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苍术术和鱿鱼鱼的魔法世界三十题】第八题: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有椅子坐的都有恃无恐

※4月9号快乐,哦好吧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不不不!这是好不容易和可爱的术同个晚上更新的日子!


※ @合谷谷 咳咳魔法世界惯例开头啊,本文是和阿术术一起合作的依托HP设定,夹杂大量私设的搞事文,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为了方便食用,以下附一份队伍配置和术术绘制的作为赛场的小镇地图:


α组
宝藏队:x爹,京子,贝尔,铃兰
猎人队:云雀,狱寺,山本,库洛姆
β组
宝藏队:迪诺,了平,小春,黑川花
猎人队:纲吉,骸,弗兰,炎真,尤尼,白兰


※幻影移行,biubiu——第七题,所有有意思的比赛,都是从分组开始搞事的!


※诶嘿我错了每次都是我卡棒哈哈哈哈可怜可怜这条咸鱼2333

——————————




雷迪斯恩得捐投门!欢迎来到第1218届霍格沃茨趣味争霸赛直播现场!本次大赛将继续秉承霍格沃茨“互怼第一,友谊第二”的优良传统,拼搏进取翻船坑友,为小队争光,为学校添彩!接下来将由阿术术和鱿鱼鱼带领各位走近赛场。


不同于往届按学院划分阵营的惯例,今次由Xanxus教授和迪诺教授分别带领随机选出的αβ小组成员相互竞技。每组内部又另分猎人队和宝藏队,宝藏队使用定点飞路粉携带宝藏徽章,而猎人队负责追捕“宝藏”夺取其标记物以累计分数,同时,失去徽章的宝藏队选手会被传送离场。好的,现在我们的αβ两组都已经整装待发。同一组的猎人宝藏小队是允许联手的,β组的迪诺教授和沢田同学似乎是在抓紧时间做最后的交流。按规则宝藏队会先一步被传送入赛场,并拥有3分钟准备时间,看来β组是有相应的战略部署了。让我们再看看对手方,哦α小组这气氛好像有点紧张啊?貌似是狱寺同学的心情不太好,宝藏队的贝尔同学凑近过去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马上就被对方不满地推开了,贝尔君还是嘻嘻笑着朝猎人队的伙伴们打了个ok手势才随同Xanxus教授到壁炉前就位。


大赛总裁判长Reborn先生魔杖一挥下达了出发指令,两组宝物队同时动作使用定点飞路粉进场。


本届的比赛主场依旧是距离城堡百里开外,由霍格沃茨自主搭建的魔法小镇。整张地图是很规矩的方形,其中建筑完美地还原了欧式风格的居民楼房,生活设施一应俱全。两组宝藏队被随机到的进入点都挺不错,迪诺教授所在的β组刷新在西南,而Xanxus教授一行则在东北角,两处都是平房密集的区域,非常合适藏身隐蔽。


部署时间还有两分钟,β组十分谨慎,看来是要保持集体进退的状态,且不打算走远。往届争霸赛都会持续12小时以上,所以对于各小队来说寻找据点是必须的,这也是提供给宝藏队的先入优势。反观Xanxus教授坐镇的α组,自一进场就分散开来,嗯这也是战略的一种……京子和铃兰两位同学一路朝西北角落移动去了,只有贝尔君还跟着教授走向了……诶?!小镇中央广场?


这可真是相当大胆的选择!还有30秒猎人队就要入场了,中心广场是这小镇上最开阔的区域,是会完全暴露在对手视野之内的呢。


Xanxus教授登上了广场正中的钟塔……


Xanxus教授举起了魔杖……


Xanxus教授施放了飞来咒!


3分钟倒计时结束,双方猎人队刷新入场!


哎呀非常不巧,由纲吉同学带领的β组猎人小队的进入点距离广场相当靠近,他抬头瞬间就已经发现了Xanxus教授和贝尔君!咦?为什么纲吉同学一脸生无可恋的懵逼表情?也许我们应该切换一下视角看看发生了什么……椅子!是一张飞翔的椅子!一张为全校所熟知的Xanxus教授专用座椅,稳稳当当地降落在了教授身后!同时贝尔同学配合地掏出一把大蒲扇使劲儿给他家院长扇了起来。


看哪,这就是我们霍格沃茨的蛇院院长,当之无愧长在椅子上的男人!霸气!狂野!唯我独尊!


纲吉同学震惊了,纲吉同学犹豫了,纲吉同学无奈地扶住额头,选择当作没看见一般与队员们向西边撤退了!


Xanxus教授以身作则亲力示范了何为「我就在此处不走动,你尽管来,抢得到徽章算我输」在这一刻,斯莱特林精神之别以为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体现得淋漓尽致,如狼似虎的气场生生压制了β组猎人队的士气!啊什么?术术你说蛇院并没有这样的精神,咳咳好的大家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听到哈……


啊,正北方α组猎人队内部似乎发生了激烈争吵,让我们将镜头拉近过去:



“哈,混蛋云雀你说什么?!”狱寺隼人这声血气方刚的怒吼,远在两米开外就听得清楚。他梗着脖子拧眉瞪眼,仿佛下一秒就要去揪那黑发少年的领子,“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然而云雀恭弥却是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连个眼神都懒得分他便淡淡回道:“我想做什么,也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狱寺气得直跺脚,五只山本都拉不住。没能和十代目分到同一组并肩作战这事儿本身就够让他心情低落的了,结果方才传送到达后,不知是哪位组员开的口,问云雀队长队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安排呀?那货凤眼一眯就答,去捉沢田纲吉。


就,狱寺听了想打人。


“十代目又不是宝藏目标!夺取了猎人徽章也不计分,先去狙他做什么?”


确实,纲吉作为α组猎人是没有人头分的,就算被他们击败,至多不过是被取消狩猎资格,教α组少去些许战力罢了。但除却禁止部分魔咒的使用以免造成对场地的严重破坏之外,趣味争霸赛对选手的自主行动并不作任何限制,云雀自然可以选择和任何人交手——只要他能同对方遇上。而云雀最想交手的人无疑是迪诺,他了解这个意大利男人,如是情形之下迪诺定会采取相对稳妥的行动战略,隐蔽藏匿为主游击误导为辅。


“避开正面交火并不都是因为懦弱无能,有时候也是战术的一种哦恭弥。”回想起某金毛一副为人师表的说教口吻,末了却顺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云雀不经意间弯了眉梢。不得不承认,迪诺确实是擅长该战术的,所以云雀决定先去逮沢田纲吉,毕竟纲吉的占卜成绩十分了得,借他之手来锁定迪诺的位置,当然比毫无头绪的搜寻要来得简单。


要知道云雀向来对大型群聚比赛没兴趣,这回算是赶巧碰上能与迪诺对抗,才堪堪提起点精神劲儿,那是谁也别想阻止他找迪诺单挑开大的。现下队友狱寺明显一副“想找十代目麻烦,你得先过我这关”的架势,云雀抬头就勾起一抹挑衅的笑。哦正好,他说,我凶起来连友军也轰。


眼看内斗一触即发,其他小巫师们连忙上前劝架。说是劝架,实则所有人都一窝蜂去拉狱寺,只有同院的山本和库洛姆胆敢阻拦云雀。好在云雀也并不太想现在就动手,场面得以控制,但银发少年实在气不过,猛然甩开众人便脱队离去了。


“这样没关系吗,云雀哥哥?”库洛姆见狱寺的身影转眼消失在街角却无人敢追去,忍不住看向云雀。云雀打了个哈欠没有作声,倒是山本爽朗地笑道:“哈哈哈别担心,狱寺在队伍里的作用很关键,一定可以再汇合的。”


另一头说狱寺隼人一气之下独行而去,等走出了好几百米回头一瞧,嘿还真没人跟过来,连那野球笨蛋也没有!不过方才他就看见山本和云雀气氛和谐地讨论了两句什么,莫不是也同意那混蛋的提议?狱寺越想越郁闷,只盼能快快找到十代目,提醒他小心才好。


于是为了找到并保护他敬爱的十代目,狱寺决定——嗯先绕道去商店搞俩饭团来填饱肚子。


负责赛场布置的巫师们可谓是非常敬业,仿佛小镇中的每家店铺都是真真正正在投入营业一般。狱寺在琳琅满目的货架前取舍了许久,终于选定了日式金枪鱼味。也不知是不是场景太过逼真的缘故,尽管知道除了自己以外这店内没有一个人,可就总是觉得有一双仿若店主的眼睛在暗中观察,叫人心虚得很。于是狱寺翻遍全身上下,凑出十来个银西可留在柜台,好歹也算结了账。就在他心满意足地啃着饭团往店外走时,迎面出现一簇熟悉的棕色……


“十、十代目!!!”


……及其身后浩浩荡荡一队伍人。


沢田纲吉的内心是崩溃的,呆愣愣地瞅着满脸兴奋的狱寺君,并不知道该做个啥表情好。今天自己这走得到底什么运气,甭说一进场就发现正大光明坐在塔楼顶层吹风乘凉的Xanxus教授,偏生没底气正面怼只好战略转移。那现在才转移了几百米哦,马上又和对手方的猎人打了照面。其实不光是队长纲吉,其他人显然也没料及这一出意外的相遇,最快反应过来的是古里炎真,斜跨一步便伸手挡在纲吉身前,提示道纲君小心,保持距离。


狱寺见状慌忙解释,突然队尾一撮凤梨叶子轻晃,冷不防一声大喊传来:“全军突击,集火那只银发!”这不喊还不打紧,一喊出声来倒把某位紧绷神经的小巫师吓一大跳,还真一发障碍咒就脱手朝狱寺打了出去。说时迟那时快,众人只听哇啊一声,那位α组小巫师就仰面倒下了——作为拉文克劳学院头名的优等生狱寺隼人,身体本能比思绪更快,下意识躲避并回击了一记昏昏倒地。


“……”


“对不起十代目我我我是无意的!我没想到他会突然发难,一不小心才回手的!”


“呃……其实我们本来就是对抗方,不需要道歉的,不过狱寺君你……”


“不是的十代目,我并不想和您对抗!也绝不会赞同云雀那混蛋妄想先对您下手的计划!”


“我是想说你身后……”


“请放心吧十代目,我是单独离队的,也不打算再和那群家伙联络了,作为您的左右手我说什么都不能对您的安危坐视不理!就算来的是云雀那混蛋,我也一样要把他炸成……”


“狱寺君你身后那只就是活的云雀学长啊!”


银发少年身形一抖,不可置信地缓缓回头,站在他后头的哪里止是个云雀恭弥,山本武和库洛姆以及他们猎人队全员,一个不漏。


“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哈哈哈因为狱寺你是我们的队友呀!”


“你少来了野球笨蛋!”狱寺自然不信有个云雀恭弥坐镇的他家小队能这么有队友爱,于是转而向那位狮院超凶投以质问的目光:“我不信!你们怕不是用我当饵引出十代目吧?云雀恭弥,你敢摸着良心说是因为关心队友?”


云雀好笑地打量了他两眼,逼近两步忽然就伸出一掌摸在狱寺胸口:“是哦,来关心队友。”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尾音还微微上翘,听得隔壁队的白骸哥俩毫无形象地锤墙狂笑。


于是本次大赛αβ组双方猎人队第一次交火就在狱寺隼人简短精悍的一句脏字中拉开序幕。战斗场面异常火爆,男巫女巫满地乱跑。虽说从人数和战力上看,目前两队算是旗鼓相当,但β小组实在无意恋战,然那云雀恭弥一手自学的无声咒使得炉火纯青,无视狱寺的阻拦就死盯着纲吉打。你来我往互有折损,双方都掉线了一两个小巫师,再这样下去怕不是还没开始找宝藏,猎人队们就先七零八落了。万般无奈之下白兰主动补位也缠上云雀,并趁着炎真尤尼联手抵挡住山本和库洛姆之际,六道骸合作弗兰凭空放出一阵薄雾,掩护着β组剩余队员再捡上个狱寺终于得以脱战转移。


待到库洛姆挥杖将雾气全散去,纲吉一行已经不知所踪,于是α小队也停下来清点起人数。


“嘿云雀,”仿佛有什么划过脑海,山本突然抬头看向云雀恭弥,“你有没有觉得刚才有第三拨人员在给阿纲狱寺他们打掩护,似乎是在我们的西边方向?”


“云雀哥哥,我好像也感觉到了……”库洛姆点头。


“对方很谨慎,判断不出人数,而且距离我们还有点远,很有可能是β组宝藏队的。”


“那要不要搜过去看看?”


云雀侧头想了想说:“你们先去,我找个人。”然后只身走向了中心广场所在的方位。


作为这个小镇的海拔至高点,钟塔的顶层能俯瞰到整座镇子的全貌。不过咱们的Xanxus教授似乎对看风景没有多大兴趣,百无聊赖地窝在椅子里假寐,听见塔顶的动静也不过微微抬了抬眼皮子,确认过眼神,便又轻哼一声继续闭目养神。


而一旁的贝尔菲戈尔则放下了那把题有“除我以外,全员垃圾”的大蒲扇。


“嘻嘻嘻嘻,”他开口道,“王子可是在这儿等你很久了,王牌先生。”



TBC.



-“多谢十代目的信任和收留!为了报答您的包容,作为左右手,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帮您夺得这场比赛的胜利的!”


-“哦呀还可以这样玩儿?嘿你们说如果我去小麻雀队里投诚他们会不会收我?”


-“别想了,学长他只可能会打爆你。”


幻影移行,biubiu——第九题,比赛可以输,人皇必须死

另附→第八点五题,巧克力蛙周刊霍格沃兹趣味争霸赛,特别版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