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隔壁邻居貌似是个有故事的人-云雀ver.

※前情提要请见迪诺ver.的故事哟,以下是个不正不经的补充

→考完试的可爱术让我看见你解放的双手嘿呀




 

这是CBD附近性价比最高的一栋公寓。

 

但编写公寓门牌号的人显然脑子有问题。

 

在听见眼前这金毛面不改色地说出“今后我们就住在一起吧,这样就再也不会有弄错门牌号的人啦!”这番话时,云雀再一次确认了这个想法。

 

云雀是两个月前搬进12180室的,一周后他第一次同隔壁12018室的新邻居打了照面,在他们两家相邻的阳台之上。

 

新邻居是个热情亲切的意大利男人,一头耀眼的金发着实让人过目难忘。男人率先挥手打了招呼,说自己是住在隔壁的迪诺,暖洋洋的笑容意外地教云雀感觉很舒心,好像那初春的阳光。

 

总的来说,云雀对新邻居的第一印象还不错,至少他家那只宠物小乌龟是非常可爱的。

 

似乎两人都是朝五晚九的高强度作息,云雀并不怎么有机会同邻居碰面。巧遇多发生在阳台上,总是对方先微笑着开口问好然后寒暄两句。待后来两人更为熟悉了,迪诺还会去关心云雀的睡眠和饮食。

 

而这熟悉起来的契机,好巧不巧正来自于六道骸那货不声不响就寄来的大包裹。那天早上迪诺来敲门,眼尖如云雀立马就瞄见了纸箱里头露出的一抹翠绿,于是他当机立断把迪诺连人带凤梨关在了门外,并告诉对方把东西敲碎丢了。

 

可没想到他邻居真一个勤俭节约呀非但没舍得把东西扔掉,反而于同天晚上再一次敲开了云雀家的门——端着一盘刚出锅还热腾着的凤梨炒饭。

 

“我的手艺应该还过得去的,恭弥来尝尝看嘛,就尝一口也好~毕竟也是朋友特地寄给你的,砸碎丢掉那多可惜呀!”

 

饶是云雀义正辞严这凤梨炒饭是连他家云豆和小卷都不会吃的菜色,以及不要这么亲密地喊他的名字,最后却还是在迪诺的一再坚持下松了口。

 

没办法,那家伙委屈的小眼神真是像极了大型金毛犬,事后云雀给出这样的理由。

 

俗话说有一就有二,没过多久邻居先生告诉他六道骸又寄东西了,隔着阳台递过一盒凤梨酥。云雀盯着迪诺手上明黄色的包装盒足足沉默了30秒,掏出手机对某损友直接就是个电话轰炸。

 

六道骸你再敢给我寄凤梨试试?!云雀觉得自己积攒的杀气完全可以穿透话筒送对方去六道轮回。那头六道骸倒是语调轻快,连连敷衍着好好好不寄凤梨咱不寄凤梨,下次给你换个口味就是啦。结果一周之后云雀吃到了迪诺做的冬菇炖小鸡,哦其实还挺好吃的。

 

所以说关于那帮爱好群聚的草食动物将他家门牌号弄错了这件事,云雀确实是不想去纠正的。不过呢不纠正也有不纠正的坏处,譬如山本武带着狱寺隼人和寿司拼盘来拜访自己那回,开门第一句话就是哈哈哈云雀我们刚才不小心走错到隔壁去了,还以为那个金发帅哥是你男朋友呢。

 

该死,这话听着好像有点耳熟啊?云雀压抑着把捧手里的小卷砸山本一脸的冲动,蓦然回想起两天前迪诺那位同样因门牌号而串错门的长发大嗓门朋友——在云雀打开门的那一刻,他用全走廊都能听见的声音中气十足地嚎了一句,Voi跳马你小子居然搞到媳妇儿啦?然后隔壁的跳马先生就给嚎出来了。

 

“呜哇真的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恭弥!下次我一定会好好提醒斯库瓦罗他看清门牌号的……”好容易把死党塞进他屋里的迪诺连忙回头拼了命的道歉,可云雀只是一言不发地立着,直到迪诺略为担忧地抬手在自己眼前晃了几晃,他才面无表情地仰起头来:

 

“他凭什么认为我是‘媳妇’?”

 

于是这件事的后续是云雀差点没当着迪诺他朋友的面把人海扁一顿,因为某金毛眨巴着眼睛十足认真地回答了他说,嗯因为恭弥好看呀,身材也比较纤细嘛,而且又很有爱心,做媳妇超棒的吧。

 

棒你个腿腿哦!云雀表示你个平地花式摔、自己都可以把自己锁家门外的蠢萌,怎么着就算错认成一对儿我也该是攻吧,哎等等你那「放心我会好好待你的」坚定眼神几个意思?

 

话虽如此,夜里云雀躺床上想想,他的邻居其实还是有非常可靠的一面的。他曾偶然见过迪诺工作的模样,修长的手指敲在键盘上,冷静自信,沉稳从容,自然散发出上层人士的气场。云雀只这样远远望着,莫名就有些兴奋——与强者相遇才会生发的兴奋。

 

更何况,面对如此孤傲的自己,迪诺依旧愿意带着他温柔得过分的笑容靠近过来,真是不可思议。

 

犹记得他的邻居不小心将自家宠物给锁阳台上那会儿,小乌龟在光滑的玻璃门前使劲挥舞着小短腿,呜呜叫唤不来他的主人。于是正好目睹这一幕的云雀让云豆先安抚着那孩子,自己前去敲开了迪诺家的门。经由云雀提醒才反应过来的金发男人大惊失色,三步并作两步冲至阳台,抱起小乌龟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喊着安翠欧我对不起你啊啊啊。

 

笨死了呢,云雀倚在门框边上静静看着,不自觉也勾起了嘴角。迪诺向他道了谢,不好意思地挠挠鼻头说,作为报答不如以后只要我有空就帮恭弥准备晚餐吧?经常看到你在吃快餐,那可对身体不好哟。

 

云雀有些许惊讶,不过很快摇摇头。自从他身体力行去把某损友揪出来干了一架后,就不再从邻居那儿听说六道骸寄送的蜜汁食材,也是有一段时间不再见过迪诺的菜肴了(而实际上是从食物成功转型为邮寄蜜汁印刷品,并被迪诺果断丢进了垃圾桶罢了)

 

其实迪诺的手艺还是合乎云雀心意的,只是不知为何每当金发男人走进厨房忙活时,他家那只小乌龟便会万分惊恐地逃到阳台上来。但云雀不屑地申明他并非不会做饭,不过是懒得开火而已。

 

“不要拒绝得那么干脆嘛,能和恭弥一块分享晚餐我会非常开心的。”迪诺走近了几步,云雀在那双温柔的眼眸里瞧见的都是金色的自己的身影,“而且假如恭弥没空好好照顾自己的话,我很希望能代劳呢。”

 

大约是情不自禁,迪诺朝自己圆圆的脑袋伸出手来。而意外地,云雀并不想躲开,或许是窗外的夕阳太美又或是迪诺的眼神太暖。宽厚的手掌轻揉着蓬松的黑发,掌心的温度让人沉溺。

 

被触碰的感觉,原来不坏。云雀如是想着,轻轻阖上了眼,而最后自己是不是还点了点头,他却记不清了。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有这个家伙在身边,总感觉就不会无聊呢。云雀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缓缓抬头对上了迪诺同安翠欧两道满怀期待的目光:

 

“我拒绝。”

 

“呜恭弥……”对方鸢色的眸子可怜兮兮地耷拉了下来,而云雀嘴边的笑意倒是加深了几分:“这间房子太小了,我才不要再收留一人一龟呢。”

 

“不过……若是能换所大房子,我不介意认真地考虑一下哟,迪诺。”

 

 


.FIN.

 

 

 





 

 

-“kufufufu,听说小麻雀又搬家了。”

-“哈哈是呀,好像搬去了同一条街的1218号。隼人你周末有空吗?我们去给他送点寿司恭贺新迁吧。”

-“哈?又要去看云雀那混蛋?我说野球笨蛋,你确定这门牌号是对的吗?”

-“我想是不会再弄错的了,狱寺君。因为那条街的1218号,是一座三层的独栋别墅啊!”

————————

这是CBD附近性价比最高的一栋公寓。

 

12018室与12180室火热招租中!

评论(2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