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苍术术和鱿鱼鱼的魔法世界三十题】第六题:即便做一只幽灵,也要对生活充满激情

※非常抱歉这一棒在我手里耽搁了有近两个月,但是可爱的术你不用担心,我可都替你想好了,以此为先河接下来你可以坦坦拖上三个月,再一次轮到我的时候咱就可以拖四个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偷偷游走】


※本篇有HP作品延伸故事出现


※拉上苍术术和我一起搞事!  @一贯煎 


※幻影移行,biu——第五题,巧克力蛙周刊:我们的宗旨就是,让您的心理阴影登上头条!




「即便做一只幽灵,也要对生活充满激情」


此言出自常驻狮院的幽灵Giotto先生,如同格言警句一般还被他刻在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壁炉上。

 

听说原本他想刻上的句子其实是“做鬼也风流”,只不过让正巧飘过的朝利雨月给及时拦下了罢。

 

霍格沃茨的四大学院都有各自的代表幽灵,譬如狮院的Giotto蛇院的D獾院的纳克尔以及鹰院的G。此外另有同时代的朝利雨月、阿诺德、阿尔弗雷德和西蒙·科扎特,自由自在地游荡于城堡各处。他们生前都是毕业于霍格沃茨的杰出魔法师,作为清剿黑魔法残党的精英主力活跃在世界各地——是的,自上一次大战至今,已然是百年时光。

 

至于像他们这种纵然面对死亡也必定会一往无前的人物,为什么会选择作为灵体状态返回母校,个中缘由众说纷纭,直到今日仍没有定论。当然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作为幽灵的生活相比征战四方,那真真太过于平静太简单了。

 

“所以说我想到了个绝佳的主意哟,G!”Giotto在拉文克劳门口截住好友G,金色的瞳眸里同往常一样闪烁着温和的光,“喊上大伙儿咱来成立个自卫团吧!”

 

“呃……卫什么?”

 

“剧情需要~”

 

多亏了Giotto包容温润的个性和极好的鬼缘,成员的招揽十分顺利嗯一共七位,然后他们在定期集会的时间和地点上犯了难。Giotto似乎对结社计划的完全保密异常执着,声称在进行首次公开活动以前绝不能够被任何一个生人发现。

 

既然普通的城堡房间随时有被他人撞见的危险,西蒙·科扎特提出为何不试试神奇来去屋呢?位于八楼的巨怪挂毯对面,所谓来者不拒的有求必应屋,会出现在真正需要它的求助者面前。但有传闻因其在百年前的大战中几乎被厉火焚毁,如今这屋子啊是愈发难以出现了,若非有强烈而纯粹的意愿它是不会作出回应的。

 

不过你想Giotto他们是什么人,这丁点不确定性哪算得上问题。他们可是连社团的名字都敲定好了的,铁下心来一定要把有求必应屋作他们彭格列的集会根据地不可。

 

在特定的墙段前集中精神并来回飘过三次,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画对面,擦得锃亮的房门凭空出现,黄铜门把自动为幽灵先生们旋开,一排排火炬亮了起来。

 

宽敞精致的有求必应屋,布置着漂亮的红木会议桌,高高的书架顺墙而设,一直延伸至最深处的雕花壁炉旁。壁炉里炭火烧得正旺,劈劈啪啪跳跃着火花,松软的羊毛地毯铺开炉火的温暖,头顶小云豆的云雀恭弥正捧着书本窝在独角兽模样的懒人沙发里。

 

“哇哦?”少年不紧不慢地抬头,然后他说:“你们在群聚什么?”

 

作为负责保护神奇生物课的唯一一位教授,迪诺果然最最喜欢礼拜三。因为只有在这一天,他的日程表上不仅没有排课,还是每周一次同心爱的弟子约定好月下私会单独授课的时间。至于这授的并非迪诺本职担当的保护神奇生物课,反而更像是Xanxus教授的魔法实践课内容,那加百罗涅教授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我也想在月光之下和恭弥同骑鹰头马身有翼兽啊!

 

不过迪诺觉得嘛,相较于往常而言,今天见到的恭弥似乎特别地不一样。不不不,应该说早几日在校内匆匆照面时,迪诺就有所觉察:

 

“恭弥啊,最近跟在你身后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多啊?”

 

他可爱的学生相当自然地从自己手中接过爱心宵夜,上挑的凤眼瞥过飘浮在身侧的阿诺德。不远处隐约可见纳克尔和雨月的身影,墙角后还探出Giotto和D的脑袋。于是云雀特别认真地朝迪诺点了点头:“教我能够让幽灵和我对打的魔法。”

 

“并没有那种咒语啊恭弥!”

 

“切……”云雀颇为遗憾地砸砸嘴,把注意力又转回到食物上去。阿诺德亦凑近过去看云雀开盒——是一大块喷香四溢的和牛汉堡排,也不知迪诺教授从哪里弄来的上好食材。很显然这一波投喂极对云雀胃口,黑发少年的心情愉悦度很快以肉眼可见的速率上升,伸手拿起了叉子。而一旁阿诺德郑重地推荐他搭配蜂蜜黄芥末酱食用,并收到云雀不可置信的惊异眼神一枚。

 

那迪诺在边上看着这俩仿佛同个模子刻出来的一人一魂严肃认真地围绕汉堡排的蘸料开始了学术探讨,就,也是满脸惊异。

 

“印象中阿诺德先生一向独来独往,所以为什么会跟着恭弥?还有后面的那几位,这、这到底是……”

 

“应付这孩子并非我的本意,”阿诺德答道,“若不是Giotto实在太缠人。”

 

“诶?”迪诺教授还是一头雾水,可惜此刻云雀同学专注于用餐懒得接口,所以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两天前。

 

说那日Giotto等魂与云雀在有求必应屋意外碰面,对方随口一句你们在群聚什么生生教众魂沉默了三秒整,然后Giotto神情庄重地举起了左手:“各位,我以Demon他清新自然不做作的发型起誓,刚才走流程的时候我真的真的没有在心里偷偷想着阿诺德!”

 

emmm……成功地让空气再一次安静。

 

云雀倦倦地打了个哈欠,逗弄起小宠物云豆。Giotto先生拉着同伴交头接耳了一阵,作出如下重大结论:“我们彭格列的隐秘性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在这种非常时刻我们必须采取行动!挚友们,相信你们都很清楚,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云雀:呵。

G:Giotto啊我们自己就是鬼魂,不也没保守住秘密……

科扎特:扎心了老G!

D:nufufufu,西蒙你这到底是想扎Giotto还是G?

雨月:嗯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啊……

纳克尔:究极地搞不明白!

阿诺德:……我不认识你们我要走。

 

当然咯,霍格沃茨的幽灵聚众把在读学生做掉那肯定是不被允许的,所以最后他们决定采取盯人策略,24小时不分昼夜如影随形以杜绝秘密被云雀漏嘴的任何意外,而执行者选定为阿诺德。哦你问为什么是阿诺德,Giotto表示嘿你俩长得像极了呀,阿诺德你坦白跟我说这是不是你私生子?那阿诺德白他一眼答曰,闭嘴Giotto,格兰芬多那个沢田纲吉才是你私生子。

 

至于之后Giotto等人因觉着云雀和阿诺德凑一块的日常好有趣,便也总跟着围观以致于云雀收获背后灵一大群,此乃后话。

 

“虽然我还是不大清楚你们在忙活什么,”努力脑补了一阵的迪诺这样说道,“不过对于幽灵来说,不能触碰到实物的话行动会很不方便吧?”

 

一语点醒梦中魂,Giotto陷入深思——幽灵部员所不能达到之处,彭格列的发展壮大亟需现世代理人啊,活蹦乱跳那种。

 

哈D一听可来劲了,极力主张我们去抢身体呀,毕竟这家伙是有前科的好嘛!

 

还记得我们斯莱特林的人气男神六道骸吧,对对就是天赋技能给点在附身猫头鹰的那位。骸君刚入学时特活泼一孩子,没事就附在学院猫头鹰身上玩儿。当只猫头鹰好呀,扑棱着翅膀飞来飞去,一会儿骚扰骚扰小麻雀一会儿又偷窥偷窥小纲吉,瞅准机会还能搞点恶作剧,忙得不亦乐乎。就在骸君又附在一只大白枭身上去逍遥自在的某一天,同院的幽灵D·斯佩多忽然发现,自己可以在六道骸附身猫头鹰期间占据他的身体。不论是从理论还是实践而言,这套借骸还魂都极其成功,唯一美中不足大约在于凤梨和冬菇到底不太兼容,结果整出个茄子般飘逸的发型,不巧还让过路的弗兰拍个正着成了隔日的头版头条。

 

那之后,六道骸私底下便时常收到魔法生发水商家寻求代言的诚挚邀请,可喜可贺。

 

然而Giotto是不会同意如此粗暴野蛮且丝毫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提案的,他决心要找的是得以延续彭格列及其精神的继承人。

 

可该从哪儿着手呢?Giotto想起了阿诺德曾经怼过他的话,于是一个风骚的闪现来到沢田纲吉面前。

 

“你知道我是谁吗?”幽灵先生优雅地笑。

 

“G、Giotto桑?”纲吉同学就很想跑。

 

Giotto摇摇头,亲切地去揽纲吉的肩头:“这个称呼就太生分了小纲吉,我查过族谱,其实你呢正是我寻觅已久的曾曾曾孙子。”

 

“噫?!Giotto桑您确定……”

 

“叫爷爷。现在我有个彭格列,想找人帮我继承下来,就决定是你了”

 

“呃爷爷,这也太突然……”

 

“叫初代。你别客气,我会帮你筹备好继承式的。”

 

“初代,我真的不能……”

 

“叫一世。不用担心,我请了Reborn来作见证。”

 

“可我一点也不想继承这种东西呀一世!”

 

“说啥傻话呢你这孩子,叫爷爷。”

 

哦我爷爷疯了!沢田纲吉如是说,生无可恋地目送着Giotto神清气爽地飘出公共休息室。但校长Reborn对此很有兴趣,并表示自己由此得到了本届霍格沃茨趣味争霸赛的灵感。于是他长袍一挥,郑重宣告道:“蠢纲,从今以后你就是彭格列十代目了!”

 

“对不起但我很想问一下,中间隔着的那九代是都被你们吃了吗?”

 

所以这个故事的最后,我们来自格兰芬多勇敢善良的纲吉同学从初代们手中接下了继续发展壮大彭格列的重担,并迫于Reborn的淫威目前正努力招募六个核心成员中。

 

斯莱特林的白兰听闻后,说那他也要创立社团,名字嘛就叫「千朵万朵扒裤兰」

 

“看吧,就是因为白兰他是这种品味的人,我才绝不可能答应和他交往的啊。”以上来自正好路过的尤尼对好友京子的吐槽。

 

于是后来白兰决定改称为密鲁菲姆雷。

 

 

——————————

giotto:说起来我们结社这事儿是不是把谁给漏了来着?

 

 

 



 

 

 

 

-“孙儿啊我跟你港,Giotto他们真特么太不讲义气了,居然偷偷拉帮结派都不告诉我耶!”

 

-“爷爷这话你该直接向Giotto先生控诉,就算告诉我也……”

 

-“我说迪诺你啊,跟我年轻的时候……”

 

-“??”

 

-“……唉真是一点也不像,我果然是比你帅气多了!”

 

-“……为什么我会和你这种祖宗有亲缘关系哦……”

 

-“……噗。”

 

-“恭弥你,刚刚在偷笑吧?”

 

-“哼,没有。”

 

-“噫——明明有!我都看……”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很啰嗦啊你。别浪费时间了,过来陪我打。”

 

(( つqwq)つ┞٩(Ծ‸Ծ)۶┦

 

 

TBC.


※幻影移形——biu——第七题,所有有意思的比赛,都是从分组开始搞事的!

评论(1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