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Gotcha 01-02

※假装是正经黑手党背景的迪云果然要试一发才开心啊233

※逻辑什么的嗯死的快深究不能





01.

男人那英挺的眉深深蹙起,本是闲适地绕弄着电话线的手不知觉间把它狠狠拧成了一团。

罗马利欧已经很久未见到他家首领如此镇定不能的神情了。在这鱼龙混杂的黑手党世界浸|淫二十余年,加百罗涅首领向来对各式危机事件都能保持优雅自若的游刃有余。如今要说有什么能让迪诺自听见丁点消息起便这般急躁慌乱,那么也只能是有关恭弥的事了,罗马利欧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如此猜想道。

三天前,加百罗涅接到消息说那位彭格列最强的云守大人在最近的一次任务中忽然半途而止,并与总部完全切断了联络。即便是罗马利欧也知道,自从恭弥成为守护者以来虽然我行我素,却从未有过任务失败的记录,更别提破天荒地主动终止进行到一半的任务并销声匿迹。一时间彭格列内部流言颇多,但加百罗涅作为同盟家族并没有干涉此事的理由,于是带着些许担忧的迪诺所能做的只是一如既往地相信并等待着。

也许事态的严重性早已超出了预期,放下电话的迪诺急匆匆地抓起了西装外套,片刻不肯耽搁地疾步如飞。

“取消下午原定的所有行程,给我备车,我要去彭格列总部!”




——————————

迪诺被引进会客室时一眼就注意到了坐在师弟对面那位西装革履的老绅士——吉尔维诺家族的老头子,彭格列同盟家族中历史最为悠久的三大族之一。几乎是在一瞬间,迪诺就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并完美地敛起一切不应展露的焦急情绪,只留下那为人所称赞的得体而客套的首领式微笑,向面前那两人点头致意着。

“你,还真是太像黑手党了。”莫名地,迪诺想起曾经恭弥的一句评价。那人带着一脸玩味的笑容直视着自己,眼底却是难掩的兴奋:“不过这样子的你,我并不讨厌或者说,真是最喜欢了呢。”

真是的,自己这是走什么神呢。迪诺默默自嘲了一番随即入座。

率先开口的是彭格列十代目:“迪诺师兄应该已经通过之前的联络了解大致情况了吧。云雀前辈在两天前清剿敌对家族切蕾斯贝尔的任务中失去了联系。”

长期站在彭格列对立面、致力于药制研究的切蕾斯贝尔家族,迪诺是有所耳闻的。这个家族规模不大,虽不与彭格列交好但也一直没有兴风作浪的资本。但不久前以三大族为首提交了有关该家族进行违禁药物开发和人体试验,并欲以此击溃彭格列的一系列证据,于是同盟内才一致通过了对其的清剿。

对于这类不需多话、武力清场的任务,毫无疑问云之守护者是最合适不过。

“其实云雀前辈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的清剿,但似乎是在进入对方家族最后的坚守地后主动停止了任务。因为云雀前辈是单独出的任务,具体发生了什么无人得知,总之原定的取回切蕾斯贝尔禁品研究样本与报告一事并没有完成,而对方的首领和研究主负责人等几大高层也被放走了。”

至此沢田纲吉稍稍作了停顿,鬓角花白的吉尔维诺首领接过了话头:“由于切蕾斯贝尔的禁品研究事关重大,我们三大族很快调遣了离切蕾斯贝尔最近的所有人员意欲围堵落网之鱼,没想到中途受到了云雀恭弥的狙击。”

“确定是恭弥攻击了你们?”

“虽然在场所有人都被咬杀了,但根据后勤人员对战斗痕迹的反馈,应该是来自云雀前辈。”

“毫无疑问,云雀恭弥对切蕾斯贝尔家族的首领是作保护姿态的。”老绅士言辞凿凿,双眉死死锁紧,那额间的沟壑纵横让他的表情更显严肃。“这是叛乱!”

“吉尔维诺老爷,”迪诺将身子往沙发里一沉,双手自然地交叠在膝前,“叛乱的帽子可不是能随便给人扣的。”

“加百罗涅先生,不久前吉尔维诺在巴盖里亚郊外的研究所已经遭到了云雀恭弥的袭击,想来切蕾斯贝尔和我们家族交恶已久,之前又被我们所检举,这必定是他们的指使!在任务执行中倒戈、无故对同盟家族出手,难道这些还不能成为叛乱的铁证吗?!”

迪诺挑了挑眉,询问的眼光转向了他的师弟。沢田纲吉并未承认也不予以否认,那对明澈的棕色眸子里沉淀了些许道不明的思绪,也许是犹豫也许有坚持。

“迪诺桑,现下的事态可能比你想象中还要复杂……昨天我让骸去协助了拦截工作,他和云雀前辈在巴盖利亚的码头有曾交火,而后他也与我们切断了联络……”

彭格列雾之守护者六道骸。

迪诺心中默念过这个名字,不由得轻笑出声来:“那这回是怀疑六道骸与恭弥合谋叛乱,还是怀疑恭弥违背诫律对同伴守护者痛下杀手了?”

会客室的空气似乎凝滞了一般,无形的压力咄咄逼人。沢田纲吉很明白,一向温润有礼的师兄久违地显露了攻击性的不满。

“呵无论怎么说,作为非当事同盟家族,让加百罗涅插手此事并不太妥当吧。”迪诺笑得客套,眉眼里却是分明的冷意,“这又意欲为何呢?”

老吉尔维诺扶在座把上的手紧了紧,情绪有些激动起来:“如果云雀恭弥和切蕾斯贝尔的目的是从三大族入手来瓦解彭格列同盟,那到时候加百罗涅也不能置身事外。即便云雀恭弥是你的弟子,比起你的家族,哪个更重要加百罗涅先生你心里应该有答案吧?何况若不是十代先生坚持低调些解决,本应在同盟中发起动议进行全面征讨才是。你……”一番话吼得血气上涌的老绅士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棕发的青年截住了话头。

“迪诺桑,你是云雀前辈的「家庭教师」,所以我想拜托你追查云雀前辈的行动会比较好。云雀前辈一向是孤傲自由,踪迹不定的浮云,正因如此只有迪诺桑你才能做到。”纲吉说得很慢,但每个字音都咬得肯定,“虽然说不清缘由,但莫名就有一种感觉,不是你就不行。”

沢田纲吉眼中忽然明朗起来的坚定让迪诺都有些讶异。加百罗涅首领目光一沉,压低身势逼近了对方低声道:“我说阿纲,若仅仅是为了利用我对恭弥的了解来算计自己的守护者,这可不像我的师弟呵。”

纲吉没有躲闪师兄的目光灼灼,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并没有作那种想法。只是觉得,迪诺师兄和云雀前辈应该曾经有过的吧,关于最后的那种约定。”

- 能杀死我们的只有对方……
黑发男子就那么支着下巴伏在自己胸前,迷人的凤眼中燃起了分外魅人的火炎。他带着危险而甜蜜的浅笑,拨弄着自己金黄的额发,用最残酷的言语来作出最真挚的誓约:

- 约好了恭弥,若是走到了尽头,那我只想见到你……
- 如果把性命交到了其他人手中,我可不会原谅你的哦迪诺。


“那可真是……”迪诺将整个人重重抛回柔软的皮质沙发,嘴边却似乎漾起了无奈而宠溺的弧度,“这就完全没有理由拒绝了呢。”




不知为何总是被吞的【02】


TBC.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