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假使你我同年

※来自 @芸生 点的同岁迪云非师生原著向,那么就整一发1515小学鸡恋爱の迪云,彩虹代理战背景~造作呀少年们【bushi


※突然发现点文点出了很多年龄操作哈哈哈



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某条拖更装死的鱿鱼曾经说过,金毛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並中时间早晨八点二十九分,统一飞机头的风纪委员们汇报完检查工作解散了列队,从校园内侧哼哧哼哧拉上校门口那道大铁门。

 

便正好是离大门紧闭还差两个身位的间距,一抹金黄颜色以百米冲刺的架势由远及近。

 

“啊啊啊啊等一等恭弥,等一等!”

 

被直呼了名字的风纪委员长略一挑眉,副委员长草壁连忙上道地遣散众人,把铁门的控制权让至对方手里,迅速远退开到教学楼后。

 

“再给我十秒恭弥,我能进去我能——嗷呜!”一路加速狂奔的迪诺眼看要到达目的地,黑发少年眼疾手快卡住了他堪堪跨过大门那一条腿:“你又迟到了,蠢马!”

 

迪诺被他这卡得收也不是迈也不是,求助的小眼神扫过后头好容易紧追上来的罗马里欧,后者无奈地摊了摊手。

 

“通融一下嘛恭弥,”迪诺没法只好又转向云雀,朝他乖巧地眨眨眼睛,“都是因为熬夜工作又赶作业,才一不小心睡过头的……”

 

可惜云雀同学早已对其企图萌混过关的路数全权免疫,扣住铁门那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不要,成天破坏风纪的家伙就应该被就地咬杀。”说罢,一对锃亮的浮萍拐从袖中滑出,吓得迪诺硬是又挤进小半个身子手忙脚乱去拦:“别别别,恭弥冷静!看在咱们这交情不浅且也算同盟同僚的份上,恭弥你是阿纲的守护者,我也是加百罗涅的首领,拐子收收?”

 

“我可没承认过是小动物的什么守护者,和你也没多少交情。”云雀划出重点,“而且首领先生你不好好在意大利呆着,转学来並中做什么。”

 

“这个嘛……”

 

“如果我是那个大叔,我就会篡位。”

 

“噫,危险发言啊!”金发少年差点没给云雀这话呛着,偏生罗马里欧还别过脸去偷捂着嘴笑。“我、我那也是受里包恩所托,专门来协助阿纲进行代理战啦,顺便来体验一下和恭弥一起的国中生活什么的……”也不知是哪门子心虚,迪诺这后半句的声音是越来越小。

 

却是这时他突然反应过来:“诶等等,恭弥你刚刚居然说我们没什么交情?哇我伤心了,你得放我进去,作为补偿!”

 

“你在说什么?”云雀显然没能跟上对方跌宕起伏的脑回路,怎么话轱辘滚了一圈你个迟到的还讨要起补偿了?那委员长同学很干脆的表示不放。

 

“真不放?”

 

“不……”云雀话音未落,忽见迪诺猝然发力要把他扑个满怀,那张闪亮亮的面孔带起一丝狡黠的笑容就这样在眼前放大,教云雀不觉一怔,几乎是下意识地松开铁门向旁侧闪避,阻止了可能会更进一步的距离。

 

谁知迪诺早有预料,非但没有因此扑地,竟是趁机把铁门一推就钻进了校园里,一溜烟地往教学楼内跑去,末了还不忘回头招招手道:“午休时见啦恭弥!”

 

“!!”没想到教这意大利人摆了一道,云雀甚是不爽地皱起眉头,目光一转发现被某金毛首领遗落的他的部下还站在校门那里。

 

“咳咳放心吧恭弥,明天就是敲锣打鼓我们也绝对会把boss准时从被窝里拖出来。”

 

“咣当”一声,风纪委员长关紧了大门。

 

虽说迪诺溜走前同云雀喊了句午休见,可这还未到正午,日常在走廊刷滑倒任务的加百罗涅同学就连同他怀里抱着的一大叠试卷好巧不巧跌倒在校内巡逻的云雀跟前。

 

“哇哦,好大一只猎物出现了!”

 

“呜哇,好大一只恭弥出现了……”

 

两人对视三秒,二话不说先来了一发秘技·空手接钢拐,然后迪诺很不幸地又滑了一跤,直接把云雀原本想新仇旧恨一起报的战意硬生生给当场滑掉。

 

“好痛,恭弥学校的走廊还真是危险耶……”

 

“明明是你很不会穿室内鞋的缘故,”云雀盯着迪诺那金色的发旋瞧了许久,倒是破天荒地朝他伸出了援手:“总是在走廊摔跤会很碍事,东西给我。”

 

迪诺喜出望外,险些把刚收拾好的卷子又全撒出去,连连说着不用帮忙,只要恭弥陪自己走一路就好,结果刚迈开半步就让云雀揪着领子往反方向带了去:“连路都不认就自告奋勇去送卷子,你是笨蛋吗?”

 

“恭弥你也知道,这学校里我记得最熟的是去风纪委员办公室的路。”迪诺挠着脑袋说了句大实话。

 

他与云雀并肩同行的组合格外引人注目,从职员办公室离开后一直到风纪委员办公室附近都有男生女生目光的追随。迪诺也分不清那是在看恭弥还是在看自己,心下萌发出小九九不自觉去勾了勾云雀的手。

 

“嗯?”

 

“啊……那、那个恭弥考虑得怎么样?关于我昨天提过的,一起加入里包恩的战队。”

 

“我不喜欢群聚。”云雀想了想,“小婴儿那里已经集结了不少人不是吗?”

 

“不必同大家统一行动也没问题,恭弥就和我一块,两个人也不算群聚对吧?”迪诺想方设法作着争取,眸子里亮晶晶的满是期待。

 

平日里云雀可喜欢他暖鸢的眼睛,莫名拒绝不了这抹颜色。今天也不知怎的,他脑海里总浮现出早晨迪诺因凑近自己而在眼前清晰出细节的眉眼,哦还有那家伙趁机偷溜的模样。

 

于是迪诺看见云雀歪着脑袋勾起唇笑了:“既然这样,”他说,眼底闪过一丝精光,“我会在代理战首日成为代理人的。”

 

就像月夜下的黑色妖精,笑起来真好看,迪诺心想。一瞬间的恍惚,甚至未有留意窗外树枝荡过一只白色的猴子。

 

 

其实沢田纲吉在得知师兄迪诺要转学来並中的一开始,他的内心是拒绝的。哦那当然不是因为师兄有什么不好,要说起来,他家师兄阳光帅气,温柔谦和,年仅十五岁就已经带领着拥有五千部下的加百罗涅家族。然而每每遇上他家学长,那位孤高冷傲、强大可靠的並中最强风纪委员长,纲吉的超直感便总在提醒他要迅速撤离。

 

曾经他听副委员长草壁哲矢讲过指环战期间,这两人初遇的故事。尽管里包恩提前和云雀打了招呼,终究把“故人”描述得太模糊,就是草壁自己也没料到是位同龄少年,愣是把迪诺和部下当作闲杂人等拦在校外足足三次。怕不就是为何师兄能把校门闯得如此熟练的缘由?而那最后一次,两人直接就从校门口打上天台,各不相让直到武器都脱手,这才把云雀压制在墙角边的迪诺气喘吁吁地扯开个笑容道:“嘿恭弥,下次我还来找你玩,让他们别拦我可好?”

 

话是这样说,到底是里包恩同意的决定,师兄很快就转到了並中三年级。据大哥透露头一天的自我介绍中还说出了“因为我对並中的风纪委员会很感兴趣,所以特地转学来到这里”这样的话,不过纲吉强烈怀疑大哥要么记岔要么听岔了,搞不好师兄的原话是“我对並中的风纪委员长很感兴趣”才对!毕竟人三天两头就往云雀学长的接待室跑,午休放课全不落下,还积极主动包揽下说服学长加入他们队伍的任务。

 

“恭弥的事就交给我来,保证没问题!”

 

然而代理人战争第一日的报告大会,首先一记重磅消息就是云雀学长加入了风的队伍,并一举破坏了大哥的手表。

 

就,一只迪诺师兄失去了梦想,从快餐店的沙发椅直接滑坐到了地板上。

 

“我说跳马这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会带云雀过来的这边吗?!”狱寺君疯狂捶桌,当时他和山本同学就在现场,险些也要交代在对方手里,那是拼命协力才堪堪从学长眼皮子下撤离。

 

“对不起!!我我我我也没想到,恭弥他明明答应说……噫——好像被恭弥坑了!”师兄嗷的一声,一张俊脸直接就砸那桌面上了,“呜哇,不会是恭弥记仇我之前迟到闯校门故意的吧……”

 

那纲吉真想告诉他,冲着师兄你都跟学长皮了这么多回的份上,其实学长这仇报得还挺宽容的。不过那会儿自己还沉浸在输给父亲的失落感中,师兄似乎还嘟囔了句什么,被他一时抛诸脑后,直到第二天大早才猛然想起,迪诺师兄那说的是赶明儿到学校要去找恭弥当面问问?!

 

虽然纲吉不知道师兄想问出些啥,但他就是有点担心,担心那支手表随时会响,担心没有部下随身的师兄会被学长咬杀看不到明天的太阳,这么惦念着吧晕晕乎乎就走到了接待室的门口。恰巧那门也没关严实,里头传来师兄的声音:

 

“十年后的我,和恭弥一起并肩作战过吧,我好像啊……有一点羡慕他。”

 

再之后的内容,纲吉悄声为他们带上了门。他记得几个月前的未来一战,十年后的迪诺师兄与云雀学长联手击退了真六吊花的雏菊。在那个时空所遇见的二十五岁的师兄,举止间褪去了少年人的稚气,曾经钟情的针织白衬衫换作一身军绿色毛领大衣。更早一些还遇见了十年后的学长,于耀眼的紫焰中持拐起舞的黑色死神,沉稳凌厉,太过惊艳。

 

因计划而错开的两人从未有同时出现在大家面前,可没由来地纲吉就会深信他们亲密无间。至于这种强烈的感觉究竟是来源于特训中偶然发现云雀学长佩戴有一对骏马袖扣,还是因为意外从草壁先生那儿得知迪诺师兄是他们之中唯一一位被默许随意出入风纪财团基地主卧的人……

 

哦纲吉觉得自己好像知道得太多了,以至于当他结束完第二日战斗,听闻关于云雀学长因战斗不够尽兴而破坏了自己的首领手表,然后和师兄两人一起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的消息之时,纲吉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吃汉堡。

 

那确实不算什么出乎意料的开展,代理战的第三日,与纲吉半路联盟的六道骸同学愉悦地表示,毕竟他在偷偷潜入並中去探望库洛姆的间隙,还有瞧见过迪云两人在天台上接吻。

 

“什么?!”

 

“接吻。”骸君挤眉弄眼,一字一句又重复了一遍,“就是啵嘴儿,打kiss,用我的舌头狂甩你的嘴唇,懂吗我亲爱的彭格列?”

 

“停停停我知道我知道!”纯情如纲吉面红耳赤,赶紧阻止了话题的继续,“我、我只是有一点震惊……”

 

“哦呀,怎么?你们並中校规里不允许早恋?”

 

“额……那倒也不是,我觉得我们校规里可能只有不许群聚这么一条……”

 

“kufufufu,那正好。”六道骸忽然扬起嘴角,“黑曜也没有。”

 

“哈?”

 

“不允许早恋,”他微微弓身凑近纲吉,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少年耳畔,“这条校规黑曜也没有~”

 

 

.FIN.

评论(1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