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锦酱鱿鱼

你看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就像这条鱿鱼它又秃又咸!

万年鸽手鱿鱼鱼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啊!

超级超级超级喜欢迪云(///▽///)
他们有那_____________么好

【迪云】高考作文

※考卷:全国一卷



※和我的术约好写高考作文,选了一卷然后我要说当题目出来那一刻我是懵逼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让迪云当场跳广场舞!总之咳咳凑合着看看开心就好嘛巴扎黑!


※警告:离题万里!


※警告:大概有毒!




灯光还是过于昏暗了,迪诺茫然地四顾着,有些不知所措。鼎沸的人声同整齐的脚步融进喧闹的音乐里,他迷失在舞动的人群中怎么都寻不到恭弥的身影。


若是方才将恋人的手握得更紧些就好了,迪诺小心翼翼地穿过一个又一个舞蹈的方阵。跳舞的太太们丝毫没有因他的闯入乱了节奏,都朝着这英俊的金发小伙子笑。跳的曲子迪诺是熟悉的,什么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他试图学唱过这首歌,不过在对着恭弥开口的时候教对方揍了一拳。


不好意思,本能就动作了我没忍住。云雀那会儿还憋着笑看自己捂着小腹来回叫唤,差点没把最炫民族风给唱成忐忑。


真是匹一点都不可爱的烈马。


迪诺好容易挤到广场的另一侧,终于在马路对面望见那个黑发的少年。云雀靠在路灯旁,只手扶着一辆明黄色的自行车,单薄的白衬衣被微风扬起的模样很好看。


“我还以为我把恭弥弄丢了!”迪诺捧过云雀圆圆的脑袋轻轻贴上他的额,“但我们似乎和大家走散了。”


“是你瞧得太入迷了吧?”云雀挑着凤眼呛他,迪诺连忙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他说恭弥才最好看。


云雀从不去接他的油嘴滑舌,跨上小单车拍拍后座,提醒迪诺别忘了说好的要请他吃夜宵。


“可恭弥你不觉得,让我载你会比较合适吗?”迪诺屈着腿缩在后座,看着道旁风景在眼前飞快地倒退。


“罗马利欧跟着你一起来了?”


“没有呀。”


“那你说想载我?”


“对呀。”


“哇哦,你这是要摔死我好继承我的风纪财团吗?”


“呜哇居然这么说我,超过分耶恭弥!”迪诺宝宝表示他特别委屈,一把搂住了前座少年的腰。云雀的身形较同龄人更纤细些,还带着股好闻的清茶香,让迪诺忍不住就把脑袋贴上了少年的后背。自行车摇晃了两下,云雀无奈地警告他要搂就搂但不准随便乱动。算是得到默许的迪诺美滋滋地想,看来能被恭弥载着走也很不错呢。


“收起你的小心思,下次你自己再借一辆来骑。”在这种时候,云雀的读心术总是特别熟练。


两人骑着车弯过一条条街巷,攻略是迪诺做的,他领着云雀尝了几样小吃,又另外打包了几样。找到卖鸭脖那家店时,迪诺两只眼睛都在放精光。云雀还挺惊讶迪诺对辛辣的接受程度的,毕竟据他所知六道骸那货连老干妈和下饭菜都受不住,而迪诺却是可以和他并肩坐在江堤边上啃鸭脖的男人。


夜晚的江岸很凉爽,迪诺灌了两瓶青岛下肚就开始怂恿云雀也尝一尝。云雀白了他一眼,强调自己不喝。谁知迪诺忽然凑过来吻上了他的唇,清新爽口的滋味在口中弥漫开来,夹带着一丝麦香的醇厚。


“怎么样,味道很不错吧~”迪诺一幅得逞的笑容,“反正也不是洋酒嘛,我知道恭弥不喜欢洋酒。”


“你今天很得意忘形啊迪诺。”


“有吗?”金发男人摇头晃脑,伸手环住了云雀的腰,“大概因为这是个美妙的国度吧,各种各样的新鲜事物,从没品尝过的各色美食,恭弥也觉得很棒不是么?”


“群聚太多了。”云雀说。


“唔……那恭弥就只跟我在一块怎么样?”


“你的爪子在摸哪里?要做就回酒店去!”


“恭弥今天很坦率呢!”迪诺亲了亲云雀的鼻尖,对方不予置否。于是他牵过少年的手一同往回走,他们抵在酒店房门上拥抱激吻,拉扯着衣衫双双倒在床上。


然后迪诺因不幸吃到质检不合格的鸭脖拉了一晚上肚子,并没有干|了个爽。



OVER





※那么要来猜猜是哪几个关键词吗?→撒腿就跑

评论(8)

热度(18)