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0114情人节·迪云】想看见你的心情

※特殊的日子短小的贺,纪念同可爱的术 @五钱莪术 成为cp的一周年,献给今年迪云第一个情人节~


※尚处在纯纯暧昧的2215,原著向彩虹代理战后的跑偏小故事










并没有人知晓发生异变的确切日期,但自那日清晨转醒,云雀便突然能看得见了——具现化在大家头顶的心情写照。


>>>>>>>>>>>>>>


起初是看见漂浮在每个人脑袋边上的情绪符号,就如同漫画里的辅助图案一般。小花代表开心,井字表示愤怒,感叹号是警戒,问号则为疑惑,另外也有一些奇奇怪怪不知所云的东西。再后来甚至还出现了文字注解,就跟划重点似的为云雀标出目标对象此时此刻最深沉的内心呐喊。


比方眼下正以一个标准狗啃泥摔进校门口的沢田纲吉,瑟瑟发抖的小曲线旁来回滚动着“完了完了云雀学长不要咬杀我啊!”的字样。


“今天好像没有迟到,所以不会咬杀你。”云雀瞧过一眼教学楼的时钟,用笔尖敲了敲手里的风纪检查日志,“但你这个样子很碍事,快点进到学校里去吧。”


“诶?好、好的,失礼了!”眼看纲吉头顶的心情符号唰唰由疑转惊再而喜,最后显示为松了口气,连忙爬起身来往教室跑去。並盛最强委员长同学凝神思索了三秒,决定无视掉方才混杂其中某个疑似友情羁绊抑或是好感度上升的神秘符号。


所以说还真真无法理解这种能力存在的意义,毕竟他又没想要和那群爱好群聚的草食动物打好关系。旁人的情绪和想法与自己无关,云雀恭弥从来只做他想做的事情,不论是在何时何地。只不过一大堆奇形怪状的图案和文字泡就这么在眼前摇来晃去,很难让人不去在意。


经常可见的符号大约有二十来种,云雀很容易就整理出了它们各自代表的含义,而略微难以联想的部分也在狱寺隼人的“帮助”下得到答案——嗯就稍稍实践了一下某意大利金毛所说的「在战斗中活用言语攻击」的技巧。


并非故意去欺负他,只是相比山本武和小动物,狱寺隼人的情绪变化更丰富也更快速所以更方便测试罢了。以至于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狱寺同学一看见云雀开口就特别想跑,此乃后话。


生无可恋的银发少年如是向他敬爱的十代目报告曰,从某种程度上说,云雀那混蛋开起口来怼人的杀伤力丝毫不亚于他一言不合挥拐咬杀。


除却基本图案,某些特定式样的符号似乎是个人特有的,典型代表例有笹川了平那永不熄灭的热血极限之火和六道骸的南国凤梨标志,边上还自带一连串「kufufufufu」


烦人的很,云雀黑着张脸反手又是一拐子瞄准在对方脑门。


“喂喂小麻雀,你以前打架是这种专照头上狠揍的类型吗?你同我这颗惊天地泣鬼神的聪明脑袋到底是有多大仇?!”于是约架对象不乐意了,往自家黑曜乐园的旧石阶上一坐就摆手不送。


“……因为群聚得太多了。”云雀见六道骸没了战意便也收了攻势,转身离去以前恰好瞥见凤梨叶子顶上突然冒出一句「云雀恭弥这家伙一定是在嫉妒我飘逸的发型!!」差点没让他一脚踩空给摔下台阶去。


晚些时候云雀收到了迪诺的短消息,说是刚做完了手头工作,过两天就去並盛看看恭弥。自上一次超大型群聚事件结束后,这男人就一直保持着某种固定的频率,时不时飞过来同自己小聚。也许不应该这么容易就让迪诺拿到自己的手机,但送别那会儿对方的眼神莫名让云雀觉得无法拒绝。


是的,迪诺回意大利那天云雀也有去送行,当然,是赶在了群聚部队到达以前。这趟心血来潮的个中缘由云雀早已记不起来,大抵就只是随着本心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


“恭弥就不能喊我一声老师嘛,看在我都要回去了的份上……”记得临走前迪诺还有这么央过,宽厚的手掌轻抚上自家学生圆圆的脑袋。


“梦里什么都有。”貌似自己回答的这样一句,很快便感受到金毛先生扑面而来的宝宝委屈的气息。男人嚷嚷着好伤心哦,倒是大胆地抱住云雀蹭了蹭。他说,我会经常来陪恭弥的,所以慢慢来没关系。


那时的迪诺一如既往露出了阳光般灿烂的笑颜,鸢色的眼眸里闪烁有些许期待,却又似乎不是在期待这一声称呼。


鬼使神差地,自己应了声好。


总归迪诺的来访云雀习以为常,但现下怕是算不上好时机。那家伙感情丰沛又话多活泼,不用想也知道他头顶上会有许多符号在群聚。


一定会是很麻烦的群聚,云雀暗暗叹了口气,抬眼瞥见对面沙发上的西装小婴儿,帽檐附近零散着几个哲学符号:“小婴儿总是一副很愉悦的样子呢。”


“因为很久没能和云雀你单独喝一杯了。”里包恩面不改色地品尝着风纪委员会准备的意式浓缩,而云雀也不打算戳破,其实对方心情大好的真实原因是刚刚又整蛊特训了一波沢田纲吉。“一直以来有你在真是帮大忙了,云雀。”


“既然是小婴儿的请求,那就没问题。”黑发少年耸耸肩,能看得到对方一向将自己定义为「很棒的苗子」以及「高水准的同龄对手」,“但我绝对不想再和你们群聚了。”


“嘛,云雀你讨厌人多也没办法,不过阿纲他们的实力也成长了许多,不感兴趣吗?”


“小动物啊,确实很想试一试呢,”云雀点点头,“和发挥全力的他对战然后咬杀。”


“是吧,很值得期待的对手不是吗?当然,我的学生可没那么容易就被咬杀哟!”


云雀顿了顿,表示看起来小婴儿你很自豪啊。


“因为是赌上家庭教师荣耀而细心培养出来的可爱学生。要知道,迪诺那家伙,每次提到你也是满脸骄傲的模样。”


“……才不需要哦,那个男人作为我的家庭教师什么的。”


“哼哼,说的也是。”回想起自家大徒弟满口恭弥恭弥的兴奋神情,里包恩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轻笑,“那个废柴的话,也不仅仅是想作为云雀你的家庭教师而存在吧……”


“什么?”


“好了,到时间去继续监督蠢纲了!”仿佛没听见云雀的追问,黑西装的阿尔科巴雷诺作了个多谢款待的手势,迅速从窗台口跳了出去。


偌大的接待室里仅剩下风纪委员长一人,歪着脑袋倍感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刚才好像又出现了完全意义不明的符号呢?


但云雀现在并不想思考,这些天来成群结队的符号们搅得他极为烦躁,趁着午休时间他更想清清静静打个盹儿。然而走廊传来哐当一声,看来这个愿想也是不可能的。


清梦被扰的委员长同学怒气值一路走高,结果开门一看哇哦又是小动物一群人在群聚吵闹。每个人脑袋顶上都冒出大堆符号,紧张的慌乱的不服气的哈哈大笑的,视线中的画面都变得乱七八糟。这下云雀真觉得头有点疼,果然应该全部都咬杀掉。笹川了平还在不停地喊着云雀你也极限地加入进来吧!


啊啊在说什么呀他们,都会错意了吧?才不会和你们群聚呢。银亮的浮萍拐握于手中,伴随着沢田纲吉“啊啊啊云雀学长等一下啊”的尖叫声云雀挥舞起双拐朝众人冲去,第一击放倒笹川了平,狱寺山本堪堪躲过第二记攻击。烦躁异常的云雀出拐继续,只听身后响起一声“恭弥!”


什么嘛,是那匹马来了啊,云雀心想。真不是时候,群聚得越来越多了,人也是那些符号也是。头疼的刺痛感越发严重,少年心下目标一转,一个干净利落的反手回身,仿佛置气般地朝脚步声传来的方向攻去:“扰乱风纪的家伙都要被咬……”话音未落,却是瞳孔一缩突然顿了动作。


看不见!


挥出的浮萍拐蓦然急停在半空,再下一瞬间,被连人带拐让迪诺钳制在他的怀中。


视野之内只出现了迪诺因靠近而清晰的脸。


“好险好险,恭弥先冷静一下嘛……诶?恭弥你怎么了,弄、弄疼你了吗?恭弥?”


男人有些焦急地反复在询问呆愣住的自己,午后的阳光轻笼上他的金发,漂亮清爽的金黄色泽,没有参杂进任何符号或文字泡。


他看不见,迪诺的心情。











澄澈的透蓝色天空,熟悉的天台一角,有一缕微风吹散开少年的额发,他微微睁眼便对上迪诺柔和的视线。


男人不知从哪弄来的团扇,正轻轻给枕在自己膝上闭目小憩的云雀扇着风。“並盛的夏天还真是热坏了,”他笑着说,“这样恭弥会感觉好点吗?”


“又不是软弱的草食动物,我本来就没事。”云雀不满地纠正迪诺道,忽然探出手来捧住对方的双颊,将人朝着自己这头拉近了几分。


突如其来的举动不免教迪诺瞪圆了眼睛,但很快又平复下来,保持着弓腰低头的姿势任随云雀肆意揉乱他的一头金发。


“完全没有呢……没有群聚。”云雀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于是放开双手晃晃悠悠坐起身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你是过来做什么的?”


“马上就快到假期了吧,恭弥要不要跟我出去玩儿?”


“去哪里?”


“唔,先带你逛逛意大利怎么样?”迪诺自然地伸手替云雀顺了顺翘起的发丝,“恭弥答应得那么爽快还真让我意外。”


“事先说好,只跟你一个人去。”他可不想再看到各种文字与符号的群聚。


“当然可以,那真是太好了!只有我和恭弥的双人旅行。”金发男人眉眼弯弯,而头顶之上依旧好干净。心下生出难以言喻的情感,本已打算结束这个话题的云雀不知怎地又开口接上了计划外的言语:


“人多的景点我不去。”


“嗯嗯,我们去些小众的好地方。”


“不想每一顿都吃西式料理。”


“没问题,当地特色的日料店一定会陪恭弥去的。”


“还有云豆……”


“那我也带上安翠鸥一起好了~”毫不犹豫地全部答应,迪诺的语气格外宠溺。


这个人总是宠着自己,那表情仿佛是在说,在我面前撒娇任性也没关系。明明云雀以为自己早就遗忘了那种孩子气的东西,可这份温度还是会让人依赖。有意或无意地,一边嫌弃一边也慢慢开始习惯,身旁有迪诺陪伴的气息。


所以说啊,为什么能够不知疲倦地靠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自己?为什么露出了那样温情的眼神?为什么只有迪诺的情绪,他看不到。


“会……觉得高兴吗,跳马?”说不清的感觉郁结在一起,云雀最后问出这个问题。


“很高兴哦!”听上去是愉悦的语调,迪诺大概浅浅地在笑。但是看不见啊,目光游离在其发顶上方的云雀心想,于是他站起身来,不容分说发出了战斗的邀请:


“来陪我打。”


“啊咧?怎么忽然……”紧跟着站起的迪诺显然还没转换过模式,只见少年的银拐已经贴近身前,不得不一个空翻堪堪躲过。


“少废话,因为我想打。”深知迪诺定是躲得过他的突袭,云雀的下一击很快便衔接上去。迪诺无奈地道了句拿你没办法,只好也亮出长鞭迎击。


云雀向来对洞悉他人没有兴趣,知晓也好不知也罢,自己只会随着本心成为独一无二的云雀恭弥。这份能力不过是累赘,明明起初发现迪诺头顶没有“群聚”的时候还舒了口气。还好这家伙是特别的,跟他待在一起也没问题。可也许又太特别了?偏偏是迪诺,曾说过“正因为是恭弥你所以才更没办法放着不管嘛!”这种话,然后很是温柔地看着自己的那个迪诺。


头一回发自内心地想知道,好想知道。


这个人出现在这里,噙着笑意站在自己面前,是怀抱着怎样的心情。


当听见迪诺喊出“恭弥小心!”之时,云雀的思绪还停留在那抹纯净的金色里。后撤的脚步被长鞭阻绊叫云雀失了重心,待回过神来身体已是在向后倒去。太阳开始落山,茜色染上了天空呢,既知无法阻止要摔个跟头的云雀无意识中瞟向远空,却突然让一股力道紧抓住手臂,眼前画面骤然翻转——“扑通”一声闷声响起,但亲吻大地的并不是自己。


“啊痛痛痛痛……”背部着地的迪诺缓缓松开被他眼疾手快护在怀里的恭弥,“没事吧?”


少年直起身子,恰好是跨坐在迪诺身上的姿势。清亮的凤眸闪了闪,支在迪诺胸前的双手不知觉就攥成了拳。两人都没有言语,直至迪诺动作轻柔地为他张开拳头:“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觉得不太对劲。恭弥你啊,是有什么心事吗?”


霞光洒落在少年肩头,这次的沉默更为长久,久到迪诺以为今天怕是得不到答案了的时候,他听见那孩子轻声说:“是一种……很不爽的感觉。”


带着颇为认真的神色,云雀一字一句地开了口:“我看不见,你的心情。”


云雀也不知道是因为他这话说得太过认真,还是夕照映衬的他两颊微红。迪诺听得他这一句,由起初的惊讶变作欣喜与感动,最后竟是轻快地笑出声来。这笑声听得云雀有点气恼,只觉有热度烧上脸来,挥拳就照着迪诺脑门要揍下去。却是金发男人动作更快,半坐起身子捧住了少年的脸。


“哈哈果然恭弥还是个孩子呐,让我来教给你吧!想知道我的心情,不能光盯着我的脑袋瞧呀……”迪诺勾起嘴角,微微前倾使两人的额头相抵在一起:


“恭弥,要看着对方的眼睛才行!”


近在咫尺的距离,教云雀不得不望进

迪诺的眼里,暖鸢色的瞳眸映出热烈的火光,是不知名的情意燃烧在他的眼底。


“现在恭弥看见了吗?”


“……不知道。”呼吸莫名有些急促,也许是迎面扑来了对方灼热的吐息,云雀侧头偏开了视线。


“我不知道,”然后慢慢地拼凑出心中所想之话语,“但很温暖,所以并不讨厌……那样的色彩,会喜欢。”


“是的呢,”迪诺愈发温柔地笑着,将云雀纳入怀里,“喜欢哦,真的非常非常地喜欢!”




.FIN.






-“呐,即使现在看不见也没关系,喜欢你的心情,在将来的日子里,我会慢慢地、慢慢地说与你听。”


❤咳咳很仓促地准备的小礼物~很幸运地,已经成为cp一周年了。早上的时候还想过好多好多话,真正摸着键盘就写不出来了哈哈~我啊非常非常地开心也非常非常地感激,能够相遇能一起喜欢迪云能相扶相持走过了这么久。我嘛确实是个又懒又不主动爱逞强什么都不说总是一个人蹲角落里默默扛的傻瓜家伙,所以真的很感动你在我身边。有一点遥远的地方,我知道有个我很珍惜很珍惜的重要朋友,有许下的种种约定有想带给她的各色礼物有想同她去的各种地方,所以呢,请不要担心,这里只要你还在我亦不会离开。家教我很喜欢,迪云我非常地喜欢,和小术欢声笑语的每一天我也最最最喜欢了!情人节快乐,一周年快乐~将来的日子也请多多指教啦⁄(⁄ ⁄•⁄ω⁄•⁄ ⁄)⁄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