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1/2

※献给我家术 @五钱苍术 ,120fo时所点题目的最终形态→嗨是的我放飞自我地变形辣请不要爆炒我(/ω\)

※如果没记错,小术原题是“高冷的鬼魂恭弥x能看得见魂灵于是天天纠缠着对方的迪诺”

※那么接下来会发展成什么233我呢从来都不作保证的不是嘛噗噗噗





並盛町市郊边界毗邻大学城,五百平米双层独栋的加百罗涅宅,住着迪诺·加百罗涅只身一人。


金发男人轻声推开玄关大门,摸着墙壁顺次摁亮了家中所有的灯。明晃晃的大理石地砖接住他孤单的影子,迪诺环顾一圈空荡荡的周遭,习以为常地满屋子溜达起来。


他仔细检查了电视前后,拉开大小橱柜,查看过浴缸马桶紧接着是滚筒洗衣机。


“唔……上哪里去了呢?”迪诺挠挠后脑勺,抬头看见烘干机的顶上,一身白衬西裤的黑发少年就坐在那里。


“啊,恭弥!”


“你都找的什么鬼地方,脑袋终于坏掉了吗?”被唤作恭弥的少年颇为不满地挑了挑眉,反手一支银亮的浮萍拐照着迪诺门面就甩了过去。


“哇啊!”明知并非实体,拐子飞至眼前的一瞬迪诺还是下意识缩起脑袋躲避过去。浮萍拐擦着他的鬓角撞进身后的墙体,没有带起半点儿风声,泡沫一般零碎在空气里。“听恭弥亲口说出‘鬼’啊‘魂’啦这类字眼,感觉还真是微妙……”


“你有什么意见吗?”手中把玩有另一支银拐,少年从烘干机顶起身,居高临下地乜斜着眼看他。是的,身高183的迪诺先生正被仅有169的少年极有气势地俯视着——身材纤细的恭弥毫无凭依就这么悬浮在了半空中。


“完、完全没有!”迪诺咕嘟一声咽了口口水,视线从少年笔直的裤管徘徊而上最后与那双好看的凤眼四目相对。


恭弥,是游荡在加百罗涅宅的魂灵。在迪诺第一天来到这里以前就存在于此的不可思议。


虽说本家在並盛的这处地产确实自购置后就未曾动用过,若不是因为迪诺决心要在並大任教、为了节省通勤时间而搬进去,恐怕都不会知道原来房子闲置久了不仅要积尘落灰还能生出幽灵来。


“哼,我才不是幽灵那么草食的存在。”


“嗯!恭弥那么可爱,要我说也该是守护灵才对!”迪诺含糊不清地接过话头,他嘴里嚼着一大口不小心就给自己烤糊了的千层面,表情甚是悲催。


听得这一句的恭弥撇撇嘴,似乎本想吐槽迪诺点什么却终究是懒得开口,转身往客厅方向跃去,准确无误地着陆在沙发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迪诺端着他惨不忍睹的晚饭也坐过去,新闻频道正播报着近日意大利南部地区频繁枪战的消息。


“最近那头的局势还真是动荡,上周才发生过恶性爆炸事件的吧……”扒拉着盘中餐的某意大利人不住感慨。他的身旁,超不客气地脚踩沙发座垫反而坐在靠背之上的东方少年轻哼道:“都是些为了自以为冠冕堂皇实则无聊透顶的目的而群聚起来的草食动物罢了。”


认识恭弥以前,迪诺可从没想过原来鬼魂也是会关心热点时政的,哦不仅关注还很有自个儿的独到见解,时而连三十二岁的迪诺教授都为之惊叹。


要知道横看竖看恭弥就是完全停留在十五岁的模样,着装也是並盛中学的老式校服,倘使天气转凉还偶尔会加披一件黑色外套,袖管上别有象征着风纪的鲜红袖章。但恭弥又不似一般同龄的男孩子,即便作为魂灵,那双沉静的凤眼里也从未熄灭耀眼的火光,干净的黑白深处仿佛沉淀有许多东西,无声地在述说什么。更遑论他一对浮萍拐舞得虎虎生风,身手了得,怎么着也不像个普通中学生。


思来想去,迪诺得出的结论自然只剩下「啊,所以说恭弥一定是特别的!」


初次见面的地点在加百罗涅宅的地下储物间,那晚家中突然说断电就断电,迪诺不得不在一片漆黑中艰难摸索起电源总闸的位置。然后就,方寸大小的封闭空间里莫名一阵阴风冰凉。


又是没电又吹寒风的,牙白牙白再接下来该不是要见鬼吧?瑟瑟发抖的加百罗涅先生暗自嘀咕,不料话音刚落一语成谶,迪诺真真切切地听见了自黑暗中传来、属于少年的声线清冷如泉:“那是你忘了交电费还站在通风口下面!”


再之后的开展那可是相当喜闻乐见,直至今日恭弥还能面不改色地完整复述出当初对方那段尤为经典的开场白:“迪诺·加百罗涅,男,三十二岁,身高183体重72看似精壮其实真没几两肉,能否高抬贵手还请不要吃掉我?”而后满脸愉悦地欣赏某金毛捂着脸大喊“啊啊啊啊啊恭弥不要提起这个啦!”的蠢萌模样。


平生头一遭,迪诺觉着自己不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尽管他也不知道这份打从有记忆起就萦绕于心头的强烈孤独感到底从何而来,尽管陪在他身边的是一只鬼魂,还是挺高冷的那种。


大约作为幽灵而言是不太喜欢光亮的,迪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动恭弥把活动范围扩展出自家地下室。


“除了我以外家里没有别人,恭弥可以随意在任何地方活动。说起来恭弥应该不是地缚灵吧,能走出这栋宅子吗?”迪诺看上去很高兴,兴致勃勃地领着恭弥四处参观。


少年不解:“可以倒是可以,但出去做什么?”


“哎多……比如恭弥会不会藏在並大旧校舍的电梯间或楼梯口等我呀什么的?”


“……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等你?”


“因为是鬼啊……嗷呜!”


光顾着神采飞扬的迪诺就这么一脚踩空了最后两级台阶,摔了个极为标准的狗吃屎。


“灵异小说读得太多了吧,蠢马。”


当然咯,时至今日恭弥一次也未曾走出过加百罗涅宅的大门。在后来的某日,迪诺询问他难道不会对外头的世界有丁点好奇之时,靠坐在窗沿边上的少年凤眼半阖,慵懒得像只猫咪:“这个並盛永远会是你我熟知的样子,不必确认我也知道它不会变。”


也许恭弥说得没错,迪诺心想,宁静美好的並盛町一如他十年前所见。诶不对,自己十年前压根儿没来过这里的吧?加百罗涅先生感觉脑瓜子有些混乱,努力回想了三秒决定还是先去泡杯咖啡。


最近学校那边课务繁重,说是累到记忆错乱怕也不足为奇。呷一口黑咖啡,迪诺如是说服自己道。


作为並大史上最年轻的数院副院长兼最受欢迎的教授,迪诺所开的课程不论是专业主修还是通识选修,向来都是堂堂爆满座无虚席。再加之手头上的课题正热又领着几位博士生,每天的日常可谓忙得团团转。


“不过,现下最让人头大的果然还是周五本院的校友返校交流活动啦……”他夸张地冲恭弥比划着,后者此时正趴在吧台桌上观察努力向糖罐前进的安翠欧,“总觉得啊,那位云雀先生似乎不太待见我?”


曾经蝉联並大男神榜首四年、现风纪财团的总裁大人云雀君,正是迪诺此次负责的知名校友。据说由于极为爱校,短短一个月内就应邀了三次返校活动的安排。前一回也是由迪诺接待的,对方不过二十五出头风华正茂,身着剪裁合宜的黑色西装,微微上挑的眉眼自然散发出强大气场。彼时云雀刚同院长礼节性地握了手,然后偏过头来望向自己——熟悉的丹凤眼投来耐人寻味的冰冷目光。


“因为你是个废柴所以是被嫌弃了也说不定。”依旧专注于小乌龟的恭弥头也没抬就一针见血,教迪诺膝盖一疼。


“才、才没有啊!工作场合下我还是很可靠的!”迪诺表示自己还可以被抢救一下。不过确实,提起並大的加百罗涅教授,没有谁能不把他同完美二字联系在一起。而常给恭弥目击全程的花式平地摔、日常滚楼梯、全神贯注炸鸡蛋、一言不合泼牛奶等高难度废柴技能,仿佛只有在家中才使得出来。


“我知道了!该不会这就是来自恭弥的诅……呜哇危险!”迪诺话未说罢,弹出倒刺的浮萍拐于眼前倏然放大尔后穿过眼瞳而去。


“嘁,这副身体真是麻烦!”恭弥不悦地甩了甩手腕,除却视觉上的冲击,灵魂体的攻击倒是没有半点杀伤力。


嘛虽然不会有半点疼痛或不适,但眼看着一对拐子就这么从自己眼珠子穿过,这感觉……还是略微妙啊。迪诺心有余悸地捂住胸口,眼神都带了点小惊恐:“别说得你好像有另一副身体一样啊恭弥!噫——想想就叫人后背发寒啦!”


少年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不是有一种说法,叫作鬼上身吗?”


“如、如果对象是恭弥的话,我我我……”


“噗我才不要上废柴的身呢!”未等金发男人完成他激烈的脑内斗争,从旁飘走的恭弥干脆利落地为这个话题画上了休止符。


“恭弥,你刚刚……绝对是笑出声了吧!”


“你想多了。”


瞧那孩子心情甚好的模样,迪诺无奈又宠溺地摇摇头。虽说一回到家就会切换入废柴模式的自己仍是未解之谜,但想来偶有废柴的一面也没什么不好,不知怎地,迪诺脑海中浮现出那位冷傲的总裁先生云雀君曾经对他所说的话语:


“虽然这副姿态很强,但我对不完整的你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啊,加百罗涅教授。”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当天晚上迪诺做了个梦,梦境的画面影影绰绰,不知是谁人的声音空灵,飘渺在耳畔:


「不行迪诺桑,太冒险了!」


是谁?


「这是目前最直接有效的办法,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阿纲,就火焰属性和强度而言,必须由我来。」


自己的声音……


「糟糕,塔尔波爷爷的仪式被打断了!迪诺先生!」


看见了……造型怪异的巨大装置。


「沢田纲吉,把子弹装上,对我开枪。」


咦?!


「砰——」


“……迪诺?”


“……等、等等!”


“迪诺!”


“……不要!啊呀——”哐嗵一声,迪诺连人带被子翻下了床,迷糊之中还是辨认出了半蹲在他身前的少年:“诶恭、恭弥?”


“做噩梦了?”卧房内亮着昏暗的夜灯,罕见地,恭弥的神色有几分担忧,甚至不自觉想伸手去探男人冷汗密布的额。


“原来是梦么……”迪诺吃痛地支起身子,不确定地活动了一番双手,“还真是真实得可怕,就仿佛亲身经历过一般呢……哎现在才凌晨三点吗?”


恭弥静静瞧了他许久,起身走到床边拍拍尚留余温的枕头:“再睡一会儿吧蠢马,我陪你。”


“呜哇,恭弥主动提出陪我过夜还真少见!”迪诺嘴上发出吃惊的感慨,手脚倒是十分麻利,迅速爬回床铺窝进被窝里。恭弥靠着床头就捱在迪诺身边,目视着迪诺缓缓阖起双眼:“果然跟恭弥一起,就感觉安心多了。”


“呐恭弥,你知道吗?”金发男人往少年所在的方向凑了凑,“刚才在梦里,我似乎看见了那位云雀君……”


“那又怎样?”


“虽然有点失礼,可我总止不住地会想啊,如果恭弥不是幽灵,没有永远停留在十五岁,大概就会成长为那般优秀的样子吧……”


“谁知道呢。”少年许是轻声笑了,迪诺依旧闭着眼眸,不知为何也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睡吧迪诺,buona notte!”


我会守在这里,一直在你的身旁。



TBC.





-------------------------------------------

“等等恭弥,最后一个问题!”


“说。”


“那个……不会鬼压床吧?”


“压死你哦!”

评论(1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