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2/2

※好的,中秋节快乐~咸鱼来诈尸啦,前文请走→1/2

※因为加班加晕了所以并不知道后面自己还有没有讲人话哈哈哈哈所以啦如果故事看不懂了呢,嗯……我们就吃月饼就好了嘛,哦呀冰皮超好吃der!


2/2


恭弥,是加百罗涅宅的真·一家之主。按照灵异片的一般套路,鬼魂怎么能没有点超自然力量呢,而恭弥的能力,则是对宅内所有家具电器的控制——什么隔空开电视,远距离冲马桶,全自动开关门,都不在话下。


“不应该啊,”叼着完全没烤热的方面包,伪·加百罗涅一家之主又仰头望了望罢工的吊扇,“那电源总闸也得归恭弥管的吧?”


坐在餐桌上晃荡小腿的少年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抬眼只见迪诺托着那烤面包机正冲他傻笑:“皮卡恭弥,来个十万伏特?”


“去给我交电费,你只蠢马!”


迪诺吐吐舌,飞快地将散乱的账单塞进口袋里匆匆和恭弥打过招呼就出了门。


自家如坐火箭般飞涨的电费账单一直令迪诺匪夷所思,讲道理作为一名大龄单身的独居男性他咋就那么能用电?迪诺一边心不在焉地寻思着个中原因,一边操作着机器划账。他甚至还来不及为自己大出血的荷包哭泣,回头先接上了一对灰蓝色凤眸的视线。


黑发西装的男子有一副迪诺过目难忘的典型东方人面孔,不过是安静地倚墙而立也自然流露出孤高清冷之气质。


迪诺朝对方点头致意,问候的话语却在嘴边徘徊了好半天才说出口。自那晚起迪诺每夜都会发梦,反复出现的场景里总有云雀的身影。他同所有人都离得老远,唯独靠近在自己身旁。不似常日生人勿近的冷漠模样,梦里的云雀有各种各样的生动表情。


而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迪诺发觉自己熟知那些神情,甚至没来由地确信这是只有他才能看见的云雀的姿态。


哦当然此刻的加百罗涅教授可没敢亲昵地凑上去挽住对方的手就说嘿我们其实应该关系很亲密的吧,反倒是一瞬间都不知道该使用何种语气才好了。不过云雀似乎也并不在意迪诺那稍显别扭的问好,只是淡淡一点头。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云雀先生是到並盛来办事的吗?”迪诺主动往黑发男子的方向先迈了一步,于是云雀也落落大方地走近过来同迪诺并肩而行:“来接人。”


“原来是这样,诶说起来……云雀先生,昨天好像没有到场呢?”


迪诺投来的眼神甚是关切,云雀知道他所指是周五的校友返校活动。副院长迪诺教授依旧负责这次的接待陪同,然而于约定时间出现的人不是他预想中的云雀君,却是一位素未谋面的女性校友。迪诺事先并未听说有此等变更,但碍于上头也没有要终止活动的意思,即便换了个人也要把流程走完才是。


最后由那位女士代替登台进行了一场演讲,主题倒是新奇的很——通过对寄宿在指环内的灵魂进行干扰破坏以达到封锁其力量及火焰的可能性。天地良心迪诺表示指环什么的火焰什么的每个词他都认识,怎么合一块就完全都听不懂了呢?结果散场以后迪诺还给那位女士截了去路非要作一番深入探讨不可。


“我很重视加百罗涅教授的意见,无论如何都想知道您的看法。”对方锲而不舍言辞恳切,但不知为何迪诺却油然生出一股违和感。


抑或说,敌意?


是的,现今回想起来那无疑是对自己的敌意罢,思及此迪诺皱起眉头。云雀耸耸肩:“看来反正也有其他草食动物过去了,不是么?”


“草、草食动物?!”迪诺差点没噗出声来。这般称呼方式实在太耳熟,某位幽灵少年的容貌于脑海中一闪而过。鬼使神差地,他停下脚步侧头直视进云雀眼底:“那……那我呢?”


年轻的总裁先生微微一怔,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唐突,迪诺连忙解释请不要在意我就随口一问,下一秒却见云雀笑了。


“你?”男子嘴角漾起好看的弧度,连眉眼都染上几分暖意,“你是迪诺,迪诺·加百罗涅,仅此而已。”


风起,从鬓发穿过吹散纷扬的樱瓣,飘落在云雀纯黑的发间,迪诺张了张嘴,却在发声以前让对方一个贴身凑近耳畔:“听好了迪诺,不论发生什么,今晚都不要出门。”


“诶为……唔?”指腹轻抵于柔软的唇,这温热的触感教迪诺硬生生把问句给咽了回去。在岔路口分开时云雀并不作道别,迪诺回味着方才一瞬直至那抹身影消失在「椰汁汉堡排套餐新品特惠」的广告牌后。


而后转身离去的迪诺没有来得及听见並盛校歌的铃声响起,尚未走远的云雀悠悠扫一眼来电摁下了接听:“有事吗,沢田纲吉。”


“啊听说云雀学长前往並盛的行程有被延误,想确认一下抵达与否?”话筒那头传来青年温雅的声音。


“不过是些小伎俩罢了,”云雀不以为意,“省得我再费神去追踪要咬杀的猎物,正合我意。”


“这头大致清点完毕了,漏网之鱼有三人,均隶属于敌方组织的精英暗杀部门。”听得出云雀没事,纲吉放下心来继续道,“待我们收尾结束,会加派山本君和大哥尽快赶去支援的。”


“不需要哦,小动物你以为我是谁?”


“并不是这样,我对学长的实力当然深信不疑,”深知自家守护者有多我行我素,纲吉急忙补充说,“只不过担心云雀学长你现在可也是未完整状态啊……”


“沢田纲吉,我和你们作为生物而言,性能是不一样的。对付那种草食动物即便一半也绰绰有余。”


云雀这样说着,坦坦无视掉电话另一头诸如“学长你这话我没法接好想吐槽”、“你个混账居然不领情十代目的好意”的人声嘈杂,一如蓄势待发的黑豹危险地眯起眼眸。


“收起你那多余的忧虑,你们的战场在意大利,而並盛的风纪……”他摩挲着挂于脖颈间的那枚加百罗涅大空戒,“由我来整顿。”


夕照余晖在指环上反射出温暖的橘色,时钟指向傍晚六点整。



“你今天特别心不在焉。”


“诶有吗?”少年不容置否的陈述语气成功让迪诺停下手上的动作,以及他餐刀下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西兰花。


恭弥一脸眼神死地指了指摆放在他面前的椰汁和烤汉堡排——迪诺竟破天荒地给自己也准备了一份晚饭。但是你要魂灵吃个腿腿的晚餐哦?


“哈、哈哈等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放在购物篮里了……”迪诺讪讪地笑,“因为觉得恭弥应该会很喜欢吧?”


难得好好端坐在餐桌对面的恭弥鼓起腮帮子,嘴上很诚实:“喜欢。”


“呐恭弥,”金发男人缓缓把刀叉放下了,“你是不是……有没告诉我的事情?”


“是。”少年答得干脆,显然他从未想过隐瞒,仅仅是在等待着对方主动开口而已。迪诺眼中有自己鸢色的倒影,探询的视线并不锐利反而是那般温柔:“那么,我现在可以知道一切了吗?”


真是的,这双眼瞳的温度会让人沉溺。恭弥错开视线移至窗外,忽然眼神一沉:“来了。”


一声轰隆巨响在屋外爆开。


“发生了什么事?”剧烈的震动让迪诺差点没站稳,他抢至窗前去瞧——绚烂如烟花的火光闪烁,漂亮的庭院化作战场。而那随大片紫色从天而降并与其余三人缠斗在一起的,正是午后才见过面的云雀。明亮的火焰自他指间升起,比任何一簇都更加炽烈,云雀穿梭在敌方密集的攻击间隙连消带打,丝毫不畏惧人数上的差距。


然屋内迪诺看得心头紧悬,转身就想冲出门去,不料恭弥一个箭步拦在他的跟前,神色坚定。


「不论发生什么,今晚都不要出门。」


如出一辙的眼神,令迪诺倒吸一口凉气。


“可就算这样告诉我……”男人攥紧的拳不住微颤,要他躲在屋内眼睁睁看云雀以一敌三,怎么能做得到?


此刻的云雀连续避开了几波直击正飞速倒退着,经过窗前的片霎状若无意地瞟过宅内两人。目光交接的一瞬迪诺分明望见了,云雀朝他作出口型:


“相信我,迪诺。”


同时于耳边响起是少年的声音,逆光之中朝迪诺伸出半透明的手。


搬入並盛是半年以前,初识恭弥在本宅地下室,类似细节迪诺一直记得清楚,包括位于储物间最深处那扇因锁眼生锈而无法被开启的门。原以为门内不过是又一个堆积杂物的隔间,尝试了几次后迪诺就放弃了将其撬开的念头。而今恭弥领着他回到相遇的起点,头一回把门后景象呈现在了迪诺眼前——梦中曾有出现的怪异装置,及其中心漂浮着的……


“另一个……我?”迪诺不由得惊呼,同恭弥一样的魂灵形态,仿佛陷入沉睡状态的自己。刹那间记忆的潮水翻搅起来,许是灵魂的另一半对这具身体发出召唤。


“事先说好,我讨厌讲故事,”恭弥飘至与灵魂迪诺平齐的位置,“所以我只解释一次。”


点火开匣,高速旋转的云刺猬宛若利剑击穿雨之火焰的屏障。招式被破的女子啧了一声赶忙后退,却不及云雀的速度更快正面吃下了沉重的一拐。


“可恶,明明目标近在咫尺。只要处理掉迪诺·加百罗涅,指环封锁装置就能重新启动……区区彭格列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可这个云雀恭弥实在难缠,我们分头行动,两人缠住他,剩下一人尽快把设置封印的迪诺·加百罗涅解决!”


敌方三人相视点头,于是同时发起行动。云雀冷冷挑眉,小卷倏然增殖成铜墙铁壁般的球针体限制了通路:“哇哦,我可没有允许你们逃走。”


“别忘了我还没同你们清算呢,顶替我到並大去接近迪诺破坏风纪,以及阻断老爷子的仪式导致那只蠢马的灵魂被割裂成两份的账。”


收到主人命令的云刺猬欢快地叫了一声,继续增殖着迫近敌人。云雀抱臂站在针尖顶端,凝神看了片刻尔后迅速撤开。下一秒原处炸开猛烈的岚之焰。


“哈?说什么算账,云雀恭弥你还不是借助特殊弹分出灵魂的一部分去保护他了吗?坏了我们的好事!”


“呵,保护?”球针体被破坏殆尽,黑发男子不显半分焦急,反倒兴奋地舔了舔唇角,“你说得不对……”


“不过是怕那只马寂寞罢了。”


灿烂的紫炎点燃云雀手中一对浮萍拐拐,强大的杀气一迸而出:“虽然这不是现实世界,但把彭格列一并拖进来企图孤注一掷的你们应该很清楚,在这里死亡会与现实等同。”


“来继续吧,你们都将被我一一咬杀!”


宅外的械斗声愈演愈烈,尘土随爆炸的波动纷纷散落,迪诺伫立在巨大的装置之前,只觉方才一切归位发出的刺目白光太过晃眼。


加百罗涅宅邸已不会再有魂灵的气息,此时此地徒留迪诺一人而已。


恭弥告诉自己,这里是依托于装置和迪诺的潜意识构建出来的精神领域。


潜意识吗?迪诺紧按住心脏的位置,砰嗵的跳动声清晰可闻。所以在这里我没有成为黑手党,甚至远离了西西里,来到並盛成为教师。而在作为封印钥匙的自己失去关乎表世界一切记忆的半年时间里,彭格列的大家同敌对组织在精神世界的欧洲大陆多次交火,终于要定下胜局。


是了,彼时恭弥曾说要接的人,正是自己。


再也压抑不住满溢胸口的思念,金发男人一路小跑冲出地下室穿过厨房和厅堂,推开玄关大门之时,一轮新月挂上夜幕。庭院里象征着最后的战斗已然结束,一片狼藉中唯独云雀傲然而立,浑身浴血亦肩披月辉银白。


“久等了,恭弥!”


猛然被纳入迪诺熟悉的怀抱,有些脱力的云雀起先还踉跄两步,倒被恋人稳稳地支撑住了,于是便顺理成章地窝进男人胸膛里。


“欢迎回来,迪诺。”他低低笑着,“我来接你回家了。”


月光之下久违地紧拥,然后两人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FIN.








並盛町市郊边界的名胜度假村,占地百亩的豪华温泉汤宿,暂住着休养生息的彭格列同盟一行人。


迪诺同纲吉他们泡过温泉回来,依次点亮了和室内所有灯盏,雅致的原木地板接住他的影子,男人环顾一圈空荡荡的周遭,习以为常地在房间里溜达起来。他仔细检查了矮桌上下,推拉栅格,查看过花瓶字画然后是浴缸马桶。


“诶……上哪里去了呢?”迪诺挠了挠蓬松的金发,回头恰叫一支横空飞出的浮萍拐正中脑门。


“原来恭弥你在这里……啊痛痛痛痛痛——”


“你都找的什么鬼地方?”亦是刚泡过热汤的云雀恭弥一身素色浴衣,径直走到迪诺跟前主动亲吻上去。“我可是真实存在着的哦,废柴!”


“是嘛恭弥,那我需要确认一下~”迪诺环住恋人的腰肢拉扯着他往被褥上倒去。


“哇哦!”默许着某只马不安分的大手在他身上四处游走,云雀浅浅勾起嘴角,“可以哦迪诺……”


“多少次都可以。”


【拉灯w】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