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0505云雀生贺·迪云】Dance with me

※跑路了快三个月已经手生到不会写迪云的鱿鱼,厚着鱼皮还是想为恭弥献上生贺。我喜欢所有姿态的雀,喜欢深爱着这样的恭弥的boss,也喜欢他们相爱的每一副样子!想成为温柔的人,想成为强大的人,想把真心送与值得被爱的人!


※撒比操作预警,咸鱼打滚←


※最近总是傻傻的,可是感觉很幸福(///▽///)







“这是什么?”修长的指节轻敲在桌上那副精勾细绘的浅金色假面,花园里正享受着午后阳光的黑发青年慵懒地上扬起音调,“化妆舞会?哇哦,我不要。”


“我知道恭弥是不喜欢舞会的人来人往,但是「化妆」……你并不讨厌的吧?”


云雀瞅了迪诺一眼,男人的唇角微微翘起,笑得别有深意,眼底亮晶晶的,那丁点儿小心思叫他一览无余。看得云雀也禁不住流露出笑意,却是不慌不忙就着白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


“我的出场费可是很贵的哦。”


——————ˊ_>ˋ


所以然后?


意料之中的开展,云雀恭弥第二天清早就赶着头班飞机飞回了並盛去。昨夜还抱有一丝希望在被窝里翻滚的加百罗涅首领黄粱梦醒,就这样被他可爱的弟子抛弃。


“不师兄,就算你和云雀学长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我还是极其佩服你敢问他陪你去舞会的勇气……”话筒另一头年轻的彭格列十代目默默竖起大拇指,“言归正传,所以师兄你的舞伴找好了么?”


“那当然是还没有啊阿纲!”一提起这茬迪诺就只想哭天喊地,“这太难为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加百罗涅没有守护者的啊!”


那何止是没有守护者,要知道五千下属怕不是组了个和尚庙。


纲吉默默侧头看了看他身旁的守护者兼舞伴库洛姆:“呃……可是再有十分钟晚宴就要开场了。”


“嘛其实也不必太担心,”迪诺听上去似乎真的一点也不着急,正当纲吉想问问师兄有何高招,只听对方不紧不慢地接上一句:“到时候我现场抢一个!”


“诶?啥?!不、不是,师兄你这强盗作风从哪儿学来的?!”


“哦哦哦前方两百米,我发现合适的目标了哟!待会内场见啦阿纲~”


“等、等一下啊迪诺桑!天啊有谁来阻止一下这个人吗——!!”


“嘟嘟嘟嘟——”


哦他温润和善的迪诺师兄,少年时代总是无私地向他伸出援手、仅是只言片语都会让他倍感可靠的迪诺师兄,当纲吉终于在熙攘的人群之中找到对方之时,加百罗涅先生还真是说一不二地“抢”了位舞伴。


彼时恰好一曲奏罢,金发男子绅士地屈膝行礼,托起佳人的纤纤玉手落下亲吻:“敢问小姐芳名?”


那是一位东方人样貌的女子,乌亮的黑发蓬松地挽在脑后,鬓边又见几缕垂下轻快地飘舞着。她的身后跟上两位西装革履的人物,俨然是做长辈的模样。纲吉识得他们,是近来风头正劲的多利亚家族首领及其幕后资金支持势力——出云财阀的社长。有传出云家大夫人为社长生有一子而二夫人则育一女,也算得儿女双全,今日那社长正是携着自家千金出席的。


两位先生向迪诺点头致意,很快变作家族引荐的场合。女孩子似乎本没有客套的兴趣,然迟疑了片刻还是依着父亲的意思也朝迪诺欠身答道:“出云玲……”


“原来是出云小姐,”迪诺微笑着接口,仿佛并未觉察自己抢了拍,“初次见面,我是迪诺·加百罗涅。”


出云玲奈动了动唇,最后却化作意味不明的弧度,没有补上被打断的部分——不过看起来心情不坏。


外界多有传言,说加百罗涅至今未婚的十代首领偏爱精致古典的东方美人。多利亚同出云氏那撮合之意昭彰,而迪诺显然还挺吃这套?


“是想联姻还是想搞事情?”纲吉远远望着师兄牵起对方到露台小叙,隐隐觉得右眼皮狂跳。“哦对了库洛姆,从刚才开始我就想问来着,虽然只是莫名的预感……”


“怎么了,boss?”


“骸君他……是不是又背着我偷偷混进舞会里来了?”


“……”




加百罗涅首领同出云家二小姐舞会初见一见倾心,并诚挚邀请对方来西西里游玩的小道消息不胫而走,不出几日就连带些胡乱猜测一块传开了。


纲吉深觉这种时候得装傻,到底是别人家务事,但还是忍不住想问师兄你怎么这么突然就来一出?


“我吗,我其实也很意外的啊!”斜倚在沙发上的当事人表示他还可以解释一下,“不是说择时不如撞日,有缘相遇挡也挡不住?……就,还真控制不住我自己。”


“噫!”纲吉小心翼翼地拨拉着手上刚从並盛发来的任务报告,“师兄你有分寸就成,反正要被问起来,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哦!”


纲吉暗示得再含蓄,迪诺也几近立刻就反应过来指的是谁。师弟这「救救财务部放过彭格列」的意思多分明,求生欲何其强烈,迪诺没法子也只好双手捂脸点点头。


“啊然后云雀学长有托我转达你,见着云豆就帮忙喂一下。”


“诶,云豆啊……”正打算起身告辞的迪诺闻言一顿,随即表示没问题。那只总被散养在恭弥身边、唱歌跑调的小黄团子,从某种程度而言实在是个机灵孩子呢。


出云玲奈到达西西里的时候恰好赶上最炎热的季节,她被及腰的长发扰得有些烦躁,心里盘算着总有一天定要把它们统统剪掉。加百罗涅是个多值得争取的家族,出云家甚至破例让足不出户的二夫人也随同而来。


毕竟还是未出阁的千金,出云家的女人安顿在多利亚家族的城堡,并向仍驻留意大利办事的父兄都请了安。出云家主向来更器重他的大儿子,未曾料想此次反倒要仰仗这位小女儿,于是久违地扮起慈父模样,亲热地拉着玲奈反复嘱咐了几句。


用过午饭后,加百罗涅先生如约驱车而至想带出云小姐四处逛逛。褪去笔挺的西装,迪诺今天是一身休闲装扮,阳光得好似个大男孩一般。


果然是闪闪发亮,等在门前的出云如是想着,正好对上迪诺冲她笑容灿烂。自己图方便挑了一身不能再简约的T恤牛仔裤,修身的线条倒意外地适合,瞧得对方眼里都冒小花,恰好掩过了那半分一闪即逝的可惜意味。


怎么,难道还期待有小裙子吗?出云小姐突然冒出点不着边际的想法,很快又摇摇头侧身钻进了车里。


原本以为不过一次装模作样的形式约会,迪诺竟实实在在做足了功课,轻车熟路地领着佳人穿行在大街小巷广场教堂。坐一段马车,赏一场木偶戏,尝一口奶油甜馅煎饼,再各捧一支Gelato并肩走过碧蓝海岸。太阳落山之前两人落脚在就近的海景餐厅,随意点了几道当地特色,正好也让随行一路的罗马利欧稍作休息。


“约会这种事,你还真是很熟练嘛,加百罗涅先生。”杯中红酒摇晃灯盏,来回把玩着高脚杯的出云小姐评价道。


“不不不请不要误会,这份行程清单原本就是专门为你而设计的!”迪诺贴心地将切分好的牛排换至出云面前,这才继续处理自己的一份,“我很高兴出云小姐给了我这样一个终于能将其付诸实现的机会。”


暖橘的柔光晕染开女人清秀的面庞,反而显出几分不真实来。出云执叉又放下,支起腮帮子开始专心看迪诺的动作。


“听说,你喜欢我这种样貌的人?”


“从前的老师说过我就是个废柴,打小一个死心眼。”迪诺轻声笑了,像片温柔的羽毛在人心尖上挠,“所以喜欢的人那便是喜欢的人,发自心底地喜欢,除他以外任谁都不行……哪又有什么喜欢的样貌或类型。”


出云微微一愣,颊边莫名升起暖意。“是吗?”她也笑道,“那不巧,你这种类型,我可喜欢得要紧呢。”


不知觉间两人的眼神交汇在一起,亮晃晃的盛着对方的影子。迪诺听得方才那「你我」二字咬得极为肯定,回味一番不禁眉开眼笑:


“还真是,荣幸之至!”


尔后几天,迪诺与出云又游览了好些地方,甚至带进了加百罗涅领岛,请入了主宅。


“哟,说不定再过些时日还要组织个彭格列一日游呢~”


“那其实都不用‘过’的,就在明天。”沢田纲吉扬手将刚封好的文件朝六道骸飞去,被对方稳稳当当接在手里。“我说骸你倒也知道回来露个脸?”


沙发上的雾守先生面不改色地交叠起他两条大长腿,边翻阅着纲吉递来的资料边kufufu的笑:“这不听说跳马最近和出云家的二小姐打得火热,我特地回来看看热闹。”


年轻的十代目不可置信地瞅了他一眼,总感觉他下一句还会蹦出类似“也许有我能出场的地方”这般的可怕宣言。


“骸君你看归看,不要搞事啊,尤其不准偷拍留底到处散播听见没有?”


“哦呀我哪有那么恶趣味!”六道骸表示抗议,“不过出云财阀和多利亚家族关系匪浅,顺着这条线挖也是宝藏啊。哎呀佩服佩服,跳马这家伙,正事拍拖两不误,比我会偷懒多了。”


“哦你可闭嘴吧骸,过来帮忙啊!”眼看自家雾守又趁机偷吃了他茶几上两块巧克力,忙得晕头转向的沢田纲吉气不过又两份文件照着凤梨叶子砸了过去。


骸君身轻体健躲得飞快,雪花片儿似的纸张散落一地分明可见诸如“情报泄露”、“东北港湾”及“赌场运营”等一系列关键词。


盛夏过去,那便是要入秋了。


借由加百罗涅首领的面子,出云确是得了些个出入彭格列的机会,但说白了也不过是陪着迪诺同他师弟喝喝下午茶。师兄弟俩聊得来劲了,无话可插的出云小姐百无聊赖,纲吉只好喊来位家族成员先领着她到城堡各处转转,打发打发时间。


然而出云小姐似乎对参观也兴致缺缺,作导游的那位小兄弟一个不留神,身后就走丢了客人的踪影。吓得够呛的小兄弟火急火燎找寻许久,没法子只好折返会客厅去向首领汇报。不想这位小姐倒是识路的,刚巧找回到会客厅前正等着他。


“也不算认路,是正好看见只会唱歌的小鸟四处盘旋,一路跟着它反而回到这里罢了。”出云轻描淡写,听得小兄弟云里雾里,以为她是为安抚自己开的玩笑。


结果进厅一看,还真有只圆滚滚的鹅黄小鸟停在那位加百罗涅首领的脑袋上,扑棱着翅膀冲门口二人「hibari!hibari!」的直叫唤。


“不好意思,是我家那位可爱的学生养的小鸟。”迪诺笑着解释道,出云亦靠在门边扬了扬嘴角,未有谁人留意那男人在逗弄两下云豆之后,迅速从其爪上取下某个亮晶晶的小物件揣进了兜里。


傍晚出云家主打来通讯说是派了人手来接二小姐回家,就不劳烦加百罗涅先生再费心送返。负责接送的年青小伙毕恭毕敬地为小姐拉开车门,后头目送的迪诺忽然没头没尾地问出一句:“如果我后天想再约出云小姐出门,还能约到你吗?”


“那也得看明晚过后你还乐不乐意再来出云家约人了~”出云玲奈似笑非笑地抛出个含糊答案,头也不回地坐进车去,“开车吧,雷纳。”


回到多利亚领地的出云小姐未有停歇就被首领和家主请进书房议事,接连两天直至深夜。再之后,玲奈的生活回归日常,的确再没收到迪诺邀约,因为多利亚家族突然发难从彭格列手中抢过东北港口及周围赌场控制权的消息,已然于巴勒莫掀起轩然大波。这两项经营长年控制在彭格列家族手里,若是没有机密情报的泄漏和背后财力的支持,即便是膨胀迅速的多利亚也断不敢风风火火地吃下。家族之间互留眼线本就常见,作为老牌同盟的多利亚一支更是深埋已久,而其中最为关键的情报回收,正是由那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加百罗涅准女友”出云玲奈亲自接洽的。


女子穿过长廊回房的路上,皎洁月色漫入廊窗。正是对这景致出神的片刻,一道黑影欺身压近过来,来势汹汹挡住玲奈的去路。


“出云玲奈,你最近可真是神气!”


一听这阴阳怪气的语调,便知是那出云家大少爷,她所谓同父异母的哥哥来找麻烦了。大夫人母子向来看不起二夫人出身低微,又恐他们上位,其间之敌意不言而喻。但此刻的出云玲奈懒得搭理,她已经有些困了,现在只想抱床棉被睡觉去。


“你无视我?真以为自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不过是个传递情报的道具,用来麻痹加百罗涅的诱饵罢了,现在的你价值已尽,省省吧!就算你能把人迷得神魂颠倒,父亲也没指望用你联姻。”见对方始终无动于衷,蛮横的大公子恼羞成怒,恰好瞥见玲奈右手食指靛光微闪,宛若抓住什么把柄一般猛然扣住她手腕冷笑道:“哟,还送你戒指了?倒和你那母亲一路货色,挺会勾引人啊?”


这下出云玲奈淡漠的神情终于松动,不悦地挑起眉来生生带起一丝寒气,那大少爷自以为击中对方痛处,更是得寸进尺地出言不逊:“怎么,被我说中了?你的那些狐媚手段,倒是使出来让我……呜哇!”


那意欲挑向玲奈下巴的手尚未能伸出,大少爷便在腹部吃了好结实一拳,瞬间痛苦难耐跌倒在地。


他难以置信地仰起脖子,只见逆着月光落下一片阴影:“我说……”那位曾经他以为唯唯诺诺、见他便主动绕道走的妹妹松了松腕骨,正居高临下乜斜着自己,“谁允许你碰我了,嗯?”


仅是被她盯着,就仿佛咽喉被扼住。这女人,和从前不同了!出云家大公子发出一声惊恐的怪叫,连滚带爬逃远了去。


过后好一会儿,旁观许久的另一抹人影才从长廊尽头现形,如果某人刚才没被吓得落荒而逃,此刻就会清晰地看见出云手上那枚他自以为是加百罗涅赠予的定情信物,燃起一道靛蓝火焰后随之碎裂。


“你这家伙,用指环时就不能节省一点的吗云雀恭弥?”而这出声的第三人,则是以幻术见长的彭格列雾之守护者六道骸。


“只不过是几枚低等阶的雾属性指环,你若嫌麻烦不如把你那枚先给我用?”云雀恭弥毫不客气地从骸手中拿过补给的雾戒,保险起见先赶着人回到二夫人卧房。


“哇你还想打我彭格列指环的主意,强盗啊你!”六道骸一路嚷嚷,忽然想起跳马也曾说,你是没见过恭弥用非S级云戒时,那指环一个接一个破碎在璀璨紫炎中的壮观场面。好吧,按自己目前送补给的频率而言,云雀恭弥确实挺收敛了。


出云二夫人见到两人不露半分惊讶,反而主动招呼起茶水。而屋内还坐着一人,正是早前充当开车司机的小哥雷纳,洗净了面上的伪装,实为真正的出云玲奈本尊。虽然雷纳无法点燃火焰,但为云雀细细打点好了其他后勤。


六道骸看看一袭镂花长裙并以雾属性伪装样貌体态的云雀,又看看多年来为免遭大夫人母子狠手而不得已男扮女装的雷纳,顶着如出一辙的面容,本是相同的性别,却分明两种截然不同的风味。看得六道骸内心拍桌狂笑,就差没赶紧把这画面拍下来。


当然身旁小麻雀还私底下带着拐呢,这么一想骸君的思路好歹绕回正事上去。多利亚家族把港口线路霸了两天,连带周边产业也搅合一遍。但沢田纲吉依旧十分冷静,胸有成竹,家族会议上他甚至是皮笑肉不笑地放话一句:“既然多利亚先生那么眼馋,让他借去玩两天也无所谓,到时候再连本带息全收回来便是了。”


“亏得你这一波双面间谍把多利亚的线人全探了个底朝天,现在纲吉准备先把内部的老鼠处理掉。”


“赌场和港口的情况呢?”


“经营权收回的事跳马在帮忙,谁叫他也有股份,港湾的拼火也筹备得差不多了,看你给个时间里应外合一下?”


“那就这周五,多利亚的草食动物自以为旗开得胜要办庆功宴,我负责拖住他们。你们要在港口开火的,和趁机要逃离这里的,自己看着解决。”


“小麻雀我怕你是直接咬杀光他们!讲道理,纲吉说了这头敲打敲打就成。”六道骸深知老对手的脾性,仔细想想就怎么都放不下心来,“不如我和你的工作换一换呗,反正容貌伪装都是用的雾指环,而且那些小礼裙什么的你也不……”


“不换,滚!”


“哦呀哦呀,我没听错吧?难不成你……”


“六、道、骸。”云雀向来人狠话不多,亮出浮萍拐就往桌上一拍,成功地令对方把该说不该说的全憋回去后,又强调一遍:“不换,滚!”



多利亚一事最终了结于周五夜晚的通天火光,一簇点燃于东北港口,一簇烧遍了宴会大厅。作为提供情报协助潜入的交换,二夫人母子在六道骸保护下终于能脱离出云一族的控制,自此远走高飞隐匿了踪迹。


而迪诺这头亦进展顺利,产业的经营权如数收回,只需再处理个把手续。小云豆衔着字条自屋外飞来时,同师弟通着电话的首领先生刚知晓多利亚被解决的消息。


“恩威并济也是好事,多利亚首领没有自知之明容易受人唆使忘乎其形,但毕竟算个老牌盟友,这次该是得了教训。那他们背后的出云财阀怎么样了?”


“咳咳迪诺桑呐,最近天凉了……”


“啊?”


“所以风纪准备要让他们破产了……”


“……果然很恭弥的作风啊!”迪诺忍不住低笑出声来,又是无奈又带点宠溺。黄毛团子在他头顶绕了两圈,那张字条飘落迪诺手心里:


「Would you like a dance with me?」


熟悉的笔迹教迪诺下意识掉了手机,连忙环顾四周寻去。云雀恭弥堪堪翻窗而入,解除了雾戒对容貌体态的变化,仍是一副“出云小姐”的装扮。


“欢迎回来,恭弥!玩得还尽兴吗?”


“哼,开心到得意忘形的人,到底是谁?”


迪诺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吐了吐舌,他原本只是开个玩笑,想哄恭弥穿一晚女装作舞伴。并非更中意乌黑的长发抑或蕾丝的礼裙,只要是他的恭弥,什么模样都格外好看。小小的心血来潮反而被恋人纵容,迪诺早已心满意足,动作温柔地抬手想帮对方摘下厚重的假发,不料云雀突然后撤一步,噙一丝戏谑的笑意微曲双膝提了提裙角。


也不知谁家的小鸟聪明伶俐,蹦跶着撞上唱片机放出悠扬一曲。气氛刚好夜色正浓,金发的绅士很快会意,伸出右手鞠躬施礼:


「Yes, my pleasure!」




.FIN.






-“说起来,阿纲那边……”


-“哦,刚刚去见过了。”


-“……就穿着这一身?!”


-“因为紧接着要来找你不是吗?”


-“呜哇,恭弥这么可爱的模样,不想让别人看到啊啊啊——”


-“小动物而已,他敢议论什么就咬杀。”


-“就算是阿纲也有潜在的……”


-“还顺道提醒了他注意一下,某只凤梨对于女装似乎有高涨到诡异的热情这件事。”


-“咳、咳咳咳!”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