥来说完全不够看,对方一定会出来找寻更强的咬杀目标。不出所料,下一秒主宅三层的围墙被轰开,在硝烟弥漫中那个冷冷清清的身影正是一脸意犹未尽的云雀恭弥。

云雀细软的黑发在余波的气流中翻飞着,原是慵懒微眯着的那双凤眼在发现迪诺身影的瞬间闪过一道精光。那个带着一脸蠢笑的金发男人正冲自己挥舞着手臂:“哟,恭弥!”

莫名的兴奋感涌上心头,云雀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如黑豹般矫捷地一跃而下。迪诺微仰起头,逆光之下只见他心爱的鸟儿从天而降,仿佛张开了黄金羽翼。

呆愣间迪诺出神地伸出了手,然后他看见他的恭弥也伸出了手,啊只不过手里多了一对杀气凛凛的浮萍拐。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银拐挥至眼前的一瞬迪诺迅速一个空翻倒退,堪堪躲开了云雀的直击。

“啊好险好险!”

“哇哦~”这一击虽未得手,云雀看上去却是分外愉悦。

“呜哇好过分啊恭弥,你要是把拐子收起来我就能接住你了啦!”

“你在说什么蠢马,现在我们可是敌对方。”云雀好整以暇地甩了甩手中的拐。“不要在敌人显露一丝大意和懈怠,可是你教的。”

“诶,的确是……别玩了啦恭弥,阿纲他应该已经和六道骸会合,接下来就是和那些老家伙们的摊牌时间了,我们也得赶过去不是吗?”迪诺说着便扭头吩咐道,“罗马利欧,留下一支小队检查西区是否有残余势力,你带其他人撤到东区阿纲那边支援。”

“把那个胡子大叔留下。”云雀冷不防地出声道。

“哎?!”迪诺还没来得及继续发问,却见云雀已经攻了上来,速度之迅捷角度之刁钻让他不得不摸出长鞭来作格挡。

“审判和肃清那是沢田纲吉的事,”云雀战意高昂,高高挑起的凤眼不知何时又焕起奕奕神光来,“而你的任务,是负责不让我无聊。”

在看到自家恋人嘴边噙着的那抹危险而魅惑的笑意时,迪诺就知道事情又该往这方向发展了。

“啊啊真是的拿你没办法啊恭弥,那就稍微陪你一会儿吧!”加百罗涅首领摇头笑着,长鞭利落一挥若凌空起舞,前跨一步便向他的恭弥迎去。


TBC.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