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社会实践啊,你们不在並盛做是不会明白的

但我其实并不想明白的,沢田纲吉如是想着,拼命制止了里包恩意欲顶着自己的账户再赊账一盒牛乳布丁的企图。

 

“为了将你训练成合格的新·彭格列初代,能够丰富社会经验和阅历的实践学习自然是必要的。”因为那位可怕的家庭教师这样发话了,于是乎代理战事件圆满解决后的第一个暑假,纲吉是从便利超市收银员的一天开始的。

 

“道理我都懂,可是里包恩你cos的招财猫真的超让人在意耶!”

 

“闭嘴蠢纲,给我抱上必死的决心好好干活去!”

 

经过起初几天的手忙脚乱,不知吃了招财里包多少锤子的纲吉总算慢慢熟能生巧,越发得心应手起来。


然后叮咚一声自动门开启,走进来他敬爱的迪诺师兄。

 

“哟阿纲,早上好。”金发男人露出亲切的笑容,将一大篮子食材摆在纲吉面前,“原来你在这家店里打工呀,那么这些就麻烦你了?”

 

自从大家康复出院已过去半个多月,原以为早都各回各家哦但并不找妈,真没想到迪诺桑还逗留在並盛町。纲吉内心震惊但他不说,寒暄过几句就开始扫描商品条形码:牛绞肉、洋葱、面包糠、黄油、鸡蛋、牛奶、肉豆蔻最后是黑胡椒和大蒜。

 

看这阵势莫不是要亲自下厨?师兄你要冷静,罗马利欧带上了吗?再一次,纲吉内心无比震惊但他还是不说,非常有礼貌地报出总价并为迪诺结账刷卡。

 

“不过话说回来,迪诺桑入住的酒店应该会有送餐服务吧?”纲吉取出加热好的海苔饭团递到狱寺君手里。

 

“也许是不合胃口?”银发少年本就是店内常客,尤其听闻他家十代目在此特训,更是每日必行准点准时前来光顾。“其实前段时间,老姐曾自告奋勇要去指导跳马做料理。”

 

“噫!碧洋琪?!”纲吉惊叫起来,差点没把饭团给掉柜台上去,“这不是更让人担忧了嘛!”

 

好在狱寺眼疾手快迅速稳住了纲吉的动作,紧紧把饭团连同纲吉的双手握在手心里。

 

“‘都是因为爱啊!’”

 

掌心掌背都在微微发烫,纲吉咕嘟一声咽了口口水。

 

“……当时老姐她是这么说的。”

 

那之后同样的食材迪诺又来采购过两次,再然后就时常变着花样了。偶尔有金针菇肥牛间八鱼,又或是纳豆年糕和味增酱包。

 

“我一直以为师兄更倾向于西式口味呢。”替对方整理好所有物品的纲吉这一次忍不住提出疑问。

 

迪诺先生看上去心情很好,纲吉甚至都能感知到他脑门边飘起的小花花:“嘿嘿,因为恭弥他比较喜欢和食嘛……”

 

“原来如此,是给云雀学……云、云雀学长?!”

 

“顺带一提,最近恭弥十分中意这款新出的抹茶pocky哦,所以特地多买了一包~”

 

“这种事我不想知道啦迪诺桑,话说为什么会一脸骄傲的表情啊!”

 

暗中围观的里包恩感慨曰看来他那废柴大徒弟已经完全沉浸入云雀恭弥投喂计划无法自拔了,并迎着纲吉不敢相信的眼神戴上了一副忒拉风的墨镜。

 

说迪诺桑宠爱自家弟子也算他们一群人众所周知的秘密,想不到如今连投喂计划都出现了!根据加百罗涅现任教父真情实感的陈词,原初动机可真是纯良得不得了呢:

 

“师弟师弟我跟你说,恭弥吃东西的样子绝对是你们难以想象的可爱哦,我可以看一百年都不厌!况且以他的年纪来说也太过纤细了,啊若是能多吃一点就好了……”

 

……才怪!

 

“话题朝着痴汉方向发展了啊!要是云雀学长在这里,一定会把我们都咬杀个半死的呜……”纲吉生无可恋地表示恕我直言,师兄我确实想象不出来。而对面迪诺宛若恍然大悟般一锤手心:“对哦,喊上恭弥一起逛超市也很棒呢……”

 

“等、等等迪诺桑!我并不是要你把学长也拉来啊!”

 

就,纲吉竭力发出呐喊,可惜一切为时已晚。隔天店里便出现了野生的並中最强风纪委员长,一身清爽的休闲装扮,打着哈欠跟在迪诺后边。

 

“是因为这只蠢马同意说晚饭前认真和我打一场,我才答应陪他出门的。”手中拐子戳着接口喊出“恭弥愿意陪我我好感动!”的某金毛,黑发少年淡淡解释道。

 

紧接着纲吉就眼睁睁看着前头迪诺师兄一边往柜台上摞商品,后头学长一边挑拣出购物篮里的东西丢进回收区。

 

“噫——恭弥,不可以偷偷把牛奶拿掉啦,还有牡蛎和大豆,有助于长高的哦!”

 

“我不要。”

 

“啊核桃和大枣也被你丢出来了……”

 

“不喜欢。”

 

超任性啊学长!吃瓜纲吉默默吐槽,嘛虽然他也不是太喜欢吃这些就是了。

 

两人的僵持最后以迪诺连骗带哄约定饭后再战一局而告终,不过结账前云雀很认真地朝纲吉的方向盯了许久,盯得他那小心脏嗵嗵狂跳,就生怕学长冷不防要出拐咬杀。结果在自己吓得就差闭眼等揍之际听得一句:“小动物,来一份关东煮。”

 

暖乎乎的纸杯捧在手里,云雀就着热气轻巧地咬下一粒鱼丸。迪诺拎了满手袋子抽不出空,于是嬉笑着将脑袋凑近过去,云雀瞥他一眼戳起鲜嫩多汁的鱼豆腐送进他嘴里。

 

“太麻烦了,下次不要叫我出来。”

 

“偶尔一起散散步不也挺好的嘛,再说这离我们家也不远……哦哦好烫好烫!”

 

眼见师兄和学长就这样分享着同一杯关东煮慢慢走远,纲吉目光呆滞地摇了摇他的家庭教师:“里包恩啊,我刚刚是不是捕捉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关键词?”

 

“是的蠢纲你没听错。”

 

纲吉同学机械般地点点头,也许等下发了工钱,他应该优先考虑一下买一副墨镜,因为里包恩是绝对没可能会借他用的了。

 

“你说跳马和云雀?早几周就同居了Voi!”斯库瓦罗用崭新的义肢敲击着收银台,“不是在那小子家,加百罗涅直接购置了一套近邻市区的精装公寓。”

 

“完、完全没听说!”纲吉很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吃惊的抽气声,不过想想之于迪诺桑而言,买套新房也算不得什么,毕竟他可是硬要把豪华沙发扛进自己房间的有钱人。“对了斯库瓦罗,因顾客个人原因买错的商品,本店是不能无理由退换的……”

 

“Voi!你说什么?”

 

“而且斯库瓦罗你今天都第5趟了……”

 

“现在混蛋boss非要吃羊腿排那我能怎么办!少罗嗦,你想被大卸八块吗?”

 

那当然是不想的,纲吉宝宝选择妥协。其实瓦利亚半数成员早已回到西西里本部,仅剩XS和玛蒙则是因斯库瓦罗的心脏移植手术要在並盛多耽搁些时日,虽然至今纲吉都没整明白Xanxus到底是留下来陪人斯库瓦罗做手术还是使唤他好开心的。

 

嘛其实以上也并不重要,因为一周后纲吉就听闻瓦利亚三人飞回意大利的消息。相较之下,师兄和学长的狗粮那才是定期不定量撒放。每日投喂计划依旧火热进行中不说,后来狱寺君也有提及见到迪诺桑和云雀学长共进晚餐,也偶有河边漫步。

 

不过要纲吉来说,杀伤力最强的一回当数八月的最后那个周三。在为师兄清点商品之时,未成年纲吉同学分明看见了混杂在五颜六色的小林口香糖中间某黑色包装盒。原本以为眼花,但收银机的扫码不会骗人,那一刻纲吉脑海中划过千言万语,细思恐极汇成一句话:

 

“学长他还是个孩子啊!”

 

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他说得特别有气势,只不过说完就后悔了。显然迪诺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疑惑地歪着脑袋追问怎么了怎么了恭弥他怎么了?那纲吉就连忙说没有没有,就想问问师兄要不要再确认一次购物清单。迪诺不明所以,但点头表示哦这也可以,正当纲吉要为自己的机智点27个赞,轻快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喂?是恭弥啊……嗯,我已经买完了……诶什么?你说你就在超市门外等我?”迪诺骤然雀跃的语气昭示了后续。纲吉生起不妙的预感,伸长脖子朝外头一瞧,头顶云豆肩托安翠欧的云雀学长就站在阳光里。而师兄自然也没心思再多查看,迅速抓起大小袋子就向他的恭弥奔去,徒留纲吉一人继续细思恐极。

 

难以置信,好不容易盼来的假期居然就在日常性吃狗粮与间歇性大口吃狗粮中度过了吗?思及此处,棕发少年不禁长长叹气。

 

“kufufufu彭格列,发生这种事我们都不想的,啧啧这真是个不足取的丑陋世界是吧!”

 

傍晚出没的南国凤梨,由于促销活动几乎买下了店内所有的酒心巧克力。

 

“骸君你不要说话,还有可以请你别堵在柜台口拆巧克力吗?”

 

“哦呀哦呀要正视现实啊沢田纲吉,你现在妄想立马脱单可比我刮中特等奖要难得多……”

 

“十代目!是特等奖!”方才一直牟足了劲努力拆包的狱寺隼人忽然出声,一把挤开倚靠在收银台边的某凤梨紧紧抓住了纲吉的双手,“请您跟我一起去吧!北海道双人七日游,我只想和十代目一起去!”

 

“……了。”

 

所以说我果然最最讨厌黑手党了嗝!by今天依旧空巢的六道骸

 

 

 

.FIN.



--------------------------------------

※每月一度给萌萌术的表白→特别短小的情人节贺~


※以及,纲吉小天使生日快乐!⁄(⁄ ⁄•⁄ω⁄•⁄ ⁄)⁄

评论(1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