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只想静静勾搭个cp 004-006

(˶‾᷄ ⁻̫ ‾᷅˵)前篇见:001-003




——————ˊ_>ˋ

Chapter 004.

当迪诺跌跌撞撞地以左脚绊右脚的姿势摔进秦妈火锅的大门时,火锅已经涮得汤都不成色了。

六道骸很淡定地无视着不偏不倚摔在自己脚边的迪诺,顶着狱寺警惕自家好友被狼叼的敌视目光,依旧一脸殷勤地给右边的沢田纲吉添肉。而他左手边的弗兰正一边躲避着贝尔的餐刀,一边试图给六道骸碗里加辣椒酱。

“Voi 跳马你怎么迟到了半个小时!”斯夸罗习惯性的一嗓子惹来Xanxus干脆利落一摁头,“你个混账几个意思?!”

“垃圾!”顺利吸引斯夸罗仇恨的Xanxus没事人似的飞快地抢走他碗里的肥牛。

迪诺懵糟糟地爬起身来,坐到给他留的座位上,望着桌面杯盘狼藉半天话都说不利索。

斯帕纳一看赶忙给他拍着背安慰道:“跳马你可别哭啊我特意还给你留了一盘!”说完从身后拿出一盘鸭肠子来,“都是一起追寻着大和抚子的战友,不用谢我!”

“……还有没有舍友爱!”迪诺一手推开鸭肠子,“好歹给我留盘肉啊!”于是下一秒六道骸便顺手把鸭肠子接过去给沢田涮了。

在沢田、狱寺和山本三人今年顺利升入彭格列大学后,蛤蜊瓦里安的社员算是在这个城市集结完毕。本来斯夸罗拉起的瓦里安和沢田他们的蛤蜊配音社是分开的两个小社团,因缘巧合遭遇同一个斯巴达家教的师兄弟俩迪诺和纲吉偶然发现对方都萌KHR,正巧广播剧的设想也初步成型,便相互撮合着人员合并了。

至于名字怎么就鬼畜地强行合体,就得谈到后来Xanxus和纲吉大战7回合骰子了,此乃后话。

看着六道骸忙前忙后地净照顾纲吉的碗,这一块肥牛那一个鱼丸,趁人不注意还作投喂状,粉红泡泡飘的到处都是。迪诺忍不住道:“还以为你们两个是线上秀cp没想到是真cp?!”

一句话说的纲吉不好意思地飘起了红晕,六道骸瞪了迪诺一眼,示意他还是“紧锣密鼓追求中”,然后迅速转火隔壁:“你怎么不说说山本和狱寺!”

此话一出,刚扭捏地接了山本丸子的狱寺差点没噎着,山本连忙给他拍起背。“我和野球笨蛋怎么了!那边两小鬼都粘一起半天了!”

“卧槽,弗兰和贝尔不还是国中生吗!”

“me的西秀国中时就知道跑师母的学校边上去蹲点了。还有me只是被这个王子括号伪戳着泄愤而已。”

“xixixixi闭嘴你这只青蛙,不准加括号伪!”

“me觉得长毛社长和脾气不好的黑脸老大也在秀啊。”弗兰抓起盘子挡住贝尔的餐刀,面无表情指了骂骂咧咧着不停地涮肥牛的斯夸罗与乐此不疲地从斯夸罗处抢菜的Xanxus

“…说好一起当条狗,你们却先有男朋友…”迪诺说他眼睛好疼,一脸幽怨地看向了唯一的直男斯帕纳。

吸溜着粉丝的斯帕纳含糊不清的表示他对迪诺没有兴趣,要为机械以及大和抚子奉献一生。

“Voi!都来说正事你们这群混蛋!”斯夸罗终于暴起守卫住碗里最后一块肥牛,然后试图把话题引向正途。

拖得天荒地老的迪诺终于是把第二集的剧本完工了,于是斯夸罗开始协调cv们开工。鉴于迪诺的尿性,斯夸罗深感不从现在开始催他准备后面的剧本绝对是不行的。至于掉线的美工,斯夸罗瞥了眼痴汉样刷着手机等回应的老同学,表示反正这个不算重点也不必急。

“我我我我我我我的娘啊——!”

“跳马你又干嘛?”

迪诺忽然拍案起身,眼珠子对着手机瞪得老圆老圆,憋红了脸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回、回回我了!”

作为见证迪诺日夜不休长吁短叹思春怀伤的众人自然很清楚迪诺说的谁。

“啪啦——” 这是並盛三人组筷子掉桌上的声音。

“哐嗤——”这是六道骸汤勺砸火锅里的声音。

“那个云雀前辈居然会答应……”来自不可置信的棕发兔子

“明明连我们他都拒绝……”来自目瞪口呆的银发章鱼头

“Kufufufu,说好的並盛抗战八年都难以攻克的技术难关呢……”来自已经开始不知道在yy什么的凤梨

“哈哈哈好厉害啊能教教我怎么对付傲娇吗?”来自爽朗笑着的天然黑

“闭嘴野球笨蛋!”

而剩下的人表示虽然对方好像高冷了很久,但并不懂你们並盛的为何如此吃惊。

“那跳马你快把人拉群里来。”

“等、等等,先告诉我怎么回复好,兄弟我手有点抖得厉害。”

“要不要这么没出息!”斯夸罗一掌招呼了过去,没想“扑通”一声,迪诺还真手一颤把手机掉锅里了。

“…………”

“那……谁买单?”



——————

其实云雀现在已经开始后悔答应了跳马的事儿了。

解除了他的黑名单简直就是撕了他的作死封印,跳马跟调查户口似的一股脑从云雀的生日星座血型问到喜欢的颜色食物和兴趣。忍无可忍的云雀半个问题也没答,直接字体调大加粗飞了句『闭嘴!』过去。

大概想起了一度被黑名单的恐怖,对方安静了一会,发来一句:『那个,我该怎么称呼你?』

『云雀恭弥』

『诶?』

『我的名字。』

『哦哦哦哦,我叫迪诺。迪诺·加百罗涅。我可以叫你恭弥吗(′▽`〃)』

『不可以。』

『恭弥,我来拉你进群吧!』

『……我刚刚说不可以』

『如果恭弥觉得群很吵免打扰或屏蔽也没关系的,啊啊但是恭弥请不要屏蔽我QwQ还有还有,我很快就会把后面的剧本改出来给你看哦』

云雀表情纠结地看着满屏的“恭弥”,心想,这个人,是故意的吧!



『‘並盛风纪委员长’已加入群』

【死拖稿的】跳马:我把恭弥拉进来了♪( ´▽`)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云雀前辈好

【cv】十代目的左右手:看在十代目的面子上意思意思欢迎一下

【cv】棒球与剑:哈哈哈欢迎!顺便我可以喊楼上隼人吗?

【cv】少年包青蛙:↑

【cv】因为是王子啊:↑↑

【后期】X burner:↑↑↑

【催命的】S长发及腰借你上吊可好:喂!都这么闲就记得按时交干音啊!他们都这么叫,直接喊你云雀你不介意吧?@並盛风纪委员长

【麻雀】傲娇超短裙双马尾:随你们

【死拖稿的】跳马:……诶?这……是恭弥?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啊哦

【cv】棒球与剑:……啊哦

【cv】少年包青蛙:……啊哦

【cv】因为是王子啊:……xixixixi

【兔子的】凤梨征服世界:Kufufufufu~小麻雀你的群名片还真是风sagfrhyukvjk@&$€£%#

【催命的】S长发及腰借你上吊可好:这什么情况?

【cv】棒球与剑:大概脸被云雀摁到键盘上了吧……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骸君你完全忘记了自己和云雀前辈是伸个懒腰就能给对方一拳的舍友吗?

【老子天下第一】你们都是垃圾:一群垃圾!

【cv】十代目的左右手:所以到底是谁给那个凤梨当管理员的?



Chapter 005.

看着伏在电脑前专心致志敲打着键盘的迪诺,斯夸罗忍不住拍着他的肩膀说,老朋友你变了。当然脸上那kirakira痴汉式傻笑还是那么白痴。

斯夸罗一直深信自己作为主催迄今为止遇到过最为无良的拖货就是迪诺。想当年那第一集的剧本这货硬生生拖了2个月,每一次都能从迪诺那里听到刷新三观的扯淡借口,比如他家的乌龟掉鱼缸里巨大化了十倍什么的。

然而云雀的出现把迪诺的效率整整提高了一倍不止。且不说现在就自发自觉地准备起后面几集的剧本,还兴致勃勃地要开新坑。就斯夸罗而言,能让他这么省心倒是喜闻乐见。不过如果迪诺能少作点死,别天天激得美工要退群就更好了。

【美工】云雀:海报。

【美工】云雀:[图片/]

【死拖稿的】跳马:可以再多给几幅选择吗?

【美工】云雀:[图片/]

【美工】云雀:[图片/]

【死拖稿的】跳马:恭弥恭弥再换几幅?比如用这段[图片/]这段[图片/]或这段[图片/]作图?

【美工】云雀:[图片/]

【美工】云雀:你,到底想选哪样的?

【死拖稿的】跳马:没有啦Squalo已经选好了,我就是觉得好喜欢想看恭弥多画几幅

『‘並盛风纪委员长’已退出群』

【死拖稿的】跳马:啊啊恭弥的每一幅我都好喜欢,要不我们以后做手书剧吧恭弥QwQ@全体成员

『‘並盛风纪委员长’已退出群』

【死拖稿的】跳马:我想出个炖肉番外……

『‘並盛风纪委员长’已退出群』

“Voi!跳马他再退群我就把你给踢了!”

无论怎么说跳马大大是越来越高产了,而且在微博上与某神秘画手太太的绑定也越来越明显。云雀的深夜六十分配文他依旧坚持着,就好像成了习惯般。而一有什么灵感脑洞迪诺也会第一时间和云雀分享,当然他们的交流大抵是迪诺十句换云雀一句。

云雀也着实很喜欢迪诺的文字,总能激起他的创作欲。和迪诺交流KHR也很舒畅,你出文梗我配图,就连对方那声声不停的“恭弥”都越发习惯了。

这个家伙让自己很感兴趣,就是神烦还有点蠢。云雀这么想着,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弧度。

在云雀的强烈要求下,迪诺不再次次都艾特自己,不过相对的迪诺成了云雀微博上第一个关注对象。这让迪诺睡床上都给笑醒了。两人互动多了,粉丝yy出他们cp的也不少,于是迪诺开始烦恼了。就在一天夜深人静之时,他思前想后决定郑重地给云雀坦白心迹。

于是那天云雀收到了如此一条信息道:

『恭弥,你要不要考虑换个ID名?我觉得跳风和马委这两个cp名哪个读着都不对劲(//∇//)』

收回前言,这白痴家伙还是咬杀算了!云雀黑着脸合上了笔记本。

“啊啊我好想和恭弥面基啊师弟!”食堂里迪诺毫无违和感地强行加入並盛成双四人组,咬着汤匙嘤嘤地嚷着。

“这种事情你去跟那个家伙说啊,反正都是同校。”狱寺边说着边不动声色地把甜腻的炸香芋挑到山本盘里。

“非常果断就拒绝了啊,说着‘见面一定会更麻烦’什么的……”

“云雀前辈的话的确会这么说……”纲吉默默阻止着六道骸再往他小山似的盘子里堆肉,内心吐槽道:然而我觉得云雀前辈说的不能更对。

“呐阿骸你不是和恭弥一个宿舍吗,你们住哪栋楼啊?”

“Kufufufu跳马如果你想来偷袭的话我支……唔唔”

就在六道骸邪笑着要交代点什么时,一旁的乖巧嚼饭的棕发小兔子眼疾手快捂住了他的嘴

“啊啊啊啊啊会被云雀前辈咬杀的啊骸君,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师兄自己去和前辈商量比较好啦……呜哇骸君!”

眼见方才还被堵住嘴的六道骸趁机就搂住了纲吉的腰把他往自己怀里带,迪诺表示他受到一万点暴击伤害。

“啊啊好想和恭弥面基啊!”


Chapter 006.

大体而言,云雀对模糊现实与网络的界限并不太介意,非要作出严格的划分于他而言就如同令人厌恶的束缚一般了。所以云雀是无所谓告之真名或是线下见面的。

不过他坚定的拒绝了跳马的面基,因为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一定神烦还很蠢,就像自己面前这个摔得七荤八素的金毛。

老实说,云雀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花式平地摔的,毕竟这对于云雀这种性能的生物来说简直是高难度动作。

摔就摔吧,还把一箱子的小黄鸡玩偶摔得到处都是。嗯,毛绒绒圆滚滚的小黄鸡,还真是草食得萌啊。

于是当迪诺挣扎着爬起身来时,看到的是已经不自觉蹲在地上戳玩偶的云雀。不同于以往孤高清冽的冷傲,反而一幅孩子气模样。细碎蓬松的黑发服服帖帖地耷在耳边,因满足而微眯着的眸子目光柔和,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弧度。

没想到眼前这个揍过自己两回到现在也是一看到他就黑脸的人还能有这么可爱的表情。反差萌这属性设定也很带感啊,这么想着迪诺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听见笑声的云雀身形一顿,扭头看定迪诺,这一个尴尬癌便全转化成杀气森森外放了。“哟好巧啊同学,虽然是替别人搬的,不过你要是喜欢可以给你带一个回……哎哟!”迪诺话没说完,云雀手里的小黄鸡就化身小黄鸡中的战斗机正中迪诺门面。

“把刚才的事、都、忘、掉!”揉着脑门的迪诺听见对方恶狠狠地丢下这句话就快步离开了。

“迪诺君你没事吧?啊东西全摔掉了啊!”后边跟来的学生看着迪诺身边满地玩偶,急忙放下自己怀里的箱子帮忙收拾起来。

掂了掂刚刚攻击自己的某毛绒凶器,迪诺鬼使神差地冲同伴道:“呐我说,到时候这玩偶给我一个当作给你当苦力的报酬呗。”


云雀曾经嘲笑过舍友六道骸在空间里乐此不疲地转发着长歪了的凤梨以求好运的蜜汁行径,不过他现在头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转发一回。

才逃离尴尬现场,不想走出校门没多远就给个臃肿矮胖的中年妇女缠上了。云雀冷眼看着眼前那女人歇斯底里地大喊着让云雀还她被偷的手机,无论怎么解释都死死抓着自己不放。演上瘾了还拉了一旁的明显是个托的“路人”来作证。

草食动物的诈骗手段真让人不爽,这城市的风纪真是糟糕透了,跟他的並盛完全没法比。云雀环顾四周,现在这条街上没什么人,偶有路过者也只是事不关己地围观两眼,真是无趣。不过面前这两个又是女人,直接咬杀掉估计后续有点麻烦呢。难道要摆出自己的手机讲道理吗?真让人心烦意乱。

就当云雀手上要有了动作时,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啊大婶你丢了手机也不能乱冤枉人啊,我可以帮你打110哦,叫那边的保安也可以哦?”迪诺微笑着拦到云雀身前,一手按住他手上的动作,不由分说就拉着云雀连带拖着那女人回头往校门方向走,边走边扯着嗓子冲保安室就喊起来:“保安大哥——”

最终那俩一唱一和的女子见着真把保安闹来了才骂着粗口悻悻离去。迪诺很绅士地表示可以把两位女士护送到派出所,当然被狠狠白了两眼。

云雀看着被迪诺攥紧的手沉了沉脸,低声说道:“多管闲事!这种草食动物的小骗术我一个人也……”

“其实她们是想要抢劫哦,一旦你想把手机拿出来向她们证明是自己的,会被直接抢走的。总之没事真是太好了。”金发的男子好似安抚般冲云雀温柔地笑着。

云雀微微一怔,不服气道:“哼,如果她们敢抢正好有理由直接咬杀了。”

“诶诶不要总是想着用暴力解决啊喂!”明明长得一张漂亮的脸啊。

“不关你的事。”云雀淡淡地说罢,挣开迪诺的手,“不过欠你的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是个不喜欢欠人人情的家伙啊,迪诺随即一笑:“啊,那就一起去吃个晚饭呗!”

“不要!”

“诶为什么?不是要还我个人情嘛?那要不给我你的电话?”

“………走吧去吃汉堡。”

“喂喂!”

傍晚的天空染上绯红的霞,大学城里各式各样的小店因天色渐暗都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而迪诺随着云雀走进了那家有着最为耀眼的黄色灯光的……M记。

黑发的青年专心致志地对付着手中的汉堡,迪诺就这么无意识地扫过对方尽显满足的凤眼,微微鼓起的粉颊,再到白皙的脖颈和那颤动着的小巧喉结。糟糕,这感觉不妙啊!

“在看什么,不吃?”对面打量目光实在太炽热,云雀忍不住抬头问道。

“啊啊啊啊啊啊——没有看!”被抓现行的迪诺连忙收回视线手忙脚乱地拆起包装纸。“话说你喜欢吃这个?”

“有意见?”云雀挑眉。

“没有没有!啊,对了这个送给你吧。”迪诺摸出之前要来的小黄鸡玩偶推到云雀面前。“其实是个挂饰来着,可以挂手机上。”

“给我干嘛我不要……”虽然真的很萌呐但回想起之前的尴尬,云雀把头扭向了一边。

“诶我看你很喜欢啊,亏我特地要来的。”

“才没有很喜欢,只是觉得和云豆很像罢了。”云雀继续防守着。

“云豆……你养的鸡?”

“……鸟。”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一阵蜜汁静默后迪诺忍不住开口道:“我说,你和我一网友的感觉很像呢。虽然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脾性,但总让人忍不住想去靠近。”

云雀闻言愣了愣,抬头细细端详起面前这人。金色短发肆意外翘着,鸢色的瞳里盈着温柔的笑意,仿佛是在述说着什么宝贵的东西一般。半晌,云雀也缓缓开口道:“你也和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家伙很像。”

“诶?”

“他很蠢!”

“喂喂,这么直接好过分耶!”

“不过那家伙有很厉害的地方。”迪诺看得真切,话语间那黑发的东方少年唇边带起了一丝愉悦的笑意。

于是当纲吉,狱寺和山本偶然路过他们这桌时,看到的便是这一幅安静异常却相当和谐的场面,以致于纲吉没多思考就喊出声来:“哎师兄和云、云雀前辈!”

“啊?师弟?”

“原来师兄你和云雀前辈已经见过面了啊?那还总缠着我和骸君问云雀前辈的宿舍。”后半句是纲吉只敢小声嘀咕着。

“诶?”「云雀前辈」四字反复在迪诺脑海里打着转,师弟喊的这名字好熟悉,莫不是:“恭恭恭恭恭恭弥——!”

云雀起初的吃惊在迪诺的尖叫声中转瞬即逝,他低头看了一眼还剩一半的汉堡,很认真地思考着如果用它糊迪诺一脸会不会不够用。果然回去还是把六道骸那所谓能带来好运的变异凤梨翻出来转发一回吧。


TBC.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