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是你的大冒险 下篇

(˶‾᷄ ⁻̫ ‾᷅˵)前文请走:上篇




——————ˊ_>ˋ


由于在上回充分感受到了任务连续性的乐趣,里包恩准备进行一轮彭格列式特殊大冒险。

“所以这次只能在这三个任务中挑选吗包酱?”山本指着桌上排开的三张任务签。

“啊,没错。任务是连续的,按编号依次进行而且分值都是3分。这都多亏了冒险盒子附加插件的功能哦。”里包恩压了压帽檐,一副大局在控的从容微笑,“还有山本,你今天的大冒险已经结束了。”

“啊哈哈不好意思一时间喊习惯了没改过来。那我就先抽了?”

纲吉叹了口气也摸了一张签,斯夸罗今儿个可是把他和山本追杀了一下午,跑遍了半个彭格列基地,就差没开匣轰了。这是开始玩命了吧,棕发少年两眼泪汪汪。

云雀直接摊开了最后一张签:「顺位一号,选择任意对象,对他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接受孩子他母亲?’」

山本则是二号。「顺位二号,选择同一对象,指责他‘太自私了!’」

最后任务收尾在纲吉:「顺位三号,选择同一对象,抱住他的大腿哭喊‘难道你就这么抛下我们的孩子了吗?’」

“呜哇不行的不行的啊!”纲吉读完任务描述就弹簧似的从凳子上跳了起来。“里包恩这任务内容不会是你改过的吧!”

里包恩毫不犹豫地掏出了列恩变化的手枪,表示他公平公正从不更改任务内容。

骗人!纲吉在心底抗议道,于是吃了阿尔柯巴雷诺一枪子。

“嘛嘛算了纲酱这不是很有意思的任务嘛!不过这顺位就是说,我们所有人的任务对象其实是由恭酱来决定的咯?”

寒光一闪,银拐便抵在了山本脖前。云雀不悦地挑起眉:“不要那样叫我,很不愉快!咬杀你哦!”

“啊啊不好意思,叫了一天都改不了口了哈哈哈。”

山本同学他已经完全乐在其中了吧。纲吉默默地捂住了脸。


===================


当库洛姆向六道骸询问能否去基地看看boss的时候,六道骸是没有异议的。他亲爱的库洛姆大战后虚弱的身子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也该是时候让她回到彭格列那边了。也许那座设施完善的基地的确是比满目疮痍的黑曜乐园更适合这个柔弱却坚强的孩子。而自己,也很期待再次亲眼确认一下属于他的猎物,那位天真得纯粹的彭格列十代目。

不过这一路上六道骸总觉得他的轮回眼皮子跳得厉害,似乎出门前忘记查黄历了。总之当他敏锐地感觉到那股散发出森森杀气的锐利目光时,一切就已经开始了。

云雀恭弥,那位並中实力第一的风纪委员长,想来的确有十年没有真正见面了。然而眼前这黑发少年不过是十年前那个青涩的他,六道骸暗自轻笑一声。虽然清晰地捕捉到了对方手中若隐若现的银光,但若和这个年纪的云雀恭弥战斗大概是在欺负小孩子吧。如此想着,六道骸决定按出场惯例先和沢田纲吉打招呼。

“Kufufufufu,沢……”

“六道骸!”事与愿违,云雀的忽然出声打断了六道骸酝酿许久的性感招呼。浮萍拐似乎已被收起,没有要战斗的意思,云雀只是好整以暇地双手环胸,眼底的促狭一闪而过。

六道骸听见那少年冷冷开口道:“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接受那孩子他母亲?”

不约而同地,全部人都安静了下来,默默地咀嚼起云之守护者的语出惊人,并把情绪不明的目光齐齐投向了六道骸。

深蓝长发的男人嘴角一丝抽搐,魅惑的异色瞳瞪得老圆老圆了。谁来告诉他这个小鬼在说什么?那孩子,难道说的库洛姆?孩子他妈,天知道她妈是谁!

“骸……骸大人?”不明所以的少女怯怯地扬起脸,水灵灵的大眼睛泛着晶莹,双颊一如既往浮起两片绯红。

吃瓜群众开始莫名脑补起来,尤其是与库洛姆关系亲密的京子和小春。两个女生这是头一遭见到六道骸,就冲着俩人不能更像的凤梨发型,她们就当真认定他们绝对是父女关系。而即使是知道点内情的狱寺了平他们,不知怎地突然就觉得这父女设定真特么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那交头接耳的叽叽喳喳给六道骸听着可不高兴了,他连忙解释道:“等一下,库洛姆和我没有血缘关系,她母亲的事我根本不知道!”事实如此,他所知道的不过是那女人在可爱的库洛姆生命垂危之际,完全没有尽到身为人母之责任这一点。

就在议论声稍稍平静了些的档口,山本武猛然站起,一脸悲愤地指着六道骸的鼻头道:“你怎么能这样说,真是……太自私了!”

“ 我说库洛姆她根本就不是我女……”看着山本武又激起大家对他的谴责目光,六道骸真想喷他一口老血。

说时迟那时快,一抹暖棕色的身影突然冲出人群,以相当牛皮糖的姿势死死抱住了他的大腿:“骸!!!难道你就这么抛下我们的孩子了吗?”

那撕心裂肺的哭腔成功地让六道骸左眼的数字从一至六轮回滚动了个遍。WTF,黑手党果然是这个世界最可恶的存在了!六道骸望着自己脚边那位他曾以为天真可爱傻白甜的沢田纲吉恨恨地想道。


--------------
纲吉 7分
山本 10分
云雀 10分
Round 4 end


——————ˊ_>ˋ


云雀现在心情很好,与六道骸过招的兴奋劲儿让他意犹未尽。是的,最终这两人还是拐戬相见了,在六道骸被折腾得连脑门上的凤梨叶子都开始抽搐的时候——他深刻意识到再不找个人来干场架来转移下注意力自己就能送全基地人去轮回。

纲吉浑身打了个哆嗦,他仍旧记得最后骸对他笑得邪魅狂狷,说沢田纲吉下次你要再这么主动送上门来我可就不客气了。自己给那荡漾的语调吓得菊花一紧,连上前阻止他家雾云拆迁队的勇气都分分钟消散殆尽了。最后还是多亏了迪诺桑出手相助。当然相对地,作为被迪诺桑扛走的交换,云雀学长追着他咬杀了一下午,此乃后话。

如今纲吉已别无所求,只盼快点结束这要命的游戏。“蠢纲你可别忘了你现在的分数可是垫底着,作为我的学生敢拿最后一名,就等着去三途川吧!”某家庭教师如是说。

棕发小兔子欲哭无泪,他是完全没预料到山本和云雀学长真真是这游戏的个中好手。山本君是实实在在地乐在其中了,而云雀学长对任务内容所造成毁灭性影响完全无所谓。作为彭格列的吐槽担当和最后的良心,沢田纲吉说他真的好累。

不过云雀倒也是希望快些结束这游戏,他好放开手脚和小婴儿打一场的。里包恩表示看在时空机也快修好了的份上,他决定乱入些加分条件以加快游戏进程。

于是里包恩让他们任意挑一人的名字写在纸上叠好,然后才进行任务抽取。这回山本需要做的是:「选择任一对象进行公主抱 计2分
若为同性,加一分」

云雀的则为:「选择任一对象,提出与他交换定情信物 计2分」

而彭格列十代目同学的任务依旧破坏力惊人:「选择任一对象,从身后紧抱住他并大喊‘不要走!’ 计2分」

“哼,都是自由确定对象的任务吧?”里包恩了然地把刚才写有人名的纸条作成签团在桌上,“现在你们可以继续抽取可加分执行对象了。”

“噫!!!!写在纸上的名字要成为执行对象?!”纲吉忽然抱头嚎叫起来,“完蛋了,我写的是京子啊!”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废柴纲!”里包恩勾起嘴角,“嘛规则是如果按抽取到的对象执行可以额外加3分罢了,当然也可以放弃该额外奖励。”

最终写着京子名字的签子被山本抽中,云雀抽到的则是狱寺。而纲吉摊开他手中的纸条后却见着上边龙飞凤舞地书着“草食动物”。

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云雀学长的手笔,这名字指向任性过头了吧说的到底是谁啊!最后里包恩将此解读为只要在云雀眼中视为草食动物的都算做可加分对象。于是自己就这样得到了一定的自由选择权,纲吉一时间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吐槽了。

“总之你们给我抱着必死的决心上吧!”

===================


云雀已经仔细打量了狱寺隼人好一会儿了,当然他并不是在烦忧该如何提出交换定情信物因为他很强。反而云雀是在认真的思考要求交换什么,他对草食动物身上任何东西都没有半点兴趣。沉思半晌,最终他把视线锁定在了对方腰间。

当狱寺看到那位冷傲乖戾、从不将他敬爱的十代目放在眼里的风纪委员长向自己走来时,右眼皮就开始突突直跳了。果然那家伙站定后就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要求道:“狱寺隼人,和我交换定情信物。”

狱寺掏炸弹的手差点没自个儿拗在了裤袋里:“云雀你脑子没毛病吧?!”

云雀冷哼一声将浮萍拐横在了银发少年胸口前。“我不想把话再重复一遍,把那只猫咪交出来。”

彭格列十代目沢田纲吉颤巍巍地去扶那目光呆滞、在地上一跪不起的某师兄,心里不禁又佩服又黑线,恐怕也只有云雀学长能把交换定情信物此等浪漫的事硬生生做出收保护费的感觉了。

“凭什么换的是瓜啊!”狱寺大怒,一把护住腰间的匣子。“而且既然是交换你能拿什么来换?”

等等狱寺君你就这么接受了交换定情信物的设定了吗?!吐槽无力的纲吉也扑通一声跪了。

云雀歪头思考了一下,指了指肩上的安翠欧。

“等等恭弥那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吧!为什么要换smoking bomb那只蠢猫啊!”这下迪诺也淡定不能了。纲吉继续扶额,什么时候安翠欧又变成师兄给云雀学长的定情信物了!

听见跳马竟敢说他家瓜蠢,狱寺沉不住气反驳道:“我的瓜哪里不如那只白痴乌龟了!哼要想换我的瓜它还看不上云雀恭弥呢!”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云雀带起一抹挑衅的笑意,逼着狱寺把匣子打开。狱寺信誓旦旦地表示如果瓜自个儿乐意亲近那凶神他就敢换,血气方刚的一番话出口得太快,棕发少年都没来得及提醒自己岚守小心。

果不其然傲娇的小猫咪一被放出来就往主人脸上一蹿疯狂乱抓起来。就在狱寺阵阵惨叫声中,一双修长白净少年的手将瓜从后方抱起让某左右手好容易脱离了苦海。

瓜和那位似乎挺淡漠的黑发少年对视了好一会儿后,试探性伸出了爪子。云雀嘴角温柔的弧度若隐若现,回应般的也对它伸出手去。小奶猫欣喜起来,便更大胆地向前去蹭了蹭对方。只一会儿,瓜就顺从地窝进了云雀怀里,愉悦地冲某真·主人喵了一声。

“瓜你…………可恶啊啊啊!!!”狱寺隼人,完败。

“哼!草食动物!”

“既然这样把那只乌龟留下!不是说交换吗!”眼看云雀抱着瓜就想离开群聚中心,狱寺连忙阻止道。

“那可是我送恭弥的安翠欧!恭弥你不会真的要把我们的感情转手就给这烟瘾少年吧!”迪诺这嘶喊得纲吉都想哭,如果忽略掉师兄强大的yy能力。

“闭嘴跳马!是他自己要跟我换的!”

“要换也是跟我换,恭弥怎么可能看上你这种‘小家伙’!”

“废柴迪诺你这还是个32岁的大人说的话吗!”听不下去的里包恩决定要瞄准徒弟档下来一枪。

在一片吵闹声中,一言不发的云雀腾出一只手托起安翠欧就递到了狱寺眼前。没想过云雀会这么爽快地把安翠欧交出,银发少年一时反应不来,和绿色的海绵龟就地大眼瞪起小眼来。然而就在蜜汁眼神交流的电光火石间,安翠欧突然整一只缩进了壳里死活不出来了。

“真可惜,”云雀将安翠欧收回到自己肩上,狡黠地笑开了,“这孩子看不上你,草食动物。”感受到熟悉的温度,小乌龟这才慢慢地又伸出了小脑袋,蹭在云雀脖颈边上呜呜叫了两声。

某岚之守护者感到自己遭受了前所未有的蔑视,结结巴巴地还想争取两句,然云雀霸道地借用了自己的话道:“虽然我也很想完成交换,不过看来这孩子完全不认同你这只弱小的草食动物,所以你的猫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没事那我要走了。”狱寺隼人,又一次完败。

懒懒地打了个哈欠,云雀就这么拖龟带猫头顶个鸟儿【划掉】云豆地转身就走。“等等!难道你就想这么把瓜拐走吗混蛋云雀!”狱寺急了连忙想追上去,却忽然觉着腰间一紧。

“不要走!”个子娇小的棕发少年从身后紧紧抱住了狱寺,蓬松的发丝贴着纤薄的衬衣蹭得他后背痒痒的。十代目的体温是如此贴近,一时间狱寺紧张得挂起了丝丝红晕。

同样手足无措的还有咱们的纲吉同学,因为他华丽丽地卡词了。牙白,谁来告诉他接下来该说点什么圆场子!于是在大脑一片混乱之际,他听见自己颤抖着声音说:“狱、狱寺君,不要去追云雀学长了……那个定、定情信物有那么重要吗……”

话音刚落纲吉就只想给自己一嘴巴子,这是说了什么暧昧不清的话啊。很显然他家岚守真一个纯情少年,颊边的绯红更盛,狱寺略微僵硬地挺直了身板大声表白道:“十、十代目对不起!我、我一点都不在意云雀那家伙的定情信物,请十代目不要误会,我永远是只属于十代目您的左右手!”

所以说这才是最大的误会啊狱寺君!纲吉无奈叹了口气,下意识地把脑袋伏在对方背上来掩饰自己一脸生无可恋的尴尬,引得银发少年更是面红耳赤动作拘谨起来。其姐碧洋琪露出了玩味的眼神,将一旁的里包恩抱在了怀里喟叹着年轻真好。

狱寺保持着僵直的姿势没有动,而纲吉一点也不想抬起头来。山本就这么静静看着那两人,一直以来自认为很镇静的内心没由来地有些躁动。他知道这只是小朋友的游戏,自己之前也取乐过狱寺好几回。可一旦那个一向对他傲娇别扭、刀子嘴豆腐心的拍档成为别人的冒险任务对象,为何心口就总会如此不舒服呢。

用大脑思考一向不是山本武的作风,等他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本能地上前去分开了狱寺和阿纲并把那个银发少年打横抱起了。

“山、山本同学……”纲吉诧异地瞪圆了眼。山本抽取到的任务对象明明应该是京子酱,按他一向来对这游戏的感兴趣程度,纲吉没料到他会主动选择分数更低的执行方式。

狱寺这回真的是满脸通红了,不断挣扎着叫嚷着野球笨蛋放他下去。然而山本只是安抚似的紧了紧怀里的人,冲纲吉笑了笑:“抱歉阿纲,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想这么做,我想带狱寺出去说几句话可以吧?”

“当、当然可以……”纲吉就这么保持着目瞪口呆的表情目送着雨守抱走了岚守同学。

“里包恩……我觉得玩脱了……”某彭格列十代目向某家庭教师投去谴责的目光。

“哼,谁知道呢!就让他们四个自己解决去吧!”西服小婴儿一副事不关己地压了压帽檐。

“四个?!”

“你之前没注意到迪诺追着云雀出去了吗?”


===================

“恭弥!”

“恭弥!”

“恭——弥——!”

“吵死了跳马,我听得见!”有些愠怒的云雀骤然停下脚步,身后紧跟着的迪诺反应不及一下撞上了那少年纤瘦的后背。

“哈、哈哈还不是因为恭弥你都不肯停下嘛。”迪诺干笑着挠了挠头,收到一记云雀的白眼。没错云雀本来确有打算把他无视到底的。

“所以有什么事吗?”

面前的少年依旧怀抱着狱寺的匣宠,有一下没一下地给小家伙顺着毛。羡慕着能与恭弥去约会的草壁,不甘着被恭弥要求交换定情信物的狱寺,为什么不能是自己呢?如果对象是自己就不行吗?迪诺忽然感觉想问的话都哽在了喉咙里,莫名地,他想起了那个更为成熟冶魅的十年后的云雀恭弥。就在与彭格列基地相连的风纪财团基地里,他和云雀恭弥在交换计划开始前的最后一次会面中,黑发男子一身优雅的墨色和服,浅笑着问自己是不是不论何时都会担任他的家庭教师。

“那么十年前的我就拜托你了。不过我先声明,如果是作为家庭教师而存在的你我并不需要。”男子那双教人沉溺的凤眼仿佛也涵着笑意,他倾身靠近迪诺,一手指向对方心口:“可别死了,迪诺!”

“唉恭弥,我啊已经有点搞不懂了……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呢?”迪诺轻叹着。

“你想知道?”少年云雀挑了挑眉,“跳马你,应该想问的是十年后的我吧?”迪诺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不愧是恭弥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敏锐。是的,自己是胆小又狡猾的大人,企图从十年前的恭弥口中确认不敢向大人恭弥提出的疑问。

倒也不在意这一点,云雀凝神思考了半晌,抬起头很诚挚地看着迪诺道:“我是真的没想到你十年后会走牛郎总裁风。”

“噫居然说是牛郎真过分!恭弥难道不觉得这样很有首领气质吗?!”

“一点儿都不觉得哦,倒不如说很蠢!”

“难道就没有别的感想了吗?”

“……嗯……变老了?”

“太失礼了恭弥,我才32岁!”

“我的话只有15岁哦大叔。”

居然喊我大叔!迪诺欲哭无泪,努力地想更正对方这种「错误」的印象,“32的我也是经历了种种成长,最有男人魅力的时期啊恭弥!难道没有让恭弥觉得变强了或是招式更帅气了吗?”

伶牙俐齿如云雀也明显顿了一下,他不得不承认十年后迪诺的确更强了,现在的自己就算借助彭格列匣子也没把握能完全咬杀他。正在迪诺为自己成功守住一城得意之际,他听见少年缓缓开口道:“但是招式名字太白痴……”

迪诺的得意技
「天马超翔」
「光速天翔」

“明明应该说是很帅气的名字吧!倒是恭弥你,从来都没有哪一招能叫得出名字嘛!”阿纲有Xburner和死气的零地点突破,狱寺有系统C.A.I与火箭式炸弹,六道骸招如其名正是六道轮回,山本的时雨苍燕流更是每一式都有其特定名号,即便是了平也自带极限太阳和极限冲锋枪。而偏好以浮萍拐近战咬杀的云雀向来崇尚战斗时少动口多动手,自然不会特地为招数取名。

云雀嗤笑一声:“那种花里胡哨的东西我不需要,而且你那所谓帅气的绝招名未免也太长了!”

「天马超翔」Pegaso Super Salto Volante
「光速天翔」Salto Volante Veloce Come Luce

迪诺忽然觉得膝盖一疼无法反驳。

“我说你,不会是因为喊出招式名字花了太长时间所以才输给那个胆敢破坏並中的绿色蜥蜴人吧?”

“怎、怎么可能啊恭弥!那是因为白兰啦白兰啊!是白兰从平行世界获取过我和斯夸罗招式的数……”迪诺话未说完,唇上却是感觉到了云雀指腹轻柔的触感。

“很不愉快啊跳马……”黑发少年保持着以食指抵住迪诺之唇的姿势,声音虚乎缥缈得犹如随风传来一般,“你要是死在别人手里我会很困扰的……”

“咬杀你的只能是我!”所以不要再在我面前被其他人打伤了。怒气,真是完全忍不住呢。

一番话让迪诺不禁失神,就这么望进了那双直视着他的幽蓝,那毫不避讳地表达着主人情感的直率干净的凤眼。鬼使神差般,迪诺抓住了抵住他双唇的云雀的手,虔诚地在手背上印上一吻。“我知道了,那么约好了,恭弥也不能在我看不见的地方让自己受伤、被打败哦。”

“哼!”云雀笑得明艳,“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

那天晚上山本和云雀都没有如以往一样准时到里包恩房间汇合,纲吉和里包恩再次见到他们的时候是第二天在调整好的时空机前集聚之时。

大冒险游戏大概就是这么中途腰斩了吧,纲吉如是想着。到最后也不知道明显关系突飞猛进的山狱和迪云两对儿是不是在里包恩的算计之中。某婴儿家庭教师嘴角漾起疑似计划通的弧度。

总而言之,能让那分分钟引发误会和骚动的大冒险就此结束再好不过,而且能促进家族成员的情感发展,十代目同学还是打心眼里为师兄和山本高兴的。如果忽略一下来自不远处某白色猫头鹰意味不明的视线,这个结局大概就更完美了。

“你在想什么呢蠢纲,别忘了到最后你还是最后一名!真是太不像话了,不如直接送你去三途川吧!”

“噫——等、等等里包恩!哇啊!”里包恩的无情一脚分毫不差地将沢田纲吉踹了个狗吃屎。

时空机器缓缓启动,少年少女们周身泛起了盈盈绿光。迪诺看着那犹如萤火虫般的微光一点点带走十年前的云雀恭弥,油然觉着怅然若失,下意识张了张口却只喊出一声“恭弥”。云雀轻声笑了笑:“你要说的话和你要做的事,还是直接告诉十年后的我吧蠢马!”

迪诺释然,回给那孩子一如十年前温暖和煦的笑颜:“说的也是。”这一次我绝对会好好地告诉十年后的你:

「恭弥,欢迎回来!」

「恭弥,我很想你!」

「恭弥,我喜欢你!」



.FIN.





−意大利,西西里·加百罗涅领岛−

某因彩虹之子们的恩惠而得到了未来世界记忆的加百罗涅首领。

“Boss,怎么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

“罗马利欧,我啊一直以为我最大的情敌是里包恩和六道骸,结果没想到居然是草壁和狱寺隼人……”

“……Boss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啊啊好想马上飞去日本去见恭弥啊!!!”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