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作为一条言出必行的鱿鱼,说了七夕200字骗更就200字骗更啦~趁着节日的小尾巴,七夕节快乐!


-------------------------

迪诺夜半转醒时看见了他的恭弥,可这并不是在梦里。


前夜他才与恋人通过电话,云雀刚从那不勒斯起飞巴勒莫,预计停留时间不足三小时明日凌晨的飞机又要直奔並盛。看来这次也赶不及见上一面了,被淹没在文件堆里的教父大人懊恼地想道,思念的潮水催发身体的疲惫早早将他撵上了床。


现在云雀就在这里,饶有兴味地侧坐在床边瞧他,优雅地交叠着双腿。


“降落得早了,有点无聊。”黑发凤眸的东方男子低声说,隐约压着股笑意。迪诺可不知这是有意无意,他的恋人这般说着犹抬手松了松系得板正的领带。


白衬衣领被稍微勾开,美好的脖颈线条向下,一派风光自然于脑海中浮现出来,其中的邀请意味稍微有点热烈呐,这下迪诺算是完全清醒了。他伸手揽过主动凑近的圆圆脑袋,十指滑入细软的黑发描着脊背轮廓然后搂上了腰。


大约因着上回的教训,云雀早把西装外套远远挂起。男人掌心熟悉的温度透过单薄的衬衣传来,教这具身体都兴奋得颤栗。自己坦率的反应定会让他得意,云雀心下一笑先记一笔。下一秒男人翻身而起,而自己被放倒进柔软的床铺里。


“啊不是魔法是真实的恭弥!”迪诺轻贴着云雀的额,迷迷糊糊仿佛撒娇的语气。鼻尖相对的距离满是对方的气息,云雀亲上迪诺的嘴角又很快分离:“不对哦是魔法,零点就会消失不见的魔法。”


很明显加百罗涅先生并没反应过来这一句的含义,他疑惑地眨眼,云雀却笑而不语再次吻了上去。亲吮的触感总似若即若离,迪诺跟上去云雀又调皮地闪避。金发男人好不委屈,索性捞起对方紧紧抱进怀里。


“你还真是小孩子气。”云雀不禁打趣。


“恭弥若再欺负我,我就要欺负回去了!”迪诺咬了咬恋人的耳垂,反客为主摸进云雀衬衣里去。灼热的不知是情欲还是身体,就差把两人都融化一体。淡橘的灯光照不出颊边的绯红,只听得唇齿间连带出喘息。迪诺顺势要解那腰带,云雀按住他的手反倒先把迪诺睡袍的带子挑开了去。


“恭弥?”细密的浅吻落在起伏的胸膛,不轻不重带一点坏心眼的舔吮,惹得迪诺更是心痒。云雀喉咙里压抑着轻笑,凤眼微挑只是无辜地表示,是玫瑰的香薰太浓郁。


“不过倒很适合你。”亲吻止于男人腿间,云雀坦坦无视掉那来了精神的物事。


“恭弥的话,樱……应该什么味道都适合你!”


“嗯?我听到了哦!”云雀被这风骚的转调逗得好笑,戳了把男人腰窝,“想被咬杀吗?”


“可我还没说出口呢!”迪诺可怜巴巴地捂着痒痒肉嗷嗷叫,可很快他又心想,就算只有一个眼神,他的恭弥都会知道。


是了,云雀就那么静静望着他,愉悦地勾着嘴角,然后他对迪诺说:“时间到了。”


23:59



To be continue



※果咩我可爱的术 @五钱苍术-开学焦虑征患者 ,到睡觉时间为止我只到这里了,今日太惊险导致后面我都接不下去了哈哈哈哈可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等忙完这阵子我再把全文补回来吧,真的看我真诚的鱼眼(*/ω\*)


评论(1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