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Gotcha 03-04

 (˶‾᷄ ⁻̫ ‾᷅˵)前文请走:【01-02】 

  不知为啥总是被吞掉的【03】



04.

凌晨时分的旧港向来冷清萧瑟,今日却平白多了几分剑拔弩张的凝重,触而即发。西装革履的男人们井然有序地来来往往,警惕着周遭的一切动静。

夏夜的海风摇得枝叶沙沙作响,伊万·多雷克再三确认过全员到位后,堪堪打了个呵欠,感慨着今夜还真是凉爽,可惜他工作的重头戏这才刚刚开头。却未注意就这半会儿的走神,一道黑影敏捷地从他身后滑过,只留下稀簌的风声。

夜深露重,废旧的集装箱和蒸汽船在码头的一角东倒西歪,黑发凤眸的东方男子悄然融于斑驳的阴影之中,屏敛着他那止不住外放的杀气在冷眼观察着。

云雀现在的心情很不好,手中的拐按耐不住地想要将眼前的一切咬杀殆尽。埋伏于此处的人手比他想象中还多出一倍不止,当然云雀倒不是会被人海战术吓退的家伙,食草动物再多也只是食草动物,单纯的人数堆砌毫无意义。

然而他看得分明,这批食草动物的拦截阵型相当有讲究,散而不乱层层递进,全局就只突出一个特点:难缠。

没错,难缠!

即便是彭格列最强守护者的云雀火力全开,也好歹需要个把钟头才能脱离。且不说过长的战斗还给了对方从别处增援的机会,那分明是要死死拖住云雀的阵势。自己的时间表可是排得满满当当,哪来这么多闲暇耗在这里。可这又是他北上那不勒斯的必经之路,想要出港就不得不撕破这该死的包围网。迪诺的这一手布置,让云雀难得地心塞了起来。

加百罗涅首领的能力与手腕之卓绝,云雀早就有所见识。但真正以对立姿态交起手来,才越发感觉到这个意大利男人的强大深不可测。不仅是在拐鞭相见的近身战斗里,更是在谋智相拼的运筹帷幄中。

准确预测了自己的行踪并采取了最让自己头疼的防范方式。

“哦呀,跳马迪诺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家伙!”

废话,那可是他云雀恭弥看上的男人!如果没有这种程度,那可就没有意思了。

不过眼下当务之急,是……“骸,没什么事的话可以请你不要接通通讯吗?”毕竟每每听见六道骸的声音自己只有纯粹的咬杀欲望。

“别这么说嘛小麻雀,我觉着你可能是要遇到麻烦了所以特地来关心一下你。”

不知为何,云雀竟很清晰地脑补出了那方六道骸别有深意的幸灾乐祸笑。“不需要。怎么,你很闲?”

六道骸并没有和云雀一起行动而是特意兵分两路,一人南下一人北上。一来是为了提高效率,加快计划进度;二来即便他们暂且是同在一条船上,云雀仍旧是不乐意和某凤梨群聚的,当然削凤梨就另当别论了。

“kufufufu,我这边自然是轻松得很,因为他们可是与我为敌啊。”开场一句话就说得云雀脸都黑了几分,悬在耳边的手蓄势待发。“不过我这一路上没见着半个彭格列和加百罗涅的人影,就稍微找了人‘询问’了一下。跳马大概是把人手全都集结到北上那不勒斯的通路那儿戒严了。也难怪这边来来去去净是那群老家伙们腐朽得不堪一击的虾兵蟹将。”

“且不谈他是不是猜到了我们的目标,跳马迪诺对那不勒斯如此上心,你觉得会是因为什么?”

六道骸抛出的问题让云雀不禁皱了皱眉。稍微理智点想,那该是迪诺掌握到了什么。毕竟加百罗涅的情报网比起风纪和黑曜也毫不逊色。

不过提起那不勒斯,那个男人似乎年前是去过一趟,对那儿的旖旎梦幻简直赞不绝口。他说那不勒斯有绵延无际的碧蓝海岸,明媚的阳光大片大片地撒下,他们可以十指相扣相携漫步,走过那日出日落。他说傍晚的崖边小镇伴着星光点点,他们要并肩坐在景致最好的岩边上,或品尝一支Gelato,或享用一块最地道的玛格丽特。他说镇上的小教堂圣洁宁静,主婚的神父会为每一对誓约的新人送上最真挚的祝福。云雀闭起眼来还能回想起迪诺那股子兴奋劲儿:“所以说啊恭弥,不如我在阿尔玛菲买套房子。忙过这阵子后,咱们就去意大利最美的海湾结婚蜜月吧!”嗯,当时听到这句话的自己或许是给迪诺认真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就一拐子挥了上去。那么最后到底是做了约定没有,却是记不清了。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在这节骨眼上回忆起这种事来,不过似乎感觉也不坏。云雀没由来地勾起了嘴角,向六道骸回应道:“报你的方位,我去跟你会合。”

“哦呀哦呀,不管那不勒斯了?”六道骸对这突然的开展来了兴趣,“我还不知道小麻雀你是会知难则退的人,前几天见着加百罗涅的人马就非要去干架的劲儿过去了?”

“哼,只是已经没有北上的必要罢了。”云雀对六道骸的调侃不予理会,而是活动了下筋骨,轻巧地举起了双拐。

“毕竟那只蠢马,并不在那里不是么。”



——————————

“卡塔尼亚!他、他们居然逃去了卡塔尼亚!”波尔科夫首领几乎尖叫出声,引来老吉尔维诺的一记不满的侧目。“抱、抱歉我失态了。我、我是说昨夜不是还接到报告说,北上的码头给云雀恭弥袭击了吗?怎么最后会是去了卡塔尼亚?!”矮胖子慌里慌张地抹了把额上的虚汗,冲身旁脸色不佳的吉尔维诺老爷勉强地赔着笑。

“云雀学长的确是有曾出现在旧港。根据一线人员回报,旧港堆放的废弃集装箱出现了连锁坍塌造成了小规模的混乱,破坏痕迹确认是浮萍拐留下的。”

“这……”

“你看看居然声东击西,在旧港整完事虚晃一笔却一个回马枪杀往南下,恭弥这家伙还真是太狡猾了!到底谁教出来的他啊!”一直埋头于事件汇报里的迪诺冷不防地插进一句,棒读得有模有样。纲吉连忙捧起了咖啡试图憋住几乎脱口而出的吐槽。迪诺桑你就是云雀学长的家庭教师好嘛!

“不过各位,我们的拦截并非没有成果,至少是阻止了恭弥北上。那不勒斯以外,他们会去往哪个方向,这是我们当时所不能预料的。三大族广铺警戒线已经是尽力所为了,所以几位也不必太过懊恼。”从文件里抬起头来的迪诺很是闲适地靠在皮椅上,并未显得多焦急,“我查看了你们提供的卡塔尼亚产业明细,数量不多规模也不大,想必也只是小投资小项目罢?这么看来恭弥走这一步对我们而言,也并没有太不利吧?”

迪诺问的客气,然而三位首领却是面露难色。波尔科夫最是沉不住气,支支吾吾地辩道:“可、可卡塔尼亚有、有……”

“嗯?”

“多、多利亚家族的总部!”波尔科夫闪烁其词,最终把话圆上的还是吉尔维诺,“咳,多利亚的总部就在卡塔尼亚啊!”

作为三大族中势力最为衰微的多利亚家族,至今为止还未受到云雀和骸的直接袭击。其首领显然对此尚无切肤之痛,虽坐在会议室里却是一直神游天外。给老吉尔维诺这么一提起,才连忙坐直身来点头赞同。

“这样啊,那倒是我疏忽了。不过既然目标明确,我们不就有机会掌握主动权了嘛。”迪诺仍旧是游刃有余的微笑,仿佛是在谈论下午茶点般的轻松。这模样让其他几位首领有些不快,老吉尔维诺执着手杖敲了敲地面道:“加百罗涅先生,这哪有口头说的那么轻松。我看果然还是得尽快在道上发布S级缉杀……”

“不,没有这个必要!”

被突然打断的老绅士为沢田纲吉这不容置疑的语气吃了一惊,不知为何今天的彭格列十代目在这个话题上显得相当强硬,完全不同于前几日交涉时那般犹豫不决。“内部问题不需要大张旗鼓地对外宣扬,这会让虎视眈眈的敌对家族有机可趁。”

“可这……云雀恭弥和六道骸的破坏力实在太强,一般的家族成员根本无法招架……”看见一向盛气凌人的吉尔维诺竟生生给愣住了,波尔科夫连忙接了上来,“这恐怕需要两位亲自出马,要不至少也得彭格列的其他守护者才能与之匹敌吧……沢田先生,你看……”

纲吉摇头,半点也没肯松口:“我和迪诺桑需要统筹全局,追着云雀学长他们跑不现实。眼下其他守护者都有各自的任务远在欧亚各地,并不是一两日内就能集结的。何况我认为援军的力量也发挥了不错牵制作用不是吗,波尔科夫先生。”

沢田纲吉一席话掷地有声,难得的强硬姿态与迫人的气势让整个会议室沉默了下来,一时之间竟是窒息般的死寂。

迪诺看看自家师弟的坚毅神情,又看看三大族首领的欲言又止,不由得加深了笑意,相当熟练地调节起气氛来:“好了各位,阿纲说的不无道理。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作为加百罗涅和彭格列的首领我倆自然是要加入战局中的,只不过还不到时候。关于恭弥和六道骸袭击同盟的事件,加百罗涅和彭格列正在联合筹备一项追捕计划。保密起见,具体细节暂时还不便对外透露。不过我和阿纲都对这个方案有十成的信心。”

“相比之下我想提醒一点,至今为此我们是不是遗漏了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作为这一系列事件导火索的切蕾丝贝尔家族余党,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TBC.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