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0330·迪云】Aurora

※嘿最最可爱的术祝你生日快乐 @合谷谷! 第二年的330抱歉这条咸鱼不争气,先用这份旧物凑合着之后一定好好补点新粮诶嘿⁄(⁄ ⁄•⁄ω⁄•⁄ ⁄)⁄


※想来也是认识五百来天了,Aurora算不算是咱们交集的起点呢噗w最初就是想承着小术《自由》那条世界线上所说的亿万分之一的机会才动笔的呢,又是为了至幸的第一篇~虽然如今我再看一遍是要感慨一下我当年都在想什么呢这写的什么玩意儿哈哈哈!嘛总之又是一年十八岁,还想要和小术一起吸各种各样的迪云,然后一起朝着想成为的模样努力吧嘿!


※强烈推荐大家去看小术的《我想给你的自由》,这头免费提供纸巾(*/ω\*),还有还有很感谢当时帮我校对过的术术阿眠阿战小川和佚三三,可能这是我参与过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哇于我而言真的很有纪念意义了耶!








【00】


空旷昏黑的甬道里皮鞋踏击地面的声响由远及近,下一瞬便见得光怪陆离的火光在转角处炸开。滚滚烟尘之中,黑发凤眸的男子借着爆破的反冲力倒飞而出,于半空中抛出在拐身中的垂链,回身一带反倒先料理了一干冲锋兵。了了一击将敌我距离拉开了几米远,缓缓直起身来的云雀勾起嗜血的冷笑扫视过密鲁菲欧雷的追兵,仿佛他才是真正的狩猎者。明明浑身上下都挂了彩,那半分未减的凌人气势却让敌方都不由得僵住了手脚,直至领头的大喝了一句,别怕他啊我们可是有人数和匣武器上的优势啊,各色攻击才再度如狂潮怒涛般席卷而来。


无穷无尽、没完没了,这倒也是弱小的草食动物们最能仰仗的手段了。云雀轻哼一声,又取出一枚指环戴上。虽然关乎优势这一点说的并不错,但也不要太嚣张了啊。碎裂的戒指绽放出夺目的紫炎唤出了云匣中的针刺猬,飞速增殖的球针体随主人的命令不留情地碾向敌群。没有心思多听一声弱者的惨叫,云雀趁着对方攻势减弱的空档再次拉开与敌人的距离往上层而去。


这是一场毫无征兆的奇袭,在白兰•杰索这个危险的男人率领下,新兴的密鲁菲欧雷家族凭借着指环与匣兵器品质上的优势打得彭格列同盟措手不及,损失惨重。古老的彭格列城堡转眼间成了火海一片,敌方大规模的战力投入让转移行动举步维艰。于此生死存亡的关头,那位向来不愿放弃任何一个同伴的彭格列十代目也不得不同意了分头行动的决定。


“我明白了迪诺桑!断后就拜托你和云雀学长了!”温柔的大空这样说着,尽管云雀分明有注意到他是那般拼命地稳住了发颤的双拳。


眼下距他们与沢田纲吉兵分两路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小时。令人烦躁的穷追不舍,毫无退路的通天塔楼以及无处求援的孤军奋战,再糟糕不过的现状伴着令人窒息的危急气氛压迫着每一寸神经。自己并不如敌人所见那般游刃有余,体力开始见底,指环也所剩无几。强大如云雀也头一遭觉得也许这就是终焉,那个男人大抵也是相似的感受吧。


光是看看追在他身后敌人的数量云雀就发觉了,比起摸不清底细的区区一个守护者,自当是加百罗涅首领更有猎杀价值,所以大部分的人手恐怕是调去了另一边。虽说自国中起他就知晓那个意大利男人的强悍,但在这场追逐战中密鲁菲欧雷不仅动用了人海战术来生磨硬耗,匣子的研究上较之彭格列同盟也是遥遥领先,而加百罗涅甚至还尚未寻得最能发挥出他们首领实力的匣兵器。那个人,云雀下意识触过左侧的西装内袋,还撑得住吧?


“迪诺……”不知觉中对方的名字宛如梦呓般从唇边滑出。


然后很快就得到了回应:“诶诶诶?怎么了恭弥?”


很好自己完全忘记了开着联络通讯这件事,这一声低喃完全给那家伙听了去。


“……”这个时候如果假装没听到会有用吗,云雀思忖着。


“啊啊我刚刚也想着要不要联系一下恭弥看看呢,果然是心有灵犀吧嘿?”


看来是没用的。


“所以恭弥那边情况还好吗?没想到密鲁菲欧雷的围追堵截还真是无休无止哎……这永远没法停下战斗的感觉很危险呢……跟当恭弥家庭教师那会儿还真像!”


“我可不记得有承认过什么家庭教师。”


“咿——又来!我明明有好好地把各种各样的东西教授给你吧,作为家庭教师我还蛮自信的呢!而且那之后恭弥也变得越来越强了不是嘛?啊自离开並中以来在形形色色的舞台上都闪闪发光了呢。”


“真想带着恭弥去看看更多不同的世界耶,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而耀眼吧……”


云雀稍稍顿住了脚步,偏头避过了从身后呼啸而来的岚属性飞弹。


“你今天,比平常更吵啊跳马。”


“噫——居然这么说我!明明先开口的是恭弥耶!”


“……那是意外。”


“还真是一点都不坦率,直接说想我了也是可以的哦恭……”


“呐我说,你在不安吗迪诺?”


如意料之中,耳麦那头突然便安静了下来。云雀拧身出拐,将追至他身侧的敌人重重挑上了墙,然后默默地在脑海里描摹出在墙的另一侧,那只蠢马大概正无奈地扯着嘴角,一脸苦笑的模样。


【01】


混杂着铁锈味的血腥隐隐约约地弥散在狭窄幽暗的楼梯间里,空间的有限让两个大男人不得不以相当亲密的姿势紧靠在一起。楼外敌人嘈杂的怒喝声愈发靠近,被他们找到这里也只是时间问题。情况比想象中更为棘手,为了误导密鲁菲欧雷的视线,迪诺和云雀可谓是破釜沉舟。心照不宣地抓紧这片刻的喘息时间,两人安静而迅速地为对方做着简单的伤势处理,近乎凝滞的空气中只能捕捉到起伏的呼吸声。


细心地系好最后一个结,迪诺突然盯着云雀墨黑的发旋儿就出了神。他和恭弥走到这一步,状况还真是前所未有的糟糕呢,外边满是密鲁菲欧雷的扫荡势力,而被迫藏身的这座塔楼也仅有向上走的通路……简直是被逼入绝境了。


“你在看什么?”虽能感受到对方炽热的视线但云雀眼皮子也没抬,依旧专心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他大抵是不太擅长包扎的,总觉得和迪诺做出的造型……差别有点大啊,真烦人!


“噗——”迪诺看着云雀那难得纠结的模样没忍住笑了出声,然在收到对方气恼的眼刀后又连忙改口,“啊不不不恭弥已经做得很好了!很可爱啊——嗷!”云雀赌气般地给迪诺打了个相当粗暴的结,便别过了脸去擦拭他拐子上斑驳的血迹。敛下多余的情绪,金发男子轻声吁了口气状若无意地伸手揉了揉云雀细软的黑发。


大门处粗鲁撞击的声响开始清晰起来,没出半分钟脆弱的木质结构就被四分五裂,门板被破开的悲鸣生生撕碎了他们最后的安宁。云雀微眯着眼起身,熟悉的武器已然握于手中。


“呐,恭弥你的指环还剩下多少?”


“托你的福,还剩A级的3个,B级的2个……”


“哈能派上用场实在是太好了呢,我应该庆幸恭弥整整拒绝了我十年的求婚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一点也不想动用它们。”某加百罗涅十代目乐此不疲地给彭格列云之守护者花式送了十年求婚戒,今日却是它们第一次被戴在云雀恭弥手上——肩负着守护主人的使命在明亮的焰火中破碎。云雀想,他情愿看着这些亮晶晶的小玩意儿挂在他脖子上生锈,作为那个人情意的证明。


“哦哦!恭弥原来这么珍惜它们啊,真让我开心!”迪诺也站起身来,执起了腰间的长鞭,“不过本来也是希望这些戒指有朝一日能保护恭弥,才没有选择普通的钻戒嘛。”


“别会错意了,反正不会答应的哦。”


“有什么关系啦,我又不会以此来束缚恭弥的啊!所以,就算一次也好,真的不考虑看看吗?”迪诺那笑颜就如往常般温情如水,云雀深深望了他一眼却没作回应,而是扭过头去点燃了手中的云戒。耀眼的紫光刹那间照亮了昏暗的室内,那超乎常识的炽盛火炎让楼底一众敌人都望而却步。


“真是漂亮的火焰啊。”


“我的话,更喜欢你的颜色哦!”永远温暖明澈的橙色,正如主人的眼眸般叫人沉溺。


【02】


迪诺和云雀以惊人的速度穿梭在重重火力的间隙,迅猛精准地击倒着一个又一个敌人。一个后空翻避开同时击出的三柄雨之长枪,云雀向迪诺交换了一个眼神便跃进敌军后方,带着倒刺的银拐以其为圆心瞬间将周遭的敌人扫了个七零八落。不在意地揩去溅上面庞的血迹,云雀没有丝毫迟疑地直攻向那位貌似队长的白魔咒成员。突发的形势变化让前头的士兵们大骇,刚想转身支援却一个个被灵活的鞭身绞上并狠狠地掀翻在地,再也无力起身。迪诺毫不手软地守护着云雀交付于他的后背,大空的火焰随长鞭如闪电般击破任何企图攻击云之守护者的可能性。


“你们快、快一起上啊!”惊慌失措的小队队长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句便被浮萍拐当头敲晕。反应过来的其他人连忙将云雀团团围住点火开匣。


由匣兵器主导的战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是绚烂而残忍。料谁也没想过那万般色彩的指环与匣子竟然蕴含着如此惊人的破坏力,全面压制着以往的一切战斗模式。虽然两人已经尽可能多地在消灭能输出火力的个体,但密鲁菲欧雷集火目标狂轰滥炸这一简单粗暴的手段依旧威力可观。若是要正面接下,恐怕就要被炸得粉身碎骨了。即便如此,云雀仍是保持着泰然自若的冷笑,稍稍偏过脑袋为自后方挥出的长鞭让了条道,左手的拐主动纠缠上鞭尾,在眼前各色攻击落下以前随之一起被带回到迪诺身旁。


 “在下一波追上之前,快走吧!”趁着方才的轰击搅得尘雾四起,迪诺赶紧拉过云雀继续甩开追兵。急促的脚步声片刻不停,终于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这座彭格列塔楼的分岔口,分别引向东西双楼且不到顶层天台为止两条通路不会再有相交。天知道这到底是谁的设计,不过也许对于现下而言正好。


“在这里分开吧,迪诺。”云雀冷静地开口道。


“啊……是呢,在如此狭小的空间被大量的匣兵器集中攻击的话,就算是两个人联手也很难施展呢。”分散开的兵力也许更容易应付,毕竟他们体力有限而敌方却有着源源不断的支援。但是不知为何,必须分开行动这一事实叫迪诺觉着心口窒闷,握鞭的手隐隐有些颤抖。


“那我走这边。”没有犹豫地选择了右边的道路,云雀刚要抬脚却被迪诺从身后圈住,“等等恭弥,答应我一件事……把这个带上。”


鬓角边的碎发被轻柔地撩开,指尖熟悉的温度划过云雀的脸颊,最后萦留在他的耳畔。迪诺小心翼翼地为云雀戴上了精致小巧的通讯耳机:“我知道恭弥一向单独行动不爱用这个,但是我啊想听见恭弥的声音,可以么?”云雀挑了挑眉,本想如常回一句不会打开的哦,话至嘴边却只化作了然的笑意。不着痕迹地擦过西服内侧,背着身的云雀欲言又止终是什么也没有说。迪诺无奈地笑了笑,他知道这便是恭弥接受的方式了。


目视着云雀的身影逐渐融入另一侧的黑暗中,迪诺正欲掉头,却让突然回身的云雀扯住了他的领带。惯性的作用将两人骤然拉近,就着鼻尖相贴的距离呼出的微热气息刺激着每一寸皮肤。不需要半句言语徒留大胆而热烈的对视,此刻一个离别吻大概最适合不过,于是仿佛魔咒使然两人都情不自禁地向对方更加贴近。


然而下一秒“轰隆——”一声巨响便无情地中断了尚未相触的亲吻,紧急的局势并没有施舍更多温存的时间。横空飞来的各色匣攻击接连炸开轰鸣阵阵,浮萍拐与长鞭本能地挡下了第一波攻势,迪诺和云雀迅速分开朝着截然不同的方向快步离去。


“好可惜……那么要小心啊恭弥!”


【03】


嘛虽然之前是这么跟云雀说了,但自己果然完全平静不能。疲于应付接连不断的攻击使四肢愈发沉重,焦躁绝望的情绪让大脑更加迟钝——全都被他的恭弥一针见血地指出。


“被察觉到了吗?”这一头的迪诺确实是苦笑着挠了挠蓬松的金发,然后听见耳机里那清冷的声线毫不客气地补刀道:


“一开始就发现了蠢马,你以为我是谁?”


“啊恭弥一直都很敏锐呢……”宛若是放弃了什么般,迪诺自嘲地咧了咧嘴就突然止住了动作。他低垂着脑袋教所有表情全埋没在了额发的阴影里,低哑的嗓音中透着一丝云雀从未有听到过的他的动摇,“是啊我很不安,恭弥。一直都心神不宁,拼命想着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今晚会不会是我们最后的夜晚?被中断的那个吻是不是再也没机会继续?有没有什么办法至少能保证让恭弥安全离开?”


见到男人停下了脚步的敌兵们大喜,争先恐后地抡起武器向他扑去,却不料一直以躲闪与脱离为主的加百罗涅首领这回竟正面迎上他们如疾风暴雨般的攻势。毫不在乎身上被撕开的一道道血口,迪诺手中长鞭一抖便狠厉地在敌群中带起阵阵血花。那近乎疯狂的攻击性令密鲁菲欧雷的人马惊恐地后退了几步,他们有确切地看到,那是一幅仿佛要失去所有、自责愧疚的神情。


“是我亲手将恭弥带进了黑暗的里世界,反复用着作为家族首领必须以大局为重的卑鄙说辞,总是擅自把你卷入危险之中。从最初的指环战到如今——自作主张地要恭弥一起留下,一次又一次。可是我啊,明明希望恭弥能在阳光下好好地生活着,随心所欲地自由飞翔。如果没有我、不是遇到我的话……”


“呐恭弥,我啊……”


“果然是笨蛋吧迪诺!”


“啊咧?”云雀冷不防接上的话头,合着那方战斗中乒乒乓乓嘈杂的背景音让迪诺忽地就消散了方才酝酿的情绪。


“反正你接下来不是没头没脑的道歉,就是要说些‘如果没有遇到我就好了’这类的废话吧?”云雀听上去有些许慵懒,用着平日里揶揄迪诺的口吻,“需要我再重申一遍吗蠢马,首先我当然是自由的!”这最后半句可是云雀一字一顿地强调出声的,吓得迪诺下意识就接口应了一句:“啊是是是!”


大约是被迪诺的反应逗乐了,耳机里传来一声轻笑,对方的声线变得轻柔起来:“然后其二……迪诺,是因为有你,我才能如此随心所欲啊!”


“恭弥你……”迪诺低声唤着恋人的名字,莫名地觉得有些眼眶发热。


“稍微也听听看我的心情吧迪诺,总是那么自以为是。”云雀的声音不急不缓地传来:“无论是擅自来当我的家庭教师也好,果断提出由我们两个断后也罢。我很高兴哦,你所展露出的强大迷人的那一面,以及没有一味把我当作脆弱的保护对象这件事。”毫无征兆地闯进自己风纪严明的生活中,不厌其烦地靠近如此孤傲冷淡的自己,无数次用温暖的笑颜包容宠溺着自己的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后悔与之走过的种种时光呢。云雀恭弥并不善于火热直白的言语,但若是这个男人的话,他也并不介意好好回应一下对方的温柔。


“果然我还是觉得,真棒啊,迪诺,能够和你相遇并能有机会咬杀你这件事。”


明明是波澜无惊的语气可偏偏每一个音节都让迪诺悸动不已,再也抑制不住满溢于心口的那份情感,一抹滚烫的晶莹滑落颊边:“哈哈什么啦……结果还是要咬杀呀?还真过分耶恭弥。”迪诺仰过头来用手背掩住了湿润的眼眸,嘴边却绽开了异常灿烂的笑容,“我的话,可是想给恭弥一个深情的拥抱呢。”


“哇哦,那你现在有做那种事的余力吗跳马?”云雀调侃道,他能分辨出大约是刚解决过一批追兵的迪诺正微喘着气以试图平稳住呼吸。


“唔,好像是有点难呢。敌人的追捕网还是很严密,攻击火力更加密集了。”腹部的伤口正淌着血,双腿也像灌了铅般难以迈步,迪诺将全身的体重抵在墙边似笑非笑地向云雀坦白着。


“是吗?不过你不会输的迪诺,因为我可没允许你就这么被那些草食动物杀掉!”他听见云雀如此断言道,“来告诉你件好事吧,你忙活了十年的那件蠢事,也许我今天会答应你也说不定哦。前提是你能出现在我的面前。”


“呜哇恭弥,这算是在给我打气吗?”


“谁知道呢?我只是在说我想说的话罢了。”既不承认也没有否认,云雀一如既往地只陈述着他心中认定的事实,“且不论结局如何,若是你不在身边的话,那就太无趣了。”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迪诺微微笑罢重新握紧了手中的长鞭:“说的也是……如果这就是最后了,那我至少也要拼命见到恭弥啊。”


【04】


温热的血液在衣衫上慢慢晕开,拼命动作的四肢早是酸痛不已,而头脑却依然十足清晰地反复提醒着自己还不能在这里结束。迪诺并不知晓自己到底奔跑了多久抑或是放倒了多少试图追上的敌人,但当他推开天台大门那一刻,眼前的光景只让他脑海中留下这么一个念头:恭弥就在那里,在等着他。


迅速反锁住天台西门,迪诺望见云雀已经先他一步抵达了最后的汇合地。面对着好容易破开东门蜂拥而至的追兵,那位彭格列最强守护者正凛然立于顶层围栏的边缘。唇边旋起一抹危险的弧度。云雀凌厉的目光掠过眼前群聚的追杀者,积压的怒意俱化作狂舞的烈焰,携着锁链的浮萍拐与不计其数的针刺猬并出,云雀用这一击将视线所及的猎物们全数钉向了东侧入口,满满当当地堵上了这条通道。


“也许能勉强撑个3分钟吧。”终于最后一枚指环也在光亮中支离破碎,云雀徐徐转向迪诺所在的方向。在他身后黎明的曙色逐渐渲亮了墨染的黑夜,层层点点的金晖自海天交接之处散逸出来,勾勒出逆光之中黑发青年修长匀称的身线。即便已是遍体鳞伤,那份姿态也依旧傲然不羁。迪诺直视着对方的灼灼目光,看那张薄唇漾开的美好弧度在曦色中朦胧,竟不知觉就入了神。然后他看见,仿若是邀请一般,云雀向他伸出了手——


“你太慢了迪诺!”


闻此迪诺不禁莞尔,他走上前去,神色宠溺而温柔:“久等了恭弥。”


那么接下来,要去向哪里呢?身后密集的脚步声已然靠近,想必是敌方的援兵补充了上来。而面前就是百米高楼,疾风猎猎如刀劈斧砍。啊,这种事大概也无所谓吧,如果这就是最后了……迪诺朝着云雀也伸过手去。然在指尖相触的一瞬黑发男子却忽然向后仰倒,于迪诺的眼前如秋叶般跌入风中。


“恭弥!”没有半分犹豫地,迪诺朝着恋人的方向纵身一跃。与此同时,紧追不放的密鲁菲欧雷终于冲破了最后的防线,全面爆发的匣攻击恰好堪堪擦过迪诺的发顶。劲风呼啸着想要托起他们的身体,却终究敌不过既定的自然法则。迪诺只来得及拼命把云雀拉进自己怀里,鸢色的瞳孔中映出对方浅笑的面容。


再然后,双双坠落。


“哇哦你还真是勇敢啊迪诺•加百罗涅先生。”


“说什么呢,我只是想去到恭弥身边罢了。和恭弥两个人的话,去哪里都没关系啊。”急剧下坠的失重感让两人都不由得有些恍惚,迪诺更加努力地抱紧云雀,轻轻贴上对方的额头叫他们眼中除了彼此的面庞再无其他。


“是吗?”被迪诺那熟悉的气息拥绕着,云雀的语调似乎也愉悦了起来,他摸出内袋里的小东西向迪诺摊开了手心。


“这个是……”象征着大空的亮橙色,骏马形状的标识,置于云雀手中的是一只做工精巧的匣子。


“从一只四眼草食动物那里弄来的大空匣,第一眼见到时就想着应该会很适合你来使用。所以说很让人火大啊!本来想留到2月份的,这下又得想想到时候该怎么堵住你的嘴了。那么姑且就当作是戒指的回礼吧。”


“比任何属性都更敏感纤细的大空匣兵器,没有事先磨合交流就要一发开匣,按现有理论而言机会渺茫。呐迪诺,就让我看看吧,你的觉悟。”


上挑的凤眼里满是自己的身影,一丝顽皮还有无限的信赖。迪诺柔情地笑开了,他去亲吻那双眼,扣过云雀执匣的手拉至自己的心口处,无比虔诚地开口道:“我爱你哦,恭弥!”刹那间澄澈的火焰从指间迸发而出,明艳和暖的温度包绕着两人相牵的双手,映照出相互明了的心意。


点火,开匣——


“那、那是什么东西?”


“可恶!完全追不上!加强火力,继续攻击!”


“快、赶快报告白兰大人,给他们跑了!”


占领了天台的密鲁菲欧雷士兵们惊慌失措地吵嚷起来,对眼前的异象不可置信:那一刻,在地平线的尽头朝阳升起的地方,他们清楚看到了沐浴着圣洁白光的天马展开了羽翼,载着那两人远远消失在了初升的晨光之中。


【05】


这场由白兰所掀起的血洗黑手党风暴的序幕中,彭格列同盟遭到了空前未有的重创。所幸坚毅果敢的十代首领成功带领着守护者们和同盟尚存的中坚力量撤离到了安全地带,希望的种子就此被保留了下来。一周后,入江正一在风纪财团的秘密安排下正式会面了沢田纲吉,能够拯救未来、将拥有最大可能性的战力带到十年后的那个计划悄无声息地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筹备。三个月后,沢田纲吉早前在日本地下兴建的彭格列基地被首次启用。


古朴的和式庭中惊鹿落响,惊扰得云豆扑棱着翅膀便飞去了,一身和服的云守正安静地对着明月小酌着杯中之物。不知是在念想着什么,他侧脸的轮廓竟是少见的柔和。


“关于要调换的事,云雀学长真的不打算和迪诺师兄打个招呼吗?如果是透露给迪诺师兄的话我想还是没问题的……”


“没有必要啊。”蝶翼般的长睫轻阖,云雀浅浅抿了一口清酒,而且自己也不是完全没有招呼过的。放下杯盏,黑发男子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抚弄过无名指处的银光,他啊,可是把十年前连同现在的自己都拜托给迪诺了呢。所以他一定会回来,回到那个男人面前,“怎么了沢田纲吉,你有什么好吃惊的?”


一旁捧着茗茶小啜的彭格列十代目连忙摇头,却又悄悄吐了吐舌,遥想起三个月前的危机事件。如果说出来的话会被云雀学长杀掉的吧,那一天迪诺师兄忘记将通讯频道调至私人,叫他和其余守护者们把所有内容都听了个干净的事实。呜哇好像不小心知道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呢……不过——


“真好呢啊,迪诺师兄和云雀学长……”棕发青年含着笑由衷说道。


此时,距离十年前年轻的他们的到来,还有3天。


.FIN.

评论(12)

热度(42)

  1. 半寸束骨什锦酱鱿鱼 转载了此文字
    ——我愿与你生死与共。《aurora》的话更是一反常态的严肃与认真。为大部队的转移而独自留下的迪云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