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陪你淋一场秋天的雨

※和老术 @半寸束骨 淋了一场雨,进了一脑袋水,写了八百字迪云~(/ω\)







迪诺没有想过,时隔三年再次遇见恭弥会是因为一场雨,下得太急,无处可避。




狭窄的屋檐堪堪容下两人并肩,断线的珠子溅落清脆的声音,云雀那墨黑的发梢也挂了几滴。迪诺微微侧头去看他最心爱的弟子,褪去稚气长开了模样,或凌厉或冷静全收在一对凤眸里,心有灵犀般,偏过脑袋迎着迪诺的目光也看了回去。




迪诺低声喊了一句恭弥,然后双方都没有再言语。




迪诺本以为自己有许多许多想说,想问问恭弥的这三年,自由的小鸟飞出了並盛逗留在西西里,无数次穿行于各色家族宴会迪诺多期望一场偶遇,却每每隔着觥筹交错的人群擦肩而过,再回首,惊艳了目光那一抹纯黑早已消失不见。




胆小鬼是自己,自第一次觉察心底升腾出对恭弥的别样情意,他便没有一日不克制且小心翼翼。十五岁的少年似一块无暇璞玉,迪诺喜欢恭弥的眼神倔强又明亮,何其害怕从中读出一丝厌烦了自己。代理战了,三年前最后一次同恭弥告别,千言万语,噙在嘴边,又咽回肚里。最终迪诺听见自己说道,我要回意大利了恭弥,如若有事……就打电话给我吧?也许还扯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因为少年冲他挑了挑眉。当然,时至今日这通电话也从未有响起。




檐外雨势丝毫没有要减弱的意思,冰冷的雨丝随风飘泼,浇湿衣袖裤脚。




“这个季节的意大利总是多雨……”迪诺抿了抿唇,莫名感到嗓子都干涩。云雀随意地理了理袖口,不予置否。




从前开始迪诺就觉着制服正装穿在恭弥身上格外合适,但许是赶在风雨之中,那一身雪青色衬衣太单薄,单薄到让他突然生发紧拥住云雀的冲动,尽管黑发的青年向来与「柔弱」搭不上半点关系。




或许迪诺能克制住拥抱的欲望,本能地还是脱下自己的毛领大衣搭在了云雀肩上,仿佛回到並盛相处那段时光,他迪诺·加百罗涅不过是一位在贴心关怀自己学生的师长,轻声说着:“恭弥小心,不要着凉。”




——如果不是在下一秒,眼前十八岁的云雀饶有兴味地歪着脑袋勾起揶揄的笑:“所以你到底是想以什么身份这样对我说?”




“首领先生,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其实你就是个自以为是的笨蛋?”




“恭弥你……”




云雀坦然地拉紧残留着对方体温的大衣,甚至想了想将那毛领连帽也戴上:“我的话,喜欢什么东西,就会无所顾忌地去争取。”




雨声逐渐变小,由帘作纱迷濛淅沥。没有给予迪诺更多的反应时间,云雀头也不回走进了雨幕里。




继而迪诺手机响起,来电显示赫然写着「恭弥」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