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只想静静勾搭个cp 001-003

※刚补完家教不久时的旧坑,从迪云吧搬过来0w0因为迪云的相处模式很戳我萌点,好想看神烦的迪诺和每分钟都想揍他的恭弥

※cp除了主DH大概还带6927山狱XS和白正玩

※轻松向大学校园架空

※鉴于我并没有真正参与过广播剧社团,有关社团的设定如果看到有口胡的地方请相信它真的是口胡(˶‾᷄ ⁻̫ ‾᷅˵) 以及存在有把我恭弥错认女生的老掉牙梗哈哈请不要打飞我~

※以上ok?(///▽///)




——————ˊ_>ˋ

Chapter 001.

当第18次发现一旁迪诺吸溜方便面的汤汁划着圈儿飞溅到自己的键盘上时,斯夸罗忍无可忍一掌下去把他一脸糊进了泡面碗里。

“跳马你要吃泡面给我滚阳台上,吸溜得到处都是,满宿舍都是你的老坛酸菜味!”

“胡说!我买的可是红烧牛肉味!”迪诺抓起纸巾把脸上的汤汁胡乱一擦,愤愤不平地辩解着,“斯帕纳说过吃面吸溜大声是表示对康师傅的尊敬。”

“别瞪我!这的确是和文化里的说法!”看见斯夸罗谴责的眼刀剜过来,斯帕纳立刻双手举高坦白从宽。

“Voi!总之你这混蛋再敢在宿舍里吃泡面我就去撮合你和碧洋琪!”

“嘭”的一声,来自斯夸罗的伪娘硬汉式拍桌和自地板下方传来的震动声微妙共鸣着。

迪诺虚虚地站起身,望着地板若有所思,“这不是地震啦吧,斯帕纳的床板都在颤抖啊。”

“楼下的毕业生搬走了换了些大二学弟住进来,大概在收拾吧。利索地给我出去吃完来改剧本!”

“啊啊知道了啦,入江去哪儿了?”迪诺认命地叼着泡面碗走了出去,一边不忘掏出手机刷起来。

“说是学生会有晚例会,晚点回来.”

“哈这么晚还开会,堵五毛白兰那家伙动机不纯!”迪诺为显而易见会被吃干抹净的实诚舍友意思意思默哀3秒钟,然后慢吞吞地点开了99+的水群。

想来当时年少无知,迪诺不堪斯夸罗的高分贝推销怒吃毒安利,顺顺当当掉进了热门番剧KHR的大坑,还在坑底一躺不起。一口气补完全剧依旧深感一腔燃血宣泄不足的迪诺,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依着他层出不穷的脑洞文思泉涌敲出了自己第一篇KHR同人。

起初还只是零零星星的暖场顶楼,在以两三篇短篇契定其文风后,斩获一批忠实粉丝后,迪诺首创的黑手党架空设定的中长篇KHR同人连载在圈内爆红。一时之间提起KHR同人大手,无人不想起迪诺的ID跳马。

正当迪诺因粉丝的激烈反响受宠若惊时,斯夸罗又一个毒安利把他卖进了自家那自娱自乐的小社团蛤蜊瓦里安,成员都是私底下认识的同好哥们。而后斯夸罗一时兴起提出要把迪诺的热门连载节选章节出成广播剧,第一集放出后反响大好,于是当下正紧赶慢赶地准备着后续。

【催命的】S长发及腰借你上吊可好:跳马你丫吃完了垃圾食品就给我滚回来赶剧本!别窝阳台上摸鱼!@跳马@跳马@跳马

【死拖稿的】跳马:我已经真切地预知到今天肯定完不了工了,不如一起洗洗睡了?[大哭/]

【老子天下第一】你们都是垃圾:垃圾!你说跟谁睡?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连Xanxus都被炸出来了啊[惊恐/],师兄说的不是Squalo 啊!啊等等为什么我的群名片变成了这样?

【cv】少年包青蛙:因为me的西秀是群管理员之一啊

【cv】十代目的左右手:到底谁给那家伙当管理员的!快把名片给十代目改回来!

【兔子的】凤梨征服世界:Kufufufu,小兔子不要在意,跳马叫我们一起去洗洗睡~

【催命的】S长发及腰借你上吊可好:睡泥煤!跳马三天内给我把剧本整出来!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对了,Squalo之前说玛蒙告假了让我帮忙问了其他画手给你配图,发给大家看看?

【cv】因为是王子啊:xixixixi唯一的画手玛蒙居然跑了

【催命的】S长发及腰借你上吊可好:她说猪肉涨价了,要回家养猪致富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


【cv】十代目的左右手:…………


【cv】棒球与剑:…………


【死拖稿的】跳马:…………


【后期】X burner:…………


【兔子的】凤梨征服世界:…………


【老子天下第一】你们都是垃圾:垃圾!

【催命的】S长发及腰借你上吊可好:混账你那名片给老子改改!27把图发来看看。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图片/][图片/]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是拜托一位同校的前辈画的,我觉得挺不错,应该可以用吧?

【后期】X burner:唔很棒啊

【cv】十代目的左右手:切这家伙倒挺厉害的

【cv】棒球与剑:嘛嘛的确画的不错

【cv】因为是王子啊:xixixixi王子通过!

【兔子的】凤梨征服世界:Kufufufu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师兄觉得如何?

【催命的】S长发及腰借你上吊可好:别问他了,跳马他已激动得跪地上了。

要说迪诺何以那么大反应,原本KHR圈里画手写手数量就相当不均衡,若能勾搭一只与自己心神相合的画手太太简直不能更幸福。蛤蜊瓦里安这社团更是绝了长期以来只有玛蒙一个画手,而且还是个对自家人都绝不白菜的主儿。虽然迪诺一画个鸡蛋都能拐成鸭梨的人不好意思多挑剔画手的作品,但他一直觉得玛蒙给的配图不完全契合他心中的模样。

然而点开师弟放出的图迪诺入圈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心灵冲击般的来电感。无论构图用色还是画风,都完美诠释了迪诺所想表达的情感,仿佛心有灵犀不点亦通。加载全图反反复复翻看了数十遍后,迪诺扑通一声跪在了阳台上:“妈妈我要嫁给这个人!”

【死拖稿的】跳马:师弟师弟师弟师弟师弟那个画手你跟她熟吗能勾搭她吗能拉进社团吗师弟师弟师弟师兄的幸福就靠你了@27并不是兔子@27并不是兔子@27并不是兔子

于是乎3秒后沢田纲吉收到了迪诺来自公屏和私屏的全面轰炸,满地打滚地求着太太的联系方式。想起那位的秉性,沢田纲吉迟疑了半天,提醒跳马自己当年也邀请过太太入社,不过对方不喜欢群聚冷漠拒绝了。然而迪诺拍着屏幕表示自己会好好发扬没羞没躁厚颜无耻啊呸锲而不舍的勾搭精神,担任起把对方坑蒙拐带入社的重任。一席话说得斯夸罗都热血沸腾,只拍着迪诺的肩膀说世界就交给你了。沢田没辙只好把联系方式给了出去。

拿到联系方式的迪诺按耐住激动的心情,手速飞快地加为好友后在聊天框里敲出洋洋洒洒千百来字抒发了自己情深意切欲勾搭合作的愿望,并小心翼翼地点了回车,然后跟个小媳妇似的满怀期待地死盯着屏幕。

“不要!”

3秒后简单粗暴的回复跳动在聊天窗口里,伴随着迪诺又一次跪地的扑通声。


Chapter 002.

自从昨晚受了“我被可爱的画手太太秒拒并拉黑了”的严重打击,加上熬夜爆肝改稿,导致今天一整天迪诺都浑浑噩噩的各商全面掉线中。

若不是被入江提醒,连早上的公选课都差点给忘了。迪诺本倒想一了百了翘了开心,然而想起这门课是他给挂了重修的,不能毕业的恐惧让他立马怂了十步并作一步直往教室赶,可惜还是不负众望地迟到了。

教室里教授昏昏欲睡的讲课声已经响起,自然不能明目张胆地闯前门了,于是迪诺轻手轻脚地从后门进了教室。来上课的人也不算多,迪诺瞥见最后一排只坐了个黑发的学生,他周遭一圈都空无一人。于是迪诺很自然地往那边挪去,移动间细微的声响惊动了对方,迪诺摆出特灿烂的笑脸例行客套道:“同学这儿没人坐吧,我能坐这儿吗?”边说着就拉开那人身边的椅子。

“不能。”清冷却富有磁性的声线忽然响起。已经一屁股坐下的迪诺一脸卧槽地对上对方的目光,只见那双犀利上挑的凤眼是真真切切有杀气迸出。

天了噜在彭格列大学都摸滚爬混三年了,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一时间迪诺也来了劲,低声嚷了句:“你说不能就不能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我就坐这了上着课呢你还能踹我出去?”说罢就把东西往桌上一放,摆出一幅我就不走了的大爷样。

黑发青年挑了挑眉,直勾勾的眼刀杀气扑面而来让迪诺都不禁一浑身一颤。即便如此气势不能输,迪诺也直勾勾地瞪了回去。

诶别说瞪了两眼发现这家伙有那么点眼熟,还有就是模样真好看。皮肤白皙,面容姣好,幽蓝的瞳,摄人心魄的凤眼,典型的东洋气息让迪诺一瞬间联想到和文化迷斯帕纳天天高呼的大和扶子——虽然面前这人明显是个男生。

就在迪诺有些看呆了时,对方忽然从旁给了他椅子一脚,猝不及防的强劲力道让迪诺连人带椅子翻在了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后面那个同学啊,都迟到了就不要发出那么大的声音了啊。”巨大的声响让整个教室的不明所以目光都聚集到了迪诺身上。教授权当是迪诺自己整的事,忍不住就抱怨起来。

“卧槽?!”

“哼!”

这么一霸道的反击让迪诺算是想起来了,眼前这人不就当年把自己撂倒在街边的“学妹”嘛!

这事得追溯到上学年新生入学的时候,迪诺和舍友连同隔壁寝的大半夜在校门边上的黑料摊前撸串儿。几个大男生喝了几瓶啤酒就掉节操地玩起大冒险来,迪诺中枪得恰到好处,被要求去向走出校门的第三个女生要电话。

不知道是天色太过晚了还是酒灌的有点多。迪诺刚数过第二个女生便一眼相中那纤细的身影为自己的目标。秋日的风有些喧嚣,那人围了浅灰的围巾,一身文雅的牛角扣风衣,清秀的面庞都隐在贝雷帽和略长的额发下了,也难怪半醉半醒的迪诺认知失常。他屁颠屁颠地冲过去,一开口就是“学妹”,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见对方抬起脸一双凤眼挑出危险的精光,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撂倒在地了。当时的迪诺被揍得一脸懵逼,加上损友们都离得远了些,没人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啥对方就哼了一声走远了。

“原来当时被揍是因为我叫他学妹!!”迪诺在宿舍里跟大伙儿大倒苦水,“我的天,月黑风高的谁认得出来那么娇小纤弱的身板那种姿色的脸是汉子啊!”

“然后你被娇小纤弱姿色上等的汉子干揍了两次……”斯夸罗总结道。

“而且那家伙他完全没想起来我是谁!”

“你居然还希望别人记住你如此白痴的一面!”来串寝的白兰表示他惊异地搂紧了入江正一。

“卧槽白兰你要秀就快带着入江滚出去走廊秀!我那是要跟他没完,我记住他了!”

本来当年“街边秒杀事件”后迪诺就有心要找对方理论的,只是要个电话至于把他揍了么。只可惜偌大个校园千百号人,连学生会长白兰都不可能把在校生一一认全,加之迪诺那货也只能说出“宛如黑色妖精”那种令人抓狂的描述,所以就此作罢了。

“怎么个没完法?”白兰饶有兴趣地追问道。

“以后每次就专挑他旁边坐气死他!”

“……迪诺,我觉得你应该去校医院看看脑科。”这句话入江正一说的特别诚恳,差点没把迪诺气哭。很好,今天的双重打击。

【兔子的】凤梨征服世界:跳马昨天勾搭得怎么样,我堵一块悲剧了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我跟1块五

【cv】十代目的左右手:↑跟十代目,堵2块

【cv】棒球与剑:↑我就2块五了?

【死拖稿的】跳马:不仅被拒还被拉黑了[大哭/][大哭/]

【cv】因为是王子啊:xixixixi喜闻乐见

【cv】少年包青蛙:大快人心!

【兔子的】凤梨征服世界:普天同庆~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奔走相告?

【老子天下第一】你们都是垃圾:哼果然是垃圾!

【后期】X burner:你到底给人家说了什么,居然还拉黑了?

【催命的】S长发及腰借你上吊可好:人蠢就是没救!

【死拖稿的】跳马:非常诚挚的问候好吗?![图片/]

跳马想了想把自己的开场白和对方那句完美高冷的“不要!”截图丢了上去。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师兄……你怎么喊人家“女神大大”啊?!

【死拖稿的】跳马:诶?“並盛风纪委员长”这id一看不就让人想到带臂章的双马尾傲娇制服超短裙吗?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大概除了双马尾和超短裙其他都是对的……

【兔子的】凤梨征服世界:哈哈哈哈哈这个我可以笑一年!已截图!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等等你不会是要……

【兔子的】凤梨征服世界:已经晚了小兔子

【死拖稿的】跳马:你们在说什么?~(・・?))

【凤梨的】27并不是兔子:师兄……你没看到个人资料上性别是男嘛?!

“嘭——”迪诺第一次觉得楼下传来的震动声完美地模拟了自己脑内的幻想爆裂声。

“Voi!楼下又在搞什么鬼?!卧槽跳马你干嘛?!”

斯夸罗见鬼似的看着迪诺目光呆滞地扬起头,失魂似地喃喃道:“女神是男孩子……”

Chapter 003.

云雀恭弥最近心情特别烦躁,用舍友六道骸的话说,浑身上下散发着超逸的中二之气,具现化的黑气让自己脑袋上的凤梨叶子都发育不良了。然后云雀便当机立断一拐子冲着六道骸的凤梨叶子戳了过去。

自从那个叫“跳马”的加了自己好友以来,云雀活这么大以来第一次深刻了解到何为百折不挠锲而不舍。

“别用那种褒义词,那只能叫抖M!”六道骸如是说。

跳马加了自己好友时云雀并没太介意,这个圈内大手的id他多少是有点儿印象的。对方的文字温柔干净,很是触动人,所以他也才答应帮沢田纲吉给他们的剧配图。

然而没等云雀作多思考对方来意为何,一大串密密麻麻的文字赫然出现在对话框上。在看到开头那句“女神大大”,以及“一起进社团”“当我cp”等诸如此类的字眼后,云雀几乎本能地迅速回复了“不要!”并叉掉窗口。

本以为这就算结了,不想对方在沉默了一分钟后又疯狂地给自己刷起了屏还自带窗口连抖。跳马使出浑身解数,瞬间99+的聊天框里尽是他卖萌卖蠢委屈求带走的颜表情外加一段又一段掏心掏肺的真情表白。

最终云雀的理智线在看见队形般一条接一条地滚动在屏幕上的“女神大大QAQ”时完全崩断,之前没直接给他黑名单关机下线自己还真是太好脾气了!

离上课还有5分钟,云雀依旧很烦躁。停止手中刷微博的动作,黑发青年托着腮对窗外悠悠的浮云出神着。

跳马并没有因为被自己拉黑而停止攻势,反而不知从哪儿弄到了自己的微博。这次大概学乖了,先私信一封特别特别真诚地道了歉,又说直接骚扰求cp是自己太着急了,退一步改作邀请云雀入社,负责蛤蜊瓦里安的广播剧的美工。看着对方忽然变得软萌委屈的语气,云雀倒是不怎么来气了,不过他依旧选择了无视。

虽然莫名其妙吃了草食动物的安利,但一向不喜群聚的云雀向来圈地自萌。他的原则永远是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愿意画的时候特高产,没心情时摸鱼也不出。所以云雀的微博里关注对象和个人资料完全空白,除了画作从不发布其他动态。

跳马在着了魔似的把这个名为“並盛风纪委员长”id名下所有动态来来回回翻了个遍后,发现云雀一般出没于深夜60分。于是打那起每当云雀在微博上有所更新,他便会为对方的图配文并艾特致敬,一幅不漏。

云雀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跳马是个相当厉害的文手,他笔下的文字总有着一股能引起自己内心共鸣的灵动力。尤其对于云雀这种不善表达的人来说,看着自己画中所饱含的一切被确切的文字表达出来,倒真是说不出的愉悦感。

不过跳马毕竟粉丝众多,而云雀一向是和他人零互动的主,艾特云雀的次数多了,观光团和yy团也不知不觉多了起来,关注数和消息提醒与日俱增。

果然还是烦死了!

离上课还有3分钟,身旁的椅子被拉开发出刺耳的声音。云雀有些愠怒地回头,果然又是那个金发暖瞳的家伙。第一次课上由于这家伙太嚣张而踹了他个狗吃屎,没想到从那以后每次上课都瞅准了一定要坐到自己身边的座位上。

还来劲儿了是吧,草食动物欠咬杀啊!今天的云雀恭弥异常烦躁。

离上课还有1分钟,云雀黑着脸扯过对方的领子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两人靠得极近,起伏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就在云雀已经做好咬杀对方的准备时,只见那家伙忽然红了脸怂了吧唧地来了一句:“啊、不是,我、你能给我你的电话吗?”

咬死算了。那一刻云雀止不住地想。


“Kufufufufu,小麻雀不要总是冷漠地拒绝世界的美好啊~基情来源于生活!”六道骸一边破天荒地捯饬着自己,一边以心灵导师的口吻对坐在窗台上摆弄手机的舍友循循善诱。末了不忘作死一句:“毕竟你也有着张能配超短裙双马尾的美人脸kufufufu~”

云雀挑了挑眉,二话不说挥拐就抽了过去,六道骸连忙抓起一旁的衣架叉子招架住:“云雀恭弥我警告你今天说啥都别动手!等会我还要去见纲吉呢!喂喂,你那鄙视的眼神几个意思!”

也对,能让六道骸大费周折把自己整的人模狗样再出门的也只能是草食动物了。

自从今年沢田顺利地追着六道骸的步伐考入彭格列大学后,终于结束一年异地的某凤梨没事就夜不归宿尽往大一宿舍楼跑。这对于云雀来说倒是喜闻乐见,他本来就喜清静,所以才特意避开四人间申请了双人间。只可惜不知道是个什么运,把他和六道骸分了一宿舍。云雀和六道骸自国中认识起就属性相克,一言不合就唱giligili爱,能打就绝不吵。

虽然是分分钟就想给他投毒的舍友,云雀用眼神鄙视一番后还是了然地收了拐。“同乡会?”记得前几天沢田纲吉有问过他,当然他是不会去群聚的。

“不,就社团面个基。不过那群人倒是都在。我说小麻雀,那个跳马也会去哦,要不要来见光死一下搞不好效果奇佳,虽然我越来越确定他是抖M。”

“无趣。如果你再这样废话不出门就咬杀你!”

目送着六道骸屁颠屁颠地出了门,云雀靠着窗台想了想,拿出手机重新把跳马艾特过他的文都重读了一遍。然后从qq中解除了对方的黑名单,并发送了一条信息:

“你说的广播剧的事,我同意了。”



TBC.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