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是你的大冒险 上篇

※偶然在网上看到的大冒险恶搞游戏的梗,心血来潮就想让他们也玩一发

※大背景是未来篇密鲁菲欧雷大决战后,全员懵逼向

※10+DH尚未告白仍然暧昧期【都10年了喂】

※可能会有雷与ooc请小心佩戴蓝波?








——————ˊ_>ˋ


里包恩感到无趣的日常又要开始了。

并不是说他喜欢危机四伏、精神紧绷的日子,他也算在刚结束不久的与白兰的决战中元气大损,但是没有波澜起伏的日常会使得锻【qi】炼【ya】他亲爱的学生的机会大大减少,实在让人提不起兴。

入江正一说里包恩先生你只是因为气氛一时放松下来感到无聊罢了。然后他给里包恩发了一堆游戏程序,说都是大学时和白兰先生开发出来的,至少在时空机器调整好之前可以打发打发时间。

对计算机程序一向不太感兴趣的里包恩百无聊赖地翻看了许久,最后找到了那个冒险盒子。

“里包恩我可以不玩吗?我有不好的预感。”纲吉面前放着那个用3D打印出来的花里胡哨的冒险盒子,密密麻麻的棉花糖图案让他脑子里那根超直感神经跳完探戈跳桑巴。

“闭嘴蠢纲!”里包恩一枪就抵在棕发少年额头,吓得后者一屁股摔在了地板上。“如果你是最后一名,就给我去三途川吧!”

“噫——!还有比赛制度吗?!”

“啊哈哈好像是很有趣的游戏嘛!”山本武是第二个被里包恩拉来的参与者。他对于游戏的神经大条程度,让纲吉放弃了怂恿他反抗的念头,毕竟连黑手党事件都被他当游戏玩了那么久。

当然最让纲吉目瞪口呆的还是远远倚在门边上第三位参与者:“为什么云雀学长也会来啊?!”

那身板纤细的少年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对着纲吉三人微眯起一只眼:“小婴儿,你说的,参与你的游戏就可以跟我认真比一场,还算数吧?”

“啊,没错。不过云雀,既然参与游戏,游戏规则是要全部遵守的哟。”里包恩仰起他乌突突的大眼睛,语调分外愉悦,“嘛,不过是很简单的大冒险游戏罢了。你们可是彭格列的一员啊!”

“这种事情和彭格列有什么关系了啦!哇啊不要突然开枪啊里包恩!”

里包恩哼唧一声收起列恩,一本正经地宣读起规则:“每人每次抽取一个冒险任务,完成任务后正向计分,否则反向扣分。先达到20分的人获得胜利。然后我是评委。”

纲吉想,他真的很讨厌cos成切尔贝洛的评委。

“规则一,绝对不能让第五个人知道我们在玩大冒险。”

“规则二,抽取任务后不能更换也不能主动放弃。”

“规则三,任务对象必须是非玩家。”

“规则四,完成任务时至少有一位玩家或者评委我切尔包恩在场。”

云雀听及此挑了挑眉:“这是要我和你们群聚?”

“嘛,云雀你可以挑大家聚餐时间过来露个脸完成任务就好了,如果是你的话,都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吧。”里包恩拉了拉他的眼罩cos,云雀偏头想了想没有再作声,忽视了那双黑亮亮的大眼睛里闪过的一丝狡黠。

规则介绍完毕,三人就依次把手伸进冒险盒子。

“选择任一对象,以悲痛的语气对他大喊‘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XXX!’ 计2分。”山本一字一句地读出任务,“哎,还挺有趣的样子呢。阿纲你的是什么?”

“呜哇……我的是「偷吃用餐时坐在你右手边的人盘里的食物」计2分。”似乎还是可以接受的范围,纲吉悄悄抹了把虚汗。

最后大家齐齐看向了云雀,云雀把纸条盯了半晌,然后把往桌上一丢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纲吉和山本连忙凑过去一看,只见纸条上写着:

「向第一位对你道早安的人发出约会邀请 计3分。
如果是同性,加一分」

“哇!云雀这任务分数好高!”山本惊呼。纲吉黑线地想着难道不应该先吐槽这什么鬼内容吗!

“可、可是云雀学长他真的会……”

里包恩跳到桌上收起纸条,一副了然的表情:“只要是云雀答应了的,他就会比任何人更加尊重规则和约定。总之,游戏开始了哦哼。”


===================


第二天早晨,当一向不乐意群聚的云雀出现在彭格列基地的餐厅时,大家的表情精彩得就像接错了电路的霓虹灯。

迪诺首先条件反射般大喊了一声“诶恭弥!”然后便话都说不利索了。狱寺眼睛瞪得老圆老圆,坐在他左边的纲吉很清楚地看到狱寺下意识地摸出了炸弹。大伙儿由于太过震惊,偌大的餐厅莫名就冷了气氛。只有里包恩淡定地支起帽檐,惯常地招呼了句“ciaos~”

可惜里包恩是游戏参与者之一,道了早安也是不作数的。纲吉可惜地想,也许对象是里包恩的话,会比较平安的结束云雀学长的大冒险任务呢。

正在这时从一旁走进来了草壁和罗马利欧。“早安,恭先生。您怎么到这里来了,我刚准备把早餐给您送去。”

里包恩帽檐下眼睛一亮,山本坐直了身子,纲吉差点摔了手里的茶杯。一身风纪制服的黑发少年抬眼把飞机头男子死盯了许久,然后草壁听见他敬爱的委员长用那清冷得不带任何感情的声线说道:“副委员长,今天跟我去约会,半个小时后在门口等我。”

“噗——”迪诺一口汤喷在了对面的将尼二身上。

“委、委员长你说什么?!”

“难道你还要我再重复一次吗?”云雀冷哼一声就转身离去。

“不、不用,我明白了!”草壁的表情莫名地坚定了起来。不,你什么都不明白啊草壁学长!纲吉内心在狂吼。

“云雀他真厉害啊!”山本如是说。

迪诺颤巍巍地搭上了纲吉的肩:“阿纲你掐我一把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恭、恭弥他原来喜欢的是这种类型的吗……我、我……”后面的话被里包恩一脚踹没了音。

“都怪你是个废柴!”穿西装的阿尔柯巴雷诺说。

纲吉偷偷为师兄默哀3秒,然后偷瞄起右手边仍旧处于蓝屏状态的狱寺。现在是个好机会,对不起狱寺君,我也是被逼无奈!纲吉神不知鬼不觉地瞄准狱寺盘里的煎蛋伸出手去。

“十、十代目,云雀那家伙不会是认真的……诶?”

纲吉的动作终究慢了一拍,自己偷夹起对方煎蛋的小动作被抓了个现行。

“十代目!”狱寺把手里的刀叉哐当一声就砸桌上了。

“狱、狱寺君你听我解……”

“都是我这个左右手的疏忽!没注意到您还没吃饱!请把我的份拿去享用吧!我实在太失格了,罪该万死!”

“不……我……”纲吉有点想哭。

“十代目不用客气!无论是什么时候我都很乐意为十代目献上我的食物!还有十代目用过的盘子我一定好好珍藏起来的!”忠犬君毕恭毕敬地举盘齐眉,眼睛kirakira闪着意义不明的光芒。

正当纲吉慌乱地思考着解释的说辞,只听“啪!”得一声,山本猝不防地把筷子拍在了桌上。狱寺有些惊讶地扭过头,看见的却是一副出乎意料的悲痛神情:“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狱寺隼人!”山本武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几乎咬牙切齿。

银发少年给这话震得浑身一颤,他完全不明白到底是哪里让山本这么激动,却仍然硬着语气道:“我、我怎么了?!”

山本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赶在表情崩回去之前装作愤然离去的样子匆匆离开了餐厅。狱寺完全懵了,在他的左手边纲吉则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
纲吉 -2分
山本 2分
云雀 4分
Round 1 end





——————ˊ_>ˋ


“呜哇为什么我倒扣了!”纲吉欲哭无泪地看着一开始就拉大的差距,“我最后还是吃到了狱寺君的煎蛋啊……”

里包恩赏了他一脚:“蠢纲,说的是偷吃!让对方都知道了还是偷吃吗?你最好下一回机灵点!看看山本和云雀。”

纲吉扶额,他是真的给这两人吓到了,且不说云雀学长表现得那么淡定自然,山本那时机实在抓得太狠。吓得他都有一种被捉jian在床的错觉。

“哈哈哈,就是忽然觉得那时候很适合接那句话我就接了。”山本武笑得一脸阳光,“云雀你真的和草壁前辈去约会啦?”

“噫——”见云雀闻声凤眼一挑锐气四散,纲吉连忙捂住了山本的嘴,“云雀学长我们不是故意问的,你不想提我们就不说了不说了。”

“只不过是一起去巡视並盛风纪而已。”对方倒是一脸无所谓,不过当时草壁那副面孔还真是有趣,委员长大人默默想着,虽然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了,那宛如便秘时中了彩的纠结神情。

“那么来抽第二轮了!”

纲吉抽到的是:「忽然站起身来大喊‘太感人了!’,并带头鼓掌 计2分。
如果有人和你一起鼓掌,加一分
如果两人以上和你一起鼓掌,加两分」

虽然内容真让人哈子噶西,不过看起来总算是有翻身追回的机会了,纲吉哆嗦着扫了一眼擦拭着手枪的里包恩。

山本的任务则是:「选择任一对象,用‘你懂的’回应他对你说的每一句话 计3分。」

最后是云雀:「选择任一对象,当面抢走他的一件贴身物品 计1分。
将此物品随身携带一整天,加一分」

“3分的任务呢,运气真好!”山本武对自己的手气很满意。“我一定会追上来的,云雀。”

“这种事我无所谓。不过……”云雀舔了舔唇,他对‘抢东西’这种任务还是很期待的。

“看起来会很有趣呢,哼!”里包恩上扬的嘴角弧度越漾越开。


===================


今天沢田纲吉看到他家师兄的时候是懵逼的,他很想装做不认识对方。可那个把一头金发梳理成诡异飞机头的某加百罗涅首领正对他热情洋溢地招着手。

“迪诺桑你这是在干嘛啊!”

“听罗马利欧说飞机头是草壁最大的魅力点,如果恭弥喜欢这种类型,那我也要争取一下!”迪诺那眼神特别特别真诚。

纲吉实在无法欣赏风纪委员式的飞机头魅力。他用初代Giotto的超直感发誓,迪诺师兄若是带着这发型就一辈子别想追到云雀学长了。

山本习惯性地拉开狱寺旁边的座位坐下,狱寺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这家伙,昨天说了那么莫名其妙的话到最后也没有半点解释,今天还像个没事人一样是怎么回事!

“喂,你、你昨天那话是什么意思?”

山本正试图塞下一只小餐包,对着狱寺的质问歪头想了想,然后绽放开标志性的爽朗笑容:“啊,昨天呀……你懂的!”

“什么我懂的?”狱寺丈二摸不着头脑。

山本学起迪诺真诚的眼神:“嗯就是你懂的呀!”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银发少年猛然一拍桌子,吓得纲吉把酱油倒进了味增汤里。“啊对不起十代目!山本武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怎么回事!”

山本对上狱寺几乎喷火的目光,长长地叹了口气,作出了一副无奈而悲哀的表情:“狱寺,你明明懂的……”那哀怨的调调瞬间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纲吉觉得他的岚守快哭了。

狱寺隼人咂舌,他完全不懂好吗?为什么野球笨蛋一脸情思难解的哀愁,这是自己的错?难道真的是自己的错?!

这是狱寺头一回觉得,云雀能赶着这个档出现在大家面前真好。

“恭弥!”迪诺几乎是飞扑过去的,然后又快又准地吃了云雀一拐。纲吉很确信云雀学长在看到师兄那个飞机头的一瞬间,面部极快地全盘抽搐了一轮。

“你,这是什么蠢发型!”云雀莫名地又想发火又想笑,第一次觉得自己表情太过于匮乏完全不能表达出他草泥马奔腾的内心。想也没想就伸手往对方脑袋上乱揉一气。我的天这是上了多少摩丝,手感糟透了!他想。

直到那头金发被散乱得不成样子,云雀才满意地停了手:“给我恢复你原来的蠢样,要不下次就直接咬杀你!”

“诶那就是说恭弥还是喜欢我原来的样子的咯?”

“我没这么说过……”这是什么自说自话的人啊。云雀扫视了迪诺一圈,忽然漾起一抹轻笑,伸手揪过对方的衣领。

迪诺身子被往前一带,反射性地想要格挡攻击,却是左颊被呼啸的气流擦过,黑发少年清秀的脸庞在他瞳里倏然放大又迅速远离。

再回过神来时,安翠欧被云雀捧在了手心。

“里包恩,安翠欧也算贴身物品吗?”纲吉小声问道。

“安翠欧不是趴在迪诺肩上就是揣在他怀里,的确可以这么算。”里包恩耸了耸肩。

“好狡猾,这不是变得很简单了吗。”纲吉嘟囔道。里包恩不以为意:“比起这个,蠢纲就剩你的大冒险了!”

“恭弥你拿走安翠欧这是要……”看着云雀逗弄着他家小乌龟一脸温柔,迪诺忽然有种人不如龟的感觉。云雀的神情出奇的柔和,连一贯清冷的声线都好像带了几分暖意:“这孩子今天就跟着我了。”

“……诶?!!!什么恭弥你说你要跟安翠欧在一起过一辈子?!”

“…………”这个意大利人怎么这么会扩写句子啊,明明自己说的是今天而已!不过云雀并不想多做解释,只是动作轻柔地将安翠欧放在自己肩上。

“恭弥我……”

“太感人了!”棕发少年突然拍桌而起,一脸认真地大力鼓起掌来,“云雀学长和安翠欧的感情真是太感人了!”

“……阿纲你?!!”金发男子的表情更加迷茫了,环视一周只见其他人似乎也云里雾里。大家面面相觑,而首先做出反应的是三浦春:“哈咿!阿纲先生这样说起来,好像可怕的云雀先生对小动物都超级温柔的呢,小春忽然也觉得好感动!”

“啊,真的呢!好厉害啊……”笹川京子连连赞同,也开始鼓起掌来。

勉强维持着言纲表情的纲吉在心底默默比了个哈特,对不起迪诺桑,感谢你们京子酱和小春,现在的我才是真的快要感动得泪流满面了。

有了第一个第二个,不明所以的其他人也跟着不明所以地鼓起掌来,掌声越来越热烈,节奏越来越整齐。喧闹的气氛让云雀不耐烦起来,带着安翠欧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掌声中心,徒留递归懵逼的迪诺在掌声中各种凌乱。

“十代目说鼓掌,作为左右手自然要大力响应。”狱寺鼓得相当起劲,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冲山本问道:“但是我们到底是为什么要给云雀那家伙鼓掌?”

“你懂的~”

“野球笨蛋你闭嘴!”

--------------
纲吉 2分
山本 5分
云雀 6分
Round 2 end





——————ˊ_>ˋ

“蠢纲这不是做得不错嘛!”

纲吉把毛蓬蓬的棕色脑袋整一个就往桌上磕:“丢脸死了啊里包恩!”

“哈哈哈小朋友这个游戏还真是让人各种意外呢!”因为山本尽职尽责用“你懂的”回应了狱寺的每一句话,狱寺最后忍无可忍表示他再也不要跟野球笨蛋说话了。

“哼。”云雀没有发表评论,而是把安翠欧和云豆一同放在拐子上自娱自乐起来。

“安翠欧居然真的没有还回去啊!”纲吉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给迪诺师兄诚挚地土下座。

在第三轮云雀终于如愿以偿抽到了可以避免群聚的任务:「选择任一对象,将他的手机闹铃改为婚礼进行曲并设置在下午3点报时 计1分」

而纲吉继续中彩需要厚着脸皮上的任务:「声情并茂地当众朗读一段情诗 计2分」

“这任务内容不是很简单嘛废材纲。”里包恩并不打算简单放过他可爱的学生,“既然云雀的任务是婚礼进行曲,不如蠢纲你的任务就改成宣读婚礼誓言吧!”

“哪有这样说改就改的啊里包恩!”纲吉连声大喊恶鬼。


“「用可爱的昵称称呼每一个人 计2分」”最后山本一字一顿地念出他的任务,“可爱的昵称啊,是像京子酱和haru酱这样的叫法吗?”他首先想起了那两个甜美可爱的女孩子惯用的称呼方式。

“嘛,那就这样叫吧。”里包恩轻快地作结道。

山本挠了挠下巴思考道:“唔,所以这样的话,阿纲就是纲酱,云雀是恭酱,小朋友就是……唔……包酱?”

“……山本,这个就不要拿来练习了……”


===================


迪诺最近那小心脏实在是不太好,怎么说也是三十出头的人了,接二连三的画风突变让他真吃不消。但尽管如此最近能经常在彭格列基地里看到云雀,他还是很高兴的。

“哟恭弥!啊里包恩你怎么和恭弥在一起?”一身黑西装的小婴儿正坐在云雀肩上,迪诺还真是头一回看到这个组合。顺带一提,少年另一边肩上趴着的是乖巧的安翠欧。

“你有什么不满吗废柴徒弟?”

“不、不没有……”迪诺连忙收口,“啊那个阿纲他们要一起去探望拉尔和斯夸罗,恭弥你们要一起来吗?”

云雀撇头:“我才不会跟草食动物群聚。”

“诶?不来吗?真是拿你没办法。”迪诺笑得宠溺又无奈,“明明最近都经常看到你过来,怎么也该习惯一点了吧,和家族在一起什么的。”

少年执拗地强调道:“这些都与我无关。”看着对方别扭的神情,迪诺唇边的笑意愈发温柔,没忍住冲着那圆圆的脑袋伸出了手。

意外地云雀似乎并没有怒不可遏,而是静静地任迪诺轻抚过漆黑的发丝。

自己并不厌恶这个男人的触碰这点,让云雀自己也很吃惊。不过他最后还是决定错开头来停止对方的动作。

“这孩子,”云雀指了指安翠欧,“不拿回去?”

“啊……”遗憾着少年乖巧的样子转瞬即逝,迪诺收回爪子挠了挠头,“恭弥你那么喜欢它,回到过去前再还给我也可以的。安翠欧也很黏恭弥嘛。”

“哦,那我走了。”

“诶,等等恭弥……”

“好了,不是要和阿纲他们会合吗?你也快出发吧!”不知何时里包恩已轻巧地跃到了迪诺肩头。

“啊、啊说的也是。”迪诺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视线,“话说回来里包恩,你和恭弥是从彭格列基地里层走过来的,你们到底之前干嘛去了?”

“哼,谁知道。”

狱寺隼人最近心情也很烦躁,烦恼源便是他敬爱的十代目那位雨之白痴守护者。“草坪头,你不觉得野球笨蛋最近很奇怪吗?!”

“啊,有吗章鱼头?”了平拼命地思考了一下,“我极限的不知道啊!”

“有啊草坪头,你难道都没注意到吗!”狱寺近乎歇斯底里,“动不动就说些意义不明的话,真是的这家伙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只是极限的想和章鱼头搞好关系吧?男人极限的热血青春啊!!”

“什么跟什么啊!”狱寺觉得自己一定是昏了头了才去问了平。不过,搞好关系吗?嘁,难道自己不是在与他合力战伽马后就已经接受他(作为伙伴)了吗……

“啊这里这里,抱歉大哥和狱寺君,我们来晚了。”纲吉一群人远远地向他们招着手。

狱寺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那个爽朗的大男孩,有些不适地移开了视线。然而下一秒他就没忍住掏出了炸弹,因为他听见对方洪亮地喊道:

“呀隼酱,了平酱,你们真准时。”

了平一副“我说了的吧”的表情,狱寺眼神死地表示为什么没人来阻止一下这个野球笨蛋。

山本似乎完全不在意狱寺的纠结,走向前推开了病房的门。迪诺和里包恩已经先一步在斯夸罗和拉尔病床前和他们寒暄着了。

因为非7的三次方射线与竭力战斗的双重影响,拉尔的康复进度不快,而斯夸罗毕竟身经百战恢复力惊人,已经能在看见沢田他们时活力四射地吊着嗓子挥舞新装上的义肢了。

“Voi!你们这群小鬼还没回到十年前去啊!”

“啊哈哈,那个……正一君需要对时空机器进行一些调整。”不论什么时候,纲吉都觉得斯夸罗的嗓音能直穿脑仁。

“真是麻烦,一群小鬼头就快给我滚回去!”

“嘛嘛,别这么说嘛斯酱,大家都很感谢你之前的帮忙呢。”

斯夸罗长这么大吼人无数,第一次深刻怀疑他耳膜有没有被自己吼坏。“玩刀的小子你刚刚喊的谁?”

“斯酱你啊?”

“斯酱你个头啊!你这什么称呼!”长发男子不淡定起来,迪诺连忙从旁按住长剑乱舞的老友。

山本偏了偏头:“因为……很可爱吧斯酱!”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那种小女生的叫法,跳马你丫别拦我!”

“诶斯酱也有一头很像小女生那样的又长又漂亮的银发啊,如果是女孩子的话,肯定有很多男生想娶斯酱的吧。”山本灿烂地笑了起来。恰逢三点整,婚礼进行曲的BGM同时响起,庄重而热烈的旋律中,来自十年前的彭格列十代目徐徐诵道:

“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男。照主旨意,二人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喜走天路,圣灵感化,敬爱救主;一生一世主前颂扬。”

“斯贝尔比·斯夸罗,无论贫富贵贱,生老病死,不论困难与挫折,不论快乐或悲伤,你都愿意永远陪伴在对方身边,不背叛、不抛弃,守护他的一切吗? ”

“…………”

“…………跳马你给我让开!我要把彭格列这群小鬼都大卸八块!!!!!”


--------------
纲吉 4分
山本 7分
云雀 7分
Round 3 end

____
→提问:那么云雀到底改的是谁的手机闹铃呢2333

评论(2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