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所谓彭格列行动组那些个除了充当墙饰以外并没什么卵用的行动守则」

※唉……笔记本它还是没修好(/ω\)我的术我要光明正大地拖更啦

※好为了防止被捉起来爆炒先填一个行动组系列的第三篇吧0w0
→前两篇可走 【1】【2
实际上每一篇的故事都可以作为单独的短篇,当然也能连在一块看,如果连起来的时候呀有什么不得了的预感划过你的脑海……嗯那我撒腿就跑


※並盛町彭格列特别行动组,专司各类重大突发事件并负责抓捕火力强大的犯罪对象。彭格列小组成员均经由严格的筛选程序决定,以组内顾问里包恩及第十任组长沢田纲吉为首,纪律严明作风优良,团结友爱上下一心。近年来解决大小紧急事件不下百起,深得民心成绩斐然。

-“Reborn你……在宣传网页上这样胡说八道良心都不会痛痛的吗?”


1.不得出现组内恋情

彭格列行动组所负责的目标对象大多是极其危险的人物和组织,为了避免任务中的风险,自设立以来行动组明文禁止组内成员恋爱。毕竟冲动的情感会影响个人的理智与判断,如是禁令不无道理。可惜对于第十代行动组而言,本条守则形同虚设。

因为首先,十代组员们打一开始就是一对儿一对儿地进来的啊!Xanxus和斯库瓦罗,迪诺同云雀还在警校就读时便已经搞在了一起。而山本狱寺,纲吉六道骸更是早于国中时期就有一腿了。

如此一来,只能寄希望于两个月前作为技术支援补招进组的入江正一能好好坚守这一规定。没想两周后,行动组击破密鲁菲姆雷西南据点,并成功招安对方技师一名入组之时:

“斯帕纳!”

“正一!”

那一刻,久别重逢的爱侣深情相拥。组内顾问里包恩头一回开始认真反思,若他当年找个名头,想方设法先把热衷于蹲警局门口卖狗不理的某东方拳法家给塞进组里来就好了。

2.凡情侣组员,不可共同执行双人任务

鉴于上一条款的有名无实,行动组于是增设了这么一项,考量同上。彭格列出任务向来区分为单人、双人及多人集体执行,想来只需要在调配双人任务时适当做点排列组合的调整便是万无一失。

可惜呀可惜,幺蛾子年年有这十代就特别多。稍微捋捋组员们的个人情况,就会发现这设想差不多是可以歇菜的了:独来独往的单兵凶器云雀恭弥,为了避免拍档把自己也连带咬杀,基本上只有迪诺敢和他出双人任务;一言不合就妖孽的六道骸,除了组长纲吉亲自看着压根儿没谁能管得住他;好接下来山狱,要比起楼上这两人算是相当配合组织工作的了,然而双人行动中就数他俩配合最默契,当之无愧最佳组合,你问高层忍心拆?

至于XS组嘛,这绝对是Xanxus唯一遵守的行动规定——因为他,不出任务。

顺带一提,与此同病相怜的另一条守则,便是组内日常的轮值。九代及从前有规定,组员务必严格遵守轮值安排,两人一班,不得迟到早退或随意更换。

还别说这班可不好排,十代组员刚刚集结完成时轮值表是随机排成的,所以后果嘛——若是骸云一个班,总部整一个凶案现场;若是狱骸一个班,那便是彭格列式捉迷藏,最后人狱寺满基地逮骸君;而Xanxus从来不按表值班,爱来不来专拣有斯库瓦罗在的时候出现,最后往往成为轮值时的第三个人。

按理来说轮值也不提倡情侣班,现在这想不情侣班都难。

再一次,顾问先生深深怀念起他曾经的搭档、某位大红长褂的东方男人,所以你说为何组内顾问是可以长期免除轮值的?因为他可好生思考着,待我把对象接回家再弄进组来看咱不秀死你们这群熊娃子呀!

3.对于非任务范畴的突发性事件,组员拥有对现场情况的行动自主权,但事后必须提交详细报告并由组内顾问进行确认

在彭格列行动组,任务不一定是要由顾问或组长发起,基于对组员个人能力的信任,所有成员都有根据对事件的自我判断而采取行动的权利。

但事后递交详细报告也是必需程序,以免造成职权的滥用。这种情况下的报告要求比普通任务更繁杂,原本应该由顾问审查,然里包恩大手一挥全推到纲吉的办公桌上了。从此成为纲吉最大的烦恼之一,棕发青年每每瞅着那些五花八门的文件都生无可恋表示,道理我都懂但你们这都写的什么鬼报告。

比方说,在接妹妹放学的路上恰巧截击了古罗·基西尼亚的六道骸如是写道:觊觎我可爱的库洛姆的变态河童头哟,堕落吧,然后轮回。

“骸君,就说说你的中二病什么时候才能治好……”

又比如,在咖啡厅等待迪诺却意外遭遇幻骑士并与之恶战一场的云雀在事件起因一栏潇洒地描述曰:他的眉毛违反了风纪。

“……云雀学长你高兴就好。”

就更别说诸如“垃圾妄想我从椅子上起身,我就把他先从椅子上轰下来”这样,“十代目,我不会让那家伙小瞧我们的觉悟的!”这样以及“混蛋Xanxus买了羊肉又说要吃牛排,老子心情不爽着呢自己凑上来的垃圾当然要大卸八块”这样的了

所以说组长先生百思不得其解,你们这些人的报告都是梦游中写出来的吗?直到五天前应里包恩的要求,他头一回因突发事件而必须递交同类型报告。

那晚上恰逢彭格列全员聚餐,出门左拐大排档吃烤串喝啤酒,其间免不了斗斗地主打打牌,正巧纲吉输了这一局被大伙儿打发去大冒险,然后就遇到了正被密鲁菲姆雷追赶的尤尼小姐,吉留奥内罗集团的唯一继承人。

据传吉留奥内罗集团一直在资金流转及打通各层机关方面支持着密鲁菲姆雷的运作,实则是因为其前任家主的遗孤尤尼长期被白兰所控制的缘故。小姑娘家独身一人,为逃脱守卫森严的组织早已精疲力尽,而追兵又偏偏是白兰亲自带队的真六吊花。危急关头尤尼郑重拜托纲吉希望彭格列能够保护她,全组紧急启动了掩护尤尼撤离的任务。

好大致理清过事件始末那纲吉就准备下笔了——

嗯起因是自己输牌了被要求大冒险,由于要脸特意选了个偏僻的街口因为大冒险的内容是……

说不出口!

然后现场描述,那就叫一个混乱啊,对方人多势众自己拉起尤尼就跑,同其他组员汇合并简单说明情况后更是直接升级成全员乱跑。

哦最后还逃单了,说不出口!

云雀、斯库瓦罗和狱寺替大家拦住了桔梗、石榴和铃兰的追击,纲吉迪诺山本连同技术部的人先保护尤尼脱离。因上厕所而慢了一拍的六道骸,原本纲吉还指望他会去付个账,结果勤俭持家的骸君只记得把没吃完的烤串和菠萝啤酒打包带走,最后拎着个外带盒就跟白兰对峙上了。

至于任务结果呢,成功从白兰的魔爪中保护了尤尼及第二天的早餐(打包的两大盒烤串)这种事。

……说不出口!

报告什么的,顿笔许久的纲吉同学长叹一声,果然还是口胡好了。

4.非特殊情况,不可私下调查组内成员

在选拔之初行动组就对每一位候选人都进行过深入的身份调查,团队组建后便是生死与共的同伴,猜忌和怀疑不利于日后的合作,所以这原本就是为了加深组员间信赖关系而设立的条款。

可但凡人类都是有好奇心的嘛,何况组里还有云雀恭弥这么一个出身成谜背景不明的神秘存在——组内从未有人知晓其父母家人的情况,就连自中学起就同他不打不相识的六道骸和作为男朋友的迪诺也不例外。

总之已知的情况是,云雀在並盛一带颇有势力。就说最近,纲吉帅气地把人尤尼解救回来,却在到底怎么隐蔽及安顿上犯了难。想来白兰不会善罢甘休,此外撤离途中又顺带拣回了尤尼小姐的亲信伽马三兄弟,后续工作着实教人头疼。就在会议陷入僵局之际,一直闭目不言的云雀忽然起身去打了个电话,然后上至身份下至住所就全部打点完备了。

那一刻,纲吉他们只想向大佬低头。

尽管不能调查那竞猜总是可以的,所以说八卦云雀的身世之谜永远是十代行动组茶余饭后的常青话题,据悉目前的最新进展是六道骸「诶小麻雀不是从並中操场上的石头里蹦出来的吗?」同狱寺「毫无疑问云雀那混蛋一定是个UMA!」的争论,由顾问先生牵头开庄做局,买定离手,彭格列行动组竞猜下注如火如荼进行中。

而当事人云雀恭弥则表示,你们就可劲押吧,反正横竖都是赔我就静静等着从里包恩那儿收回扣【大佬的微笑.jpg】


5.除组长沢田纲吉外,严禁裸奔

“噫——这一条谁给加上去的?明明之前都没有,还是手写的!骸、君……”

“打住打住憋看我!怎么可能是我干的呢小纲吉,如果我的话肯定要写的是「除六道骸外,严禁视奸沢田纲吉裸奔」好吗?”

“阿骸你看看你这直白的,不矜持一点会把师弟吓跑的!”

“kufufufu,小纲吉你跑呀跑呀,跑得过我就跟你嘿嘿嘿~”

“六道骸我要报警了!”

“你忘了我们组是独立于警队行动的吗,别做无谓的挣扎了到我锅里来~”

“其实这种规定很没意义啊,除了纲吉君外我好像没见过组里有别人裸奔呢?”

“正一君,我就问问我们的革命友谊还健在吗?”

“哈哈我倒是记得迪诺先生和斯库瓦罗在阻止铃兰从水路接近尤尼那天有光着膀子乱跑。”

“Voi那丫头尽躲水下打自然只能下水抓,你有什么意见吗山本武?”

“来来采访一下,有关自家男人不顾风化当场裸奔,小麻雀你有什么感想要发表吗?”

“才不是裸奔,不过是打赤膊而已啦,阿骸你别混淆概念啊喂!”

“身材不错。”

“连恭弥你都……诶?”

“我很中意。”

“嘿嘿——恭弥你真这么觉得吗?嘿嘿嘿嘿……”

“跳马你有必要傻笑成这德行吗Voi!”

“啧啧,受不了了!有没有谁能阻止一下这家伙?”

“骸君你忽然蹲地上干嘛?”

“kufufufu捡我的鸡皮疙瘩……”

“一群大垃圾!”




“每次上你们这儿来总是那么热闹,”刚进门的银发医生正巧赶上这样一幕,不由得向倚在门边看热闹的顾问先生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不知道的还真看不出来,这里是负责着全並盛最危险任务的特别行动组总部。”

纯黑西装的男人伸手压下帽檐,同样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嘴角:“哼,活蹦乱跳好啊,说明死不了。”

“你今天又去探望他了?有起色吗?”

“老样子吧。”里包恩耸耸肩,显然也不愿多聊。想来一同出生入死也并没什么不好,至少远胜于隔着冰冷的玻璃静望你了无起伏的睡颜,男人如是自嘲着扫过挂有各项行动守则的墙面,最后目光落在正中央的行动组大合照上。

那是他逼着纲吉务必拉上全员来拍的,自家弟子使尽浑身解数,终于是连不爱群聚的云雀和从来不听指挥的Xanxus都坑蒙拐骗哄来了。镜头前大伙闹作一团,里包恩趁所有人都毫无防备之时远程按下了快门,于是留下的这张全员本色的合照。

五月的阳光明亮洒在一张张鲜活的面孔上,如初静好。

0.无论发生什么,都希望大家能平安归来

评论(1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