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苍术术和鱿鱼鱼的魔法世界三十题】第四题:我们学校,向来只种最风骚的打人柳开最风骚的密道

※本文依托HP设定,但夹杂大量私设w

※苍术术和鱿鱼鱼唯一指定cp:迪云

※咳咳本章没有疑似HP熟人的人出现,但依旧私设成山,请大家不要油炸我2333

※每天都在和我家最可爱的术@五钱苍术 花样搞事

※幻影移形——biu——第三题,等等!校长室的画像不可以拆啊!!

※以上
——————————————


“恭弥,你这是……”

迪诺教授望着自家可爱的学生摊在他办公桌上的表格,忽然生出什么不妙的预感。云雀恭弥倒是和平日一般波澜不惊的神情,冷静又清晰地说出一句“给我签名,这周末我要去霍格莫德”来。听听这祈使语气用的,格兰芬多的院长大人都不禁咽了口口水。

“恭弥啊,按规定霍格莫德村的许可表格是必须由父母或……”

“或监护人签名才可以去,我知道。但那种东西我没有,你的话也可以算吧?”

“呃,这不太好吧……严格来说,我并不是恭弥的监护人呀。”迪诺试图好生讲讲道理,他知道云雀是个聪明的孩子,好好说明的话他应该是会听的。事实上,对方确实也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面无表情地开口道:

“一到假期就天天让Teresa送信过来,把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啰嗦个遍还非要说是作为老师必须担任起照顾学生的责任的人,是谁?”

“……是我。”

“除此之外还会不请自来动不动就到我家留宿的人是谁?”

“……是、是我。”

“明明睡不惯还死缠烂打着要一块睡榻榻米,夜半以为我睡着了偷偷亲过来的人……”

“看在梅林的份上,是我。恭弥我错了……”

云雀再次满意地点点头,飞来的羽毛笔停在了迪诺手旁:“那就给我签字。”

呐很显然,他家聪明的学生从来是不讲道理的。

“诶诶不是……恭弥你为什么忽然就想去霍格莫德村啊,明明之前从来是一副提不起兴趣的样子?”

霍格沃茨三年级及以上的学生,可以在特定的周末去往霍格莫德村。通常而言每学期会组织两次参观,每回公布栏放出相关通知都会让大伙儿雀跃不已。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我们的大众男神云雀君,从三年级开始,每当大家到霍格莫德村去游玩的时候,云雀总会以不想群聚为由独自留校,而迪诺也都会陪着他一块泡上整天的图书馆。

位于学校五楼的图书馆是云雀常去的地方,自入学起他就对其中成千上万的藏书有着深厚兴趣,饶是迪诺也估计不出他这位学生的阅读量到底大到何种程度。

其实云雀本宅的书房里也有收藏着大量书籍,迪诺曾有去参观过一次——设于走廊尽头的欧风房间内排满了比人还高的橡木书柜,捧着厚重典籍的黑发少年就坐在那高高的书架顶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来回晃着白皙的小腿。

有点可爱,迪诺心想。

如果恭弥不是「实践出真知」的坚定信奉者并一脸兴奋地朝自己举起了魔杖的话,那就更可爱了。

咳咳跑题了跑题了,总之从前的云雀一向不到霍格莫德去,自然也没有考虑过签名表格的事情。至于这次缘由为何:

“免得六道骸和那群草食动物又有理由带些没用的纪念品回来。”云雀耸耸肩,他可懒得再去收拾一整床色彩鲜艳的糖果巧克力。

虽然处理起来也并不复杂,只需挥挥魔杖把糖果们如数砸回斯莱特林宿舍、骸君的床上就好。所以这便是为什么每回霍格莫德观光周结束后,总有漫天糖果从格兰芬多塔飞向湖底的斯莱特林休息室。

恭弥不怎么爱吃甜食,而师弟他们肯定也是一番好意。迪诺扶额思考了半会儿,好像这理由有点充分哦无法反驳。想来恭弥确实是双亲无踪又常年独居,表格的事情他能第一时间想到自己,其实迪诺心里还是挺受用的。

“不如这样吧,我陪着恭弥一起去,以院长的身份担保的话,我想是没问……”迪诺还话音未落,就发现云雀突然往后缩了两步抱起臂开始上下打量他。“噫!恭弥你不要露出这么嫌弃的眼神啦!”

“和你上街总会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云雀同学兜兜长袍里的浮萍拐表示他可以帮迪诺敲打脑壳来回忆一下往事。

那院长大人赶紧摆手婉拒自家学生体贴的好意:“别这样说嘛,那都是多久之前的意外了!后来的旅行不就挺愉快的吗~”

无论怎么说,这个提议算是目前而言最为妥当的方案。何况,和迪诺同游他也并不讨厌,日常嫌弃两句之后云雀到底是答应了。那就在迪诺美滋滋地做起霍格莫德村促进师生感情双人游攻略之际,在他意料之外的变数还是出现了:

“不行就是不行!”负责检查许可的史卡鲁摇晃着他巨大的头盔,以云雀恭弥不在名单之列为由拦住了他们。

任凭迪诺使尽浑身解数,管理员先生偏是不放行,甚至直接指使他那自行膨胀的宠物章鱼挡在那大堂出口跟前。一旁的云雀默默地亮出了他的拐子——「对付你我连魔杖都不用」平白就读懂了这层意思的史卡鲁没忍住打了个寒颤。

于是为了防止恭弥光天化日之下胖揍舍管,大惊失色的迪诺院长连忙把人拦腰一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带走再说。

“我要去。”

云雀用拐子戳着迪诺的脸蛋抗议道。

“这不是没有办法嘛恭弥……”看看也离开得够远了,迪诺这才把云雀放下来,顺便揉揉差点没被对方戳出洞来的左脸颊。

“没有办法的是你不是我,”云雀歪头想了想,忽然别有深意地朝迪诺勾起嘴角,“不过你敢跟来吗?到禁林的打人柳那里,教——授——先生。”

“噫恭弥!”每每云雀故意用这样的语调和称呼唤他,迪诺就知道可爱的学生要搞事情。“你怎么会知道柳树下有通往霍格莫德的地道的?”

霍格沃茨城堡原本就有与霍格莫德村沟通的密道,而史卡鲁在弄丢活点地图以前早就把除打人柳以外的所有路线都封锁住了。至于打人柳这条路线为何得以留存,自然是因为就算知道诀窍他自己也压根不想靠近过去啊!

“请教过,来还是不来?”云雀熟练地变作黑猫的形态,这般体型很方便去按树枝上的节疤。但是迪诺却有些犯难,原因不为别的,就出在这颗十年前才新移栽过来、专打废柴的鬼畜打人柳上。

性情狂躁的打人柳会用枝条痛打任何撞上它的东西,而Reborn新栽的这一棵甚至能对其方圆五米的废柴作出反应。并没有人清楚这株鬼畜植物对废柴的定义是什么,学生间也十分流行「靠近打人柳以检测自己是不是废柴」的挑战。当然由于大部分挑战者都打人柳被无情地盖上了废柴的标签而被暴打,学校后来便明令禁止了这项游戏。

不过有趣的是,咱们受人爱戴的迪诺教授,竟也是打人柳眼中的废柴。而且他与本院的沢田纲吉两人在经过打人柳的时候,柳树的反应会比平常更为强烈,简直就是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疯狂乱打。于是乎迪诺纲吉两人也被校长先生戏称为“废柴中的战斗机”。反观他的学生云雀,却是少数能安全进入打人柳5米雷达区的小巫师。

云雀呢,也挺好奇若他和迪诺一起靠近过去这柳树到底会有什么反应,左右他也不会害怕那些枝条,倒不如说还有点跃跃欲试。于是小黑猫冲迪诺喵喵地催促起来,金发的教授看着那双晶亮的眸子无奈地笑了笑,蹲下身子将小家伙抱进怀里:“还是算了吧,那也实在太危险了……诶别挠别挠,知道你想去霍格莫德啦,我会带恭弥去找条更好的路的。”

“所以这就是你说的更好的路?”云雀同学毫不客气地直接在迪诺怀里恢复成人形,教没个防备的迪诺差点没被仰面压倒,还好身后是张柔软的四柱床他一屁股就坐在了床上。

没错,迪诺带云雀去的地方,正是格兰芬多宿舍、沢田纲吉的房间。管理员史卡鲁能照着活点地图封锁诸多密道,殊不知校长Reborn因着个人兴趣自个儿又开出许多条来,通往的地方千奇百怪,设置的入口也各不相同。比方迪诺偶然发现的这一条,在纲吉藏有小学时期不及格试卷的皮箱底部,有能直接到达三把扫帚的地道。想想论谁都不会动不动就去翻自己的不及格试卷,纲吉自然也从未察觉自己房内有乾坤。不过若是Reborn,当然那就很乐意去翻他废柴学生的考卷啦~

“但Reborn做的入口变换频繁,下一回这里就不能用了。”迪诺用魔杖点了点皮箱,轻声念出口令,那箱子便自己解锁打开,里头堆叠的卷子纷纷扬起显出箱底通路的阶梯来。

“5分。”云雀淡淡地开口,他并非有意去看,只不过卷子正好飞近他眼前罢了。

“咳咳……”迪诺万分愧疚地在心里默念了三遍阿纲我对不起你,然后向云雀伸出了手:“里头很黑,而且今天的人一定会很多,恭弥拉住我的手吧,这次绝对不要再把你弄丢了!”

“你说谁丢了?”云雀半眯起一只眼,率先踏进了地道。紧跟其后的迪诺吐吐舌,只好主动去牵少年的手。

“好好好是我丢了,恭弥把我弄丢在对角巷后一个人迷路到颠倒巷去了,好过分哦。”迪诺这不知是哄孩子还是撒娇的语气教云雀好气又好笑:“不过是遇到了个不知所谓的家伙罢了。”

“可恭弥当时才那点年纪,软软的又小小的,我真是担心坏了!还好你自己有找到了走回对角巷的路……听我说啦恭弥,虽然现在我们的世界已经禁止并完全销毁了黑魔法,但难免还是会有奇怪的人出没嘛……”

“如果有,我会把他们一一咬杀。”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迪诺推开道路尽头的石板,“tada恭弥,欢迎来到霍格莫德~”

一片光亮明晰了视线——装潢温馨的小酒吧里人群熙攘,他们热闹地攀谈着、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这里是位于村落最西面的三把扫帚,接下来恭弥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云雀明显被那突如其来的灿烂晃了眼睛,似乎顿了好一会才答道:“晚些时候,去邮局看看。”

“没问题,恭弥想寄东西?”

“不,是取东西。”少年揉了揉眼睛,“在那之前要去哪儿就由你来决定吧,不是写了厚厚一卷羊皮纸么?”

“诶?被、被发现了?”迪诺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才发现原来那卷攻略给他弄掉在了地上,恭弥正瞅着呢。“既然如此,就先来喝杯黄油啤酒怎么样?”

“不群聚哦。”

“明白,我们可以找个安静的角落,来吧恭弥。”迪诺了然地微微一笑,牵着云雀往吧台那边走去。身旁巫师来来往往,两人缓缓穿过人群,云雀抬头望望那抹漂亮的金色,突然很想扬起嘴角。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心情分外地愉悦,然后啊不轻不重地,云雀回握住了那只一直紧牵着他的温暖的手。

“我说西秀啊,刚才me好像看见迪诺教授和云雀前辈了哦?”弗兰一边擦拭着他的相机镜头,一边朝吧台处张望着,但已经不见了方才的身影。在他对面,六道骸正专心致志地拆着刚买到的特供凤梨味巧克力蛙,除此之外桌面上还堆着五花八门的其他糖果。

“kufufufu,小麻雀怎么会来呢~他最讨厌人多的地方,况且也没有谁能给他的准入表格签名。”

“可云雀学长说了他这次一定会来的嗝,所以应该不需要买他的份了吧嗝~”

“哦呀哦呀沢田纲吉你喝多了,”六道骸深表同情地在纲吉眼前比了个666并问他这是几,“让我来告诉你~其实他今天来不来霍格莫德并不重要,只要不是跟我一块来的,我都有理由给小麻雀送纪念品呀kufufufufu~”

“me有点明白西秀你为什么会被单独分到斯莱特林了……”

“闭嘴,弗兰!”

“因为嗝,骸君欠揍啊嗝!”沢田纲吉带着异常严肃的神情补充道,接着又灌了一大口黄油啤酒。

“……果然我还是讨厌格兰芬多!”


TBC.


※幻影移形——biu——第五题,巧克力蛙周刊:我们的宗旨就是,让您的心理阴影登上头条

评论(1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